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万恶的根源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相信这一切的一切是真的,我多希望这是一个梦,一场噩梦,在某个清晨我醒来,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短短几天的时间,我的世界崩塌了,母亲去世,弟弟入狱,我该怎么办啊?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往后生活的酸甜苦辣叫我如何去面对啊?

佳轩一直陪着我,办理好一切事宜,所有的事尘埃落定以后,他提议带我出去散散心,此刻的我哪还有什么意识,在我的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里,现在唯一清晰的就只有佳轩而已,他现在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如果没有他,我想我一刻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他带着我去了马尔代夫,他说那是个蜜月圣地,希望我到那边可以被幸福的气息感染,恢复一下心情,我脑子里全是空白,那段时日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事后想想,这一切的一切不及后来发生的万分之一。

在国外散了一个多月的心,也稍稍恢复了一些心情,回国后,我把自己一头扎进工作里,用工作学习来麻痹自己,受我阿姨的影响,我打小就对美容化妆感兴趣,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悲伤,我用半年的时间考到了高级造型师的资格证,学会了开车,考到了会计,马小林说我是不是疯了,把自己都逼成什么样了,她问我这些有的没的都学会了,我还要去干吗啊?我总可以找到让自己忙的理由。

这半年来佳轩一直在催着我结婚,试想一下,我刚经历这么大的变故,我有什么心情结婚啊?佳轩却说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要名正言顺的照顾我,无时无刻的守在我身边,多少次我心里暗暗庆幸身边有他守着。这半年大叔也改变了很多,他真的回国参加素人明星海选,还真的就出名了,他改名叫车云执,读法还是相近的,指只是字改了,我真的有想过是不是跟我有什么关系,但是转念一想,他们这些明星名字都是经纪公司给换的吧,也许就是个凑巧,马小林当然也是知道了,她天天守着电视就为了看他。

“嘉瑶,董事长夫人叫你,你发什么呆呢?”总经理用手在我眼前晃晃。

“我知道了,这就去”我回过神来,来到总经理办公室,佳轩妈妈坐在老板椅上,看见我来就端坐起来,用手推过一张纸给我。我定睛一看居然是欠条?

“你一直拖着不肯和佳轩结婚,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这一年多来佳轩在你身上花的不少,其他的我就当他的零花钱,反正让他出去玩的钱都不止这些,但是你母亲的丧葬费还有你弟弟打官司赔偿的费用你总是要说清楚的对吧?这年头结婚都有离婚的,谈恋爱更是不稳妥,我跟他爸打拼也不易,你也理解吧?放心,不是真的要你还钱,一百多万,你这辈子都还不清,你要是保证这辈子都对佳轩专一,这笔钱就不存在了。”

我想只要是个正常的人应该可以想象到我现在的怒气吧,我最恨别人用金钱来压我,我也讨厌把我的感情和金钱扯上任何的关系,但是我还是把火压了下来,拿过纸签了字,按了手印“夫人,这笔钱我是肯定会还给你的,无论我是不是和佳轩结婚,无论我要用多久,哪怕是赌上我这辈子,我也会一分不差的还给你。”我几乎咬着牙说

“呵,小丫头片子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道这一百多万是多少钱吗?一摞一摞的砸你能砸死你,哎,随你吧!想还就还吧!”她很轻蔑的笑了笑,终于知道什么叫狗眼看人低,我的拳头握的都能听见自己的骨头在咔咔作响。

“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我回去工作了。”我转头要走。

“慢着,你不是说要还我钱吗?你在我这里上班,挣着我给你开的工资,还我钱?你当我傻吗?”她,这是何意?要赶我走?“既然要还我那就自己出去拼命。之前的工钱就当抵债了,一会让财务写张收据给你。”她一边玩着自己的戒指,一边用鄙视的口吻跟我说着话。

天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的,一想到这以后可能是我的婆婆,我就暗暗后怕,当我打算转头跟她说话的时候佳轩火急火燎冲进来,看到眼里喊着泪水的我,一把把我拉到身后。

“妈,你干什么?她又没有做错事。”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纸“欠条?你疯了妈?一百多万是我拿的,你这..........”佳轩也几乎跳起来。

“吼什么?是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女朋友自己要签的,你问问她我有没有逼她?”自己要签,这话叫我如何回答?

