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爱恨纠结

经过三个月的时间,弟弟完美的变了样,简直就是韩国欧巴,这个样子才是我想要的,我也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学习了特化师,接下来我要给我弟弟造一个完美的身份,我要他光鲜亮丽的出场,我要他在人群中耀眼,大叔看出了我的心思,让弟弟去他朋友的酒吧,跟朋友打好了招呼,说以后就说我弟弟是老板,那个酒吧就在佳轩家不远的地方,听说还很出名。大叔的朋友总是能无条件的帮他,没有任何利益的帮他,我在想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能让身边的人都无条件的帮他。

“姐,你不打算告诉我你的计划吗?你要我怎么配合你啊!”说实话,看见弟弟一脸纯真的样子,我真的犹豫了。

“弟,我在想,我这么做是不是太自私?毕竟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把你............”

“说什么呢?我那三年的牢狱之灾白受了?妈妈不是我妈妈吗?你再说这话我跟你急。”弟弟勾着我的肩说。

我笑笑,跟他说了我的计划,他听完整个人楞了足有两分钟,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这个计划太完美了,就跟电视剧里的一样,但是他总担心出问题,一切都在我计划之中,意外情况我也预算到。这三个月我门都不敢出去就是因为我和大叔的绯闻,他的经济公司出来澄清说只是要好的朋友,也许连经纪公司都觉得我这个身份配不上大叔吧。

“姐,姐,姐”我弟弟一边看着手机一边使劲拍我。

“干嘛?有屁放!”我不耐烦地说。

“你火了!”弟弟把手机放到我眼前,我一口水喷了出来,到底还是被狗仔刨了出来,我的家底翻个底吊,我结过婚,离婚包括我弟弟坐牢都写的清清楚楚还有我和佳轩的结婚照。

“天啊!这,这,我这几个月很注意了好不好啊?怎么还抓着我不放啊?要死了要死了,怎么办?”这下完了,我什么时候离的婚他门都查到了,说大叔插足他人婚姻。

“嘉瑶,出事了。”大叔姐姐急急忙忙赶回来“允执经济公司要他澄清跟你的关系,允执不同意,跟经济公司闹起来了,公司说,公司说,不撇清关系就要解约。”

糟糕!我想都没想就冲出门,打车到了大叔经纪公司楼下,我一进公司前台就认出我来,毕竟我可是最近的头条,中国韩国都是,可我一点不觉得这是荣耀,前台拦着我不让进,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韩语,我刚要打大叔电话,大叔就闻声出来了。

“丫头?你来干嘛?快回去?”大叔皱眉说道。

“他们要跟你解约是真的么?你跟他们说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连朋友都不是,或者,或者……”

“说什么呢?你知道我不可能这么说,他们不会解约的你回去吧!放心啊!”

“谁说不会?”从大叔身后走出一个中年男人说着流利的中文“现在整个娱乐圈都说云执是第三者插足,你知道这对他影响有多大吗?我不想知道前因后果,我只知道这样的绯闻一出对我们公司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如果这个人没有价值,我们当然会解约。”

“我...........”

“她就是我女朋友。”大叔突然拦在我前面,打断我“不管你们解不解约,她都是。我爱了就是爱了,如果因为你们要我放弃她,我做不到。”大叔很是严厉的说道。

“好,很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那个男人转身走了。

“车云执,你疯啦?你大好前途不要了?我,我不喜欢你,也不爱你,根本就没打算接受你,根本没有。”我几乎是哭喊出来。

大叔一把拉过我,当着全公司人的面抱着吻我,简直是疯了,我抬手想推开他,被他一把抓住。

“我不可能放手,云嘉瑶,你给我听清楚,我就是爱你,就是要跟你在一起,不管你同不同意,这辈子你都是我车云执要照顾一生一世的人,没有别人,你再敢推开我,我对你不客气。”他这霸道总裁式的对白,说得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因为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这些话他是很认真的在说,他的眼神坚定但是依然温柔。

“愣着干什么?刚才的拍好了就发上去啊!这么好的洗白,你们都傻了?”那个中年男子面露微笑看着我们。

“我们根本就没有要跟他解约,培养他那么不容易,我们怎么可能随意放弃,刚才你来之前,云执已经跟我讲清楚你们的事了,是我故意告诉云执姐姐叫她转告你,以为你自己会发一篇文章声明的,没想到,你直接跑来了,也好,把云执的人设改成专情暖男也不错,要知道现在娱乐圈都比较喜欢撒狗粮。”

“但是之前的文章............”

