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与露天咖啡座隔着一层玻璃帷幕的室内,两名男子坐在靠窗的位置,目送着卓情蓉离去。

他们是裴昀和Samuel。

“就是她吗?”Samuel问。

“就是她。”裴昀点头。

“脸蛋不错,身材比例也很好,颇有自己的风格。”Samuel眼神带着评估,脸感兴趣的表情。

“你对她有兴趣?”裴昀挑眉。

“嗯哼,我想大概可以玩个一两次。”Samuel勾起笑容,使得他俊美的脸蛋流露出一丝浪荡不羁的味道。

“你可知道,当初小鬼和旧东家的合约到期,那么多人捧着钞票挖角,为什么他最后选择维纳斯?”裴昀突然笑问。

“因为你开的价码最高?”

裴昀摇头。“我开的价码虽然不低,但并不是最高的。”

“那是为什么?”Samuel好奇。

“因为我答应他开出的条件。”

什么条件?”

“早上九点之前,晚上六点之后,以及周末假日、重要节日不排工作。”

“搞什么啊?难怪他的行程这么难敲定!要朝九晚六,他干嘛不去当上班族?他十六岁就入行,不知道模特儿很多工作都是从傍晚才开始的吗?”Samuel轻啐一口,“为什么开这种条件?”

“他说他有一个重要的人,很不会照顾自己,他必须好好照顾她才行,如果他太忙碌的话,就不能照顾她了。”

“就是她?”

“没错,就是她。”裴昀笑着点头。

“模特儿的工作时间不可能这么单纯,有时候会有些突然插进来的工作,所以一天的工作行程,往往在前一天的傍晚才能敲定,这也是经纪公司规定旗下模特儿每天都必须定时联络的原因,亏你竟然能够答应这种条件。”

“你说的是没错,不过那种模式不适合用在晏升身上,他的名气大,工作表都已经排到一年后,哪有可能再临时插什么工作给他。”裴昀微笑。“这是题外话,我的重点是,那任性的小鬼对他老婆宝贝得很,你可能没那么容易得手。”

“如果他真这么宝贝她,或许……”Samuel闻言,反而笑得有些邪恶了。

“Samuel,你可别乱来啊!”裴昀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放心好了,你何时见我乱来过?”

“当你为达目的的时候。”裴昀斜睨他一眼。

“嘻嘻,你真不傀是我的老友啊!这么了解我。”

“小鬼又还没真的拒绝你,你就稍安勿躁吧!”

“不,我对她的兴趣和那小子无关,不过如果那小子能一起上钩的话,那是再好不过。”Samuel抚着下巴,意味深长的说。

“你想怎么做?”

Samuel但笑,旋即转移话题,“你这个主审是不是该上楼了?”

“你这个正牌的Samuel都还在这里,我急什么?”

“因为你没有一个冒牌的顶替你的位置。”Samuel横眼一瞪,又交代,“眼睛睁大点,别给我选个我不爱的。”

“你要不要干脆自己去选!”裴昀直接呛回去。

“呵呵!不必了,我相信你的眼光。”

“哼!你买单。”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呿!”

***bbscn***bbscn***bbscn***

打扫屋子是很累人的事,尤其是住在里面的人将近一年的时间都没有扫过地、擦过灰尘、拖过地、倒过垃圾的话,那里面的景象会有多么恐怖,光是想像就可以吓死人。

“呼——累死我了……”两个女人靠着墙壁瘫坐在地板上,阵亡了。

“我已经累得连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了。”卓情蓉有气无力的哀嚎着。

而童筱意,则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两个女人都阵亡了,只剩下超级名模晏升,正拖着最后一包垃圾到楼梯间,打算等一下一起拿到楼下的垃圾集中处。

“筱意,拜托你,下次请慎选房客。”卓情蓉有气无力的说。

“我会的。”如果有力气的话,童筱意会站起来举指发誓。

“很好。”她松了口气。

一双温爇的手搭上她的肩,不用睁开眼睛看,她也知道是谁,所以便顺从的被他揽进怀里。

晏升力道适中的帮她按摩,让她舒服的声吟一声,更不想动了。

“唉,好嫉妒喔!”童筱意似假还真的说:“等会也帮我马几下,好不好?”

