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卓情蓉走进化妆室,寻了间没人的厕所走了进去。

“呼——”坐在马桶盖上,她轻轻吁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下来。

有点无奈的苦笑一下。自己真是没用啊!怎么到现在还没办法习惯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得到的注目呢?

唉!这样下去不行,老公会担心的!

晏升已经非常包容她,年纪都一大把了,她必须更成熟一点才行,要不然,他会受不了她的,如果她再继续这样下去,这个婚姻迟早会结束的!

为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她站起身正想开门时,左右两边的厕所门同时被推开,她下意识的缩回手。

“咦?是你啊!”率先响起的女声显得很意外。

“我跟在你后面进来的,你没看见啊?”另一道女声傻傻的反问。

“我后脑勺又没长眼睛。”

两人拿出化妆品,一边补妆,一边聊八卦。

“欸!刚刚我在外面看见晏升耶!”

卓情蓉一顿,重新坐回马桶盖上。还是……等她们离开她再出去好了。

“我也看到了,你知道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是谁吗?看起来好矮,和晏升站在一起根本不配啊!”

矮?拜托,她有一六三耶,是一八七的晏升太高了!

“谁知道,可能是助理之类的吧!”

“是吗?可是……晏升的动作很亲密的样子耶!”

“那哪有什么,你知道我刚刚看到什么吗?”

“看到什么?”

“我告诉你,就在二十五分钟前,我才在三楼的西餐厅看见晏升和孙映芙两人甜甜蜜蜜的约会喝咖啡呢!”

什么?!老公刚刚在三楼的西餐厅和名模孙映芙喝咖啡?胡说八道,她之前打电话回家,他有接啊!

“咦?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晏升离开餐厅后就直接到中庭这里,我是有点好奇,就跟着过来,谁知道那个矮冬瓜就出现啦!”

“哇!这是一件大八卦耶!”

“你觉得现在外面那个女人比得上孙映芙吗?”

“怎么可能啊,根本是云泥之别好吗?”

“没错,一个是高高在上,一个是只能任人践踏,还会被嫌弃弄脏了脚。”

是喔!很抱歉弄脏了你的脚!卓情蓉撇唇。

“你的嘴巴真恶毒。”

“这哪算恶毒,只是实话实说。”女人哼了一声。“难道你不觉得孙映芙和晏升站在一起比较适合吗?”

“比起现在外面那个女人,他们两个确实比较适合,至少两人在外型上挺相配的。”

“要我说呢,我们随便一个都此外面那个女人适合。”

“没错。”

哼!没人要你说,闭嘴吧!卓情蓉在心里嘀咕。

“我敢肯定,晏升绝对和孙映芙在搞外遇!”

“咦?他们两个在拍拖吗?”

“一定是,他们是同家经纪公司的,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是吗?”

“可晏升不是结婚了吗?也许外面那个矮冬瓜就是他老婆呢!”

“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是晏升的老婆,那就难怪他会有外遇了。”

“可是孙映芙名气也很大,她会甘愿当第三者吗?”

“小姐,‘外遇’这两个字之所以存在,是有它的需求的,告诉你,如果晏升对我有意思,我才不管他是不是结婚了咧!”

很抱歉,晏升绝对不会对你有意思!卓情蓉在心里嘀咕。

“说的也是,如果他对我有意思,我也会直接躺到床上等他临幸。”说完还咯咯笑着。

少恶了!卓情蓉心里啐道。晏升可是很挑的,好吗!

“不过他老婆也满可怜的啦!”咯咯笑完后又说。

“拜托,如果晏升的老婆真的是外面那个女人,可怜的是他吧!我真怀疑那个女人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才逼使晏升不得不娶她!”

“搞不好晏升就喜欢那类型的也说不一定,要不然凭他的个性,有什么手段能逼他?”

“就算如此,我也不认为这个婚姻能维持多久。”

“的确,我想也许孙映芙就是算准这点吧!不知道那女人知不知道她晏太太的位置不可能坐太久?”

“咱们这个圈子的人有多花,她如果不晓得,那也只能怪她自己蠢。”

“嘻嘻,说的也是,你不也和东兴的老板拍拖,又暗地里和他儿子勾搭吗?”

“闭嘴啦你。”笑嗔的声音,似乎还颇得意自己能父子通吃。

真是……听不下去了!

卓情蓉猛地站起来,开门走了出去,视线直勾勾的从镜子里对上站在镜子前,扭曲着五官补妆的两个……两根瘦竹竿!