“放心,我们自然有办法。”说完他笑着走了。

大叔笑着看着我,用手摸摸我的头温柔地骂道“傻瓜!”我自己是一脸的懵逼啊,什么情况?我是被套路了吗?刚才发生了什么?大叔带着我走出公司,说是今天没有通告,带我出去吃饭,我还在蒙圈中,我都不知道这样是对他好还是不好?想想我跟佳轩的仇,想想我自己的过往,再看看身边这个几乎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我都不知道我要怎么办?推开他,我根本做不到,不推开,我的身世肯定对他会有影响,虽然有经纪公司洗白,但是..............

“傻丫头,想什么呢?“他握着我的手问我。

“我,我没想什么。”

“不要想着怎么甩开我啊!我是甩不掉的,好了到了,在门口等我,我去停车。”他把车停在一家西餐厅门口。

“真的是啊,真的是,就是她”我身后有几个女孩在低声议论,其中有一个中国女孩,我回头看看她们,不确定她们是不是在说我,结果不回头不要紧,一回头那几个小姑娘瞬间大叫,吓我一跳,然就从过来对我推推搡搡的,我又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根本听不懂,我拿手挡着脸,不知所措。

“喂。”大叔从停车场跑过来,一把拉过我,用很严厉的口吻在跟她们说着什么。

“你是中国人吧?呸,丢脸,贱人,有夫之妇勾引我们云执。”明白了,原来是云执的迷妹。

“姑娘你说话注点意,你才丢中国人的脸,还丢我云团的脸,我的迷妹里有你们这些才让我觉得丢脸,你们真要是喜欢我就应该祝福我,你们在这种地方对一个女孩子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话说回来,即使我不跟丫头在一起,也不会跟你们任何一个人在一起啊!怎么你们难道还幻想着能嫁给我吗?”云团是云执粉丝团的称号,这几个女孩怕是追星追疯了,看到那篇文章之后很是生气,觉得我配不上他。

“看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都觉得我配不上你。”我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无奈的说。

“她们懂个球啊,你也是,不知道跑的吗?就站着被欺负。”

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啊,我看来要好好学韩语,一句听不懂,真他喵的尴尬。

他笑笑不说话,拉着我进餐厅,餐厅灯光很暗,但是很柔和,里面放着很舒缓的钢琴曲,服务员领着我们坐到一刻靠窗的位置,从这里看出去,夜景很漂亮,整个晚上氛围都还算融洽,直到一个穿着时髦,化着大浓妆的一个女人坐在我对面,大叔旁边。他们说了两句什么,好像很熟。

“这是我上部戏的女二,朴慧,她也会中文。”

“你就是绯闻的那个女孩?云执你的眼光真的是很一般啊,没看出有什么特殊的。”她中文口音很奇怪,边说还边倒向大叔,很有点投怀送抱的意思,大叔就一直在躲,很是尴尬。姑奶奶今天刚在门口被一群无知少女欺负完,气还没出撒呢!

“朴小姐你的中文是跟日本人学的吧,怎么一嘴的野鸡味,一眼能看出特别来的那是妓女,诶,你懂什么是妓女吗?”我略带讽刺的说。

“你,你敢骂我?”她噌的一下站起来。

“哎哟,理解能力不错啊!还以为你听不出呢?”我嘲讽地说。

“你一个离婚的女人怎么配的上云执,你好好的豪门少奶奶不做,你想出名想疯了吗?”哎呀!嘴皮子挺利索啊!

“我离不离婚与你无关,我离婚了至少我光明正大,我挺好奇都说娱乐圈很多女星是潜规则上位,诶,你长相一般啊!牙尖嘴利!你是怎么当上女二的?潜规则什么样?”

“你……”她拿起水要泼我被大叔一把抓住。

“当着我的面泼我的女人,不好吧!朴小姐!”