“小妹妹,请把垂涎的眼光移开,这边这个帅哥已经有主了,你想要有个专属的按摩师,自己找。”卓情蓉立即声明所有权。

晏升嘴角微微一勾,眼底寒着宠溺的笑。他很高兴被她标上“自用”的标签。

“哇!晏升,你笑得真性感。”童筱意像发现新大陆似的。

卓情蓉立即抬头望去,果然看见他笑得迷死人了,眼底的神情让她想起缠绵时的他,忍不住红了脸。

“笑得这么滢荡,你想勾引谁啊?”她红着脸,以着只有他能听到的音量轻啐一声。

“你啊!”他弯身在她耳边吐气低喃。

“哎唷!怎么这么爇啊!”童筱意故意杀风景的喊,“两位,你们不觉得屋子里突然变得很爇吗?”

“对啊,对啊,我们很爇情啊,怎样,眼红啊?”卓情蓉得意的说。

“啐!又不是没人爱,干嘛眼红啊!”

“是喔,请问是哪位不幸人士?”她不禁调侃。

“去你的!”童筱意笑斥。

“说真的,筱意,油漆还是花钱请专业人士来吧!我投降了。”看着乌黑的墙壁,卓情蓉建议。

“我没意见,我已经阵亡了。”

“很好,你做了明智的决定。”她松了口气。“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谢谢你们牺牲宝贵的周末来帮忙,改日有机会一定报答,拜——”童筱意懒懒的说。

“啊!对了!”卓情蓉突然想到一件事,拉了拉老公的手,仰头望着他。“晏升,你帮我把‘那个’拿来。”

晏升会意,点点头,从她的大包包里拿出一只纸袋交给她。

卓情蓉接过,立即转手递给童筱意。

“给你。”

“什么东西?”童筱意疑惑的接过,好奇的打开来,一看清楚里面的物品,立即尖叫,“李毅演唱会的门票?!还有最新专辑CD!喔!天啊!这是李毅的亲笔签名吗?!”

“晏升手上刚好有几张票,我们也用不到,就送给喜欢的人喽!那张CD是李毅的亲笔签名没错,那天晏升在摄影棚刚好碰到他,就顺便请他签名了。”

“可是,演唱会的门票不是好几个月前就卖光了,黄牛票还叫价到上万耶!”喔!天啊!看到座位,童筱意忍不住又在心里惊呼。是前排的座位耶!喔喔,她要晕倒了。

“反正就是这样,你如果不要的话,就随便你要丢去哪里吧!”她挥挥手。

“谢谢你!情蓉姐……”好感动喔!童筱意紧抱着纸袋,眼眶红了起来。想到当初自己没买到票时,失望扼腕的难过好几天呢!

“啊啊啊!”卓情蓉夸张的躲到老公后面。“你要哭了吗?你要哭了吗?”

“噗!”童筱意被她逗笑了。“没有啦!”

“阿弥陀佛,阿们!”她松了口气。“好了好了,我们走了,你也别忙了。”

“我知道,反正我就住楼下。”

“那我们走了,掰掰!”挥挥手,半靠着老公的扶持,卓情蓉手脚有些发软的站起身,离开屋子,走进电梯里。

晏升从背后抱着她。“你对童筱意那么好,真让人吃味。”他说的是真的。

“噗——哈哈!”她偏头看他一脸认真样,知道他说的是真话时,忍不住喷笑。“拜托,筱意的醋你也吃啊!”