“嘉瑶,你没事吧!你签那个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一百多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的这桩婚姻和金钱画上了等号。

“是啊,我自己要签的,我还要离开这里,自己去打拼,用自己赚的钱还你妈妈的钱”我几乎要哭出来,可是强忍着泪水,眼睛死死盯着那张欠条,我告诉我自己我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

“嘉瑶你................”

“我去收拾东西,你们聊吧!”我怕我再呆一秒我的泪水就会留下来,我最后的一点点尊严也会荡然无存,从这一刻起,我感觉我和佳轩之间的关系不再像之前那样总感觉我们之间有那么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马小林为我抱不平,不过转念一想这样有什么不好,免得以后她再念叨我欠他们家钱,不过我要怎么办啊?我能去哪里上班呢,又要去找工作了,还好之前学了那么多东西,但是一时间要想做个什么工作还真的是很困难。

“嘉瑶,有人找。”马小林嘴里含着什么东西口齿不清的说。

“阿姨?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找到这的?”阿姨拎着大包小包进来。

“来,来找你,商量,商量点事啊!你之前不是给过你妈地址吗?”阿姨气喘吁吁的。

“先坐会,慢慢说”我递过去一杯水。

“诶,你之前不是去学了高级造型师吗?怎么样了?学会了吗?”阿姨猛灌两口水,很着急一样的问。

“是啊!我考完了,考下来了呀,怎么了?”我一脸的疑惑。

“太好了,你不知道现在化妆美容火的不行啊,可是你知道美容微整是你阿姨我的强项,但是说到造型化妆还是不行,老家那个地方到底没有这个大城市好,消费观念不行,我想到北京来开一家美容化妆的店面,诶你看怎么样啊?”阿姨这时候的出现太及时,帮阿姨打工总好过出去找工作。

“好啊!但是,阿姨,北京这边的,房~租”我咽了口口水。

“那你放心吧!店面我找好了,以前就是一家美容店,老板不做了,转给我了,我装修一下就可以了”阿姨笑笑“啊!对了,给你带了好多你爱吃的东西,这边买不到的”说着从包里拿出好多东西,一边的吃货马小林早就口水直流,我笑笑扔给她,她笑的跟个孩子一样。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一直在帮阿姨忙着开店的事,佳轩最近也变得很奇怪,对我忽冷忽热,有时候一天都可以不给我来电话信息,我想可能他妈做的事他没有办法解释,或者是见到我怕尴尬,也怕我生气吧,不过他妈是他妈,他是他,我始终还是记得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守在我的身边的样子,所以我总能原谅他的忽冷忽热。

阿姨的店如期开张,现在的女人的钱是好挣,生意也很火,阿姨更是乐的看不见眼睛,但是阿姨在老家还有店面,她必须回家照看。这边她交给我全权打理。有这样的机会我更是把自己一头扎进去,生意也算是可以的,每天回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这样的生活我倒是也过得习惯。

抵不过佳轩的一再恳求,我们结婚了,酒宴当天是人满为患啊,酒店当天不对外营业,除了客房部,进进出出全是商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也只有假笑回应,一天下来,我的脸的笑僵了。好不容易到了晚上能好好休息。却被叫到客厅训话。

“云嘉瑶,我告诉你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在我们家,当儿媳妇的就要有儿媳妇的样子,每天早上七点是全家起床的时间,在这个之前你必须把早饭做好,晚上7点准时吃晚餐,中午反正家里也没有人就算了,还有在家里男人就是天,佳轩再宠你,你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后面她说的什么我完全没有听见,我看看一边坐着的佳轩,他没有一点要帮我说话的意思,甚至连表情都是我不熟悉的“听见我说话没有?”

