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绝地反击

大叔带我回韩国已经一个多月了,我这一个多月说的话加起来都超不过十句,我是真的对这个世界厌恶了。这一个月,我想了好多,我也想过死了算了,可是弟弟怎么办?我知道举目无亲的感觉,我不想弟弟也这样,我要帮他翻案,我要让左丘家付出应有的代价。

“丫头,你托我打听的事我打听到了,我找到你要找的人了。”我托大叔办的事有了着落“不过,我们就必须回中国,人我朋友控制了,但不可能压到韩国来。”我要知道我过去三年面对的是什样的人,我必须找到这个人问清楚。

回到国内,大叔带我去见那个人,大叔的朋友把他锁在一个小黑屋内。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多少钱你们说啊!我,我可以给你的,不要杀我!”他懦弱的祈求着我。

“杀你?你早就是个死人了!你觉得我有必要杀你吗?”他看清我的样子吓得不轻,直往角落里躲,浑身发抖。就这个胆子也不是什么人物啊!

“你,你,你在说什么?我,我听不懂!”他转过脸不看我。

“听不懂啊?好办啊!让他们来跟你说。”我指了指身后的一群大汗,这些人都是大叔的保镖,明星身边的保镖都是练家子“他们手上没轻重,你可想好了!反正我再打死一个死人也不算犯法”我转身走向门口。

“不要,不要我说,我说”他看了看这群彪形大汉,咽咽口水说“我就是个跑龙套的,是那个少爷说给我一万块钱让我去挑衅你弟弟,本来,本来是要打你弟弟一顿的,我没想到你弟弟真的下死手的,所以,所以我们就将计就计说我死了,我也没有,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他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你是怎么骗过法医的?”在法庭上是需要法医的死亡证明才能开庭审判。

“他们,他们收买了法医和医生,哦,对了监狱,监狱也有他们收买的人,你弟弟,在里面,应该,吃了不少苦。”他现在就是垂死挣扎的蚂蚱,想将功赎罪。

“放心,牢里的狱警我支会过了。”大叔在安慰我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很好奇。

“那你就不用知道了,现在他你要怎么办啊?”

“你想活命吗?”我双手抱胸严厉的问着。他疯狂的点头。“去自首,替我弟弟翻案!”

“不,不可以,我不去,不去,我要坐牢的.....”他蜷缩在角落。

“不去?好啊!反正你已经白捡了三年,你也赚到了,现在就让你去该去的地方。哦,对了,让你父母也去陪陪你吧,一个人,多寂寞啊!”我想现在我的样子就应该是电视剧里的那种腹黑女吧。

“不要,不可以。”他爬到我脚边拉着我的裤脚“不要,我去,我去,求你不要伤害我父母和家人,求你。”

“送他去警局”我猛的抽开脚,开门的那一刻,阳光瞬间照进漆黑的房间,很是刺眼,我用手挡着我的眼睛,半晌才适应这刺眼的阳光,看着阳光从指缝照射到我的脸上,那一刻我似乎获得新生,我在心里暗暗告诉我自己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云嘉瑶,从今天起,我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欺凌的了,我要把自己变得强大,我要让那些曾经欺凌我的,羞辱我的统统跪在地上求饶,我要让那些杀不死我的统统后悔。我的余光看到了我手上的这枚戒指,左丘佳轩,我要把你加注在我身上的,一桩桩一件件全部还给你,我要你尝尝众叛亲离,一无所有的滋味,第一个就是你引以为傲的母亲。

“丫头,怎么了?”大叔拉着我的手问。

“大叔,你回韩国吧,接下来的事与你无关,你现在是公众人物,我不想..............”

“你说什么呢?怎么与我无关,是我毁了你们全家,你现在跟我说与我无关,这三年我根本没有办法回来,不然我一定第一时间回来带你走!”大叔说完把我搂入怀里,他怀里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和一股香水味,在现在这个时候这个怀抱无异于一个避风港,有那么一瞬间我都忘记了我还有仇没有报。

“有一件事,我现在就要去做。”

“不能等我回来吗?我要回韩国一段时间,赶通告,你一个人可以吗?”

