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晏升洗完澡,踏出浴室,就看见正襟危坐在床沿的老婆。

微微一愣,他偏头望着她严肃的表情。

“情蓉,怎么了?”在她面前蹲下,他仰头望着她。

她望着他,一会儿才开口,“有一件事,我不想再自己闷头胡思乱想,所以我就直截了当的问你了,请你老实的回答我。”

“好,你说。”他点头。

她沉默了一会儿,颤巍巍地深吸了口气。

“安雪是谁?”

他挑眉,沉默地望着她。

卓情蓉双手握拳,几乎开始后悔自己就这样的摊开来。

突然,晏升站起身,转身背对她走到梳妆台前。

她愕然,浑身轻颤。完了,他生气了吗?他不理她了吗?他打算……

“晏……”她慌乱的站起身,正打算跟上去,没料到他又转过身来。

“给你。”他伸手递了张纸给她。

她愣了愣,这才低头看手上的东西。

这……“户口名簿的影本?”

“对,以前我离家的时候带出来的。”

她不解,不过还是打开来看。

户长:李威达,妻:王月云,然后——

“长女李安雪,长男……李晏升!”低喃,错愕,讶异,她猛地抬头望向他。“安雪……是你姐姐!”

“对。”

卓情蓉瞬间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晏升跟着蹲下来。

“她三年前嫁到法国,目前定居在普罗旺斯,去年生了对双胞胎,我打算这次带你去拜访她。”

“那你说你安排了假期……”

“这次到法国,拍摄工作其实只有两天,其他几天是我排的假,要不然你以为我最近忙得天昏地暗的是在忙什么?还不就是因为那几天的工作全都往前挪了。”

卓情蓉呆呆的听着。

突然,“你早就知道了?”她恍然大悟。

“你是指那天你偷听我讲电话,又不敢听到最后就逃了,然后自己闷头伤心,还骗我说作了什么狗屁恶梦的事吗?”他故意地说:“如果是指这件事,是的,我早就知道了。”

她涨红了脸。

“你不信任我,有疑问又自己胡思乱想,不知道沟通,所以这是我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惩罚,谁叫我是个任性又幼稚又小心眼的小鬼。”

“对不起……”她突然低泣,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对不起,对不起嘛!”

“老婆,我年纪确实比你小,那又如何?我就是爱你啊,这样不行吗?”他抱着她,温声低喃,“还是因为我年纪比你小,就不值得你的信任?不值得你托付终身?”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你的关系。”她急切的澄清,“我只是对自己没信心,不是你的错。”

“那现在呢?”

“没事了,我已经想通了,除了我之外,没人制得了你狂妄任性的脾气。”她笑开来。

“是喔,我是孙悟空,你是唐三藏,你只消念个紧箍咒,我就投降了。”晏升也悄悄的松了口气。

向后往地板一坐,他抱着她背靠着床,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

“以后你心里有什么疑问,就直接问我,好吗?”

“嗯。”靠着他的胸膛,她慢慢的闭上眼。“晏升,你的父母呢?我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他们。”

他耸耸肩。“他们已经和我断绝关系了。”

“为什么?”她讶异,抬起身子望着他。

“因为他们认为模特儿是不三不四的工作,说我丢了他们的脸,于是和我断绝关系,当初我连一件衣服都没收拾,就离开那个家了。”他挑了部分事实说。

“怎么这样……”卓情蓉傻眼。

“没办法,我父亲太以自己的家世背景为傲,认为这类工作都低三下四的。”

“家世背景……”她一怔。“你的家世背景很……可怕吗?”

晏升为她的形容词失笑。

“我想还好吧,不就是一个富豪人家,在我眼里,没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我父母自以为高尚,认为我丢他们的脸,让他们沦为亲戚间的笑柄。”

“你怎么会丢他们的脸呢?你这么棒,他们应该以你为傲才对啊!”

“可是情蓉,其实你也不喜欢我的工作,对不对?”他突然问。

她眨眨眼,一会儿才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抬起头讶异的望着他。

“晏升,你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想法?”

“不是吗?”他诧异。难道他误会了?

“当然不是!”卓情蓉严正声明。

“可是你每次和我一起,就很不自在,你明明很不喜欢受到注目啊!”

“我确实不习惯受到那么多的注目,可这是两回事,我没有不喜欢你的工作,甚至,我很喜欢看你工作的样子,看着你神采奕奕,看着你在伸展台上放射出强烈的光芒,看着广告看板上的你是那么的迷人,只要有你,不管是产品或服装,一定都增色不少,我很以你为傲啊!”

晏升深吸了口气,心里万般激动,不管领多高的酬劳,受到多大的推崇,都不及她一句肯定的话来得令人高兴。

将脸埋入她的怀中,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她环抱着他,柔声的低语,“我很抱歉,晏升,我都不知道你是这么想的。”

他在她怀里摇头。“是我没说出来。”

“谢谢你这么包容我,为我设想。”她微笑。

“嗯……”他还是埋头在她怀里,只是低低的应道。

“其实你一点也不幼稚,你比我成熟懂事多了。”她又说。

“……”晏升总算抬起头来,眼眶有些红,不过此刻他的表情倒是显得有些得意。“这点倒是真的。”

“噗!”卓情蓉喷笑,笑呵呵地倒在他怀中。“晏升,你这个样子又显得很孩子气了,你不知道吗?”