“听见了。”我低声回答。。

“好吧!去把碗洗了!”她躺在沙发上手一挥的说道。

“不是有保姆在洗吗?”我问了一句。

“你什么态度?娶你回来干什么的?要什么保姆啊?”她一下弹起来怒吼道。

“你就去洗一下吧!也不是什么力气活,不要气妈了!”佳轩第一次不向着我说话。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洗个碗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心里觉得落差很大,也许是佳轩之前一直是护着我的,现在突然之间不再帮着我就觉得挺失落的。

“怎么了?还在生气啊?”回到房间佳轩态度又变了“哎呀!好了,我妈也是这样过来的,再说洗个碗做个饭也不是什么大事啊!你之前不是也给我做过饭,就当是为我咯!”他搂着我用哄孩子的口气哄着我,我依旧对这个怀抱没有抵抗力,再大的气在这个怀里都可以消失。

转念想想其实也真的没什么,过日子洗衣做饭谁家都是要做的,气不过的是他妈妈的那种口吻,进门才第一天就这样,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什么样呢!有什么办法,还有一张欠条在她手里,只能先忍忍,等哪天还清了,就两不相欠了,那时候我说话也能有底气些。

第二天一早就起来做好早饭,等他们起来,结果她刚吃一口就说难吃是猪食,说我家教不好做个饭都不会,他妹妹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公主样,说长这么大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我还要咬着牙挤出一个微笑,告诉他们我再改。

冲冲忙忙赶到店里,有预约的客人已经到了,抱怨我没有时间观念,我连连道歉赔笑脸,最后送了点小礼品,阿姨的店面不大,但是客人还是可以的,因为阿姨的货都是韩国直接进口回来,客人也用的顺手,店里都是实实在在的小姑娘,没什么大小姐脾气,客人自然就觉得舒服,阿姨的性格大大咧咧但是做生意一点都不含糊。

“我说这种小店面里怎么可能有什么好东西啊?”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啊?”她很是惊讶的看着我。

“妈,这是我阿姨的店,我在帮着打理的。你想做护肤还是美容?”真是冤家路窄。

“这是你儿媳妇吗?”旁边的大妈问道。

“我还真希望不是,做什么不好做按摩妹啊!”她脸色大变!

“按,按摩妹?妈这里做美容化妆的,这里都是美容师和化妆师,怎么就跟按摩妹扯上关系了?”我听见这个词很是诧异,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这个美容和按摩妹扯上关系的。

“怎么?你是在教训我吗?脸都被你丢光了。”她给了我一耳光转头走了

长这么大这是我挨的第一个耳光,这滋味,真是五味杂陈,不知道怎么形容,店里的店员都走过来问我怎么回事?说这个蛮不讲理的老太太是谁,我能怎么说,我尊贵的婆婆?左丘家的老奶奶?半边脸火辣辣的,感觉都要肿了,我没想到他会出手打我。

五点左右回到家,开始做饭,正当我忙着做饭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串脚步声,我一回头迎来的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我预感到今天回家不会太平,只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不讲理。

“今天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现在都知道我儿媳妇是个按摩妹了,你满意了?明天不许再去。”她怒气冲冲。

“妈,你看见我店里有一个男的了吗?什么叫按摩妹,你讲点理好不好?那...............”

“你跟我讲理?反了你了,这个家里还轮不到你做主。”说着拿起擀面杖就要打我,结果脚下没站稳,一下摔倒了,我去接她,打翻了旁边刚烧好的汤,汤全都洒在我身上,烫的我眼泪直流,连忙把围裙衣服解开,这时佳轩和他父亲正好进家门,听见她的惨叫声连忙跑过来。

“怎么了这是?”他父亲眼里的皱着眉看着我们两个问。

“啊~不活了,我是造了什么孽娶了这么个儿媳妇,说都说不得,造孽啊!”她突然开始撒泼。

“怎么了?妈,怎么回事啊?”佳轩扶起她妈问道。

“她啊!在外面做按摩妹啊,叫她不要做了还不愿意,说她两句还顶嘴,还,还推我,你看看给我摔得!”这?怎么就成我推的了?明明就是你自己没站稳

“我没有啊!是你自己没站稳啊,我...........”