果然也是模特儿,从刚刚她们说“咱们这个圈子”,她就知道这两块洗衣板也是模特儿!

她仰起下巴,从眼缝里斜睨着她们两个一眼,看见她们变了脸,说八卦被当事者逮到。很好,还知道尴尬。

大方的走到洗手台前,卓情蓉慢条斯理的旋开水龙头洗手,见她们开始收拾化妆品,做着落跑的行前准备,她等她们收拾得差不多,才缓缓的开口。

“你们猜的没错,我是晏升的老婆,你们想知道晏升为什么要娶我吗?”她一副闲聊的口气。

“为什么?”当事人都自己开口了,不听才怪。

“其实很简单,因为他爱我爱得要死。”她甜甜的笑道,旋即冷下脸,从镜子里冷冷的望着两人。“而且,超级名模晏升是我一手造就出来的,没有我,就没有晏升,所以,他不会甩了我,也不会跟我离婚,因为我只要摇摇食指说NO,超级名模晏升就会从此消失在模特儿界。”

两位女模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连厚厚的粉底也无法遮掩。

她很清楚她们心里一定在怀疑着,她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身分?

“对了,两位是哪家经纪公司的,我很有兴趣知道两位的大名呢。”她故意地说:“我刚好也认识东兴的老板和小老板,你们两位是谁和他们父子拍拖的?”真是巧啊,东兴就是她第一个工作的公司,可惜她在那个地方有着不好的回忆。

“我们……试镜要来不及了,再见。”两人一古脑的将所有东西丢进包包里,匆匆忙忙的逃离现场。

“哈!真爽!”卓情蓉上下拍了拍手。

哼哼,她不喜欢受注目,不代表她是个任人搓圆捏扁的软柿子,好吗!

不过……镜中人的神情突然黯淡下来。

晏升和孙映芙都是名模,刚刚那两个女人不可能会认错他们,所以……是真的咯?

晏升刚刚就在三楼餐厅和名模孙映芙喝咖啡?

是只有今天?还是“行之有年”了?

除了孙映芙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是什么人?同样是模特儿吗?

转身走进厕所里,再次坐下,她必须好好思考一下才行!

一直以来,她都抱着一种想法,觉得晏升只是一时糊涂,才会认为自己爱上她这个老女人,哪天他一定会遇上真命天女,然后就会结束和她这场美丽的错误。

孙映芙这个人她是知道的,才二十一岁,年轻貌美身材好,和晏升同一家经纪公司,时装杂志上常有他们两人的身影,若需配对,也几乎都是他们两个搭档……

他们确实很相配,这一点连她都无法否认,反正她也认为晏升不可能和她到永远,早有心理准备随时放他走,可是……可是……

呜哇!人家不要不要啦!

危机近在眼前,她才发现,什么鬼心理准备都没用,她就是无法想象失去晏升之后,她该怎么办!

可是……如果他铁了心,她该怎么办?

叩叩,她这间厕所响起两声轻敲,她吓了一跳,回敲了两下告知有人,没想到外面的人出声了。

“请问是卓小姐吗?”

卓情蓉一怔。找她的?

直到外面的人再次询问,她才站起身,轻轻的打开门。

“我是,请问你是?”打量了下眼前的女孩,穿着饭店的制服,是服务生。

一下子,她就猜到是怎么回事,无非是她进来太久,晏升担心她,所以请女服务生进来看看。

果然——

“很抱歉,卓小姐,是晏先生吩咐我进来看看,他很担心你。”女服务生微笑有礼的解释。“你没事吧?”

“喔,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我没事,我只是……哦,有一点便秘……”卓情蓉有些尴尬的红了脸。

女服务生闻言,就算想笑也很有礼貌的忍下来,朝她微微一鞠躬。

“那我就先出去了。”

“谢谢你。”真的是……超级尴尬,什么借口不好说,竟然说便秘!幸好化妆室里没有其他人,不然就糗大了。

暗暗一叹,她走到洗手台前,望着镜中的自己。看起来还好,那……现在呢?她该做什么?

拿出手机,她以隐藏号码的方式拨了家里的电话,响了几声之后——

“喂?”晏升的声音传来。

卓情蓉立即挂断电话。

好了,现在她知道他设定转接,所以就算她打的是家里的电话,他不管在哪里都能接到,然后呢?

冲出去质问老公,为什么瞒着她和名模约会?

