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好好的想一想?

卓情蓉呆呆的坐着。她也想好好的想一想,可是脑袋被筱意搅得一团乱,根本无法好好的分析思考。

一杯柳橙汁放在她面前,她抬起头来,看着好友。

“筱意,我好乱。”

童筱意微微一叹,突然问:“情蓉姐,你的心结是什么?”

“什么?”

“让你无法信任晏升的心结是什么?”

卓情蓉一怔。她的心结……

两人年龄的差距,晏升的工作环境,越来越闪亮的晏升,以及越来越黯淡的自己,这些都是她觉得晏升不是真的爱她的心结。

“其实我也大概猜得出你的心结是什么,无非就是你认为自己年纪比晏升大,条件相对的就比较差,再加上晏升的职业,他的身边总是有很多各色美女围绕,你觉得自己的条件根本比不上那些模特儿,所以才会怀疑他怎么会爱上你,是吧?”

“可那是事实啊!”

“是事实,但不代表你就要表现得矮她们一截的样子。每个人本来就都不同,她们有她们的成熟美丽,你也有你的俏丽可人,就是这样的你吸引了晏升,要不然晏升大可娶她们任何一个,何必苦苦追求你,娶你为妻呢?”童筱意旁观者清。

“也许他只是一时新鲜……”

“这‘一时’还真够长的。”

“所以他有外遇了,不是吗?你忘了那个安雪了吗?”

“啊,对,那个安雪。”童筱意点头。“既然你缺乏自信,那就……”

“筱意,我什么时候缺乏自信了?”她不苟同。

“当你觉得自己比不上围绕在晏升周围的女人时。”

卓情蓉苦笑,“筱意,你说话总是这么一针见血。”

“所以我说,你就是缺乏自信,现在就是要建立你的自信。”

“要怎么做?”

“这一次你就和晏升一起去吧!”

她一怔。“你是说,跟他一起去法国?”

“没错。”

“这和建立自信有什么关系?”这是要打击她的自信吧!

“当然有,想要建立自信,第一步就是要走出你为自己所画的圈圈。”童筱意微笑。“你不是说每次他要出国或是到中南部工作,都会邀你一起去的吗?只是你都拒绝,这次他开口邀你的时候,你就答应他。”

“可是他要工作,会有很多同业的人,我觉得很不自在……”

“你不是认为他工作只是借口吗?那就不用担心啦!”

“那他就更不可能邀我去了,你忘了,他是要去见情人啊!”

“就算他真的是要去见情人,他也会开口邀你,因为他认为你会拒绝。”

卓情蓉为难的蹙眉。“那我如果答应,不是很奇怪吗?毕竟以前我从来不曾答应过,突然改变,他不会起疑吗?”

“那还不简单,你忘了你们的结婚纪念日吗?”童筱意提醒。

“啊……对厚,可以拿这个当理由!”卓情蓉点头,一会儿,像是想到什么,又犹豫了。“可是筱意,如果我就这样贸然出现,我会觉得自己像是误闯天鹅群里的水鸭耶!”

童筱意眼睛转了转,“这样好了,我有个朋友,专门在训练模特儿,我可以请他替你做特训,训练你成为一个成熟美丽的自信美女。”

“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他的本事可高了,就算是一个乡下野丫头,他都有能力把她训练成一个优雅的气质淑女。”

“需要很久的时间吗?”

“我也不知道,如果你确定要,我就安排你们见面,到时候你再自己问了。”

“我要。”

“你确定?”

“对,我确定。”

“好,这件事我会安排。”

“谢谢你,筱意。”卓情蓉感激的抱抱她。

“不用客气,要留下来吃饭吗?”

“不了,我还是回家好了。”结婚后,他们假日总是一起度过。

“好吧,开心点,别哭丧着一张脸,事情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你真的这么想,还是只是安慰我?”卓情蓉苦笑。

“我是真的这么想,因为我周遭就有类似的例子,曾经一个朋友发现丈夫疑似出轨就搞得自己伤心欲绝,还差点闹出人命,结果后来证实,她误以为是丈夫外遇对象的那个女人,只是丈夫青梅竹马的好朋友,而且人家已经结婚,夫妻恩爱得要命。”

“可是……他说他爱她。”

“如果有人问我爱不爱你,我也会说我爱你,爱有很多种。”童筱意说。

是吗?有可能是误会吗?

