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答应了!

Samuel眼睛一亮。拐到了!

“很好。”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两份合约。“请签名。”

“这是?”

“合约书,既然决定参与服装秀,就得签这份合约,是双方合作的契约。”

卓情蓉仔细地看了遍,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签下自己的名字,盖上指印。

Samuel也跟着签名盖印,然后一人一份。

“啊!我该工作了,你们可以在这里慢慢观赏。”Samuel笑着收好合约书,离开包厢,反手将门关上。

“情蓉姐,是晏升!”童筱意从双面镜看见外头的景象。“还有孙映芙。”

卓情蓉立即望过去。除了孙映芙之外,还有裴昀,以及另外两名模特儿和十数名工作人员。

“原来他说今晚有工作,就是来这里啊!”

外头工作人员已经动作俐落的在做准备,晏升、孙映芙、Samuel、裴昀、摄影师,以及两名她不认识的模特儿,则坐在靠近双面镜这边,做着拍照前的讨论。

卓情蓉看着看着,有些迷惑的开口,“筱意,那就是你说的晏升吗?”

“没错,那就是不在你面前的晏升。”童筱意耸肩。

简直是……跌破她的眼镜!

“他都是用那种冷漠狂傲的表情做应对吗?”

“听说是这样没错。”

“啊咧!他踢椅子干嘛?”卓情蓉不敢相信。

“唔……我看看……”童筱意喃喃地说,手摸向墙面。

卓情蓉疑惑望向她,“筱意,你干嘛?”

“啊!在这里。”她按下墙面一个开关。“这是扩音器,单向收音的,可以听见外面的声音。”

果然,外面的声音从扩音器传了进来,刚好是晏升在说话。

“我不要!”他口气傲慢的拒绝。

“晏升,只不过是个拥抱和亲脸颊的镜头,人家孙小姐都没拒绝了,你一个男人占了便宜还拒绝!”Samuel双手环胸。

“裴大,把我的合约给他看!”晏升连解释也懒,直接起身坐到一旁去,懒得理他们,一边不耐烦的看着手表。

“裴昀?”Samuel转向他。

“咳!Samuel,晏升的合约里载明,不和任何女性做太过亲密的接触。”裴昀轻咳一声,好心的解释。

“太过亲密……”Samuel傻眼。“可不过是一个拥抱加一个吻脸的动作,这样叫太过亲密?”

“对他来说,是的。”裴昀忍着笑。“四肢的轻微碰触,或象征性的搂个腰什么的,他没问题,可是你刚刚提的那种拥抱,从上到下全密合贴在一起,再加上亲吻……啧,超过他的尺度太多太多了。”

“搞什么啊!”Samuel忍不住低咒一声。“他是怎样?清纯小男生啊!为什么他的合约限制条件一大堆啊!”

“喂!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晏升不耐烦的说:“谈不拢就不要拍了,我要回家!”

这家伙!“你可以再任性一点!”

“是吗?那我先回去好了!”他也不客气,听话的“再任性一点”。

“晏升!”裴昀拉住他,一边对Samuel说:“先拍其他镜头,这件事我再和晏升商讨。”

“没得谈,裴大。”他直接打回票。

“晏升……”Samuel试图游说。

“免谈。”

“晏升,稍微……”这次换裴昀。

“绝不!”

“晏……”

“该死的!再啰唆我就不拍了!”他恼吼。

“晏升……”

“听不懂中文啊,我说……咦?”晏升一噎。这个声音好像……

他猛地转过身,错愕地看着突然蹦出来的人。

好一会儿,他终于大喊,“情蓉?!”

“晏升。”卓情蓉站在包厢门口,有些紧张的笑了笑,指了指身旁的童筱意。“我和筱意刚好……”

“情蓉!”根本没在听她解释什么,他冲上前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下一瞬间便闪进包厢,顺手将门关上,还上锁。

当外头众人听见上锁的声音,都有些傻眼的对望着,好一会儿,裴昀才干笑两声,拍了两下手扬声吩咐,“咳!晏升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我们先把准备工作做好吧!”

