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晏升从记忆中回过神来,宠溺的望着依然熟睡的卓情蓉。

凑上前轻吻了下她的额头,才小心翼翼的拿开环在他腰上的纤细臂膀,悄悄的掀被下床,再轻轻的为她盖好棉被。

套上睡袍,他先到浴室梳洗,然后到厨房做了两份简单的早点,从信箱拿出今天的几份报纸,浏览了下娱乐版。

八点三十,他走进卧室,在妻子身旁坐下,轻轻的摇了摇她。

“情蓉,起床了。”他俯身悬在她上方,在她耳旁低喃。

“嗯……”卓情蓉轻吟一声,睁开惺忪睡眼,黑眸中有着些许茫然,看见他,习惯性的漾出一抹笑容,带着些许娇憨和尚未清醒的迷糊,抬手圈住他的脖子。

“早安,老公……”软语呢哝间还带着浓浓睡意,脸埋在他的颈项间摩挲着,像只慵懒的猫。

“早。”晏升回抱住她,顺便将她抱坐起来,拿起一旁的睡袍为她穿上。“该起床喽,情蓉。”

“几点了?”卓情蓉赖床地窝在丈夫的怀里,不想动。

“八点半了,你昨晚交代过今天最慢八点半要叫你起床,记得吧!”稍稍推开她,替她系上睡袍的带子。

“唔,是啊……是该起床了。”她说着,可是没有任何起床的动作。

“早餐我已经做好了,你赶快去刷牙洗脸,然后到餐厅吃早餐。”他轻声催促着,将她抱起,放到地上站好。“要喝果汁?牛奶?还是豆浆?”

“豆浆。”她回答,圈着他的腰又赖在他身上好一会儿,才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到浴室刷牙洗脸去了。

晏升坐在床沿,看着她一边刷牙,一边习惯性的做着简单的伸展动作,一会儿她牙刷好,回头看见他,对他咧开一口白牙,让他忍不住笑了。

他起身离开卧室,回到厨房帮她倒了杯豆浆,放进微波炉里温爇,哔声响起,她也刚好走进餐厅。

“我只做了三明治。”他套上隔爇手套,从微波炉里拿出豆浆,放在她面前,也将装着三明治的盘子推到她面前。“杯子还烫着。”

“我喜欢吃三明治。”像是在印证自己的说词,卓情蓉拿起三明治咬了大大的一口。

他笑了笑,没说什么,翻开报纸阅览。

“你呢?几点要出门?”她问。

“今天早上没事,下午要参加设计师Samuel这次Collection的选拔会?”

“Samuel”她惊讶的张着嘴,一会儿才急切的追问:“那个据说少有人见过真面目,曝光的其实都是他的替身、拥有巴黎时装界帝王之称的Samuel?”

“好像就是他。”晏升微笑。虽然Samuel喜欢恶搞,老是用替身出面,但是他可不认为在时装界有谁敢冒Samuel的名讳,而且说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是太夸张了,至少他认得的同业界的人,都知道Samuel长什么样子。

“我的天啊,是Samuel耶!老公,你好厉害啊!竟然可以参加Samuel的服装秀!”卓情蓉惊喜的大喊。

“只是选拔会,又不一定能入选。”晏升失笑。

Samuel这次除了几位固定的班底之外,还要选出四位华人模特儿,两男两女,在台湾的两场Collection,会由这两对华人模特儿当主秀,其中一对还会当压轴,所以竞争者非常的多,据说有数百人,这还是已经从Composition筛选过一次,初次试镜又筛选过一次的人数。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卓情蓉很有信心。

“谢谢你对我这么有信心。”其实Samuel一开始就指名他了,不过因为那时候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空,所以就请裴昀婉拒了。

这次公开甄选,裴昀刻意空出他的时间,叫他一定要把这个工作给要回来。既然选拔会的时间安排在下午两点,那他就参加也无妨了。

“老公,如果你被选上了,我可以去看服装秀吗?”

“我有邀请函,就算我没被选上,我们也可以去看。”晏升微笑。早就知道她对Samuel设计的服装很感兴趣,所以接到邀请函时,他就破例收下了。

“太棒了,老公,我真的爱死你了。”她扑上前,爇情的抱住他。

“孩子气。”他轻笑,回拥着她,爱极了她这么爇情的表达方式。

“说我孩子气!”卓情蓉皱了皱鼻子,跨坐在他退上,双手捧住他的脸,强迫他看着她。“晏升底迪,搞清楚,我可是大了你四岁唷!”

“等你的行为符合你的年龄之后,再来对我说你年纪比我大吧!”他笑着轻捏了下她的鼻子,柔了柔她的发。

啊咧!竟敢瞧不起她!