“孩子气?是吗?”他斜睨着她,突然露出邪恶的笑容。“老婆,你应该记得上次我说你孩子气,你是怎么‘回报’我的,我想你是不是希望我如法炮制啊?”

“嗄?”她一愣,想到那时她是怎么做的,红着脸大叫一声,想要逃开。“我没有。”

他扑向她,将她扑倒在地毯上。

“来不及了,老婆,我已经决定好好的回报你了。”

“晏升!”她尖叫,旋即化为声吟。

“这一次,我会实现上次的‘承诺’。”像只饥渴的兽,扑倒猎物,开始毫不留情的拆吃入腹。

承诺?

卓情蓉脑袋晕眩的想着。

下次我可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

他的“承诺”从她的记忆钻出。

啊!这下她真的完蛋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折腾了一夜,晏升一样早上就出门工作去了,而卓情蓉,则是直到中午还下不了床。

他餍足了,她却累垮了。

年轻人,真的是恐怖了!

大门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卓情蓉忍不住声吟一声,虽然全身酸软,还是勉强爬下床,拿起分机。

“喂?”

“卓小姐吗?这边是警卫室。”

“是,有什么事吗?”

“这里有一位访客,她自称是晏先生的母亲,你可以从萤幕上看见她,请问要让她上去吗?”

卓情蓉盯着萤幕,果然看见一位中年妇人,打扮雍容华贵,可是……她根本不知道晏升的母亲长什么样子,怎么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是晏升的母亲——她的婆婆。

不管怎样,还是只能先让她上楼。

“好,麻烦你让她上来。”

“好的。”

放下对讲机,她动作快速的梳洗换衣服。如果对方真是晏升的母亲,知道她到现在还没起床,对她的印象一定会很差吧!

不过,她突然造访,是为什么呢?又,怎么知道他们住这里?

她确定晏升并没有和他们联络,毕竟他连谈都不想谈,怎么可能和他们联络,那么问题又回来了,他母亲是怎么找上门的?

看了眼电话。她要不要先通知晏升一声?

叮咚一声,门铃响起,卓情蓉放弃打电话,走到玄关将门打开。

“您好,请进。”她站到一边,让眼前这位贵妇人进屋。

没有立刻进屋,李夫人默默地上下打量着卓情蓉,眼神充满衡量,像是在评估她到底有几两重。

“你就是卓情蓉?”李夫人声音淡漠地开口。

“我是,请问您……”

“我是晏升的母亲,你连这个也不知道吗?”

“很抱歉,晏升从来没有提过他的父母。”卓情蓉也淡淡的说。

李夫人柳眉一蹙,一会儿才说道:“看来晏升并不看重你,你对他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才会没有告诉你我们的事,我想他也认为你根本不配知道吧!”

但也可以反过来说,晏升并不看重他们,所以觉得没有必要向她提起。

不过卓情蓉不想跟一个长辈计较,随便她怎么说都行。

“先进来再说吧!”

好一会儿,李夫人才微仰着下巴,一副纡尊降贵的模样走进屋里,然后又是对着屋内一阵评估的眼神。

“请坐。”卓情蓉招呼,“您要喝些什么?有茶和饮料。”

“不用了。”李夫人终于开口,“我今天来,不是要和你寒暄联络感情的。”

她眉头微微一蹙。“请问您有什么指教吗?”

李夫人从皮包里拿出一张杂志的内页报导,放在桌上。

“我来是为了这件事。”

卓情蓉狐疑的拿起,阅读上头的报导,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我丈夫已经很不谅解晏升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努力想要化解他们父子俩的心结,本来已经有一点成果,没想到因为你,晏升的父亲又不打算原谅他,让他回家了。”

她深吸了口气。“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

“不必了,我对你的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我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这件事。”李夫人傲慢的打断她。

“那么……请问您的目的是什么?”

“请你离开晏升。”李夫人直言。

“什么?”她愕然。

“我不想拿钱打发你走,做那种事不符合我的身分,我只是希望你还有点羞耻心,不要自私的耽误晏升的前途。”

卓情蓉沉默。

“我们李家的家世不是你这种低三下四的女人高攀得起的,只要你识相离开,晏升的父亲就会考虑原谅他,让他回家。”

“那晏升的事业呢?”

“事业?”李夫人皱眉,旋即表情闪过一丝嫌恶和鄙夷。“你说的事业,指的该不会是模特儿吧?”

“就是模特儿。”

“那种低三下四的工作,称不上是事业,他早就该结束它……不,晏升根本不该当模特儿!”李夫人鄙夷地说:“只要晏升回家,迎接他的是庞大的企业组织,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位置,那才叫做事业。”

企业集团总裁?

