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万年乾坤歌 > 五百九十九、无中生有

五百九十九、无中生有

虎头见周皇后话语绝决,愈发急了,连忙劝道“母后,您别说气话了!”

“母后没说气话,母后是肺腑之言。”

周皇后起身狠狠的盯着瑞帝一字一句的说道,说完便离去。

“父皇!父皇!”虎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瑞帝。

瑞帝摆了摆手说道“朕不过说了一句,她便顶回十句,难不成让朕给她赔不是?”

“父皇!”虎头语气近乎哀求,同时也夹杂着愤怒。

“你去瞧瞧她吧,可虽又让好把东西砸了,事后又心疼。”瑞帝沉默了一会说道,说完就转身入内。

“父皇真不去早朝了吗?”虎头执着的问道。

“都这时辰了,大人们想必都散了,朕去换身衣服去御书房。”瑞帝说道,第一次不早朝,还是有些心虚的。

“那儿臣便在外面等父皇,等会儿护送父皇去于御书房。”虎头说道。

瑞帝无奈的看了虎头一眼便转身入内。

“皇上,妾来帮您更衣。”丽贵妃见瑞帝进来,怯怯的说道。

瑞帝经周皇后这一闷,什么心情都没了,只是恩了一声。

待丽贵妃帮瑞帝穿戴整齐,瑞帝转身走时,见丽贵妃一副极力忍住泪水的样子,便轻声说道“这不是你的错,你却放心休息。”

就这样,瑞帝的第一次不早朝风波就这样结束了,周皇后自此就闭门谢客,后宫中一应事务不再理会。

瑞帝事后,本想去永寿宫,可又拉不下脸,干脆不去,刚开始还有些愧疚,时间一长倒也习惯了,感觉没了周皇后的束缚,自由多了,也就不去了。

而瑞帝也如周皇后所言,有了第一次不早朝,就会有第二次,事实上瑞帝也发现在他所建立的机制上,偶尔不早朝,对政务根本没什么影响,所有的活都由内阁的人帮忙处理了,于是时间一长,连最初的那点心虚也没了,光明正大的偷懒了。

群臣们经历了第一次瑞帝不早朝后,也就慢慢的习惯了,反而觉得没了瑞帝天天的唠叨,更为自在。

君臣又一次难得和谐。

瑞帝在丽贵妃身上找到了久违的青春,只觉得这才是人生。

只是偶尔丽贵妃还是做恶梦,这是瑞帝美好生活中唯一不和谐的地方,然而这个不和谐让瑞帝更加沉迷于丽贵妃的温柔乡中。

当然,有时瑞帝也用审视的目光看他周围的每一个人,结果又都在心中否定,如今的天下,似乎并没有人能够打倒他。

如此,又这样晃晃悠悠的过了一年,瑞帝从未有过的轻松的一年,大臣们却不是很轻松,随着制度的运行平稳,慢慢的打破了以往论资排辈的旧例,能者居上。

这让每一个大臣都越来越累,虽然没了瑞帝的监督,但是随时都有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的冷箭。

特别是从科考系统出来的年轻人,朝气蓬勃,斗志昂扬,精力旺盛,再加上他们特有的批判精神,好斗精神,让朝中原有的老臣们个个都有种危机感。

若不然,说不定哪天就被别人弹劾下去了。这些比瑞帝的监督还要累,因为一睁眼,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是自己的敌人。

对于这种改变,朝中的老臣皆是暗自怨恨,却又无可奈何。

游戏已经开始,就无法结束,只有硬着头皮加入战争,努力的保持自己的一席之位。

王质见瑞帝越来越不着调,心中到底过意不去,想了许久,给前大学士刘仁山写了一封求救信。

致仕回家的前大学士刘仁山没想到自己恐惧的事情这么快就发生了,瑞帝开始荒于政务,朝中的大臣越来越缺少纯朴之气。

看在王质在信中一而再再而三的恳求的份下,前大学士刘仁山给瑞帝上了一份长达几千字的劝诫书,主要表达了三层意思:

“朝中的大臣如此相互攻击,时间长了便会为了攻击而攻击,长此以往,风气渐坏,儒者少了应有的正气与静气,最终受害的还是国家社稷;二是皇上您现在很舒服很安逸,这也是不对的,静为躁根,重为轻根,君子应负重而行,否则轻则失根,躁则失国,长此以往定会动摇国本;三是帝后不和,阴阳失和,长此以往,恐也会有灾难。”

