蜈蚣杀人案八

李敏俊的父亲要将李敏俊的尸体扔入火中火化之时,他发现有一条蜈蚣趴在袋子上,一动不动的。

他惊恐的用棍子将蜈蚣扔在了路旁,这才将尸体扔入火中。

木楚童看着熊熊燃烧的烈火,泪眼朦胧。

如果她当初没有稀里糊涂的跟李敏俊好上,一切会不会大不相同。

正在她呆愣时,被李父扔到的那根蜈蚣悄然的爬上了她的高跟凉鞋,对着她的脚踝下面的肉就咬了一口。

她吃痛,看了一眼,一见是蜈蚣,顿时吓得晕死过去。

李父见状忙拔打120,将木楚童送到了医院。

医生以最快的速度为她驱毒,说幸而送得急时,否是大人与肚子里的孩子都将不保。

这天晚上,木楚童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李敏俊回来了。

李敏俊跟她要结婚,可她一转眼李敏俊不见了。

她四处找寻,看到的却是一条很大的蜈蚣。

蜈蚣脚节分明的一步步向她爬来,爬得她的心发痒而疼痛,她醒了。

他的哥哥说:“傻人有傻福,你别想太多,有时候稀里糊涂的活着也是一种幸福,你肚子里的两个孩子,你放心,我一定会管的,毕竟,他们的父亲救了妈!”

木楚童想起前尘往事,恍然如梦,就像一切并没有真实的发生过。

可人生何尝不是大梦一场。

沈心云将7,33取名为蜈蚣案的案子终于宣告结束,刑侦队的人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李期然在准备回家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沈心云反应有些迟钝,脸色苍白,神然还流露出丝丝痛苦,对沈心云道:“小沈,你是不是不舒服,如果不舒服的话赶紧去医院看看。”

白胜雪生气道:“人家有戴队关心,要你多管闲事。”

王天可马上凑近来道:“看来我们的白法医是吃醋了,期然,你不错嘛,金城所致,金石所开,还蛮有道理的。”

李期然还没有回话,白胜雪先说了:“你不张口会死吗?”

王天可饶有兴致地回道:“死是不会死,不过有人会把我当哑巴,再说我都好久没有吃喜糖了。”

白胜雪道:“我就是结婚也绝对不请你吃喜糖。”

王天可道:“期然请我就行。”

他说完又是一阵坏笑。

白胜雪火冒三丈,她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不该说,她原就没有同意李期然,对于婚姻大事她现在不是没有想好,而是根本就不愿意去正视。

她似乎很不想跟李期然结婚,然而她似乎又有点习惯性的依赖于他。

现在王天可将这个话题亮出来,她怎么不恼火,虽然他的父母都很前卫开明,哪怕她做丁克族,他们也会支持她,可她自己到底觉得女人这一生不成家,不生养孩子是不完整的。

况且,她现在每次听到‘单身,剩女’一类的词语都非常恼火。仿佛说话的人就是说给他,针对他的一般。

倒是李期然在气氛变得沉闷之时发言了。

“刚才大家不是到让小沈去检查是不是有了孩子吗?大家继续。”

张伟道:“你小子,别扯开话题,你们一个个来,谁也别想逃避。”

王天可道:“对,没错,今天我们就八卦到底,你不是在追求雷末末吗?开花结果了没?”

“王天可,话题是你挑出来,你跟李爱秋现在怎么样啊,你这么八卦,李爱秋在家对你成天混在外面放心吗?”

“我们都老夫老妻了,我就免谈,你们一个个来,我现在是爱情婚姻诊断专家。”

而戴东杰看沈心云人瘦了不少,吃东西胃口也很不好,他将警察局里的事情跟梁局长交待好上来找沈心云,准备带她去医院检查。

此时,戴东杰走了进来,看到大家都围在一起,十分热闹,而沈心云脸色很不好,正强忍噼里啪啦地打字,一边问:“你们在聊什么,兴致这么高?”一边往沈心去身边走去。

“戴队,你来得正好,这热闹都是由你们引出来的,你作为队长先聊一聊你们的家庭情况吧。”

“我跟小沈怎么样,你们不都能看到吗,有什么好聊的,我跟小沈还有事,你们继续。”

向来严肃的戴东杰被有点不正经的王天可带得现在也变得没有那么刻板起来。

王天可道:“这谁能相信?”他说着目光将众人一一扫过问:“有人相信吗?”

除了白胜雪以外其它人都齐齐摇头。

白胜雪说了句:“无聊。”先行离开了。

虽然对于沈心云‘抢走’她的戴东杰,她要理智了很多,不过让她祝福,做不到。

戴东杰道:“时间不找了,我们还有急事。”

拉着沈心云也离开了。

张伟打一个哈欠道:“我困了。”也走了。

这个话题便就这样不了了之。

沈心云去医院检查,医生简单的问清楚她最近的情况后,告诉他们二人,他们有孩子了。

戴东杰对于自己马上就要当父亲欣喜不已,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紧紧握住沈心云的手,然后拨通了戴承磊的电话。

他也不管戴承磊是不是在听,激动地说道:“爷爷,我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电话那头传来戴承磊苍老的声音:“小沈怀孩子了。”

“对的,我明天过去看您。”

“带上小沈一起吧!”

听闻此言戴东杰很是欣慰,他的爷爷终于肯完全接受沈心云了,这大抵是他第一次主动提出让沈心云去戴家别墅。

他等这一天,并不容易。

沈心云听到了他们祖孙二人的对话,也很开心,不过她想在去戴家别墅前先回家看看父亲,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让父亲也跟着开心一潘。

次日,两人从沈心云的娘家出来已经是下午4点。

戴东杰与沈心云又去给戴承磊买了不少礼物,这才急急地往戴家别墅赶去,车子不过刚启动,戴东杰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王天可打来的,说有一个上三年小的学生失踪了,让他回去处理。。

戴东杰只好跟爷爷道歉,将时间改致不确定的将来,驱车往警察局赶去。

这起绑架案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最新小说: 苏医生,你笑起来很好看 快穿之三千世界的旅行 我在仙界捡垃圾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苏婉婉顾九霄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医神至尊 我在遮天做神王 前夫失忆后成了粘人精 热血传奇中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