“够了,妈还能冤枉你吗?给妈道歉。”佳轩突然脸色沉重的看着我,一改往日的温柔,我被他的样子吓到了,一下怀疑面前这个人是不是我认识的佳轩。

“我没有,我凭什么道歉?”我非常气愤。

“凭什么?凭我是这个家里的一家之主,凭你是晚辈她是长辈。”他爸嗓门异常的大。

“快点,跟妈道歉。”佳轩依旧在一边严厉的要求我道歉

“妈,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这句话,谁能明白我此刻的内心是什么样?颠倒黑白的泼妇我还真是长见识了。

“不需要,我不认这个儿媳妇,佳轩赶她出去。”她依旧不依不饶。

“行了,人家已经道歉了,你做长辈也要有做长辈的样子,赶紧做饭,愣着干什么?全家等着吃呢!”他爸爸看了一眼他吗就走了,她没有说什么,去客厅跟佳轩发起了牢骚。

我强忍着被烫伤的疼痛,做完了一家人的晚餐,此刻我的心比烫伤更痛,我不明白为什么自从我们结婚以后佳轩就变了一个样子,跟我之前认识的那个佳轩完全不一样,以前只是听说结婚后变化很大,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么快,还变的这么彻底,看着一边熟睡的佳轩,我都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我当初认识的佳轩,是不是那个一直把我捧在手心的人,看看自己手上被烫伤的位置,想想今天佳轩对我的态度,别提心多凉,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想起我妈了,如果她知道我受的这一切她一定会心痛死,对不起妈,我没有听你的,早知道就应该早结束这段孽缘。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半夜我觉得有人在掐我脖子,使我透不过气,猛然醒来,看见佳轩面目狰狞十分吓人嘴里还在念这什么,使劲掐着我的脖子。

“干什么?佳轩,你,你......放开我..........放开我。”我的手在空中乱抓。

“你该死!你该死!是你先背叛我的!是你!背叛我的......”他像疯了一样,眼睛瞪的快把眼珠掉出来了。

“咳咳...........佳.............佳轩.........你.......放...........开。”他力气实在是大,我挣扎着,摸到了我的手机,抓起手机使出最后的力气砸向他,他一下倒在床上,我一下从床上翻下来,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跑,他已经爬起来了,看样子又要来抓我,我使劲退到角落里,惶恐的看着他。

“说,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打掉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你知道我多希望他的到来吗?他有什么好?啊!有什么好?为什么你们都喜欢他为什么?”他抓着我肩膀使劲地摇晃。

“你在说什么?佳轩是我啊!嘉瑶啊!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现在的他是什么情况我完全不清楚。

“快,把他控制住”他爸带着两个医护进来把佳轩拉开,我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了?他爸把我叫到客厅。

“你看到了,我也不瞒你了。”他爸严肃的说“佳轩有间接性精神病,大多数时候还是正常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作,你今天是不是跟他吵架了?”他爸皱着眉看着我问我。

“我没有啊,他......他嘴里的那个人是谁啊?谁背叛他?”我裹紧毯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唉!”他叹了口气“还不是那个女人闹得,佳轩非常喜欢她,全身心的爱她,结果她缺移情别恋喜欢上了佳轩的一个好朋友,要跟嘉轩分手,佳轩要死要活的,但是还是没能留住她,佳轩的朋友也算是地道的,没有接受那个女孩,还离她远远的,删除了一切的联系方式,结果,女孩以死相逼,佳轩的朋友没有低头,谁知道这个女孩就真的死了,这之后就发现佳轩有时候不正常,检查说是精神病,治疗了一年多才恢复一些,但是医生还是说要注意,不知道今天什么事刺激到他了?”他爸一脸无奈地跟我说着佳轩的过去。

回到房间,看着被打了镇静剂熟睡的佳轩,我突然开始心疼他,想着那时候的他心有多痛啊?最爱的人喜欢上自己最铁的哥们,最后还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死去,我知道失去最爱人的滋味,如果没有佳轩,我母亲的去世可能也会把我逼疯,我坐在床边看着他,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感觉有一双手抚摸着我的头,我居然下意识的弹起来,表现出非常害怕的样子,也许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佳轩一脸的错愕。

“你怎么了?为什么趴在床边睡?你害怕我?难道....昨晚?”他低头想了一下,下床走到我身边“我,我昨天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此刻他满脸的愧疚,一点不像昨晚那个佳轩。

“没,没有,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本意。”我几乎蜷缩在墙角。

“对不起,我,我没控制好我自己,真该死,真该死”他使劲给了自己两巴掌。

“你干嘛!”我一把抓住他“我知道,那个,那个不是你,你也很难受啊,没事了!我这不,好好的吗?”我一把抓住他的手。

“对不起嘉瑶!”他抱着我,可是我突然感觉这个怀抱没有以前温暖了,也没有之前那种安全感。

“咳!”他妈站在门口“不要以为哄好佳轩就能不做饭,一家等着吃呢!”