“啊~”她满脸怒气摔门而出。看着这个背影真是过瘾。

“我的丫头会还嘴了呢!以后可不好管了呀!”大叔捏了一下我的鼻子,宠溺地说道。

“我才不要再做回任人欺凌的小兔子。”我一下想到了过去的事,想到了佳轩。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大叔连忙道歉。

“没关系,再有一个月我结束了特化师的课程我就回国了,你知道的,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低头玩着叉子。

大叔起身坐到我身边,心疼地把我抱入怀里“对不起,终究是我不好,当初我带你走就不会发生后来的种种。”他还是很愧疚。

“与你无关,怪只怪那些拿我当棋子的人。”我一想到过去我就恨的牙根痒。

一个多月的时间相当的快,我也取得了特化师的资格证,老师说我很有潜力,要我去参加国际特化师大赛,要是拿了奖回来我就可以去好莱坞当特化师,心想也好,让老师帮我报了名,我只是想我现在爬的越高,回头打佳轩的脸才能越痛,大叔的工作在韩国,没有办法跟我走,临走的时候他也是万般的不放心,说怕我被欺负。

回到国内,我先安排了弟弟身份,大叔朋友说佳轩妹妹是常客,正和我意,随后去了趟律师事务所,我去韩国之后状告佳轩妈妈他们的事就全权委托给他们了,我一直有跟进这件事,现在,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了结了这件事,律师说,证据不够充分,因为没有人看见佳轩妈妈迷晕我,视频里只看见我跟她进去,然后她出来迎接张少,再后来就是他出来之后门口讲了几句,他们现在反咬我说是我自愿的。说实话我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我也想不出能有什么证据了。

“姐,想什么呢?”

“没什么!”

“我知道,是不是官司卡住了?告不了他们?”弟弟看出了我的心事。

“嗯,现在他们反咬一口,说是自愿的,我也没有证据,不知道怎么办?”

“有样东西给你看看。”弟弟拿过笔记本,插上U盘,打开一个视频,这个内容简直让我想把电脑砸了。

“这个东西今天放在我们门口,我,打开来看了,我想,这个应该可以了吧!”弟弟全程低着头,“但是,姐,这个视频,你确定要拿出去吗?”

“为什么不?”我咬牙挤出一句话。

我把视频送到了律师那,律师看完说这下可以结案了,他问我为什么不早拿出来,他说可以直接给法官和陪审看,这样就可以不要在庭审上放出来,也是出于对我的保护。

“贱人,我杀了你!”从法院出来,左丘嫣儿疯了一样向我扑过来,被旁人拉开后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我杀了你,你害我妈坐牢我杀了你!”她妈妈有期徒刑3年,没有缓刑。

“我害你妈妈?小姑娘,你搞清楚,是你妈妈害我在先,是你哥哥对不起我在先,这是你们家欠我的,欠我弟弟的,你们就该还,三年我还嫌不够。”我看你还能蹦多久,下一个就是你。

“云嘉瑶,你放屁,你自己勾搭汉子,还要诬陷我妈,你个贱人,婊子……”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她脸上,打她的不是别人,是佳轩。

“嘉瑶,你说过你会放过我妈的,你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他质问我。

“我说话不算数?左丘佳轩,你说你永远不会伤害我,你算数了吗?你说你会永远保护我,算数了吗?你说你永远不会骗我,算数了吗?你毁了我们全家,你现在来跟我说,我说话不算数,真是可笑!”

“嘉瑶,我真的是知道错了!我是真的喜欢你,给我一次补偿你的机会好不好?你看我们过去还是有美好的对吗?再给我一次照顾你的机会好不好?”我脑子里居然出现了他的好,我一定是疯了,我居然会同情心疼他。

“她不需要你的照顾,有我就够了!”