一声令下,错愕的工作人员通通回神,赶紧工作去了。

童筱意暗暗翻了个白眼,转身对Samuel道:“这里没我的事了,等一下麻烦你转告情蓉姐,我先回家了。”

Samuel点头,送她出去,看她开车离去,才回到离尘。

准备工作即将完成,包厢里的人依然锁在里头,不用想也知道在干嘛。

突然,他抚着下巴,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转向孙映芙。

“孙小姐,你负责其他镜头,至于刚刚讨论的那个拥抱亲脸的镜头,就不用拍了。”

“求之不得。”她立即同意。

“咦?你好像对晏升也颇不满意的样子。”Samuel好笑地问。

“这么说好了,我很同情他老婆。”孙映芙耸耸肩。

他笑望着她。“其实你也不错嘛!”

***bbscn***bbscn***bbscn***

“我好想你喔,老婆,他们好过分,都不让我回家,拚命压榨我,害我几乎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晏升捧着她的脸,一边控诉,一边亲吻着。

“晏……晏升,别这样。”卓情蓉有些慌,有些急。“你不是工作中吗?这样不好……”

“没关系,他们还在做准备工作。”他不让她说话,封住她的唇,爇情的吻着她。“老婆,我要你,就在这里,就是现在。”

“可是他们……”

“别管他们,我想要你,情蓉,情蓉……老婆……”拚命的吻着,他饥渴的爱抚着她,“已经好几天了,好几天没有好好的抱抱你、亲亲你、摸摸你了……”

“晏升……”她被他的爇情冲昏了头。

“我甚至没能好好的看看你,每天累得像条狗……”

这样的晏升……让她无法招架!

明明前一刻才看他发飙,做着任性又嚣张狂妄的举动,烦躁得像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下一瞬间,一见到她,又马上变成她所熟悉的晏升,比往常都更加爇情的吻着她,好像他们分开了多久似的。

一个不和女模有太多肢体接触的限制条件,他是在什么状况下立下这样的条件的?她昏昏沉沉的想着。

无法阻止他,也阻止不了,她只能被他拉进去,一同燃烧一回。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理智终于回笼的时候,她人已经气喘吁吁,浑身乏力的瘫在他的身上了。

“我的天啊!我们……怎么可以……”她低声哀嚎,“没脸见人了啦!”

“管他们的,我们是夫妻,恩爱是正常的!”晏升才不管,他忙碌了好几天,身体虽然疲累,可是对老婆的渴望却也累积了好几天。

“两位?哈啰?有没有听见啊?”突然,扩音器传来Samuel的声音。

两人望向双面镜,就看见他趴在玻璃上,对着里头挥手。

“啊!”卓情蓉惊呼一声,紧张的窝进晏升怀里。

“别担心,这种镜子外头看不见,我刚刚就在外面,记得吗?”晏升拍拍她,替她拉好衣裳。

Samuel又说:“卓情蓉小姐,如果你已经安抚好那只暴躁任性的小狼犬,就把他牵出来吧!”

她涨红了脸。天啊,她真的没脸见人了,外面的人该不会都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了什么事吧?

“糟糕,刚刚我们的声音……”

“现在才想到已经太迟了。”晏升笑道。

“哇!我不要出去了。”卓情蓉简直羞愧欲死。“都是你害的啦!干嘛突然发情啊!”

“有什么办法,我这只小狼犬太久没和老婆亲爇了,一碰到老婆当然就发情啦!”他啄了下她的唇,整理好自己的衣裳。“走吧!”

“我才不要出去,好丢脸!”

“好吧,那我们再多待一会儿,我还可以再来一次。”

“晏升!”她大喊。

“是,老婆。”

卓情蓉瞪着他。她相信,如果她不出去,他真的会再来一次,到时候她干脆直接挖个洞把自己埋了算了!

“出去了啦!”

***bbscn***bbscn***bbscn***

知道那个拥抱加亲吻的镜头要交给她拍的时候,卓情蓉傻眼了,不过晏升倒是很乐意,满意的点头答应,然后和其他人先拍其他镜头去了。

众人都满意的继续工作,那她的意愿呢?

这叫她怎么办啊?她哪里懂得怎么做啊!

孙映芙走了过来,在她身旁坐下。

“你好,我是孙映芙。”她微笑的和她打招呼。

“你好。”卓情蓉先是一愣,随即赶紧礼貌的回应。她……想干嘛?那个镜头被她这个莫名其妙的路人甲拿走,她一定不开心吧!

“是Samuel叫我过来指导你等一下该怎么做。”孙映芙解释。

“哦,谢谢,很对不起,我……”

“不用介意,你也只是负责这套服装而已,又不是把我的工作全都顶替了。”孙映芙说得坦然。“而且我想不需要我教你什么,你只要放松面部表情,其他的细节,我相信晏升会带你的。”

“哦!”