“现在在你面前的已经不是以前的云嘉瑶了,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你觉得我有什么不可以啊?”我看了看大叔,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柔,但是还夹杂着些许愧疚,我知道在他心里我的这一辈子终究是被他毁了,但是我不这样认为,伤害我的不是他,是那些该死的人。

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把她妈妈送进大牢,我来到之前的酒店,要走了那天的监控录像,拿着监控录像我去找了律师,律师给我的答复是可以起诉,我还咨询了关于离婚的事,律师说这件事也可以作为离婚的起诉条件,但是毕竟与佳轩无关,法官有可能会酌情考虑,我告诉他佳轩又精神病,我婚前不知道,他说只要有证据证明他有精神病我们的婚姻就是无效的。

回到店里,所有人都站在大厅很奇怪的看着我,顺着他们站的方向我看过去,我阿姨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对面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佳轩,一个是他妈。

“嘉瑶,你这一个月去哪了?”佳轩看见我立马跑到我身边想抱我。

“我去哪?与你何干?”我一只手推开他,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

“嘉瑶,你说什么呢?你是我老婆啊,我怎么能不关心你去哪?”

“一个月渺无音讯,你跟谁在一起,都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依旧是那副桀骜不驯唯我独尊的样子。

“我心里很清楚啊,左丘太太,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是否清楚啊?”我反问道。

“反了你了,你跟谁说话呢?佳轩,你还不给我打,这是要翻天啊!”

“打我?”我把包仍在沙发上,摘下眼镜,一步步逼近她“你打一个试试,左丘太太,我现在不是你想打就能打的,我挨了你三年打,忍了你三年的羞辱,如今,你还想再欺凌到我头上吗?忘了告诉你,你马上都会收到法院的传票,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内容吧?”她被我逼到角落里,一屁股坐沙发上,用很惶恐的眼神看着我。

“不可能,对你自己没有好处,你的清白.............”她表现的非常慌张。

“我的清白?你说在我的清白和你们左丘家的声誉面前,哪个比较重要啊?”我口吻轻蔑。

“嘉瑶,你怎么了?我是佳轩啊,你,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佳轩略带哭腔的问我。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是你啊,左丘佳轩,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明白我自己原来可以这么冷漠,谢谢你毁了我的人生让我毫无牵挂,谢谢你,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认识,如果你识相就痛痛快快把婚离了,要是你不识相,那我们就法庭上见。”我看着这两个受到惊吓、惊慌失措的人,心里还真是有那么一丝痛快“保安,把这两个人扔出去,这里不欢迎他们。”说着我转身上楼去。

回到办公室,我立刻把门关上,踉踉跄跄走到桌边,我要怎么形容我自己的内心,紧张,不安,忐忑似乎都不足以描述,面对这个我爱了这么久的“陌生人”,突然要我对他恶语相向,我真的有那么一刻心软,他拉着我的手我再也感觉不到那种温度,他在我面前的温柔体贴都显得那么做作,但是,我终究爱了他那么久,他的语气一恳切,我的心还是软了一下,可是,想到我妈妈,想到我弟弟白受的三年牢狱之灾,我的心就像石头一样的硬。我仰头坐在椅子上,头疼的难以言喻,满脑子嗡嗡的全是这些事,我变得自己不认识,所有人都不认识,只为报仇,反问自己是否值得。

“嘉瑶”阿姨敲门进来“你还好吗?”

“我,没事。”我端坐起来回答道。

“没事就好,允执呢?”阿姨坐在我对面问道。

“他回韩国了,说是有通告,结束就回来。”我强忍着头痛。

“现在,你还怀疑他吗?”

“阿姨,你跟我讲讲他吧,我想知道。”

“讲讲他?我一时还真的不知道从何讲起,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吧。”我确实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位大叔。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啊!10几岁的时候就回来了,说是这边上学,但是因为他是韩国人,所以来了以后一开始只是交换生,只能在固定的学校上学,他一回来就来找我,说是要找你,那时候你妈带着你去了别的学校,说是教育好些,我也只能告诉他啊你不在这,后来他考上了这边的大学,就彻底转过来,你那时候刚毕业,结果他知道你在北京上学之后二话没说就改专业去那边读,他总是偷偷跟着你,还给我发照片呢,跟我说你现在很漂亮也很开朗,我叫他直接找你,他说他不要,他要暗中多了解你一些,哦对了,这些照片视频我现在还有呢,你看”阿姨递过手机给我。

确实有很多照片,这些也都是我上学时候的,还有马小林在,对啊,马小林,我都多久没有见过她了,这么多年她怎么样了?