瑞帝很久没有看到这样尖刻的批评了,看得时候气血上涌,恨不得把刘仁山抓起来打顿板子,然待他心情平静下来,再看时,心中还是有所悟。

正在此时,虎头求见,说道“今儿是儿臣生日,母后为儿臣做了好吃的,父皇要不要一块去。”

这一年来,虎头一直忙于两边劝解,最主要的是劝瑞帝。

周皇后过了几个月,见瑞帝没来,心中有些悔意,可瑞帝却一点都不悔,只觉得轻松,自然是不愿意再靠近周皇后的,所以无论虎头如何哀求,瑞帝都不曾答应,甚至时间长了连虎头也有些厌烦了,觉得虎头不够温顺,太固执,不如六皇子那样乖巧机灵,从不惹他生气。

一旦一个人心中有了比较,便处处都会比较,虽然瑞帝对虎头仍然很是喜欢,但也开始有些不满,有时也会有些负面的想法,再加上丽贵妃有意无意的提起六皇子机灵可人,瑞帝的心在不知不觉中也有了偏向。

瑞帝又想头虎头都二十多岁的,继续住在宫中确实有些不妥,于是不久前,瑞帝终于让虎头出去开府去了,虽然此时的虎头仍然在瑞帝心中占有较重的位置。

瑞帝看着虎头,半晌不说话。

虎头见瑞帝如此,心道又没有希望了,便又说道“既然父皇不去,那儿臣就自己去了,母后还等着儿臣在呢。”

“不是朕不去,朕怕去了,你母后不欢迎。”

瑞帝突然开口说道,若是以往,瑞帝定是拒绝的,然而刘仁山的劝诫信还是让瑞帝有所触动的,因此也就顺势了。

“怎么会!母后已经后悔了,当时她也只是一时意气用事,母后若是知道您会去,不知道有多高兴呢。”虎头见瑞帝松口了,马上笑着说道。

就这样,心情复杂的瑞帝时隔一年多再次踏入了永寿宫。

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都有所改变。

比如周皇后竟然和丫环一样动手摆碗碟。

“小五,你来了,快来尝尝你母后手艺!”

虎头站在瑞帝身后应了一声说道“母后,您转过身来瞧瞧。”

“你这孩子,又弄什么把戏要哄我开心。”周皇后一边说一边转过身来,看到的是瑞帝,顿时呆住了。

“皇后这些日子清减了许多。”瑞帝极力自然的说道,装作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周皇后想要说什么,泪却先下,人也有因突如其来的激动而有些摇摇欲坠。

瑞帝走过去扶住她说道“这些日子,皇后你辛苦了,是朕,朕性子急了些。”

“只要皇上好,妾就好,这一年多,小五这孩子也是一直陪着妾在。”周皇提起虎头,方才想起屋中还有一人,抬头一看,哪里还有虎头的身影。

“小五这孩子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呢。”周皇后说道。

“别管他,他一顿不吃,也饿不了。”瑞帝扶周皇后坐下说道。

“今儿可是那孩子生辰,可不一样,妾让花碧叫他去。”周皇后说道。

“看,你这有了小五,连朕都要以不要了。”瑞帝笑道。

“谁让小五这孩子比皇上贴心呢。”皇后亦笑着说道。

在虎头生辰这一天,帝后终于和解,和虎头一同用膳,帝后之间的那点小尴尬都被虎头的巧言消于无形中。

但瑞帝仍然改不了或者是抗拒不了丽贵妃的魅力,多数时间仍在平乐宫,周皇后心中虽有失落,但也只能默认。

而丽贵妃,在得知帝后和解后,也十分替瑞帝开心,说道“如今皇后娘娘不气了,皇上的心情都好了许多,妾真替皇上高兴,只是……”

丽贵妃说到这里,便停住,眼中带着恐惧。

“你放心,皇后这一年来性子改了许多,她不会来找你麻烦的。”瑞帝说道。

“皇后娘娘向来大度,妾自然放心。”丽贵妃笑道。

“嗯,这也多亏了小五,自她有了小五做儿子,这性子愈发温和了。”瑞帝笑道。

周皇后总是在激动的时候有极端的表现,而现在,就算瑞帝冷落了她一年,周皇后竟然也能保持着温和的情绪,甚至比以前更为闲静端庄,这让瑞帝很是满意。

只是当瑞帝提起虎头时,丽贵妃的眼神中的恐惧更胜,这让瑞帝有些疑惑。

瑞帝不明白,为什么只要一提起虎头,丽贵妃就有这种神情,并且当初也是丽贵妃极力劝瑞帝让虎头出去开府的。

如果丽贵妃因为周皇后的关系,而厌恶虎头,瑞帝还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是恐惧呢?

