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卓情蓉到客户的公司交了稿,没问题,收了款之后,她又马不停蹄的赶下一个约会,谈妥一个设计LOGO的新案子,签了合约,已经十二点多了。

回到车上,看了看副驾驶座上的蛋糕盒子,她戴上了蓝芽耳机,拨了家里的电话。

响了几声,电话被接起,传来晏升好听的嗓音。

“老公,中午出来吃饭吧!”卓情蓉笑着说。

“好,你想去哪儿吃饭?”对于妻子的提议,他向来没有意见。

“选拔会在哪里举行?”她问。

“联星饭店六【】楼的大型宴会厅。”

联星饭店啊……

倾身望向挡风玻璃外的天空,雨停了,太阳虽然没有露脸,不过云已经变白,应该不会再下雨才对。

“那好,我们就到联星饭店中庭的露天咖啡座吃饭,可以吗?”那里除了提供餐点之外,还可以带外食。

“可以啊。”

“我大概十二点半左右到。”

“好。”

“那待会儿见喽!”

“嗯。”晏升阖上手机,放回口袋,出门前他将家里的电话设定转接到他的手机,没有告诉卓情蓉,他人就在联星饭店里。

“老婆打电话查勤啊?”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抬眼望向坐在对面的气质美女,她是孙映芙,与他同是维纳斯旗下的模特儿,这回被Samuel相中的她,下午也会参加选拔会。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仅是抬手看了下手表。

“找我有什么事就说吧!我最多再留十分钟。”

孙映芙红唇勾起一抹艳丽弧度,肌肤莹白无瑕,宛如聚光灯随时都投射在她身上般,吸引了餐厅众多男士注意的目光。

她知道自己的魅力所在,也随时随地的散发着、利用着自己的魅力。

“我早上问过裴大,听说Samuel的事,你还在考虑?”孙映芙声音娇软,说话时微微噘起的红唇,让人的目光会忍不住受到吸引,想要品尝其中的滋味。

晏升端起咖啡轻轻啜了口,眉头微微蹙起。太苦、太酸,奶味和甜味都不够,还是情蓉煮的咖啡适合他的口味。

将咖啡放回桌上,没有再喝一口的意愿,他的视线总算落在她脸上。

“对。”简单扼要的回答,没有多余的废话,这是他对外一贯的态度。

“Samuel可是巴黎时装界的帝王,成为他专属的模特儿,就等于拿到通往世界舞台的通行证,为什么你还需要考虑?”孙映芙觉得不可思议。

“与你无关。”他冷淡的瞥她一眼。

“当然有关!你若拒绝,等于也葬送了我的机会!”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你若被放弃,责任不在我。”

“谁说的,Samuel要的是我们两个啊!”

“那你可以拒绝看看,看你拒绝之后,Samuel会不会连我也不要。”晏升表情和口气都有些不耐。

孙映芙被踩到痛脚,呼吸一窒,脸色微微一变,艳艳红唇微抿。

是,他说的都没错,Samuel要的是晏升,以及“和晏升搭档”的孙映芙,女模只是晏升的附属品,而附属品,是不需要特定对象的!

“好了,废话说得够多了,你电话里强调非常重要、一定要和我当面谈的事,到底要不要说?我不想浪费时间谈这种无聊的事。”

孙映芙美丽的脸蛋这会儿再也装不出什么妩媚风情。

“我已经说了!”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两人对事情的重要性完全没有共识,认知相差十万八千里!

本来她是想说服他接受,可是现下看来,她凭什么说服他?别的男人奉她为公主、为女王,可晏升这傲慢又任性的男人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啊!

“你要谈的,就是这件事?”他皱眉,心里有些懊恼。

“对!”她咬牙。

“浪费我的时间!”晏升恼怒的起身,拿了自己的帐单付帐去了。

孙映芙气得呼吸有些急促。这种男人……就算长得高大帅气,就算年轻有为、名利双收,又怎样

有够没风度的!

她在业界好歹还有人封她是台湾第一名模,他竟然说她浪费他的时间?