“后来我听说他要开一家韩国料理,就因为知道你是学酒店管理的,还爱吃,他说你一定会去的,结果你真的去了,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但是没想到你会一直不信任他,还..............”阿姨突然停住“不过好在现在都好了,有情人终成眷属!”她话锋一转。

“我不可能跟大叔在一起。”我起身走向窗边。

“为什么?”阿姨很吃惊,也许在她眼里我们都经历不幸,结局就应该是王子公主,可是她忘了现实生活没有王子公主有的都是巫婆。

“没有为什么,先不说我是不是喜欢他,你觉得我现在配的上他吗?他是一个出名的大明星,而我呢?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肮脏女人,连自己的清白都守不住。”每每想到那个混蛋的嘴脸,我就恨的牙痒。

“允执不会在意的,他那么爱你。”

“他不在意,我在意,他的前途一片光明,而我,往后余生注定是要活在仇恨里,每一步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的人生已然毁了,难道还要搭上他的人生吗?他是爱我也罢,对我愧疚也罢,我只希望他离我远远的,不要再靠近我这个扫把星。”

“可你知道他为你做了多少事吗?他知道你弟弟入狱,给我一大笔钱叫我瞒着你收买狱警,你不知道我去看你弟弟的时候他成什么样子了,要是,要是没有允执你弟弟可能已经不在了,他知道你的生活过得不好,在他可以来中国的第一时间他就赶了回来,一刻没有耽误,他说过他不在乎什么大明星的身份,他...........”阿姨几乎用焦急的口吻解释。

“阿姨,我不是怀疑他对我的爱,是我受不起他的爱,我这样一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去接受他的爱,说实话,那天看见他的第一时间我简直就是看见了天使,他那时候出现就是我灰暗世界的一盏明灯,在韩国那一个月,他对我的心我还能不明白吗?但是阿姨,你应该懂我啊!”我看着阿姨,她无奈的点点头。

确实,如果在三年前我发现佳轩的所作所为,也许我就跟大叔走了,但是如今,我一无所有,连名节也没有,我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也许在大叔看来,我这一生终究是被他毁了,但是从头至尾,我没有怨恨过他,恨只恨那些拿我当事物,当玩意当棋子的人。

“店长你看,这是你吗?”店员拿过手机给我看,是一条八卦新闻标题是“当红韩星车云执地下恋曝光,深夜探访女友并留宿”下面还有几张照片,这个像素明显就是临时拿手机拍下来的。糟糕,那时候的我完全没有想到会给他带来什么负面新闻,这样一来会不会对他的事业有什么影响,毕竟我没有离婚,过往也不是那么的完美,这些狗仔队什么挖不到啊!

“大叔,你......没事吧?”我打通大叔电话,想问他是不是知道新闻的事。

“没事啊,怎么了?想我啦?”他还略带调皮。

“你没有看新闻吗?”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其实差一点我就回答是啊。

“哦,你说那个啊!我知道了,没什么,哪个明星没有绯闻啊?再说,那根本不是绯闻啊,我就是喜欢你。”

“大叔,别闹,你知道这对你影响有多不好啊?我还没有离婚,而且..............”

“放心吧!有我呢!没事,你只要记得,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把你弄丢了,我再也受不了你再受任何苦,再也不许任何人让你流泪,我在录节目,晚点说,撒浪嘿!”他匆忙就把电话挂了。

说真的,听见他说再也不要把我弄丢的时候,鼻头一酸,我想说让他不要来找我了,但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可能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还是想依靠他的,但是我始终是害怕对他的影响,在狗仔追查到我之前我必须解决好我和佳轩的关系。

我去律师处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带着离婚协议,我来到酒店找佳轩,我一进门,门口的迎宾恭恭敬敬的喊我少奶奶,我摘下墨镜看着他,想告诉他我不是,但转念一想,他们知道个屁,等离婚了他们自然就知道了,我让前台的打电话给佳轩叫他下来,顺便打了个电话给他爸,他爸一般情况不在酒店,不过今天日子好,恰好他也在。

“嘉瑶,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绝情的。”佳轩看见我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他爸就显得淡定多了,一步一步很是端庄的走到我跟前。我看了一眼佳轩,甩开他的手,把离婚协议扔在桌子上。

“什么?你还是要跟我离婚?我不会签的,我不,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我不签不签”他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句话。

“嘉瑶,我知道之前,是我们做的不对,那不也是,不也是没办法嘛?你........”他爸还是那副大领导威风凛凛的样子,但是当我们眼神相遇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可能他发觉了我的变化。

“我是你的?我是你的什么?棋子吗?一颗复仇的棋子?左丘佳轩,你是不是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你啊?左丘明,你是不是觉得无论什么事都可以用对不起不好意思来解决?一句是你们不对我就可以忘记你们对我做的一切吗?”我整理了一下自己情绪,我可不希望现在嚎啕大哭的跟他们对话“今天你要是把离婚协议签了,我们从此两不相欠,如果你不签,你对我弟弟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妈妈对我做过什么也很清楚,我想,豪门太太助他人强奸自己的儿媳这个话题狗仔应该很喜欢吧?你们要是不懂法律,就去找个律师问问,强奸从犯是怎么判的。”他爸爸脸色瞬间铁青。