“怎么朕一提起小五,你就这表情?”瑞帝忍不住问道。

“什么表情?”丽贵妃略带惊慌的说道“妾一直是这样的啊。”

“小五这孩子有时候虽然莽撞些,但他本性善良,你放心。”瑞帝说道。

“是!”丽贵妃应了一场,就仿佛要逃避这个话题似说道“皇上,妾又学会了支舞,跳给您看好不好?”

于是平乐宫中一时又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

“不要!不要!皇后娘娘,求求您快救皇上!皇上!皇上!您快跑!”

当夜,瑞帝再次被丽贵妃的恶梦吵醒,这一次他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紧张,在经历了最初的惊惧之后,瑞帝开始审视丽贵妃,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瑞帝才开口问道

“是谁要害朕!”

与第一次一样,丽贵妃并没有理会瑞帝的发问,只是在梦中惊恐的大叫“皇上快跑,快跑!皇后娘娘,你快点把他拦住,快把他拦住,不要让他伤害皇上!”

瑞帝闻言,他的手越来越凉,凉到他的血液中。

周皇后能够拦得住谁,为什么丽贵妃在梦中要求周皇后救自己,丽贵妃为什么每次提起虎头时就会有恐惧的表现呢……

直到丽贵妃又恢复平静,瑞帝的思绪还是乱的,他再也无法入睡。

这一次,瑞帝独自一人坐在窗前,坐了一夜,星空仍然是那个星空,而人心是否变了?瑞帝看了一夜的星空,但看得并不是星,而是人心,人心惟危啊!

“皇上怎么一个坐在这里。”

不知何时丽贵妃醒,轻声走到瑞帝身旁,依在他的肩头说道。

“有些闷热,就起来坐坐。”瑞帝说道,而后用一种难于理解的目光看着丽贵妃。

“皇上,您怎么了?”丽贵妃有些不安的说道。

“告诉朕,你为什么那么恨小五,他可有哪里冲撞你?”瑞帝盯着丽贵妃问道。

“妾哪有恨五殿下,妾与五殿下话都没有说过!”丽贵妃说道。

“那你为何每次提起小五,眼神中就有恐惧?”

“妾也不知,只是第一次见到五殿下心中就有种不安,或许是五殿下脸上的疤痕所致吧。”丽贵妃说道。

“嗯,小五哪有你说的那样恐怖!”瑞帝说道,在他看来,虎头面上虽有些小细痕,但这根本不影响虎头的容貌,虎头仍然是一个望之可亲的孩子。

当然,丽贵妃提出这事的时,瑞帝又有一瞬间动摇,他真的要一个面部有些缺憾的人来继承自己的大业吗?

“妾不是这个意思,其实小五殿下还是很可爱的,只是妾每次想起来,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这种熟悉让妾有些害怕,妾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丽贵妃说起虎头时,眼神无意中流露出的恐惧仿佛在印证她刚刚所说的话。

“这样?”瑞帝沉默了,这世上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反而更引人遐想,更容易让人相信。

瑞帝此时虽然理智让他不要相信,但是情感却逐渐相信了,是虎头吗?

瑞帝在心中默默的猜测着。

“那孩子是那么的善良、忠诚,那么的像朕,怎么可能呢?”

可是瑞帝刚想到虎头像他自己的时候,瑞帝就又犹豫了。

曾经瑞帝也认为自己是一个侠义、正直、善良的人,可是他还是做了那件事,那么虎头呢?

自此,瑞帝看虎头的眼光总是多了一份审视,总是希望从虎头的行为中,找出虎头可能会或者正在反叛他的蛛丝马迹。

可当一个人心中有了结论时,就一定会下意识的来找证据来证明这个结论,并且往往能够找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个结论。

瑞帝也是一样,平日里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他眼中似乎都成了证据。

于是慢慢的,瑞帝甚至与丽贵妃一样,每次他只要脸海中想起虎头,心中就有丝不易觉察的恐惧掠过,逐渐瑞便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虎头,甚至连周皇后的永寿宫也越去越少了。

对于瑞帝的变化,周皇后和虎头当然显显的感觉到了。

“小五,你最近可有做什么事惹你父皇生气了?”周皇后问道。

最新小说: 凡人狂徒 穿成八零福运小萌包 重生成为科比 在东京生活的修士 萧阑传 宋医生又招惹了桃花运 末世:召唤宠物小精灵 占窠之鸠 都市无敌至尊兵王 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