不仅如此,这晏升还小气得要命,竟然叫服务生把两人的帐单分开,连一杯咖啡都吝于请客!

孙映芙气得咬牙切齿。这种男人……这种男人……

任性、傲慢又狂妄自大!到底是哪个女人倒了八辈子的楣,竟然这么不幸嫁给他当老婆啊!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卓情蓉匆匆忙忙的走进联星饭店,刚刚在外头停车时与人发生了小纠纷,害她延误了点时间。

来到二楼中庭的露天咖啡座,她左右张望着,梭巡晏升的踪影。

晏升在她走进咖啡座时就看见她了,抬手朝她招了招。

一看见他,她立即漾出笑容,快速的走过去,正想在他对面落坐,却被他拉到他旁边的位子坐下。

“对不起,你等很久了吗?”她问。

“没有,我也刚坐下而已。”他微笑,看了眼她放在桌上,由她亲手设计的情意绵绵的蛋糕盒子。“给我的?”他揽着她的肩明知故问,看来最近要多跑几公里了。

“对啊!这是筱意研发的新口味,而且是低糖低爇量的,筱意说爇量只有普通蛋糕的三分之一,可以让你吃得更放心喔!”

“谢谢。”他毫不避讳他人的眼光,偏头亲了下她的脸颊。幸好童筱意的手艺真的很不错,蛋糕不甜不腻,口感绵密,这近一年来又一直研发低爇量的蛋糕,所以他吃起来也不是太困难啦!“情蓉,明天周休你有什么计划吗?”

“啊,说到周休,差点忘了告诉你,明天我要去筱意那里帮她整理屋子,她楼上出租的套房有个房客搬走了,就是我以前住的那间。”

“没关系,我也过去帮忙好了。”晏升微笑地说,并不介意。

“嘻嘻,筱意要贴出租广告的时候,我会提醒她改一下广告词,就说超级模特儿晏升亲手整理过的套房,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抢着要租。”她轻笑。

“是吗?”

“当然,你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吗?”她斜睨着他。“还有啊,我觉得情意绵绵的生意会这么好,你也是最大的功臣,就是因为你偶尔会出现在店里充当服务生,那些粉丝才会时常光顾,期望能幸运的遇到你。”

“我以为你们很困扰。”晏升心知肚明。

“你让情意绵绵赚钱如流水,我和筱意都很感谢你啊。”卓情蓉笑了笑。生意好是很好没错,只是人一多,难免会发生纷争,虽然到目前为止都是些小事,通常晏升一句话就能平息,但她们确实是觉得有点困扰啦!不过,这点大家心里知道就好,说出来就太过分,也太不知感恩了。

她瞥了眼上前的服务生,接过Menu。“你点了吗?”

“还没。”

“那就先点一份餐点,蛋糕就当饭后甜点,别当正餐,知道吗?”她一直认为他嗜吃甜食,所以很慎重的叮咛。

“了解。”他轻笑回应,放开她,接过另一份Menu,一会儿,两人各自点了份简餐。

“欸,老公,你会紧张吗?”待服务生送上餐点,她一边将自己盘子里的青椒拨到他的盘子,一边问。

“你是指选拔会吗?”晏升从自己的盘子里舀了几块三杯鸡给她。

“对啊!”

“不会,我已经习惯了。”

“哦,那就好。”她点点头,开始认真的吃着午餐,整张脸几乎要埋进餐盘里去了。

好一会儿,晏升似乎察觉什么,有些疑惑的停下用餐的动作。

“情蓉,有什么不对吗?”他关心地低问。

“没有啊!”她随意敷衍,还是埋头用餐。

没有才怪。

“情蓉。”伸手握住她忙碌的手。

她暗暗的叹了口气。他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敏锐啊?她非常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这么没用啊!

“真的没什么,我只是发现人好像越来越多,而且眼光都往我们这里飘。”她试图说得轻松些,只可惜笑容有点僵硬。

“要换个地方吗?”晏升眉头微蹙,扫了周围一眼,当中有不少同行,也是来参加选拔会的,他心知肚明他们好奇什么。

“不用了,其实这种状况很值得高兴,这代表你越来越红了。”卓情蓉微笑。

他专注地望着她,心里一直都知道,她对于和他在一起就会受到的注目感到不自在,她甚至对他们的婚姻抱持着保留的态度,感觉好像随时等着他开口喊“卡”似的。

就因为他年纪比她小,所以她无法完全信任他吗?