晏升的家世到底……

“你好好的考虑一下。”李夫人站起身。

卓情蓉也站起身。“等等。”

“还有事?”

“没什么事,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需要考虑。”

“很好,看来你还拥有一点羞耻心,那就请你尽快离开他吧!”

“不,您误会了,我不需要考虑,是因为我不会离开晏升。”

李夫人变了脸色。

“你这种女人根本配不上晏升,更何况,你这种见不得人的过去已经被挖出来了,你还要连累晏升到什么地步?是你害晏升有家归不得,你知不知道?”

“李夫人,晏升在认识我之前,就已经离家,他离家的原因和不回家的原因都跟我无关,您应该至少还记得这点吧!”

“你到底想怎样?要钱吗?知道晏升家世不凡,决定狮子大开口,敲诈一笔了吗?”李夫人咬牙道:“好,你说吧,要多少钱你才愿意离开晏升?一千万?两千万?不,干脆我给你一亿,你马上离开。”

“李夫人,不要做不符合您身分的事。”卓情蓉拿她自己说的话堵她的嘴。

“你!”微眯起眼。“我懂了,你认为缠着晏升就可以得到更多,是吧?哼!你错了,你不离开,一毛钱都得不到!”

“也许你不相信,不过李夫人,我并不需要你的钱,也许我的家世比不上你们,不过我也不缺钱用。”

“所以你不会离开晏升?”

“我不会离开。”

“走着瞧。”李夫人转身离开。

卓情蓉上前将门关上,接着所有伪装的坚强瞬间崩毁,她全身颤抖的环抱住自己,蹲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她跳起来,冲回客厅,从茶几上拿起那则报导。

名模晏升神秘老婆现出原形

数年前曾剽窃他人创意设计盗用公款

斗大的标题还用着闪电框框加强语调的圈起,至于内容,则是几年前她被公司开除的事,罪名就是剽窃前辈的作品,被开除之后,在离职那天将公司刚收到的一笔帐款盗走,因为公司缺乏证据,只得不了了之。

而这个消息是出自某位当事人现身说法。

是前辈吗?因为剽窃他人作品是前辈当初罗织给她的罪名,然而真相是前辈剽窃她的作品,只是早她一步呈交上去,并且恶人先告状。

那……盗用公款又是怎么回事?

一定是她离职后才发生的事,这件事她并不知情,难道……当初前辈不只剽窃了她的设计,还盗用公款,然后趁机将一切嫁祸给她?

她颤抖地瞪着报导。当年她都自认倒楣了,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年,还要这么伤害她?她做了什么吗?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吗?

突然一阵恶心涌上喉咙。人心怎么可以这么邪恶、这么恐怖?!怎么可以这样理直气壮的颠倒是非?!

现在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做?

她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才不会伤害到晏升?

大门突然被打开,她茫然抬起头来,看见晏升气喘吁吁的走进来,连门都忘了关。

“老婆。”晏升看见她,又看见她手上的杂志,立即快步上前,一把将她拥进怀里。“我在这里,我陪你,你别怕。”

“晏升,你也看到报导了?”

“嗯。”他被记者问得一头雾水,最后裴昀拿杂志给他,才知道发生这种事。

“所以,大家都知道了……”

“你别担心,我跟裴大谈过了,裴大说这件事他会处理,他会把那个造谣的小人给揪出来,还有,大家都相信你是无辜的。”

“真的吗?”她突然觉得有些虚弱,缓缓的闭上眼睛,靠在他的怀里。

“当然是真的。”晏升看着那张从她手上滑落的杂志内页。是谁给她的?“筱意说她有打电话给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电话打不通,打你手机也没接,她说店关好,她就马上赶过来。”

“晏升……”她低喃。

“我在这里。”他立即道。

“晏升,我突然……觉得……好……累……”眼前一黑,她晕到在他的怀里。

“情蓉?”他一怔,飞快的揽住她瘫软的身子,一颗心惊慌害怕了起来。“老婆?情蓉?情蓉!”

慌了,乱了,不知所措了,这辈子,晏升不曾这么害怕过。

“老婆?老婆?”他抱紧她,哭了。“醒醒,情蓉,你醒醒!”

“晏升?”童筱意抵达的时候,看见大门没关,正觉得讶异,一听见晏升的哭喊,心头一惊,赶紧跑进来。“发生什么事了?情蓉姐怎么了?!”

“筱意!”他一看见她,像是溺水者抓到浮木似的。“怎么办?情蓉她突然昏倒了,她……”

“镇定一点!”她低喝一声,“我们送她到医院去,你抱她,我开车。”

“好。”晏升立刻将卓情蓉抱起,跟在童筱意身后下楼去了。

最新小说: 女神的合约兵王 剑绝仙古 虚荣之上 我真不想当欧皇 我以为的都是错的 他叫卢瓦 都市奇门相师 我要转运做锦鲤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海贼之泰坦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