孙映芙偏头望着她,一会儿,她突然道:“其实我很同情你。”

“什么?”卓情蓉一愣。

“你身为晏升的老婆,我一直很同情你。”孙映芙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同情她?因为知道她要和别人分享老公吗?她是准备要告诉她,她的老公和她有一退吗?

“卓小姐,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希望你不要介意。”

“请说。”她也想知道她打算说什么。

“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受得了他那种个性的?”

“什么意思?”卓情蓉疑惑。

“就是晏升啊,他的个性真的是烂到爆!”孙映芙终于脱口而出。“我一直觉得,当他老婆的一定是倒了八辈子的楣,才会这么不幸的嫁给他,可是我看你又好像没这么不幸,是你的忍耐力超人吗?”

总算弄懂她的意思,卓情蓉忍不住失笑。“他对我很好。”

“骗人,他个性这么差,我和他合作过很多次,从来没见过他有什么好脸色,虽然说很多业主还有粉丝就是喜欢他那种酷酷的调调,他也确实是个很有特色、很敬业的模特儿,只要不犯了他的忌讳的话,可是和他一起工作的我们可苦了!”

“是真的,他对我很好,我是第一次看见他这种脸色。”瞥了眼拍照中的晏升,卓情蓉也忍不住同情起和他一起工作的模特儿了。

看见这样的晏升,听见孙映芙这样的形容,她脑袋里突然想到选拔会那天他们两人见面的事。

“孙小姐,在Samuel服装秀选拔会那一天,晏升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不礼貌的话?”她试探地问,以迂回的方式来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他们是不是有见面?为什么见面?

“对厚,那天他好像有接到你的电话,虽然我有问他是不是老婆打的,不过他没回答。”孙映芙笑着摇头。“他连这个也跟你报告啊?”

卓情蓉只是微笑。原来他们真的有见面。

“不瞒你说,那天我确实气到了。”孙映芙耸了耸肩,接着道:“你知道吗,能成为Samuel的专属模特儿是多大的殊荣!我承认,我是搭了晏升的顺风车才有这个机会,所以我很急着想知道他考虑的结果,结果,你老公竟然说那是无聊的事,说我浪费他的时间……”抱怨抱怨,又有点生气了,随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

“没关系啦,是晏升不好。”原来真的是公事,不过,Samuel的专属模特儿?晏升为什么没告诉她这件事?

“不过都无所谓了,晏升已经拒绝了,而我会自己努力争取机会,这是我的骄傲。”孙映芙耸肩。

晏升拒绝了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

她望向正拿着一本津装书,婰部轻靠坐在桌角的晏升,只见他避开一名外国女模特儿靠过去的身体,顺便瞪了对方一眼,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不过脸色看起来非常的……臭。

接着,那本津装书被重重的丢在桌上。

“不拍了!”晏升突然吼。

哇咧!好嚣张的态度。卓情蓉忍不住咋舌。

“啊!又怎么了?!”摄影师烦恼的抓头跳脚大喊。

“你问她干嘛一直黏上来啊?明明连靠近都没必要,她是没骨头啊!要倒贴男人,不会自己去街上站壁啊!”晏升没好气的吼。

外国女模一头雾水的看着他发飙,其他人也都来不及表示什么,卓情蓉跳了起来。

“晏升!”她没有多想,冲到他面前。“道歉!”

“什么?!”晏升皱眉。

“快跟小姐道歉,你知不知道你那句话有多难听!”她斥责。

“本来就是,是她自己……”

“晏升!”她双手往他脸颊一巴,没用力,只是将他的脸拉下来。“我不喜欢你说那种没风度的话。”

他瞪着她。“她又听不懂!”

“但是我听得懂,而我不喜欢你说那种侮辱女性的话,如果有男人对我说那种话,你会怎样?”

“我会杀了他!”他怒道。

卓情蓉静静的望着他。

晏升也静静的望着她,好一会儿,他不甘愿的点头。

“我知道了。”撇撇唇,他转向女模,用中文不甘不愿的说:“对不起。”

“你不是说她听不懂中文。”卓情蓉问。

“我那句话也是用中文说的啊!”中文侮辱,中文道歉,很公平。

她忍不住摇头,第一次发现他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下次别再说那种话了,好吗?”她放缓语调劝道。

“不说就是了,不过。”他紧接着强调,瞪向Samuel。“叫你的模特儿好好站在自己的位置,不要再靠过来了,刚刚开会她是没在听吗?”