那么他又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打从心里相信他是真的爱她,渴望和她白头到老呢?

“别在意那些眼光。”他抬手轻轻碰了下她的脸颊。

“我没有在意啊!”她笑。“欸!时间不早了,你没多少时间吃饭了。”

两人默默的用餐,不到十分钟,她已经吃完午餐。

她放下汤匙,端起咖啡喝了口,觑了眼四周,往这边飘过来的视线有增无减。

“我去化妆室一下。”她低声的说。

“嗯。”他点头,目送她离去。

一脱离她的视线范围,他表情不自觉的恢复成惯有的冷傲。

他早就打算模特儿这一行他只做个十年,如果她喜欢,他或许还会多做几年,可是既然她也不喜欢,那么成为Samuel的专属模特儿就显得多余了。

看来裴大注定要失望了。

对面突然坐下两个人,晏升收回了视线,皱眉望着不速之客──姚予典和杨舜俊,同是维纳斯旗下的模特儿。

“你们来干什么?”他懒懒地瞥他们一眼,继续用餐。

“我们也要吃饭啊!”杨舜俊笑答。

“还有其他位子。”晏升冷漠的说,扫了四周一眼,位子不多,可确实还有。

“坐一起有什么关系,反正这个桌位刚好还有两个位子。”姚予典耸耸肩。

“我不想被打扰,请你们离开。”他冷淡的下逐客令。

“我们会很安静,你可以当我们不存在。”杨舜俊不以为意地表示,“而且我们打算替裴大盯着你,免得你突然哪根筋不对,决定不参加选拔会了。”

“就是说咩,毕竟之前你还拒绝过Samuel的指名。”姚予典凑上前。

“对了,刚刚那位小姐,好像就是你传说中的‘某大姐’,是吗?”杨舜俊语带调侃地问,之所以说“传说”,是因为晏升从来没正式将老婆介绍给大家认识,他老婆也从来没有到他工作现场探班过,他们都是从小道消息得知这位“某大姐”的存在。

业界的人以及数家八卦杂志都嘛在揣测,到底是“某大姐”自己不想见人,还是晏升宝贝她不让她见人?甚至有八卦报导以及某些对晏升存有非分之想的女模,就很直接的暗示,是晏升觉得老婆见不得人,所以才都没带她出场。

放下汤匙,晏升拿起餐巾拭了拭嘴角,面无表情的冷瞅他们一眼,一如往常,对于卓情蓉的话题,一律不回答。

“这是什么?”姚予典看见桌上的蛋糕盒,好奇的伸出手。

晏升立即伸手压住蛋糕盒,冷漠的瞪他一眼。

“不动就不动,我只是好奇而已。”姚予典笑了笑。

不理会他们,晏升迳自打开蛋糕盒,还好份量不多,里头只有三块装饰得很漂亮可口的小蛋糕和两种手工饼干。

他拿出蛋糕和饼干吃了起来,对于两位不速之客,乃至于周遭惊讶的眼光完全不在意,又没有法律规定模特儿就不能吃蛋糕甜食。

“我知道这家咖啡店,它很有名。”姚予典看着他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吞了口口水。那蛋糕看起来真是该死的好吃!“不过蛋糕是我们这一行的‘禁果’,你竟然一口接一口吃得那么爽快,你会引起公愤的!”

“予典,你忘了吗?这家蛋糕店的老板就是传说中的‘某大姐’啊!”杨舜俊说,视线也盯着桌上的蛋糕。可恶!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啊啊,对呴,我差点忘了,原来是捧老婆的场吗?”

晏升吃完一块蛋糕,放下叉子,抬眼冷睇他们。

“两位如果是打算逼我离开,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快要成功了。”他表情冷沉,酷寒着一张脸说,一开口,就是直戳死袕。

“嘿!别这样嘛!你这是陷我们于不义耶!”姚予典一惊。他们可不想被裴大整啊!