“妈,我来做,嘉瑶昨晚吓坏了肯定”这是结婚以后第一次护着我,还有些吃惊。

“不用了,我去吧!你去洗脸下楼吃早饭。”想想还是不要自找麻烦。

一整天我都在想昨晚上的事,工作自然心不在焉,之前和佳轩在一起一年多我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我又想起之前大叔跟他吵架那次说的什么女友,难道大叔就是那个朋友?昨晚到底是什么刺激到他?

“你好!你们谁叫的外卖?”思绪被一个外卖小哥打断。

“放这里吧!”我指了指桌上。

“没付钱呢!”他略有些羞涩。

“多少啊?我给你!”我从钱包拿出钱付给他

店里店员叫了一份干锅叫着我一起吃,可我哪有什么胃口,简单布置了一下工作我就回家做晚饭去了,说实话现在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宁可简单的柴米油盐,也不要现在的浑浑噩噩。

“不要脸的女人。”我被泼了一脸的水,这个手里拿着水杯的女孩是佳轩的妹妹,左丘嫣儿,她打小就被宠坏了,公主病简直就是无药可救。

“你干什么嫣儿?我怎么又不要脸了?”我擦干净脸上的水,疑惑的问道。

“你自己看!”她扔几张照片,是我店门口的照片,内容是那个外卖小哥在店里跟我聊天,还有就是我给他钱,他找给我零钱,这怎么就不要脸了?

“什么?这个怎么了?人家送个外卖而已啊!”

“是吗?人家为什么给你钱啊?我看就是你不守妇道!”她双手抱在胸前。

“不守妇道?你个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是妇道啊?这就是个送外卖的,我给他钱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拍啊,他给的钱就是找的零钱,话说回来了,你凭什么找人跟拍我?这样我可以告你的你知道吗?”我很生气的把照片扔在桌子上。

“你,你等着,你还要告我,我看是谁倒霉?妈妈,妈妈,快下来啊!出大事了!”一听她喊她妈妈说实话我很慌,要知道平时没有什么事她都要找我的事,现在有这种照片肯定会被她抓住不放的。

“干什么干什么!出什么大事啊!”她妈妈从楼上下来。

“你看你看,我抓住嫂子行为不轨的证据了,”这都是什么啊?我怎么就行为不轨?

“你说什么?”她拿过照片,看着上面内容,果然不出所料,她冲过来又是给我一巴掌,这几天我是尝遍了各种力度的巴掌滋味“败坏家风,我就不应该让佳轩跟你结婚,就知道你这种女人.....气死我了,我要打死你。”说着她四处找着顺手的“凶器”嫣儿就在一边煽风点火,无论我怎么解释她就是听不进去。我用手挡着她的追打,我现在真的是开始怀疑人生,为什么会有这么不讲理的人。心里越想越气,我一下抓住了她的棍子。

“妈你听我说,我没有,真的就是个送外卖的。”我不依不饶的解释着。

“你骗鬼!”她猛地一抽棍子,我一下没站稳摔倒头撞在桌角上,一阵头晕目眩,疼到掉眼泪,我下意识用手去摸额头,感觉湿湿的,是血,原来是把头撞破了,他们两个也吓坏了,这时候门口传来关门的声音。

“妈拿着根棍子干什么?”