“嘉瑶,不要,不要,妈妈不可以坐牢的,不可以,这事要是传出去对你有什么好处啊?我求求你,求求你。”佳轩应声就给我跪下,这一跪,跪的我心里一颤,头脑一晕差点就伸手扶他,但是我的手刚伸出去就被我收了回来,这一跪我受得起,“我给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求求你了。”

“佳轩,你给我起来”他爸很是接受不了他给我下跪的事,想想也是啊,他那么骄傲的人。

“你签不签?”我转头看一边,我怕看见他的样子心软。

“我..................”

“签,签了它佳轩”他爸突然打断他,走过来拉着佳轩到桌子边,要他签字,但是佳轩不愿意。

“嘉瑶,我求你了,不要跟我离婚,我承认,我一开始确实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当我知道他暗恋你那么久,还爱你那么深,我一下就想到了晓晓的死,我,我,我想着我也要毁了他的一生所爱,我要他眼睁睁看着爱的人死去,但是,但是我没有想到在日后的相处中我会真的爱上你,嘉瑶,我后悔了,我不该,不该毁了你弟弟的一生,我,我去自首,让你弟弟出来,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跟我离婚好不好,好不好?”他要是不提我弟弟我还真有些心软了。

“给你一分钟,你不签,就等着法院的传票,你签了我可以考虑撤诉。”

他坐在离婚协议面前,拿着笔迟迟不肯下笔,他爸则坐在一边不说话,只是低着头,这一切我完全可以去办公室私下说,但我就是要在大堂说,我就是要打老爷子的脸,他不是最注重左丘家的颜面吗?

“不要签。”他妈妈突然冲出来拦着佳轩,佳轩都已经下笔了“不要签,儿子,你还欠我一百五十万没还给我。”这种时候了她还在想着她的钱。

“哼!左丘太太,看来我是要带着律师来给你普及一下法律了,你那张欠条是不是有法律效应你有问过律师吗?话说回来,他不签,你觉得强奸从犯会判多少年啊?我来告诉你啊,3年以上,而且你是迷晕我的那个人,绝无缓刑的可能,再者,你觉得法院会让你们赔偿我多少损失费啊?这些都可以抛开不说,老爷子的脸怕是要被你丢尽了。”我嘴角透露出奸诈的坏笑,此刻在旁人眼里可能我就是个反派角色。

“你,你敢?你的名声..............”

“呵呵`~我一个死了一次的人,你觉得我还会害怕什么吗?”我几乎是要把脸贴在她脸上,她被我吓的腿一软,原来是只纸老虎,就这样就吓坏了。

佳轩迅速签好字给我,我伸手去拿,他拉的很紧,我看了他一眼,满脸的泪水,那双眼睛还是那样的水灵,泪光闪烁,我连忙低下头,用力抽走离婚协议,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向门口,身后的世界往后与我无关,从此以后,我可以孑然一身,但是你们加注在我身上的,必定是要还的,我没有打算遵守的我承诺撤销对他妈妈的指控。

我接到家乡警察局的电话说是有人来自首说是冤枉我弟弟,他们调查清楚了才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带着阿姨一起去警局,了解好了情况跟我说去办理好手续就可以接我弟弟回家了,我那一刻我激动的跟阿姨抱在一起,警察说会发出去声明说是这件案子错判,以免对我弟弟造成影响。

我跟阿姨在监狱门口等了半个小时都没见弟弟的影子,急的不行。看见监狱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身影,我根本不敢相信在我面前这个消瘦的不成人样的人是我弟弟,他看见我也是很惊讶,可能我现在的样子吓到了他。

“姐”他跑过来抱着我开始哭起来,我知道他这些年一定受不少委屈。

“都过去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妈呢?妈妈怎么没来?”这个问题问的我措手不及,是啊,这个时候跟我在一起的应该是我妈不是我阿姨啊!“怎么了?妈出什么事了?”弟弟从我们的脸上看出了不对。

“云飞啊!你,你妈妈她,她,”阿姨始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去世了!”

“你说什么?不可能,姐,姐,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他差点没站住,他使劲晃着我,似乎想在我这里听到否定。

“走,我带你去见妈,路上跟你说。”

我开车带着弟弟和阿姨去了我妈妈的墓地,弟弟哭的像个三岁孩子,一个劲的责备自己,说自己不该冲动上了人家的当,连累妈妈也遭殃。

“姐,那个混蛋在哪里?我要杀了他。”我弟弟猛地站起来,双手攥的拳头紧紧的。

“要他死多容易啊。”我一边烧纸一边说道“不过就是一刀子的事,但你想想你这几年受的罪,再想想妈妈,再想想我,你觉得给他一刀子你解气吗?”