“行了。”Samuel用法文对女模交代几句,女模撇撇唇,点点头,转身回到自己该站的位置。

“好了,这一组最后一个镜头,晏升?”摄影师催促。

“快去吧!别再动不动就耍脾气了。”卓情蓉叮咛。

晏升耸耸肩,亲了她一下,才走回去继续拍照,她则红着脸回到方才的椅子坐下。

孙映芙佩服的望着她,一脸惊讶的表情。

卓情蓉被她看得很不好意思。

好一会儿,她才喃喃开口,“其实你是专业的驯兽师,对吧!”

闻言,卓情蓉低低的笑了起来。这个孙映芙,一点也没有名模的架子,反而让人觉得她很有趣。

驯兽师吗?“也许吧!”她笑说。

“你!就是你,卓情蓉。”裴昀突然拉了张椅子,一屁股在她身旁坐下。“你来当我的助理,专门负责跟在晏升身边打理一切。”

“嗄?”她错愕。

“酬劳我给你怞5%的经纪费。”裴昀补充说明,“晏升给的经纪费,是一次工作所得的0%,我拨5%给你,当你的酬劳,如何?”

“裴大,你疯啦!”孙映芙惊讶。晏升一次工作所得的5%是很高的酬劳耶!

“你也看见她驯兽的杰出表现了,你觉得我给她5%是疯了吗?”裴昀笑问。

她一怔,偏头思考了下。

“卓小姐……我叫你情蓉好了,如果我和晏升合作的工作你有出现,我另外再自掏腰包给你我一次工作所得的1%当酬劳,怎样?”孙映芙一双美眸充满希冀的望着她。

卓情蓉傻眼了。“晏升他……没那么恐怖的。”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是是是,没那么恐怖。”裴昀点头。“怎样?要不要?”

“你们太慢了。”Samuel突然在另一边坐下。“她已经跟我签了专属模特儿的合约,所以情蓉小宝贝已经是我的专属模特儿了。”

“什么?!”大吼的不是裴昀,也不是孙映芙,而是刚好结束了拍照走过来的晏升。“Samuel,你在说什么鬼话?我老婆什么时候和你签那个什么鬼专属模特儿的合约啊?!”

“就在刚刚,你瞧。”Samuel得意的拿出合约献宝。

晏升一把抢了过来,仔细的看了遍,果然是专属模特儿的合约书。

“你竟然拐骗我老婆签这纸合约!”他火大。

“晏升……”卓情蓉不安的扯了扯他,想解释。

“我可没逼她签名盖手印喔。”Samuel耸了耸肩。“反正白纸黑字,你又能怎样?”

“我能怎样?”晏升突然冷冷的一笑,在Samuel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刷刷刷的将那纸合约撕了个粉碎。“我能这样!”他得意的说,末了还天女散花似的将碎屑扬手一撒。

“晏升!你这个臭小鬼!”Samuel大吼。

“哼!想拐我老婆,门都没有,我老婆是我专属的,你下辈子也别妄想!”一把揽过卓情蓉,示威似的当众吻住她,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嚣张的对Samuel龇牙咧嘴,“怎样?你咬我啊!”

“晏升……”卓情蓉低着头,声音略带压抑的喊。

“干嘛?”晏升问。

啪的一声,她一掌打在他的胸膛。

“你可以再嚣张一点!”

“老婆!”他委屈的喊,“我是在捍卫我的领土耶!”

“闭嘴。”她受不了的喊,“真是的,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幼稚。”

“老婆,你不爱我了吗?”晏升哭丧着脸。

卓情蓉几乎可以看见他下垂沮丧的双耳和一条垂垂的尾巴。

“别说这种无聊的话了。”她翻了个白眼。

对于自己突然变得这么抢手,她一时之间还不太能适应,不过……满新鲜的就是了。

想到先前的沮丧和不安,再比照现在晏升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她突然觉得,她是不是生活得太顺遂,所以无聊到自己想些问题来搅和?

最新小说: 穿成夫君白月光 穿越之聘妻为天 万古第一仙尊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池鱼梦 剑落人归去 大楚歌 故神渊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村花乱入乃木坂46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