“佳轩...........”我头晕目眩根本看不清佳轩的样子。

“嘉瑶?怎么了这是?妈你............”佳轩没有多说什么,抱着我开车去了医院。

“怎么回事啊?怎么又跟妈闹起来了?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我包扎好伤口坐在病床上,佳轩的口气明显是在责备我,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低头留着眼泪,想想她们母女两个练手对付我的样子,再想想佳轩现在对我态度,我真的是心寒到了极点,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却还要活的小心翼翼,佳轩现在也根本就不帮着我说话。

回到家所有人都坐在客厅里,佳轩妈妈和妹妹看到我立马避开我的目光,佳轩拉着我到她们面前,气氛一度尴尬到极点,我根本不想搭理他们,她们两个大概是理亏根本就不抬头,连句对不起也没有。

“事情都搞清楚了,这人是个小吃店的服务员,是个送外卖的没错,她们两个不好,嘉瑶,你也不要在意,毕竟我们左丘家族里这么久以来没有耻辱的历史,你妈妈也是为了你好,担心你的名誉,事情没搞清楚就动手是她的不对。”他爸爸几句轻描淡写就想把这件事平息过去,我已经渐渐习惯了,反正于这个家而言我就是个外人,我甩开佳轩拉着我的那只手,头也不回的走上楼去。

“她这是什么态度?”他妈妈在那叫道。

“行了,没完没了,人家都受伤了你还想怎么样啊?”他爸厉声喝道。

我此时的脑子就是空白的,过去和佳轩的日子还历历在目,如今是怎么了?我嫁的这个人到底是谁?我现在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我不知道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我还要熬多久,我甚至想过,当我有了孩子是不是会缓解,可是转念一想,这种家庭我为什么要生孩子?哪天我实在过不下去了,自己一个人想去就去了,有个孩子自己还会舍不得,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爱上了佳轩,而且是那种爱的很深的那种,很有一种非他不可的境界,所以他妈妈和妹妹这么的闹我也能看在他的份上原谅。

这种日子一晃就是两年多,这两年我的日子一直就是这个状态,麻烦从来没有断过,我的心里早已经习惯学会了波澜不惊,佳轩的态度越来越差,这两年他动手打过我,但事后又说那不是自己,精神病成了他的借口,这两年阿姨的店面我管理非常出色,从一个小店面,做成一家小有规模的美容机构,开了美容化妆培训班,阿姨也把事业的中心挪到了北京,关了老家的店面。阿姨知道我现在的日子心疼的不得了,说是让我离婚吧,可我还差50几万没有还清,我不可能离婚,再说,我对佳轩是真的没有办法割舍,我始终记得那时候陪我度过困难的他。

“嘉瑶有人找你啊!”

“哦,来了!”我在调试给客人的美容产品,放下手里的工具走出门外。

“妈?”看到她,我心里为之一振,心想着怎么又要找我麻烦吗?

“干嘛?怕我吃了你啊,晚上有个饭局,你陪我去。”她也知道我怕了她了“愣着干什么?收拾收拾走啊?你不会是想这个样子去吧?带你去买件衣服。”我跟阿姨相互看了一眼。

“什么饭局要嘉瑶去啊?”我阿姨问道。

“哪那么多废话?叫你去就去,还能吃了她啊!”她撇了我阿姨一眼,我阿姨站起来想反驳,我一下拉住了我阿姨,摇摇头示意她算了,吃个晚饭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她第一次陪我买衣服,带我去做头发,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心里一直是惶惶不安,她不工作没有生意往来,今天的饭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饭局要把我打扮成这个样子?我又不能问,怕一问又要挨骂,也罢既来之则安之。

晚上她带我来到一家酒店,规模不是很大却也不失气派,我纳闷,自己家不是有酒店吗?为什么还要破费来酒店吃饭?我带着一脸的疑惑来到一个包间里,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个看上去有50岁左右的男人和一个看上去20出头的小伙子,从我进屋开始,小伙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我,那个眼神就像要把我吃掉了一样。过不会公公也来了,原来今天这个饭局是为了挽救公公的一家投资公司,公公将近一半的家产都在那个里面,本来生意还算可以,但是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临近破产,这个50多岁的老男人说是公公生意上的一个朋友,今天估计就是想问他借钱周转,他们聊生意的事我一句也插不上,饭吃一半婆婆拉了我一下让我跟她去拿个东西。

我跟着她上楼,可这边是客房,我忽然感觉不对,就拉住了她“妈,你到这里来拿什么?”

