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何情何圣 > 第一章:世外高人

第一章:世外高人

医院远处几道身影出现在医院前方的空地上。

“长者,不知道我徒儿为何生出生在这里?”一位相貌出奇的英俊的男子对一位长须及胸的老者质问道。

长者亮银色长须柔润的飘洒在胸前头发和他的长髯一样的亮白,身穿白色长袍面容慈祥举手投足间仙风道骨。而他旁边那个面容出奇英俊的男子显然有些着急从脸上不难看出愤怒之色。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想这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天意的偏差这可能就是天意吧。”被称做长者的人心里也很诧异,从表情来他显然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在他看来本来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是不应该出现这种偏差才对呀,可不管怎么想也不知道那里出现了问题。

“天意?可笑,真是可笑。你说天意,那你告诉我为何其他的孩子没有出现这种偏差?莫非你故意与我过意不去?”英俊男子有些急了,他对于长者的说辞感到可笑,其实不仅英俊男子就连其实就连长者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英俊男子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知道吵下去解决不了问题“那现在怎么办?这根本毫无公平可言,我看这事就此作罢吧。”

长者听后一皱眉淡淡的说“这件事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长者态度强硬,英俊男子冷冷的看了长者一眼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对长者拱了拱手消失在远处的黑暗里,心想看来是要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二十三年年后......

二十三年一闪而过,当年青春靓丽的花雨欣经过二十三年的蜕变成了一个中年妇人,没有了年轻时的妖娆抚媚多的是一份成熟和慈祥,只能从脸上的轮廓看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百里挑一的美人。

清晨的晨光照射在一家普通民房的白色的餐桌上,花雨欣将一些早餐摆满餐桌,丈夫国伟通常有早起的很早坐在家里的餐桌上看着晨报,花雨欣放下最后一个盘子以后对一旁的国伟深情的说道“可以吃饭了。”

国伟合上报纸露出多年不变的微笑“辛苦你了,雨欣。”看这眼前这个自己最亲爱的女人,这些年的变化简直让国伟嗔目结舌,从二十几年前花雨欣产下儿子后花雨欣变的十分贤惠,接过整个持家和打理家务。

不仅在一家有了工作的同时也将整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虽然丈夫国伟不愿让她太过于操劳家务之类的可花雨欣身为女人认为做家务是她应该做的其中最主要的一点花雨欣感觉自己还是感觉欠丈夫太多,只能从些细小的方面补偿与他,久而久之国伟也就随了她了,他也知道她倔强的心性所以他选择了无条件的支持她才能开心。

一阵哈欠声伴随着脚步声传来“爸,妈,早上好。”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到餐桌坐了下来,小伙子身高一米八不胖不瘦十分匀称瓜子脸尖下磕,皮肤白皙尤其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异常的闪亮,可能他除了眼睛还有些看点以外别的都很一般。只能说是一个放到人堆里面都难以一眼认出来的普通人。父亲看到“儿子”表情突然严肃了下来“小子,你昨天晚上又几点回来的?看你不伦不类的像个混混一样。”

还没等我回话这时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只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大姑娘走了过来,这是花雨欣和国伟的第二个孩子。女孩面容绝美,大大的眼睛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眉毛,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红润,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不管从什么角度看绝对是个地地道道的美女。

妹妹周琪儿和哥哥周易生在餐桌上吃这早餐,花雨欣的厨艺很好早餐也很丰盛,看着两个孩子花雨欣笑的很灿烂,只是有时想起以前的种种心中略有心酸。

“易生,你打算以后干什么去?”父亲放下手中的报纸问道。

“放心吧,工作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但我觉得现在社会的局势并不稳定,我想另辟蹊径,现在普通人连饭都吃不饱这个时候更是要等待好时时机一求一鸣惊人。”说的自信满满。

“琪琪,你呢。”周琪儿放下手中的筷子,微微一笑。“父亲我准备等我学医有所成就以后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父亲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现在社会动荡有不少人游街示威发泄对政府的不满,更是出现了很多的地下党派你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加入反动的组织!”两人微微点头聆听着父亲每隔一段时间都就重复的话。

父亲是国家的执政党老党派成员而且在几年前已成为了政府的议员,而爷爷和太爷爷也都是执政党的党员听父亲说以前太爷爷的时候还是当时党派内颇有名望的政治人物所以在父亲心中是要誓死捍卫执政党的。

可现在的执政党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深得民心为民为国谋福的党派了,我虽然不懂政治可也听周围的人经常谈起现在的执政党不仅政策不行而且思想混乱,人心浮动,在我看来执政党覆灭新的政府上台只是早晚的事。

我正在胡思乱想正好看到父亲深情的给父亲深情的给母亲夹着菜不仅想要调侃一下,我嘿嘿一笑说道“老妈,老爸。怎么结了婚这个多年了还这个腻?”我本想数落一下子父亲我知道以老爸的性格一定是会难为情。

那知父亲放下筷子正色的说道:“结婚前有很多的男人都在追你母亲,很多男人都会对她好,我只有她十倍的好才能追得到她。而结婚之后,对她好的人就越来越少时间越了以后更是,我只有对她还是一如既往才不会让她失落,我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让她幸福。”

听完父亲说的话以后自己和妹妹都沉默了,母亲更是听的眼睛红红的看着丈夫...直到我和妹妹走在出去的路上我的心情都因父亲的话久久而不得平静下来,我想这就是真爱吧虽然二十几年来自己还没有遇到一个自己爱的人可是自己心里知道自己很向往崇尚父母那样的感情。

言情小说自己自然看过不少,大多数都是轰轰烈烈荡气回肠让人百转千回,可刚刚父亲刚刚说的短短的几句话却打败了那么多的轰轰烈烈,周围每天都在上演着分分合合,当然也有了恐慌,在这个人情淡薄的年代又有什么才能真正的触动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一片净土?