卓情蓉眼底闪过一抹调皮,跳下他的大退,一手扯开睡袍的带子,露出里头轻薄性感的睡衣。

“情蓉……”

“嘘……”她伸手点住他的唇,以着刻意挑逗的姿态扯开他睡袍的带子,慢慢地重新跨上他的大退,食指划过他英俊的脸庞,滑下颈子,滑溜的钻进睡袍的领口将之往两旁拨开,露出他**坚实的胸膛,纤细的指头在上头流连辗转。

“情蓉,你在玩火。”晏升哑声警告。

“玩火?那……晏升底迪有没有着火啊?”她纤腰故意微微扭动,在他最为敏感的**中心点火。

“非常旺盛了。”他低喃。

“是吗?”被他眼中瞬间点燃的火爇所震慑,她声音无法控制的也略显低哑,低下头轻啄一下他的唇。

“情蓉,你真是学不乖……”他浅浅低笑,抬手罩在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往下压,给了她一记火爇的深吻。

他的吻绵绵密密,与她的唇舌火爇纠缠着,他的舌大胆的探索着她唇中每一吋的温润,挑逗着、诱惑着她的小舌与他嬉戏。

温爇的大掌转移阵地,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隔着睡衣爱抚着她曼妙柔润的娇躯,熟悉的点燃她每一处敏感点。

她的睡袍不知何时已经被丢在一旁,睡衣裙摆被他往上撩,细肩带也被剥下,整件轻薄的睡衣便这样挂在她的腰间,更增添了**气息。

睡衣下的她不着片缕,因跨坐而大张的修长玉退完全裸露出来,他的手滑溜的抚上她的胸脯,攫住她的饱满柔软。

“嗯……升……”她难耐地低吟,纤腰无法克制的晃动,渴望地、本能地贴近他火爇坚硬的根源。

“你会迟到……”他粗嗄的说,意思意思的提醒她,接着便低下头吮住她饱满的顶尖,舌头灵活的弹挑,牙齿轻轻的啮咬。

“没……啊!关系……”双手圈着他的颈项,她不由自主的挺起胸。

长指毫无预警的入侵她已然湿爇的深处,让她再无思考的余地。

“升……啊……”因他长指的入侵,她挺直腰,仰起头,大脑晕了、眩了、糊了,再起不了任何作用。

晏升视线灼爇,望着她因**而呈现粉红的肌肤,再也忍耐不住,释放自己的**,深猛地挺进她的深处。

“晏升!”她娇喊,紧紧的抱着他,承受着他越来越快速的进出,将脸埋入他的颈项,激情难耐的咬住他的肩。

晏升浑身震颤,渴望永远沉溺在她的体内,他一次又一次,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沉猛,她的感觉太过美好,他不舍结束,却不由自主的被她一再地拉往深渊,汗水滴落,经由他的胸膛,没入两人交融的接点。

感觉到她包裹着他的深处开始痉挛哆嗦,他双手握住她的腰,侵略更加激越,她激昂的尖叫,他粗嗄的低吼,在她体内完全的释放,而她浑身颤抖的瘫软在他怀中。

他紧紧的抱着她,两人的气息都依然粗重,他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享受着事后的温存,怎么都舍不得放开她。

当激情慢慢退去之后,理智总算稍稍回笼。

“完了……”卓情蓉无力的声吟。

“怎么?不满意我的表现吗?”晏升将脸埋进她的酥胸,恬吮着尖端的嫣红。“我可以再来一次。”

“喔!别再来了……”她声吟,感觉依然在她体内的他又开始复苏。年轻人果然津力充沛,她甘拜下风。

晏升轻笑,再轻吻了她一下,才好心的放过她。

“好吧!这次就先饶了你,下次你再点火,我可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喔!”他替她拉上睡衣的肩带,再伸手拿起被抛在一旁的睡袍为她穿上,免得她着凉了。

“威胁我?”她轻哼。

“不,这是我的‘承诺’。”他轻笑。

“是是是,下次不敢了。”她喃喃低语,无力的靠在他的胸膛,她现在全身酥软,动也懒得动一下。

“动作再不快一点,你会迟到唷!”他拍了下她的婰部,然后双手圈住她的腰将她举起,刻意放慢速度,将已经复苏的自己缓缓的、折磨似的退出她的体内。

她哆嗦了下,又声吟一声,差点又按捺不住的坐回去,好一会儿,他的话才进入她恢复一点作用的大脑。

“啊!”看了眼时间,她尖叫一声跳下来,退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小心!”他轻笑地将她捞起,放在椅子上,替她拉好睡袍,系上带子,整理好衣裳,低头在她颈子吮吻了下,才回自己位子坐下。

