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武侠修真 > 太上九洲录 > 入江湖 四大门派

入江湖 四大门派

“你真厉害!”

此时的少年叶枫正站在自己的小卧房里手持短棍一遍遍的练着剑招“惊鸿”,床上坐着的巧了则拍着巴掌连连赞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崇拜。

叶枫知道最近的陇右城很乱,也猜出瞎子老人以及胖瘦和尚他们应该都是四大门派的隐士高人。

但是苦于自己修为太低,在这些人的眼中就如同蝼蚁,纵然有心接触,却也没有那份实力。

至于小男孩巧了,少年也曾怀疑过他的来历,但是直觉告诉自己,巧了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歹意,所以叶枫也就不再在意这个光屁股的小娃娃,大方的在其面前练起了功夫。

收敛真气停下动作,叶枫将短棍插在一旁背篓,转身坐到巧了的身边自嘲一笑:

“呵...我厉害什么,一个连自己家人都不能守护的小屁孩罢了!”

感受到叶枫的情绪有些失落,巧了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来安慰一下少年,咬着手指想了半天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叶枫看着巧了一脸焦急的模样不由心中一暖,微笑着摆了摆手,摇头道:

“别担心,我没事...”

只是少年的笑容里,隐隐夹杂着一丝落寞和无奈。

“老头子说,练剑,要先有剑心。”

巧了实在受不了此刻的气氛,绞尽脑汁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剑心?”

叶枫狐疑的重复一遍,凝眉陷入沉思。

“小叶枫,小老板娘喊你有事!”

跑堂的声音将叶枫从沉思中拉回现实。

回头嘱咐巧了一句“乖乖听话,不要乱跑”,少年起身向着前堂跑去。

柜台里,素面朝天的小老板娘正拧眉翻看着手中账本对着账目,眼角瞥见叶枫走来,便停下手中动作抬头道:

“小叶枫,城东三十里外有个牛口村,村里的铁匠欠了咱们客栈十两银子,都好几个月了也不来还,你现在就拿着欠条去找这个没脸皮的,务必把帐给我要回来!”

说着又从抽屉中掏出一把铜钱连同欠条一并递给叶枫,继续嘱咐道:

“你把这铜钱也带在身上,有需要的时候好应个急。”

叶枫闻言点了点头,麻利的接过铜钱和欠条往怀里一塞转头就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

看着少年渐渐远去的背影,小老板娘幽幽叹了口气,轻声呢喃:

“唉...我这也是为了你好,那仙气机缘你现在还沾不起...你且莫要怪我!”

入夜,有间客栈早早竖起门板插上了门。

瞎子老人、胖瘦和尚、萧氏父子、阿福主仆这几伙人马各自为营的找了张桌子聚在前堂,神情皆是不苟言笑,似乎要商议什么大事。

而白衣公子聂离则站在柜台前轻轻摇着折扇,身后还站着小老板娘和光头厨子等人。

笑呵呵的把众人表情看了一遍,聂离抱了抱拳对众人开口道:

“各位道友,仙气临世的最后时辰就快到了,我聂某人斗胆先开个头...事先声明,我落羽轩只需要被仙气沾染过的那些花草即可,至于仙气所幻之物,在座的各位另行商议就好,本门绝不干涉!”

这一番话一下把烫手的山芋丢给了其他三大派,空气中的气氛瞬间多了股火药味。

“咳咳咳~”

半晌,瞎子老人捂着嘴干咳了几声打破沉默,端起茶杯小酌一口润了润嗓子,悠哉悠哉的开口笑道:

“呵呵呵...其实在座的各位也都知道,要想将这仙气力量据为己用就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是筑基境的修士直接服用,要么就是用特质法宝将其收集贮存,我

千机派虽然法宝众多但从不贪心,此番老朽前来更是只带了两件储纳法宝,待我收集到两缕仙气便会动身离开。”

言罢又宠溺的摸了摸一旁红裙小女孩儿的小脑袋,继续开口道:

“至于我这小孙女娇娇,如今已经筑基八境,对于那取巧的仙气...不用也罢!”

后者听见爷爷是在众人面前夸赞自己,小脸儿上顿时笑容灿烂,眼中有些飘然。

有人开了头,后面自然得有人跟上。

坐在客栈最角落的白袍僧人神色淡然的转头看了眼身旁的胖和尚,眨了眨一双狭长的丹凤眸子没有言语,接着便自顾的闭上眼睛数起了手中菩提。

宛若黑熊的胖和尚斜眼瞧了瞧屋内众人投来的询问目光,大大咧咧的拍了拍肚腩,嘿嘿一笑,解释道:

“嘿嘿...我师父说我们天音寺也只要两缕仙气,其他的大家随意!”

言罢,胖和尚盯着自己面前菜肴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拿起桌上的一只猪蹄大口大口啃了起来,时不时的还嘬一下手指上的油渍。

一旁一直低头喝茶的萧剑见状适时的接下了话茬,特地的挺了挺腰板,语气傲然的开口道:

“嗯...我太上九洲岛也只需两缕仙气!”

见其他三家已经商议妥当没有分歧,聂离的心中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

“没打起来呢?”

心中暗叹一声,男人“啪”的合上折扇再次笑道:

“呵呵,好!既然诸位都已商议妥当,那一会到了时辰我们便一同动身统一行动,至于剩下的那些仙气,就留给在城外苦等了数日的其他门派吧!免得他们日后说我们四大门派不讲道理。”

众人听了皆是一怔,心中一阵抽搐...