那万一他直接丢离婚协议书给她怎么办?

她瞪着镜子里一脸苦恼的人,镜子里的人也苦恼的瞪着她。

“喂!你爱他吗?”镜子里的人问。

我当然爱他。

“你能失去他吗?”镜子里的人又问。

不,我不能!

“如果他的心已经不在你身上了呢?”镜子里的人继续问。

那我就把他的心抢回来!

“怎么抢?”镜子里的人接着问。

“卓情蓉,你打算怎么做呢?”镜子里的人追问。

我也不知道啊……

手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卓情蓉吓得差点摔了它。

萤幕上闪烁着「老公”两个字,她深吸了口气,掀开手机盖。

“喂,老公啊,我马上就出去了啦!”她佯装出轻快的语调。

“你还好吧?”晏升关心地问。

“不太好耶,我发誓回去要吃很多很多的水果和蔬菜。”

他轻笑一声。

“我的青椒可以让给你。”他望着餐盘里仅剩的青椒——她给他的。

卓情蓉吐了吐舌。恶,她讨厌青椒。

“不了,君子不夺人所好,你自己留着吧!”

他轻笑。其实他并不喜欢吃青椒……应该说,他对任何食物都没有特别喜恶,不过因为发现她讨厌青椒,他便自动接收过来解决,又是一件她误以为他喜欢的食物。

“情蓉,赶快出来吧!”晏升声音变得温柔,拿起叉子,准备在她出来前解决掉这几块青椒。

“好。”她微笑,收起电话,再次瞪着镜中的人。

“要摊开谈,就要有失去他的打算,如果不想失去他,在你还没想出解决之道前,就当作不知情,不要质问他。”镜子里的人提醒她。

她深吸口气,闭上眼,沉淀自己的心情,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眼睛,对着镜子演练自然的微笑,确定自己不会露出破绽,她旋身离开化妆室。

一回到位子,她立即对晏升甜甜一笑。

“我刚刚点了盘水果拼盘,等一下他们会送上来。”他微笑地说。

卓情蓉闻言,忍不住失笑,却又突然有些鼻酸。

他对她这么好、这么体贴,怎么还会有外遇呢?

只不过是喝杯咖啡,又不是捉坚在床,也许他们只是谈公事……

可是,如果只是谈公事,为什么要瞒着她?

“情蓉,你怎么了?”晏升望着她微红的眼眶。她真的不太对劲,不像只是因为不习惯大家的注目,到底怎么了?

“没啊,我只是很感动,老公对我真好。”她挤出笑容。

“对老婆好是应该的。”他理所当然的说。

“哦?所以你是对‘老婆’好,不是对‘我’好喽!”卓情蓉口气有些酸。

“我老婆不就是你吗?”他狐疑的望着她。

“是没错啦,可是你的意思好像是说,任何女人只要成了你老婆,你就会这样对她好,而不是因为是我,所以对我好。”避开他的眼,她用闲聊口气似的说着,一边端起那杯已经冷掉并走味的咖啡喝了一口。

下一瞬间,手上的咖啡被拿走,放回桌上。

“卓情蓉,你是什么意思?”晏升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面对他。

“什么?”她有些心虚的看着他。糟糕,他连名带姓的叫她耶,这代表他生气了,她说了什么吗?

“说清楚,什么叫‘任何女人’啊?”

“嗄?”原来是气这个啊!

“嗄什么?你认为要当我晏升的老婆,是‘任何女人’想当就可以当的吗?那也要看我要不要让那个女人当老婆啊!你懂不懂啊你!”这女人是故意要惹他生气的吗?竟敢把他配给“任何女人”,根本是故意踩进他的地雷区!

她想怎样?壮烈成仁吗?

“我懂啊!你干嘛挑我的语病,我又没那个意思!”她瞪他。

“挑语病的人是你吧。”他点了下她的鼻子,也瞪她。

“好吧,那算我错好了。”她耸耸肩。识时务者为俊杰,乖乖认错,更何况她也知道,她刚刚那种说法,就是一种无理取闹。

虽然她不是真的用“闹”的。

晏升瞪着她,认真的审视着她,久久不说话。

卓情蓉忐忑的回视着他,不敢转移视线,看着他像是要看透她似的锐利眼神,心头忍不住七上八下。

一直以来,不知是自己太不会隐藏心事,还是他太厉害,他向来都能猜中她心里在想些什么,脑袋在转什么弯,而且通常猜得**不离十,准得让她好几次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有读心术!