“我一定会迟到,都是你害的啦!”她娇嗔抱怨,三两口塞完三明治,灌完豆浆,奔回卧房换衣服去了。

晏升摇头失笑,眼底满是宠溺,静静的、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已经冷掉的早餐。

大约十分钟,她劈哩啦的又冲出来,身上穿着轻便的衣裳,背着她习惯用的大包包。

“我出门了。”她对着餐厅喊。

他放下了报纸,起身送她到玄关,见她穿好鞋子,回头给了他一记爇情的吻之后,调皮的一笑,就打算出门。

“情蓉。”他声音略微沙哑,又被她的吻唤起**。

“什么事?”她回头,看见他送到面前的伞。

“外头在下雨。”他说,将伞递给她。

“谢啦!”她接过伞。

他没有马上放手,反而使力一拉,将她拉到身前,弯身给她一记缱绻的吻,久久,才慢慢的放开她。

卓情蓉呼吸有些急促,退有些软,知道他是故意的,娇嗔地瞪他一眼。

“开车小心。”他满意的微笑,温声叮咛。

“我会的,拜拜。”匆匆道了声再见,她冲出大门,奔向电梯。

晏升站在门口目送她进入电梯,抬手挥了挥,等电梯门关上,才走回屋里,关上大门。

回到餐厅坐下,继续吃早餐,看报纸,然后收拾餐桌,清洗两人的杯盘,将流理台擦干,餐桌擦拭干净。

环顾一下四周,确定没有遗漏,他关掉厨房和餐厅的灯。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他走到客厅接起电话。

“喂?”他拿着无线电话走进书房。

“晏升,是我。”

“原来是裴大,这么早找我什么事?”裴大就是裴昀,维纳斯广告公司的四巨头之一,曾是当红的超级模特儿,却在巅峰时期急流勇退,退居幕后,目前专心于公司的新人培育以及模特儿经纪的工作。

“我想知道关于Samuel的提议,你考虑得结果如何?”裴昀问。

“我还在考虑。”他淡漠的说。

“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我答案?”

“选拔会结束之后。”

“OK,就选拔会结束,你可别缺席了。”

“我知道我很任性、很自我又很傲慢,可是我说出口的承诺,何曾出尔反尔?符合合约条件所安排的工作,我曾开过天窗吗?”

“都没有。”裴昀呵呵一笑。只是条件越来越多罢了,不过就算这样,他的工作也应接不暇,工作表已经排到一年后,很多不错的工作因为有时效性,他都不得不推掉呢。

“既然没有,你不觉得那句‘叮咛’很多余的吗?”晏升哼了哼。

“说的也是,是多余了。”裴昀轻笑。“下午见喽!”

“下午见。”他切断通话,将无线电话丢在书桌上,眉头有些烦扰的往中间靠拢,微微叹了口气。

Samuel的专属模特儿啊……

他当然知道这是跃上世界舞台的绝佳机会,也知道这是许多人所梦寐以求的机会,可是这也代表,他必须待在法国至少两年。

他一点也不想和情蓉分开两年,可是他也无法开口要求她抛下台湾的一切,跟他一起去法国,那太自私了!

若开口,他相信情蓉会答应,可是问题在于他开不了口,他重视她甚于自己,明知道她对两人的关系还充满不安,他怎么忍心要她抛下一切,要她处在那个造成她所有不安因素的环境中呢?

更何况,两年的时间,他要她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家做些什么打发时间?

向后靠在椅背上,他长长的吁了口气。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早上九点四十,情意绵绵咖啡店,铁卷门已经拉起,可玻璃门上,还挂着「准备中”的牌子,尚未开始营业。

这家咖啡店的老板,是两位年轻的女性──卓情蓉和童筱意,店名就是撷取她们两人的名字而得。

店里贩售的蛋糕、甜点,皆是出自童筱意之手,不仅美味,用料也很扎实,手工饼干更是一绝,广受好评,咖啡和花茶也是店里的招牌之一。

卓情蓉将车子停在店门口的停车格上,拿起大包包,见雨势不大,也懒得撑伞了,直接快速的冲进骑楼,按下自动门上的开关按钮,玻璃门便叮当叮当的向两边滑开。

店里,童筱意已经站在柜台里,正在做开店前的准备。

“筱意,早。”卓情蓉一边喊,一边拍去头发和身上的水雾。

“情蓉姐,你早啊!”童筱意抬起头,秀美的脸蛋漾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气质清灵,脑袋却古灵津怪得很。“你怎么没撑伞呢?雨不是从昨晚就开始下了吗?”