要知道这仙气三甲子一现世,每次现世最多也就那么仈Jiǔ缕,四大门派拿走六缕,剩下的还不得让那些二流门派撕破头?这话也就你聂离说得出来!

对于众人无语的表情,聂离倒是并不在意,而是忽然转身走到了宦官阿福的那一桌,合上纸扇弯下腰,对后者阴阳怪气的轻声说道:

“师兄,什么时候回宗门看看?师父他老人家对你很是想念呢!”

“道不同,不相为谋。”

阿福眼皮低垂的回了一句,闭口不言。

.....

怀揣着小老板娘给的欠条和那十几文钱,叶枫一路赶到了牛口村。

在村子里一打听才知道,这村中铁匠两天前便陪着婆娘回了娘家为丈人贺寿,只怕一时半会是不能回来了!

站在铁匠家门前思量片刻,想到小老板娘给自己下的死命令,叶枫只得找人问了铁匠丈人家的地址后继续动身赶路。

此时的牛口村附近的荒山里,站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

“大哥,这陇右城的角角落落都有四大门派的人把手,遇见咱们这些江湖武夫便会拦在城外不让入内,我们此行怕是要无功而返啊!”

黑衣人挥着大手对身旁的白衣人一阵的抱怨。

后者抱着胳膊砸吧着嘴在原地转了两圈,伸出双指轻点额头,思索片刻开口道:

“嗯...陇右城咱们是进不去了,四大门派的人一走,城中必然乱做一团!而今之计,我们更应该去找些寻常人家抢些钱财,免得白来了这一趟!”

黑衣人闻言不由连连点头,一脸的深以为然。

...

“城里那些人已经开始行动了吧?”

回过头看了眼身后陇右城的方向,叶枫暗自嘀咕一句便紧了紧领口大步向前方走去。

体内小静心诀飞速运转,少年的脚下步步

如风。

行至一处荒山密林,叶枫忽然感觉四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似乎黑夜中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停下身形仔细的打量了一圈周围环境,少年不禁心中有些好笑,自言自语道:

“难道是好久没有走夜路的关系?怎么变得的这般疑神疑鬼!”

刚要抬腿,道路两旁的树叶忽然沙沙作响,打树上“噌噌”跃下了一黑一白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将叶枫堵在了中间。

“小鬼,把身上银子交出来,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爷爷我饶你不死!”

出现在少年前面的白衣人手中拿着件寒光粼粼的短剑,一边用剑刃轻轻刮着手指一边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噗嗤~”

叶枫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心中暗想:

“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一走夜路就能遇见拦路抢劫的!”

身后的黑衣人见叶枫此时竟然还能笑得出来不禁大为恼怒,指着叶枫开口喝道:

“呔!黄口小儿,看爷爷用拳头打爆你的脑袋!”

说罢身形一闪,挥舞着拳头向叶枫冲来。

少年叶枫看着冲过来的黑衣人双目微觑,双拳握紧,练体二境修为随着血液流遍全身筋脉,摆出伏虎拳起手式迎敌。

方才自己已经用「明目」查看出了对方的修为,黑衣人是练体二境,白衣人是练气三境。

以一敌二,叶枫心中丝毫不敢大意。

而一旁的白衣人似乎并未将叶枫这个清瘦少年放在眼里,双手负立的站在一旁,似是打算要看一场好戏。

嘭~!

随着一声空气炸响,两个拳头重重的撞在一起,黑衣人倒退两步,叶枫退了五步。

“嘿!小娃娃,没看出来你有两下子啊?”

黑衣人心中有些意外,看着对面眼中闪着寒芒的叶枫赞了一句。

少年并未理会黑衣人的问话,而是挑衅的扬了扬嘴角,冲其勾勾手指示意其赶紧继续。

后者见状顿时暴怒,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接着对一旁的白衣人喊道:

“啐!大哥莫要帮忙,我要亲手扭断这小娃娃的脖子!”

说完便再次向着叶枫袭来,攻势比之前凌厉了许多。

而叶枫则毫不畏惧的迎身而上,两人继续缠斗在了一起。

起初黑衣人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叶枫脸上和肩上时不时就得挨上一记重锤,嘴角处渗着血迹,眼眶也被打的青肿不堪。

但若有高手站在此观看,定会发现少年的身形随着打斗变得越来越快,已经懂得在对方拳头袭来之时如何躲避化解危机,二人你来我往之间,叶枫已经由最初的占尽下风渐渐变为势均力敌之势。

“哇呀!”

和叶枫对打的黑衣人感觉这清瘦少年就是一块狗皮膏药,粘在身上怎么都扯不下去,心中顿时大感烦躁,忍不住怒喝一声,双腿一蹬跳起了近一丈高,接着将双拳叠在一起向站在地上的叶枫砸来,口中怒喝:

“小娃受死!”

“机会!”

叶枫抬头看着暴走的黑衣人,眼睛死死盯着黑衣人空出的腹部,暗道:

“就是这!”

少年先前已经查看过黑衣人气机最弱的部分在腹部,可惜自己实战经验不足,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而如今这黑衣人暴怒,已经忘了保护自己的弱点。

机不可失!

叶枫心中大喝一声,同时双腿奋力一跃,一招伏虎拳三式的龙腾四海向着黑衣人腹部袭去,拳头还带着刺耳的破空声。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