“天啊!是车云执,车云执啊!”周围的人一片哗然,尤其是小姑娘,因为事件特殊,有一些地方报的记者在跟我们的案子,所以第一时间大叔就被围住了。

“车云执,网上传的视频和照片都是真的吗?她真的是你女朋友吗?你们首次被拍她并没有离婚,对此你有什么解释吗?”一个你记着拿着录音笔问大叔。

大叔低头一脸宠溺的看着我,把我搂在身边“没错,她就是我女朋友,我不管你们外界怎么评论她,我喜欢她就是喜欢她,至于第三者,我不做任何解释,爱情里没有先来后到,再说,左丘家的所做所为你们也看到了,所以,她是受害者,我不希望你们再追着她不放,我是公众人物,我习惯活在屏幕了,她没有,她需要正常人的生活。”

“据说你们早在幼年时期就相识,是真的吗?”另一个男记着问。

“对啊!我们六岁就认识了!”大叔始终把我护在身边。

“那你对她前婆婆帮助他人强奸她的事……”

“你怕是不会说话吧!请你回去从修一下记者的基本素养,这件事我不知道也不许你们任何人再提,这件事她是受害者。”大叔很严厉地打断记者的问话,搂过身边的我,推开人群走向车子。

“姐,你没事吧?”

“你来干什么?我警告过你你不能来,你来了往后的计划就穿帮了。”弟弟还没有到出场的时候,所以他必须跟我没有交集。

“我能不来吗?那个贱人我恨不得冲出杀了他。”我弟弟眼神充满杀气。

“小不忍则乱大谋,好戏才刚刚开始。”我看着法院门口的佳轩兄妹俩,暗暗下决心以后再不要心软。

回到家,我一下瘫软在沙发上,在法院门口,那记者问的话就像一把刀,一次又一次的往我心里戳,我简直要奔溃了,事实摆在眼前,我的过往还是有很多人在意的,对大叔的未来不可能一点没有影响!我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我快要窒息了。我拿起车钥匙,几乎是小跑的冲出屋,我也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我就想一个人呆会,我往一座山上开去,在半山腰停下,趴在方向盘上,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接下来要干什么?仇恨让我变了样,也让我迷茫,就因为仇恨,我要推开所有我爱的和爱我的,我不想殃及任何人。

“啊~”我冲着空旷的山谷防声呐喊,想把心里的不痛快全都喊出去,但是并没有随我的愿,压抑还是一点没有缓解,我靠着车坐着,看着山下的景色,来来往往忙碌的人,有多少是为了仇恨或者,又有多少是为了爱而活着。

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下来,心里也平静不少,这山上没有路灯,还是回去吧!可我怎么也发动不出车子,心想没这么倒霉吧!我又不会修车,拿起手机想着给弟弟打个电话,结果没有信号,天啊!我都不知道我在哪!四周也没有人家,只有走下山,明天叫人来拉车。

下山的路很难走,为了走近路我走了小道没有延大道走,结果天黑的很快,我打开手机电筒加快脚步,夜晚的树沙沙作响,加上脚下树叶树枝噼噼啪啪的声音,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满头大汗,越跑越害怕,结果脚下一下踩空摔了一跤,手机也不知道摔倒哪里去了,遭了,天黑了,周边的树叶声夹杂着动物的叫声,我害怕的不知所措。

“丫头~丫头~”是我出现幻听了吗?我怎么听见了大叔的声音,“丫头你在哪?”真的是大叔。

可是我居然喊不出声音来!眼泪一直流害怕的不知道怎么办?我只能听着大叔的声音,我感觉我的心要跳出来了,血压也在上升,我的眼前出现的全是恐怖的画面,佳轩面目狰狞的样子,母亲去世的样子,还有我自己自杀的样子,鲜红的血充斥着我的眼睛,眼前竟是一片漆黑……

等我再醒来,我已经在医院,身边坐着大叔,他趴着睡着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现在大叔就像当初的佳轩一样,处处关心,事事守护,我不是不信任他,只是一招被蛇咬,我必须处处当心。

“那是车云执!我的天啊!这的是,那不是他的绯闻女友吗?她一点配不上允执。”

“就是就是,我听说她之前是豪门少奶奶,最后被人强奸了,就这种女人还舔着脸攀明星……”两个小护士在门口议论着,浑然不知我就在门后,不过她们没有说错,我根本配不上大叔,看看熟睡的他,再看看我,如何配得上高高在上的他,所以我自己默默走出医院,打车回了老家,我想我妈了。