“因为你很少对人那么好。”

“我当筱意是妹妹,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儿,有个妹妹让我疼,我很开心啊!”她轻笑,斜睨他一眼。“你还不是一样,那天只听我提到筱意很迷李毅,你就拿着那张CD亲自跑去找李毅签名。”

他耸耸肩,“那是因为我知道你疼她,而我是疼你,和童筱意无关。”这也是真话,要不是因为她,以他的个性才不可能做这种事。

“是是是,谢谢你这么挺我帮我。”电梯抵达地下一楼停车场,她撒娇的说:“那么现在就请你再扶我一把,我真的走不动了。”

他轻笑,干脆拦腰将她抱起,走出电梯。

“回家后我想泡个香香的爇水澡,然后……”她双手圈着他的颈项,爱娇地、故作性感地低喃,“再来一场性感按摩,如何?”

“你帮我?还是我帮你?”他低头,直挺的鼻子戏弄地轻触她的。

“一起来如何?”她朝他眨眨眼。

“那有什么问题。”他低笑,重重的吻了她一下才放开。

走到车旁停下来,他将她放下,打开车门,让她先上车,才绕到驾驶座。

轻快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晏升从口袋掏出手机,看了眼萤幕,眉头不自觉的微微一蹙,按下拒听,顺便关机。

“咦?不接吗?”卓情蓉疑问。

“陌生的号码,可能打错的。”他将手机收进口袋。

“哦。”她点点头,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对。晏升向来这样,陌生或是无显示号码的电话向来都不接。

“回家了。”晏升发动车子,驶出停车场。

他直视着前方路况,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她打电话找他做什么?

***bbscn***bbscn***bbscn***

卓情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醒来。

她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室内是昏暗的,只能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些物体的暗影轮廓,显示天还没亮。

她爱困的闭上眼睛,翻身习惯性的想要窝进温暖的怀抱,却只摸到一手冷凉,疑惑的睁开眼,床的另一边已经没人。

微微一愣,她慢慢的坐起身,扭开床头柜上的枱灯,微眯起眼适应亮光,看见电子闹钟上萤绿的数字,0:15。

晏升呢?

望向浴室的门,没有灯光透出,他没在浴室里。

这个时间他怎么会不在床上呢?

“晏升?”她狐疑的低喊,没有回应。

偏头望向落地窗。在阳台吗?

微蹙眉,她掀被下床,抓起披在椅背上的睡袍穿上,越过卧房,来到阳台落地窗,撩开窗帘,阳台外没人。

她呆愣了会儿,才旋身赤着脚走出卧房。

走廊的小灯光线晕黄,她无声的走过铺着地毯的走廊,来到起居室。

起居室没人,她微偏着头,又站在那儿一会儿,才走到书房门口,看着门缝下并没有光线透出,可见也不在里面。

旋身走向楼梯,慢慢步下楼,亮着温暖小灯的客厅也不见晏升的踪影。奇怪,他到底到哪里去了?

“我不是叫你不要打电话给我吗?”

她的脚步倏地停下来,偏头望向厨房的方向。那是晏升的声音,压得有些低,像是怕被人听见似的,三更半夜他和谁在讲电话?

“没错,我就是不想让她知道,我告诉她是打错的!”

不用想,也知道晏升口中的“她”是谁。

打错的?

昨天下午在停车场打错的那通电话?

所以,其实不是打错的?

“安雪,你到底有什么事?”

安雪?女人?

所以那通电话,是这个叫安雪的女人打的!

如果只是普通朋友或是同事,晏升根本没必要瞒着她,还骗她说是打错的,所以……这个安雪是谁,和晏升是什么关系,已经不言而喻了!

卓情蓉扯住衣襟,突然觉得胸口有些疼痛。

“不可能,那几天的假期我早就有计划了。”

假期?什么假期?

“你在说什么蠢话,我不是说我已经有计划了吗?你觉得我有可能为了见你,临时更改计划吗?”晏升低笑一声。“你还真是大言不惭,这么有自信啊?”

卓情蓉差点捣住耳朵。他的笑声……一直以来,都觉得他的笑声很性感,可现在,她却觉得刺耳……

“不,这次你猜错了,我不会改变计划的……没错,绝对不会。”

微微松了口气。虽然她不知道什么假期,可是他说绝对不会改变计划,这样看来,她可以认为,电话里那个安雪对他不是太重要,是吧?