“不管怎样,你就先看看晏升接下来会怎么做,如果你答应和他一起去之后,他表现出开心的样子,那我想,**不离十是误会一场,你就按兵不动,静静观察就好。”

“我知道了。”

“情蓉姐,缺乏信任是感情的第一杀手喔!”童筱意突然笑说。

卓情蓉一愣,若有所思的望着她。

“好了,快回去吧!”她催促道。

童筱意送她离开之后,回到屋里拿起电话,按下回拨。

“晏升,她刚刚离开了,她确实认为你有外遇,不过,怀疑的对象不只有你姐姐喔!”

“什么意思?”他疑问。

“你怎么没提到,你瞒着她和名模孙映芙约会的事呢?”

“我什么时候……”晏升一顿,想到那天中午,恍然大悟。原来那天她会那么奇怪,就是因为知道他和孙映芙见面!而那天,她只说了部分状况!

知道了原因,更加坚定他改变这种现状的决心,否则再这样下去,他们的婚姻迟早会崩毁!

“看来你恢复记忆了。”

“我不知道她知道那件事。”

童筱意蹙眉。“所以你确实和孙映芙约会?”

“那不是约会。”晏升没有解释,因为他要解释的人不是她。“情蓉她……”

“你不用担心,我有开导她,要她更有自信一点,她好像有听进去,不过能不能做到,会怎么做,就不是我能掌控的喽!”

“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也希望她快乐啊!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我很好奇你会用什么方法为她做自信的特训。”

“没什么特别的方法,只是想让她见识一下别人眼中的我罢了。”

“真是……一帖猛药啊!你不担心吓坏她吗?”童筱意忍着笑。看来,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我是让她看见,又不是要那样对待她。”

“说的也是,就算你想那样对待她,可能也做不来吧,谁叫你那么爱她。”她忍不住调侃。“我会拭目以待,就这样,掰!”

挂上电话,微微笑了笑,她又拨了另一组号码。

“是我,我想有件事你一定会感兴趣……聪明,一猜就中,就是你那天提到的事……嗯,我已经安排好了。对了,如果哪天东窗事发,被晏升知道了,我会一概否认。”

***bbscn***bbscn***bbscn***

出国前,晏升还有很多工作得完成。

因为这次去法国,工作时间只安排了两天,其他几天是他硬排出来的假期,为此,那几天的工作通通往前浓缩到这几天,让他破例在六点后依然忙碌,也不能有怨言,甚至,昨天晚上也没能回家,这是他第一次彻夜不归。

坐在临时搭起的帐棚下,化妆师正在为晏升做最后的修饰,发型师则在后面为他梳整造型,造型师的小助理则匆匆的跑过来,蹲在地上替他将鞋子擦得晶亮。

一旁,裴昀拉了张椅子反坐,双手交叠趴在椅背上,看着自家模特儿被这般高规格的伺候,嘴角的笑意一直保持着,尤其看见晏升因为他刚刚说的话,一张帅脸瞬间变得陰沉,更有虐人的满足感。

“裴大,你不觉得你有点超过了吗?”晏升在脑袋里Run了遍自己的行程表,终于忍不住提醒裴昀。

他已经忙得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刚刚裴大竟然还告诉他,到法国的那两个工作天,除了拍摄Samuel的新一季服装照之外,他还插进一场某名牌男饰的展示会。

所谓展示会,简单的说,就是展示服装的意思,不过,是制造商为经销商所举行的,也就是制造商向经销商推销的作业。

另外,还有某家杂志流行服饰特集的拍摄,以及某法国婚纱集团亚洲区的婚纱广告——在巴黎数个景点拍摄!

“会吗?反正都在巴黎,顺便嘛!”裴昀微笑地说。

“你根本是趁机压榨吧!”晏升心知肚明。“Samuel服装的拍摄就几乎要跑遍巴黎各大景点了,一天要拍二、三十套的服装,光是移动就不知道时间够不够了,你是打算叫我这两天都不用吃饭睡觉上厕所吗?”

“呵呵,难得有压榨的机会嘛!”他也不讳言。“对了,你跟你老婆提了吗?她答应一起去吗?”