“那就捅他几百刀。”弟弟的言语还是这么幼稚。

“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站起身“以为你坐了这么多年牢为人处事能冷静点了,没想到还是这么毛躁,要他死很简单,但是他死了你就解恨了吗?只有让他也尝到我们的感受,一点点折磨他,才能解恨。”

“我明白了,姐,你要我做什么?”我弟弟恍然大悟。

“你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变成万人迷。”我看着一脸茫然的弟弟“就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怕你一出门就吓坏人家小姑娘,跟我去韩国。”

我带着弟弟直接飞韩国,到了韩国,我就找到大叔的妈妈,跟她说了我的要求,大叔妈妈说我的要求要分几次,前后需要两三个月,我说我可以等。

大叔知道我来韩国之后第一时间赶回家里,进门看见我立马扑过来抱我,抱得很紧,大叔妈妈笑着说了两句,大叔回了两句,他们说的韩语我也听不懂,只好尴尬的笑笑,他还调皮的问我是不是想他了才来韩国找他的,我跟他说了我的来意,跟他妈妈和姐姐简单的聊了一会,当然他姐姐是会说中文的,和他妈妈的沟通完全靠他俩的解说翻译。

晚上我坐在他家后院的秋千上,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想什么,乱七八糟太多,大叔拿了件衣服给我披上,坐在我身边。

“晚上还是很冷的,自己坐着发什么呆呢?”他一脸的宠溺。

“我在想我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把弟弟拉进这场复仇会不会伤害他,毕竟这是我自己的事。”

“看你弟弟怎么想,你告诉过他他接受的话就完全没有问题,再说这件事不是你自己的事,他自己也受了三年的牢狱之灾,怎么能说是你自己的事?”大叔伸手想搂我,我往后躲开“怎么了?”

“大叔,你,你还是不要,不要跟我..........”我想说不要跟我走的那么近,但是就是结结巴巴难说出口。

“你是想说离你远点,不要跟你在一起吗?傻丫头,你不许推开我,我把你弄丢了三年,害你受了这世间所有的罪,我不要离开你,我是明星又怎样?如果不能跟你在一起,我宁愿是个乞丐,乞求你的爱。”说着就把我抱在怀里。

我很想推开他,但是我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我乖乖躺在这个怀里一点不想离开,在这里似乎一切都平静了,我一下想到了佳轩,以前我也是这样依恋他的怀抱,但是大叔跟他不一样,这个怀里多了很多温柔和柔软,我们保持这个姿势聊了很久的天,要不是他接到经纪人的电话,他根本就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他无奈地说明天还有工作,但是只要一结束就回来看我,我告诉他放心去,我没关系。

第二天早起果然没有看见大叔,他姐姐和妈妈在客厅看电视,看到我出来在偷笑,我一脸的懵逼,怎么了?我衣服穿反了?还是脸上花了?然后我的目光锁定在电视上,我的天啊!昨晚和大叔在一起聊天又被人拍了?这次是我的正脸,一点马赛克都没有,要命。

“看来,你是我弟妹稳了。”他姐姐很高兴的样子,他妈妈也跟着点头。

“你们,你们不觉得,不觉得不好吗?我,我现在这个样子........他.....”我是想说我的过往会对大叔的事业有所影响,但是一时语塞说不出去。

“你不知道我弟弟对你执着了多少年,所以成名之后改成了云执,对云嘉瑶的执着,你过去的事我和妈妈都知道,说到底是允执害了你,谁都有过往,我们根本不在意。”姐姐笑着拍拍我肩膀,“我也知道你是担心会对允执的事业有影响,说实话妈妈根本不希望他当大明星,简简单单的老百姓挺好的,所以,我们都无所谓。”

这一番话我瞬间不知道怎么接,我又不能说我现在在忙着报仇,他们知道一定不会同意的,但是这仇不报,我心里的恨根本没有办法平息。弟弟的改造计划在慢慢进行,看着他一点点的变化心里暗暗窃喜,左丘佳轩,你等着吧!等着看一场好戏吧。

最新小说: 女神的合约兵王 剑绝仙古 虚荣之上 我真不想当欧皇 我以为的都是错的 他叫卢瓦 都市奇门相师 我要转运做锦鲤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海贼之泰坦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