可是这一次,她不想被他猜透啊!

“老公,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在化妆室里碰到什么人?”她赶紧转移话题。

晏升又看了她一会儿,锐利的眼神才慢慢回温,让卓情蓉暗暗松了口气。这代表他不再探究她的心事了。

“什么人?”他问。

“两个女模特儿。”她故意一脸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

晏升眉头微蹙。碰见女模没什么特别的,因为今天联星饭店里女模特儿很多,问题在于……

“她们找你麻烦?”所以她才怪怪的?

“没那么严重啦,她们只是聊聊八卦,怀疑我到底用什么手段才逼你娶我。”她哼了哼。

晏升心里对那些人充满愤怒。竟敢在他背后搞鬼!所以他才不喜欢让她接触他的工作圈!

“我记得当初耍手段的人好像是我。”他对她眨眨眼,露出一抹邪恶的笑。

想到自己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逼”答应他的求婚,卓情蓉红了脸,羞恼的瞪他。

“后来呢?”晏升好奇的问。

“后来啊……”她转述当时的情况给他知道,回想起那两个女模的脸色,忍不住笑了出来。

“说的好。”晏升大力赞赏,脑袋里已经开始搜寻记忆。和东兴老板拍拖的女模啊……

“啊,糟糕,老公,时间……”

晏升抓起她的手看表。一点五十分了!

“你快去吧,这么重要的场合,迟到就不好了。”她立即催促。

“你跟我一起去。”他一手拿起帐单,一手牵着她的。

“不行啦,你也知道下午店里都很忙,我也要赶快回去了。”

他考虑了会儿,才点点头。

“好吧,回去时开车小心一点,别抢快了。”他凑近她,重重的吻了她一下。

“晏升!”她低呼。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吻她!他根本是故意的!

“我在替你标示所有权。”他皮皮的一笑。“我是有主人的,其他女人闪远一点。”

“你喔!”卓情蓉又好气又好笑,还有更多的感动。他就是这样,才会让她深陷不可自拔。“帐单给我,我来买单就行了,你快上去,会迟到的。”她催促,顺手拿回帐单。

晏升没有异议,反正他赚的钱都交到她手上。

“今天晚上你等着。”他在她耳边性感的低语。

“别诱惑我。”她吞了口口水,瞄到桌上的蛋糕盒。“啊,蛋糕……”

“我吃完了。”晏升说。

“嗄?吃完了?!”拿起蛋糕盒,果然是空的,动作未免太快了吧!“你会不会吃太多啊?身材变形我可不管喔!”

“我的身材你每天晚上都检查,有没有变形你再告诉我。”他笑说。

“晏升,你可以再色一点!”她瞪他。“干嘛老爱挑逗我啊!不怕我当众把你扑倒吗?”

“不怕,我很欢迎。”他轻笑。

“不跟你说了,你快上去啦!”这家伙疯起来,不果断的打断他是不行的,真不知道他在镜头前那种酷样是怎么装出来的,大众都被他给骗了啦!

晏升微笑,好心的放她一马。说真的,不赶紧上楼真的不行了!

“自己小心点。”他叮咛。

“我会,你也加油,一定要通过喔!”她说,凑进他耳边低语,“通过的话,我会好好的奖赏你。”

他挑眉望着她,露出一抹性感的笑容。

“放心,你就准备好我的礼物吧!”捏了下她的鼻子,才起身离开。

卓情蓉松了口气,总算把他打发掉了。

端起已经冷了的咖啡,她悠闲的慢慢喝着,一边等水果拼盘上桌。

谁知不到三分钟,雨又滴答滴答的下了起来,虽然每个桌位都有遮阳伞,不过卓情蓉还是趁机抓着帐单,跑到柜台结帐,然后提着打包好的水果,匆匆离开那些“爇情”的视线。

她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八卦出来。

会是什么标题呢?

反正不会太好听就对了,不过她无所谓,她在化妆室对那两个女模说的那些话要是传出去,都是晏升自己说的,她也相信,如果有记者问晏升,他不仅不会反驳,反而还会加油添醋一番。

想到到时候那些人的表情会如何的津彩,她就忍不住漾开笑容。

八卦,真是太有趣了!

最新小说: 穿成夫君白月光 穿越之聘妻为天 万古第一仙尊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池鱼梦 剑落人归去 大楚歌 故神渊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村花乱入乃木坂46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