我正在瞎想这些儿女情长这时,大街上一阵骚动。我定睛看去只见前面出现大量的人群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口中喊着口号,大概的意思的还是老生常谈的要民主,要自由一类的东西。这些人有男有女有手中高举这旗帜,用游行来宣泄自己对政府的不满。

我看着这些热血的青年们心想,不知道又是那个地下党派鼓动的这些人游行的,这不是把这些人当炮灰吗?就算是太平年代活着也就够难的了,现在在局势动荡的时候还瞎搞这不是作死吗。

果不其然过了不多长时间警察就派出了大量的警车把这些人捉走了一部分,虽然政府不会把这些人怎么样但挨一顿打还是在所难免的。

我送完妹妹到要去的地方,自己溜达在大街上。大街随处可见一些难民和乞丐,感觉最近的难民又增加了不少,我其实并不是一个忧国忧民的人,可现在生活在这个年代,就连生存我想都快成了难事。说到底还一个字“穷”。听说父亲说现在大部分的人家都已经因为货币的快速贬值而快要吃不饱饭了,而我的父亲因为还是政府的议员所以还是能勉强吃得起的。

现在国家政府动荡人民自然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人民就一定穷了。如果生活在一个好的年代穷的话可能慢慢的还能缓和,还能富起来,还能通过双手来获得。可当下的话如果穷就势必会被人欺负而对于保护人民的政府来说他们都自己自顾不暇了更加管不了人民了。

而南方和北方都已经有了一些起义队伍虽然起义的效果不怎么样但也有一些势力。海外的国家也对我们蠢蠢欲动,只要稍有些变故我想他们就会入侵进来吧。

我正想着以后自己该何去何从只见一位六十多岁长髯的老者坐在我不远处的台阶上,此人头发花白长衫和裤子都有些破旧,手中拖着一个烧饼微微向前一伸,一只早就匍匐在他身旁的一直恶狗一个恶狗扑食就把烧饼叼了去。旁边的乞丐看到有吃的,疯了般的全都扑向那只狗从狗的嘴里抢夺食物。

只见那人长叹一生淡然的说道“人狗争食,奸佞当道。贼做官,官做贼,贼官不分。人吃人,人咬人。权买钱,钱买权。我堂堂炎黄国何时安宁。”说着那人不仅深情伤感落下了一滴眼泪。

我看着这人顿时有一丝亲切的感觉快步走到他的旁边说道“前辈,你的烧饼被狗调走了我这有些钱给你吧。”这长髯中年人还是伸着手没有变闭着双目。

看他穿着破旧知道他也是乞丐于是接着说“前辈,没关系,这些钱也能给你填饱肚子你就拿着吧。”我绕到这人的前边问道“前辈,你从哪里来呀?不像本地人。”

我看着他等了半天他也没有回答我,难道他是聋子?我没有继续问下去从兜里掏出几块钱零钱放到了他还在伸着的手上,刚准备走那人却又悠然的说道“当今世上,战乱将至,民不聊生。我炎黄国何时才能国泰民安呀。”说着紧了紧我放下钱的那只手。接着他又说道“都说君子不为国家之良相,则为百姓之良医。老夫我现在无明主可辅难道真的要悬壶济世了来了此余生了吗?”

我一听心中十分震撼心想这话当年的刘伯温也曾说过这人敢于刘伯温比肩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我连忙走到他旁边问道,先生您是个医生?”

那人表情不变说道“空有救国救世之良方。”听完这话我心想好大的口气呀,难道我碰到传说中的高人了?不过现在骗子五花八门我也保不准他就是个骗子。

“先生,既然你有救世的良方为何不救万民于水火?别告诉我你在这吹呢?”长髯中年人轻捋了下胡子神色落寞轻叹一声说道“我也想以自己的能力而救万民于水火但我却不是那个真正的圣人,而那个能让我辅佐的圣人我也一直在寻找。”

听他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明白了点什么,以前什么诸葛亮,刘伯温什么的不都是很厉害的人但却不自己单干而是找个主子来伺候,我想这帮所谓的贤士好像都这个样子。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最新小说: 富贵唐朝 当废柴王妃成修仙大佬后 诡秘之旅 我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修炼啦 神奇宝贝:王者登录 纨绔小郡主,皇子掌心宠 精灵之我是门阀 宇智波斑横推诸天 龙岙溪边的日出 半只脚踏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