“嗯。”晏升点头。那天情蓉从童筱意那边回来,午餐的时候他就开口邀她,她也答应了。

想到她答应后,便密切的观察着他的反应,他就忍不住在心里偷笑,当然他也不吝于表现出他的喜悦,让她知道他很高兴她答应了。

他看得出她也因此对他是不是真的有外遇这件事,感到迷惑了。

很好,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这边OK了!”造型师打扮好晏升,对着摄影师喊。

“OK!最后一个场景,大家加把劲就可以收工了!”摄影师喊。

晏升和另外两名男模走到镜头前,依照摄影师的要求开始动作。

裴昀在一旁看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他立即掏出手机,萤幕上闪烁着「疯子”两个字。

Samuel这家伙找他一定没好事,不过不接又不行。

“什么事?”接通电话,他直接问。

听着Samuel在那端说着,他眉头一皱。

“现在?”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二十。“我知道了,晏升剩最后一个场景,十分钟之内可以结束,我会带他过去。”

收起手机,摄影师刚好喊OK。

晏升立即走回来,拿起包包进巴士换衣服。动作快一点的话,他还可以赶在情意绵绵打烊的时候去接老婆。

“晏升,等一下要去另一个地方。”裴昀跟进巴士。

“什么?”晏升错愕,脸色马上沉了下来。“我已经收工了!说好这是今天最后一场,我要回家了!”

“Samuel刚刚打电话过来,说他找到一个好地方可以拍摄,如果今天先去拍,到法国的时候,至少可以省下晚上的两个场景、六套服装的拍摄时间。”

晏升冷沉着脸,非常的不甘愿,可是衡量之后,又不得不答应,忿忿的脱掉衣服,套上自己的T恤。

裴昀笑了笑,知道他答应了。

“映芙和舜俊,以及另一个女模雨枫会先过去。”

“知道了。”想到这一拍又要很晚才能回家,他的心情简直是糟透了!

“啊,晏升,你等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讨论……”摄影师突然跑进巴士。

“少烦我!”晏升没好气的对他吼。

“呃?”摄影师一愣。

“抱歉抱歉。”裴昀赶紧上前来安抚大师,搭着大师的肩,好心的将他带下巴士。“晏升心情不好,大师不要放在心上,有什么事和我谈也一样。”

瞪着裴昀那连背影都显得很得意的样子,晏升实在很火大。

裴大和Samuel一定是故意整他的对吧!因为他拒绝成为Samuel的专属模特儿,所以他们两个联合起来整他,一定是!

懊恼的爬乱一头梳整得很有型的发,他懊恼的踢了踢椅子。

对了,要先打个电话跟情蓉说一声。

他马上掏出手机,才刚要拨号,电话凑巧响起,一看到“老婆”两个字,火大的表情瞬间一变。

他马上接通电话。

“老婆。”他亲爇的叫唤着,“好巧,我正要打电话给你,我们真是心有灵犀耶!”

“真的啊?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卓情蓉问。

“情蓉,我好可怜,我今天又要好晚才能回家了。”他立即诉苦。

“工作还没完成吗?”

“本来是完成了,我已经要换衣服回家,谁知道那个说风就是雨的Samuel,一通电话来,说什么找到适合拍摄的场景,要我马上过去。”

“辛苦你了。”卓情蓉真心可怜他。

“对了,情蓉,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等一下情意绵绵打烊之后,我和筱意要出去逛逛,我想先跟你说一声。”

“这样啊,我知道了。”

“那……就这样喽?”

“嗯,自己小心,不要太晚回家,也不要涉足不良场所,还有,如果有男人搭讪,就把你的婚戒秀给他看,如果——”

“晏升。”她失笑地打断他。“我已经二十八岁了。”

“等你四十八岁的时候,我看看会不会比较放心。”晏升嘟囔。

“夸张!”卓情蓉又笑了。“不说了,你加油,掰掰。”

“我爱你,老婆。”他温柔的低语。

停顿了下,她才用着略微低哑的声音回应,“我也爱你。”

慢慢的按下结束通话键,卓情蓉望着手机。

她真的好爱他,所以她非得改变自己不可!

“情蓉姐,好了吗?”童筱意走过来。

“嗯,好了,我们走吧!”