“你到了不就知道了。问题真多。”她从包里拿出一张房卡,打开一间房门,我跟着进去。

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妈..........嗯............”突然一双手捂住我的口鼻,我只感觉到一股刺鼻的气味很是难受,我挣扎了几下就失去了知觉。

我忍着剧烈的头痛,睁开眼睛,四周一切都模糊不堪,等我彻底看清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躺在床上一丝不挂,我的衣服散落一地,床边坐着那个年轻人,他很是满意的样子抽着烟,我被……一阵羞辱感冲上头。

“你干了什么?你对我做什么了?你个畜生。”我抓起枕头疯狂的砸向他。

“我干什么?睡你咯!你放心。小爷我舒服了,你家的那笔钱肯定没问题,不过,你味道很甜啊!我喜欢,下次等爷想你了,再来找你。”他抓着我的双手,一脸的猥琐。然后把我狠狠的甩在一边。

“张少,完事了?那个.........”

“嗯!这妞我满意,那钱下午就到账,放心!”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婆婆站在门口,送走那个什么张少之后就关上门进屋,我此刻的恨的牙根都要咬碎了,这种屈辱事情怎么可以,我可是她儿媳妇啊。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你想过佳轩没有,你想过做左丘家的清白吗?”我几乎是咆哮着哭喊道。

“喊什么?怕人家不知道你被人睡了吗?我告诉你这件事你要告诉任何人我就反咬说是你偷汉子,你看人家相信谁啊?”她还是那副冰冷桀骜的样子。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她摔门而出,叫我穿好衣服下楼,此刻我满脑子就只有那个混蛋羞辱我的画面,我懊恼的使劲捶墙面,我想着刚才那个畜生的嘴脸和婆婆的样子,我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羞耻,一个女人赖以生存的清白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我要以什么样子面对佳轩,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觉得脏,我打开水龙头使劲地搓着自己的身体,无论如何我都觉得脏的洗不干净,我看到了洗手池上的剃须刀片,那一刻,我脑子里就只有一死了之。

我模糊的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我听见他在叫我,我听见他在跟他妈妈咆哮,周围很吵,可是他的声音却格外的清晰,我放弃了,我不要再坚持了,我没有办法再面对佳轩,对不起佳轩,我没有力气再去支撑这个肮脏的世界,我突然想到了我妈,妈,我想你,我想你……

迷迷糊糊睁开眼,低头看看自己扎着绷带的手我就知道我还活着,为什么?连死都没有自己的权利吗?我的病房没有任何人,我拔掉了输液管和氧气罩,我不想呆在这,我恨透了这个世界,恨透了这里所有的人,我最后一点点耐心也在我失去清白那一刻荡然无存,外面的天气就像我此刻的心情,下着雨,灰蒙蒙的,我走出去医院,远见着不远的亭子里有两个人在吵架,一个是佳轩,一个是他妈妈,我本想一走了之,却听见了他妈妈的一句话“她本来就是个棋子,你复仇的棋子。”我一下停住脚步,走到亭子一旁的一课大叔旁边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

“妈,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太过分了,她是我老婆,是我们家的儿媳妇,就因为生意上的不如意你就要让她做这种事吗?你连招呼都没跟我打,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她的?你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你现在是在责备我咯?她本来就是一颗棋子,我们家有困难,帮我们应酬一下怎么了?张少看得上她就不错啦!再说这事她不说谁能知道啊?要说过分,你才是最过分的好吗?她现在的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赐,你害得他弟弟坐牢,导致她母亲去世,这一切都是你导演的啊!是你说要让车允执尝尝失去最爱人的滋味,是你说也要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一步步走向死亡,你现在来说我过分,本来你就是要折磨她的,你救她干嘛?死了不正好如你所愿……”

我听见了什么?我怀疑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我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我一直爱着的这个男人,一直感恩戴德想要守候一生的男人,居然是导致我一无所有的元凶,是害死我母亲的元凶,老天你在跟我开玩笑嘛?我现在感觉我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此时的雨下的更大,寒冷的风雨打在我身上我居然一点没有感觉。我转身走向医院的大门,我想逃,逃离这个陷阱重重的世界,相离这个恶心的全套远远的。