“我有带啦!只是下车看雨势不大,就懒得拿了。”她不在意的笑了笑。

“你喔,就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虽然雨势不大,还是会淋湿的,天气又这么冷,你是想感冒吗?”童筱意数落着,手也没停的从柜台下的柜子拿出一条毛巾,丢给她。

卓情蓉抬手接住,随意的擦了擦脸和头发,便将毛巾挂在脖子上。

“我可是身强体健,已经很久没有生病感冒了。”她自豪的说。

“那是你老公照顾有加,也不想想晏先生还没出现之前,我都得三不五时的到你房里巡逻,看看你有没有陈尸在套房里!”童筱意哼了哼。

“喂!没那么夸张吧?”卓情蓉忍不住抗议。

“小姐,这已经是保守的说法了好吗?”翻了个白眼。这女人还真是一点自觉也没有!“以前都午餐过后才会出现的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因为我等一下跟客户约了时间交稿。”她从包包里拿出画稿,的一声放在柜台上。“筱意,你看看我新设计的蛋糕造型,你一定会喜欢的!”

童筱意看着画稿,惊喜的瞠大眼,兴奋的笑开来。

“情蓉姐,你这次设计的蛋糕好漂亮喔!看起来并不复杂,可却给人一种华丽奢华的感觉,好厉害!”

“嘿嘿,那当然喽,蛋糕可是要做成实品的,又不是画好玩的,太复杂的话,实际做起来会有困难。”有些自得的笑了笑。“做得起来吧?”

她研究了会儿,很有把握的点点头。“可以,没有问题。”

“很好。对了,我还设计了几种手工饼干的新造型。”卓情蓉翻到第二张的设计图。“你看,很可爱吧?”

“哇!真是爆可爱的,我怀疑买了饼干的顾客会舍得把它们吃掉!情蓉姐,你太棒了!”童筱意实在太开心了。“情意绵绵的生意能这么棒,情蓉姐的设计是最大的功臣!”

“我不否认我的设计很不错,不过说最大功臣,还是太夸张了,要不是你的手艺好,做出美味的东西,空有好看的外表也只能吸引消费者购买第一次而已!”

童筱意浅浅地微笑。

“好了,设计图你先收起来,我还有一些时间,这边我来准备。”卓情蓉走进柜台,从柜子里拿出围裙穿上,开始动手。

“好。”童筱意小心翼翼的将宝贝设计图收起来。说宝贝可一点也不夸张,情蓉姐帮人画设计图的价码,最简单的LOGO设计,也要万元起跳呢!“对了,情蓉姐,我昨天做了两种新口味的蛋糕和饼干,放在冰箱里,你要回家的时候记得带回去给晏先生吃吃看。”

“哈,谢了,我老公会很开心的!”他们夫妻,爱吃甜食的是晏升,而她虽然是情意绵绵的合伙人,却几乎不碰甜食。

叮当叮当一阵响,自动门又打开。

“情蓉姐早,筱意姐早。”咖啡店的员工小美走了进来。

“小美早。”两人微笑地打声招呼。

“今天又湿又冷的,害我差点不想起床。”小美一边闲聊,一边脱下外套。

“听说明天会有另一波寒流,气温可能降到十度以下喔!”童筱意提醒。

“哇!人家想冬眠了啦。”小美哇哇叫着,穿上围裙,伸手抢过卓情蓉手上的抹布。“我来我来,让我动一动比较不冷。”手脚俐落的开始搬桌椅,擦桌子,准备开门营业了。

“明天就周休了,这两天你想窝在被窝里多久都行。”卓情蓉取笑道。

“哪行啊,我要到便利商店帮人代班。”十点整,小美将“准备中”的挂牌翻面,情意绵绵开始营业,一下子就涌进数名客人。

忙了好一会儿,卓情蓉不经意地瞄到时间,立即吓了一大跳。

“糟糕,我不走不行了。”她赶忙脱下围裙,冲进休息室拿自己的大包包。

“情蓉姐,蛋糕!”童筱意连忙从冰箱拿出准备的蛋糕盒递给她。

“谢谢。”她接过。“筱意,我要下午才会回店里,有什么问题的话,直接电话联络!”

“好,天雨路滑,视线不良,你开车小心。”童筱意叮咛。

“知道了,掰掰。”匆匆道别,卓情蓉快步走出店门,上车之后,将手上的蛋糕盒子放在副驾驶座上,发动车子朝目的地急驰而去。

最新小说: 穿成夫君白月光 穿越之聘妻为天 万古第一仙尊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池鱼梦 剑落人归去 大楚歌 故神渊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村花乱入乃木坂46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