***bbscn***bbscn***bbscn***

一踏入“离尘”,卓情蓉立即喜欢上这个地方。

没有一般PUB的嘈杂,室内播放着轻柔优美的音乐,空气中飘散着淡雅怡人的薰衣车香味,给人的感觉非常清优典雅,是个放松心情、纾解压力的好地方。

“奇怪,这么棒的地方,为什么都没客人?”卓情蓉在童筱意耳旁低声问。

“那是因为这个地方今天晚上被包下来了。”她微笑回答。

“咦?被包下来?那我们怎么可以进来?”

“因为包下来的人是我。”一名外国男子从一个包厢中走出来,接着一个箭步上前,爇情的抱住童筱意。“小意意,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了。”

“别这样!”她翻了个白眼,用了点力气才挣开男子的拥抱。“情蓉姐,这位美得不像话的男人,就是我说的那个朋友,他虽然是个外国人,不过有个中文名字,叫做孙靖柳,他会说中文。”

卓情蓉望着眼前的男子。他的外貌的确美得让她这个女人自惭形秽,可是整体的气质,却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像女人。

“小意意,你的介绍词……很别致。”男人说。

“要听更别致的吗?”童筱意白了他一眼。“情蓉姐,你知道吗,曾有个女人太迷恋他,所以打算杀了他,把他做成标本,说这样才能永远守护住他的美貌。”

“嗄?”卓情蓉震惊。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好了好了,别管我的美貌了。”男人笑嘻嘻的挥挥手。“你好,卓小姐,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啊。”

“孙先生,您好。”她有些腼觍的打声招呼。

“不介意的话,我叫你情蓉好了,你也不要叫我孙先生,叫我Samuel就行了,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名字才对。”Samuel笑着说。

卓情蓉错愕。“你……你就是Samuel?!”

“抱歉,情蓉姐。”童筱意歉然的说:“我好像忘了告诉你这家伙的身分。”

“先进来吧!”Samuel左拥右抱,将两位小姐带进包厢里。

一名服务生跟在他们后头进来。

“坐,要喝什么?”Samuel问她们。

“我要一杯天使之吻。”童筱意说,转向卓情蓉。“情蓉姐,你想喝什么?”

“玛格丽特,谢谢。”

服务生点头,离开包厢,一会儿送进两杯调酒,然后又离开。

“这个包厢……”卓情蓉舒服的坐在沙发上,刚好面对着一大片玻璃帷幕。这是双面镜,从包厢里面看得见外面,外面却看不见里面。

“看戏用的,这是离尘老板看戏的特别座。”Samuel笑说,又问道:“听小意意说,你想做特训,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

“抱歉,不可以。”童筱意插话。“Samuel,说好不问问题的。”

“好吧!”他耸耸肩,对卓情蓉道:“要我训练你是可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当我下一场服装秀的特别来宾。”Samuel开出条件。

“什么?”卓情蓉一怔。

“你要穿两套服装,由你和晏升做压轴表演,过两天你就先到工作室量尺寸,不知道地方的话,可以叫晏升带你去,我会安排工作人员——”

“等等,Samuel先生,请等一下。”卓情蓉抬手打断他的话。“你是开玩笑的吧?!”

他挑眉。“对工作,我向来不开玩笑。”

“可是……这太奇怪了,我又不是模特儿,你怎么会……”卓情蓉简直是一头雾水。

“当然是因为你和我这次服装的主题很合啊!”他笑道:“怎么?你怀疑我的眼光啊?”

卓情蓉沉默了,不,她是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如何?你答应,我就答应,想想看,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唷,而且这次的工作是和晏升一起的,有他在,你怕什么?”

“我怕把Samuel先生您的服装秀搞砸。”

“哈哈,我都不担心了,你担心什么?”Samuel大笑道。“放心好了,会有训练、彩排,刚好,服装秀就当作你的特训毕业考吧!”

“筱意,你觉得呢?”她犹豫地问。

“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童筱意说。

“是吗?你这样觉得吗?”卓情蓉低下头思考着,也因此错过两人交换视线的一幕。“好吧!我答应。”

最新小说: 女神的合约兵王 剑绝仙古 虚荣之上 我真不想当欧皇 我以为的都是错的 他叫卢瓦 都市奇门相师 我要转运做锦鲤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海贼之泰坦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