“嘉瑶……嘉瑶……你怎么出来了?”佳轩追上来打着伞,给我披上外套,此时此刻他的关心体贴在我眼里恶心到极致,我紧紧的握着拳头,我真的好想我手能有一把刀,我真的想千刀万剐了他。我狠狠地给他一个眼神,他明显吓到了“你怎么了?”我一甩手扔开他,我现在什么都说上来,胸口一口气压的我喘不上气,我摇摇晃晃走向医院大门,我要离开这,离开这个令人作呕的家庭,离开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嘉瑶,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佳轩不依不饶的追着我,我使劲浑身力气推开他,反作用让我一屁股坐地上。

“左丘佳轩,你毁了我的人生,你知道吗?你毁了我的所有,我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我歇斯底里地大喊。

“你听我解释!我,我一开始是想……”

“闭嘴!闭嘴!啊…………”我捂着耳朵冲他大喊,整个医院都回响着我的喊叫,这一声喊叫使我感觉胸口一阵疼痛,一口气涌上来,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血水缠着雨水染红了一片。“呵呵~我爱了这么久的人竟然是一心想我死的人,爱我的,我却一心不信任,甚至怀疑他目的不纯!呵呵~呵呵~”我开始大笑,我站起来,踉踉跄跄走了两步就又摔在雨里,“啊~”此刻我除了冲老天大喊我竟然无话可说,佳轩看着我很是无奈,他想解释但是没有理由,想想他的所做所为他也无话可说。

我母亲是我害死的,是我,竟然是我,这种打击我要怎么释怀,弟弟和母亲都是因为我才受罪,我毁了弟弟的一辈子,毁了自己的人生,这个代价太过惨痛。

“嘉瑶,嘉瑶”阿姨扶起我,“怎么了?不要吓阿姨!”我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就像一个失聪的人,我满脑子回响着佳轩妈妈的话,“你毁了她一生你害了她母亲你害了她弟弟”。

“阿姨!我害死了我妈妈,毁了我弟弟,毁了我自己的一辈子,呵呵~”我苦笑着说。

一件大衣披在我身上,一双强壮有力的手抱起我,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佳轩,我转头仰望这个人,竟然是,是大叔!我看见他心更痛,哭的更厉害,我害他有了案底,害他被遣送回国,害他背上一个性骚扰的罪名。

“左丘佳轩,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让你伤害丫头,一丝一毫都不会,你加注在丫头身上的,我要你一桩桩一件件的全还给她。”大叔抱着我恶狠狠地对佳轩说道。

“车允执?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不允许……你现在抱着的是我老婆,我们的关系是有法律效应的,你们这算什么?你放开她?当心我再告你!”佳轩反而政正有词。

“大叔,放我下来!”我扶着大叔,强撑着站起来“左丘佳轩!我的一辈子被你毁了,我弟弟的一辈子被你毁了,你居然还心安理得过着你的完美生活,你现在跟我说,我是你老婆?你当我是你老婆吗?这三年,我在你家做牛做马,活的小心翼翼,就只因为我还爱你,如今我才知道,我和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同床共枕三年,我这三年一直活在生死的边缘,我浑然不知,左丘佳轩,从今天起,我云嘉瑶和你一刀两断,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我们互不相干。”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

“你以为你想分就分吗?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们家五十多万,你没看欠条条款吗?如果离婚就是双倍赔偿,原来一百万的双倍就是两百万,去掉你还的五十万,还有一百五十万,你觉得你能还清就离婚。”她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还清我也不离婚,嘉瑶我什么都算到了,我算尽你身边的所有人,我没有算到我会,我会真的喜欢你,我不离婚,你给我个机会,让我补偿你好不好?”佳轩几乎要跪下来求我。

“大叔,带我走!我不想留在这里,这里的一切都这么恶心,让人窒息。”我依旧感觉整个人飘着,根本没有办法走路,大叔抱起我,径直离开他们视线。我听见佳轩懊恼的喊叫声。

“你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对不起,我来晚了,是我不好。”我此刻躺在大叔怀里,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暖意,我感觉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

“去哪里都可以!只要离开这里,我不想呆在这个让我恶心的地方。”此刻的我没有一点意识,就想逃离这个地方,这座城市。

最新小说: 穿成夫君白月光 穿越之聘妻为天 万古第一仙尊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池鱼梦 剑落人归去 大楚歌 故神渊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村花乱入乃木坂46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