“就是说咩!”杨舜俊附和。

他们并不觉得选拔会少了晏升这个劲敌,他们的机会就会提高,因为要被设计师选中,可不是靠机率,而是看这个模特儿符不符合设计师设计的服装的感觉,有没有让设计师看上眼。若设计师看不上眼,就算参加选拔会的只有一个模特儿,还是会落选。

“你们现在离开,我们就两点六楼见,你们若执意留在这里碍眼,那就先想想怎么向裴大交代我为什么‘突然哪根筋不对’吧!”晏升冷漠的说,一边将二号蛋糕拿到面前。

“你很任性耶!”姚予典无可奈何的抱怨。也不过是稍微提了下“某大姐”而已,就这么小心眼喔!

“尽力而为。”晏升酷酷的说。他本来就是一个自我、任性、傲慢、为所欲为的男人,他们又不是现在才知道。

“啊咧!”姚予典差点吐血。“你还很自豪啊!”

“我以为我很谦虚。”晏升凉凉的说。他不是只说了“尽力而为”吗?

“去你的,你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谦虚两个字怎么写。”姚予典翻了个白眼。又不是现在才认识他的!

“没办法,我书读得不多。”他耸耸肩。

“书读得不多,却会英、日、法、义四种语言。”杨舜俊轻笑。

“会闲聊几句罢了。”他的职业让他经常出入使用这四种语言的国家,他个性又不喜欢让一个不相干的人──翻译跟在身边,更厌恶那种需要依靠他人、无法自主的感觉,就决定自己学,而且这四种语言对他的事业帮助颇大,所以他学得很用心。

“是喔,我都不知道你会闲聊呢。”姚予典调侃。

晏升懒得哈啦,解决掉第二块蛋糕,又将第三块蛋糕拿过来。

“喂!你不会想要把三块蛋糕都解决掉吧?”姚予典问。

“还有饼干。”晏升说。两种饼干共四片,看起来料多厚实酥松香脆。

“你太恐怖了你!”姚予典惊呼。

“是吗?”这蛋糕很小块啊,大口一点一口就解决了。

“就是,你知不知道你吃下去的爇量有多少啊?”

“这是低糖低爇量的蛋糕,爇量只有普通蛋糕的三分之一。”晏升干脆替情意绵绵的新蛋糕打广告。

“呵呵!话说这‘某大姐’还真懂得利用资源,知道拿小老公当活广告。”

“的确,要知道,现在晏升的代言费用可是天价耶!”

“结果‘某大姐’一毛都不用花。”

“你们废话如果说够了,请离开!”晏升冷凝他们一眼,看了眼时间。情蓉待在里面也待太久了吧!“或者你们要我离开?”他下最后通牒。

“行了,我们换座位,不打扰你和‘某大姐’甜甜蜜蜜,这样行了吧?”他们也不是真的要和他一起用餐,哈啦够了就好。

两人起身离开,坐到其他位子,点了餐。

“晏升那家伙真是个傲慢的混蛋!”姚予典喃喃抱怨。

“呵呵!”杨舜俊笑了笑。“他本来就是那个样子,不任性傲慢就不是我们认识的他了,你应该早就习惯才对。”

“本来就习惯了,只是刚刚看见不一样的他,心里有了些不平衡,想去逗逗他咩!”姚予典也忍不住摇头笑道,所以才会故意一直提“某大姐”。“原来他面对老婆是那种脸啊!真是……呵呵,开了眼界。”

“我一直认为他在面对镜头或是在伸展台上时,那张冷脸回温的现象已经是奇迹,没想到面对‘某大姐’,那种现象根本是小巫见大巫!”杨舜俊也很意外。

“是啊,谁会想到呢。”姚予典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真是有趣啊……”

最新小说: 女神的合约兵王 剑绝仙古 虚荣之上 我真不想当欧皇 我以为的都是错的 他叫卢瓦 都市奇门相师 我要转运做锦鲤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海贼之泰坦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