妈妈的笑还是那么美,似乎可以忘却任何烦恼忧愁,我看见墓前的一束花,正在犯愁是谁给我妈送来的鲜花,一只手从后面拍了我一下,着实把我吓一跳。

“佳轩?你来干什么?”我看见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想把他塞进墓地里。

“我,我来,看看咱妈!”他结巴的说着。

“咱妈?左丘少爷,你怕是忘了我们离婚了,我们没有这个福分做你们家的亲家,拿着你的花滚!”我抓起花扔到一边。

“嘉瑶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滚开!”我用力推开他的手,自己却被绊倒。

“左丘佳轩!”大叔冲过来给了佳轩一拳“你不要太过分,你欺负丫头欺负到这来了?你俩已经离婚了,你还想干嘛!”大叔拉起我把我护在身后。

“车允执,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把嘉瑶还给我好不好?你已经害我失去了晓晓,你不能再让我失去嘉瑶!”

“左丘佳轩!是你把她从我身边夺走的,是你毁了她一辈子,是你害她失去家人,你现在跟我说她是你的?”眼看他俩要打起来。

“我谁的也不是,你们不是要在我妈坟前打架吧?左丘佳轩!我与你,这辈子死生不复相见,我不欠你们的,你们欠我的,自会有报应,你要是再纠缠,不要怪我不客气!”我被对佳轩,冷冷说道。

佳轩还想说什么,却低头不语,转身无奈走了。妈,你等着!我要让他们左丘家的给你陪葬。

“丫头……”

“大叔,你不要陪我了,你回去忙你的吧!不要担心我,我这样的人不值得。”大叔想说什么,我打断他。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放弃你?你是我要用这辈子去爱的女人!”

“你不懂,我这一生终究是只有这样了,该毁的,不该毁的,我都毁了,而你呢?人生闪闪发光,身边的女人不止我一个,你把心思挪一挪,你就会发现不是非我不可。”

“你说什么?我不许你这样想,我爱了就是爱了,别人,我不要。”大叔厉声喝道。

“我什么都没有,连女人最起码的清白都没有,我拿什么去爱你,难道以后要别人说车云执的老婆被人强奸过吗?你的人生……”没等我说完,大叔狠狠把我搂在怀里亲吻,任凭我怎么推。

他的吻格外的温柔,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他的唇软软的暖暖的,他虽然非常使劲的抱着我,但是这个怀抱结实而温暖,我都可以感觉到他呼吸胸口的起起伏伏,还有结实的胸肌。

“傻丫头,不许再说这种话,我不会放弃你的,今天我对着你妈妈的墓发誓,我,车允执,今生今世非你云嘉瑶不娶,如有违背,我不得好死。”我忙捂上他的嘴。

“在这种地方不许说这种话,我,我只是觉得,所有人都觉得,我,配不上你……”

“瞎说什么?看来是我刚才亲的不够。”他说着靠过来,我下意识把头埋下去“你害羞起来真好看!”他调皮的说。

“你,你不觉得,在这种地方,说这种话,很奇怪吗?”在墓地说着肉麻的土味情话,气氛确实怪异。

大叔带我回到北京,弟弟看到我问我哪去了,消失好几天着急死了,但知道大叔陪着我就放心多了。

“小弟,从明天开始你就去那个酒吧待着!记住自己坐一个小桌子,不要搭理任何人,不许喝酒,拿一杯冰红茶,不管多漂亮的小姐姐跟你打招呼你都不许理睬。”我端坐着跟小弟吩咐。

“明天就开始了吗?”

“怎么了?犹豫了?”我问道。

“没有,早就想收拾他们了,不过你说的这些有用吗?”弟弟表示看不懂。

“女孩的心思我最懂,记住就算是嫣儿跟你打招呼,你也不要理,否则会显得故意,反正按我计划进行,这是你的车,这个房子以后就是你的,我会搬出去,记住,你自己一个人住,没有亲人!”

“哇!姐,玛莎拉蒂!下血本啊?哦,对了你不住这住哪?”弟弟看到车钥匙很是吃惊。

“那你就别管了,还有,你的蓝牙耳机要带好,必要时候会用到!这车不是我的,你当心点啊!”重点还是要敲的。

“我的,没事,开吧!”大叔拿了一盘水果从厨房出来。

“谢啦!姐夫!”

姐夫?我看了他俩一眼,抓起枕头扔向弟弟,他俩坏笑着。

从明天起,这样的氛围不会再有,从明天起,我的大戏就要开锣,左丘家,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