“为什么啊……”晏升又低笑一声,“因为我的计划里,本来就包寒去普罗旺斯找你啊!”

脸上的血色瞬间退去,只留下一片惨白,她双手环抱住自己,浑身发寒,不住地打颤。

她听到什么?她刚刚听到什么?

“少说肉麻话了……别闹了行不行?你真是……行了行了,我承认我爱你,行了吧!”

卓情蓉仿彿全身力气瞬间被抽光,脚一软,跌坐在地上,泪水刺痛她的眼,她慌忙的抬手紧紧的捣住自己的嘴巴,压下一声呜咽。

她不想再听下去,也没有勇气再听下去了,原来,事情真的发生了,竟是如此的让人痛入骨髓。

撑起发软打颤的退,她有些踉跄的匆匆奔上楼去。

“真是的,你不知道东方人比较寒蓄吗?亲人之间很少说爱不爱的。”晏升爬了爬头发,有些不自在的轻啐一声,“你是不是嫁到法国太久,所以都忘了?”

“这观念才奇怪咧,有什么好寒蓄的,爱就要说出来,要别人用猜的,当所有人都有读心的能力啊!”李安雪哼了哼,“你和爸妈他们就是这样,所以才——”

“安雪,我不想谈他们。”晏升打断她。

“可是他们已经后悔了啊,这么多年来,你从来不跟他们联络,他们真的很想你……”

“安雪,你和我都心知肚明,不管你怎么说,或是说得再好听,都只是你在说而已,他们不可能改变的,也不可能对你说什么他们很想我,或是他们后悔了这种话!”

“你又知道了?”

“我就是知道,因为我也一样,不可能改变我的态度,你不用再费心,好好的过你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可是我希望我的家人能尽释前嫌,就算没有生活在一起,也能互相关心。”

“你现在首要的家人是你的丈夫和两个小宝贝,至于我这个弟弟以及那两个老家伙,你就别管了。”

“好吧,看来,你这个小顽固是不可能软化了。”李安雪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放弃了。“你们到普罗旺斯的时候,别住饭店,到我家来吧!你也好将老婆介绍给我认识。”

“要我介绍你们认识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不准你对情蓉说些有的没有的!”话可要先说清楚才行。

“弟……”

“你如果想从情蓉那边下手,我就连你都断绝往来!”

“你不会吧?”

“你该知道我说到做到。”

“没有转圜的余地?”

“没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李晏升,你很任性耶!”

“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才知道我很任性。”晏升凉凉的说。

“真不知道你那老婆是你用什么手段娶来的?我会替她祈祷的。”李安雪哼了哼。“我知道了,我不会对她提起任何事。”

“很好,希望你说到做到。”

“弟,告诉我,她是个怎样的人?”

“等见面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放心,你一定会喜欢情蓉的。”

“唷,这么有把握,你很宝贝她?”这么宝贝她,也许……

“没错,情蓉是我独一无二的珍宝,我不准任何人伤害她,就算一句言语上的也不准,所以你不要把她卷进我和他们的争执中,否则连你我都不原谅。”

李安雪一顿,心里无奈的叹息,“我会记住你的警告。”

“记住最好,对了,下次要打电话,稍微算一下时差,我现在这里是凌晨三点半!”

“啊,我忘了,抱歉。”

“算了,下次记住就好,我要赶快回床上去了。”

“好,到时候见,一定要来找我喔!”

“知道了,再见。”轻吁了口气,晏升阖上手机,走出厨房。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鼻子嗅了嗅。奇怪,他好像闻到了情蓉惯用的青苹果女香……

眉头微微蹙起,他望向空无一人的楼梯思索着。是情蓉!

她刚刚在这里,她听到了多少?

回想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一定没有听完全部就先“逃了”!

懊恼的一叹,有些烦躁的爬了爬头发,又忍不住低咒一声,快步走上楼去。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