日记案一

4月7号

不吃那东西,你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迹,而我似乎也很难受,我好不容易挨到天亮,

拔通了他留给我的号码,他说在原来的那家酒吧等我。

我去了酒吧,你猜我看到了谁?

你一定猜不到,是陈大大。没想到他那样的‘好男人’也会去酒吧,还搂着一个女人,可那个女人不是我姐,而是一个发育都不成熟的小萝莉,我当时就冲了上去,将他臭骂了一顿,我还动手揍了他,他活该。

我姐好好的活着,他却不懂珍惜,我多想珍惜你,但我却没有机会,人世就是这样的不完满,幸福的人不知足,知足的人却要面临失去。

不说他了,他就是一个渣男,没什么好说的。

4月8日

敏心,对不起,我又将你弄丢了,我没想到妈妈竟那么狠,她为了让我忘记你,居然不让我买丸子,她拿走了我所有的银行卡,停用了我的信用卡,她真是是世上最狠心的母亲,比拿走了我的命还要狠啊。

我好难受,难受至极!最懂我的你走了,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懂我。

4月9日

姐姐来了,她来劝我,差点没收了我的丸子,一个活在虚假爱情世界里的可怜女人,居然跟我谈爱情,谈人生,你说可笑不可笑?

她差点发现我的丸子,但幸而我反应快,将她赶了出去。

我终于又能看到你了,幸而我很机灵,想到了极好的办法,这个办法我现在恐怕不能告诉你,不过等我去了你那边,有机会我一定会告诉你的。总之,我终于又有了钱,又可以买那丸子,又可以天天看到你了。

4月10日

那东西也看不到你了,一切都是假的,我好痛苦,我想起程,去寻觅更好的出路,我只想真真正正的一直看到你。

临睡前,对着这光亮的屏幕跟你说心理话,也很幸福,可是如果我真的起程,恐怕就什么都不能跟你说了。

不过当着你的面说,总比对着是冰冷的屏幕说要好得多。

尚志远在阮敏心空间里所写的私人日记到此,没有了下文。

沈心云看完后道:“买毒品需要很多钱,如果知道他来钱的办法也许对侦破这起案子有重大的突破,只可惜他没有记录清楚。”

戴东杰则在沉思,他所指的新的起程指的是什么?

离开尚家别墅,戴东杰与沈心云去了死者媳妇阮敏心生孩子的杭西妇幼保健院,找到了她的主治医生匡小梅。

这是一位年近50的老医生,她神色很冷,一直是一副平静的表情,从她的脸上,你休想看出她内心的任何波动。

戴东杰开门见山:“三个月前,阮敏心来这生孩子,是你负责接生的?”

“对,是我。”

“尚志远说,他妻子死于医疗事故,并起诉到了法院,你知道这事吗?”

“知道,再过两天开庭,我会准时参加。”

她依然不动声色,回起问题来干脆利落,仿佛说的完全是别人的事,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她知道尚志远死了,还是不知道,沈心云盯着她波澜不惊的脸仔细察看,看不出半分端倪。

“尚志远在起诉前有没有找你,或者医院进行协商?”

“有,我们没错,所以拒绝了,她妻子的死完全是个意外,医院无法负责,她生产全程都有视频为证,因为她妻子要顺产,所以进医院后,在生产前医院做了各项检查,的确证明她符合顺产的条件,她签名后才顺产的,现在医学研究发现顺产对胎儿有诸多好处,国家也提倡顺产,就算医院想多挣钱,我也不会在产妇要顺产的情况下,让她们剖腹产。”

老医生一边有条不紊地回着,一边还将办公室前的东西整了整。

“你们医院产房都安装了视频?”

沈心云觉得生孩子是很私密的过程,视频,难道不会侵犯病人的隐私?

“只有两个房间有,其它的都没有,只有客人要求要到有视频的房间来生产,才会录制,这样的视频有的人很重视,不仅孩子的父亲能见证妻子生孩子的痛苦过程,更加痛惜妻子,而且有的产妇也会觉得很有纪念意义,会留存好时常看看,孩子到底是怎样诞生的。”

戴东杰问:“我们想看一看视频,去哪能看?”

“我们医院没有,但我相信产妇的家人一定保存了。”

“尚志远死了。”

老医生依然淡定如常,连惊愕的都不曾表示,不过礼貌的哦了声,表示,她听到了。

戴东杰要走,沈心云却问道:“你认为跟医院有关吗?”

老医生摇头:“我们医院要求非常严格,不管是医生的职业道德,还是管理者的,身正不怕影子歪,不可能做这种欲盖弥章的事。”

戴东杰又调查了几位医生与护士后,收获不大,离开了医院。

戴东杰驱车,他与沈心云到了尚氏企业。

五十几层的尖塔式高楼高耸入云,雄伟妙曼,尚氏占了从20到25中间的5层。

这是尚家的家族企业,不二的接班人,是尚志远,正因为意识到儿子肩上的重任,陈心怡夫妇,对儿子着重栽培,要求甚严,但没想到到头来一场空。

戴东杰找到了尚志远的姐姐,尚如凤。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孩,瀑布般的卷发,染得金黄,妆容十分精致,像极了从动画里走缓缓出来,让人爱不释手的卡通娃娃。

尚如凤还不知道弟弟死亡的消息,听到噩耗,惊愕悲泣,但眼泪始终只在眼圈里打转,一直没有流下来。

沈心云注意到了她强忍的泪水,猜测她大抵怕弄坏了精致的妆容吧,这应该是一个要极了面子的女人。

“怎么会这样,昨天他还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太意外了。”尚如凤哽咽着脸朝向了窗外。

“你昨天见过你弟弟?”。

“没有,我嫁人后,就住在了外面,并没有与父母弟弟住在一起,而我弟弟,自打我弟妹过逝后,就没有上班,我见到他还是一周以前的事,那天是4月9号,我妈说他变得堕落不堪,颓废自残,让我回家劝他。”

“你回家劝他,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特别的话?”

最新小说: 苏医生,你笑起来很好看 快穿之三千世界的旅行 我在仙界捡垃圾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苏婉婉顾九霄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医神至尊 我在遮天做神王 前夫失忆后成了粘人精 热血传奇中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