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噩梦的开始

和佳轩在一起半年多之后,他带我见了他们家的所有亲戚,大概意思就是宣布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们也是真的相爱,这半年马小林像疯了一样的疯狂追求大叔,我当然高兴,她追到大叔我就不用烦恼了。但是大叔一根筋,明里暗里拒绝小林很多次,小林呢就像着了魔一样,我知道她喜欢大叔,大叔喜欢我,所以我很努力的躲开大叔,我不希望变成佳轩和大叔那样,仅仅因为男人。

这半年我从主管一路走到了楼层经理的位置,要说没有佳轩的原因是不可能的,毕竟都想拍马屁啊!佳轩这半年对我也算是无微不至,每天来给我做早饭,说是外面的不健康,生病也总是他陪我,记得有次淋了雨,第二天就发烧了,迷迷糊糊中他抱着我去医院,守了我一夜,第二天醒来一睁眼看见的是他那种感觉别提有多好,心里不只一次问自己,你是积了多大的德才能遇到佳轩这么好的人。

马小林还是在一楼大厅做她的大堂经理,她在这个位置是高兴的不得了,任何进酒店的人她都收入眼底,常常在我耳边念叨,有个小哥哥帅死了。拜托不是在追大叔吗?能不能专心点啊?这半年罗莉莉也是一点没有消停,明里暗里也给我使了不少的招,因为佳轩的缘故,也因为他母亲的缘故我选择忍了,毕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马小林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有次惹到她了,直接怼回去,马小林是这样的性格,睚眦必报。

大叔这半年我也不是很了解,因为一直躲着他,小林在追他,所以借着小林我们也见了几次,单独见面格外的尴尬,总觉得我欠他什么,也是怕小林有什么想法,所以能不见就不见吧!不过听说大叔的餐厅开的不是很如意,客人少了,毕竟这里是校区,除了个别公子哥泡妞装装逼喜欢来这里,大多数学生还是消费不起的,上次马小林跟我说大叔说想回国走欧巴路线,去参加偶像集中营,那个是什么我不知道,大概意思可能就是素人明星吧!但是大叔放心不下我,所以一直拖着,我倒是希望他快回国,不然每次见他都尴尬到极点。

“嘉瑶!”佳轩从我背后跳出来手里拿了一枝花

“你还能再小气点!一枝花”我略有嫌弃的意思

“一心一意啊!”还有理

“那你怎么不送999朵啊!长长久久啊!”

“有道理,下次送”他恍然大悟一样“晚上想吃什么?出去吃还是在家吃?”

“在家吃吧!随便准备点什么吧!你做的我都爱吃。”虽然有些肉麻,但是还是说出口了

“好啊!那我去买菜,阿超会来接你的”说完亲了我一下走了

一回头,马小林一脸嫌弃的冲我翻了个白眼,然后做了个打冷战的动作,大概意思就是肉麻死了,我冲她吐吐舌头算是回应,然后两个人就笑了。

晚上马小林说她不当电灯泡,所以跟同事出去逛街了,等我们完事了再回来,起初没反应过来,完事了?完什么事?想什么呢?在酒店门口等了阿超半个小时,有这时间我都坐公交回去了,又过了十几分钟他才来,一看见我连连道歉说是女朋友发小脾气废了好大劲哄好的,我笑笑说没事,本来也是现在肯花心思哄女孩的男生不多,在这里上班半年,跳楼的就有两个,都是渣男惹的祸,一个都已经要结婚了,心里也只能暗暗的感叹这些姑娘遇人不淑,以后也许就会学乖了。

回到住处,里面没有灯光,我很纳闷不是说好一起吃晚餐的吗?难道又有事出去了?为什么说又,这半年来已经有好几次吃饭吃一半就跑了,说是有点急事,想想他爸之前说要他开始打理家里的生意就没有在意,因为毕竟生意上的事我又不懂。推开门我先看到的是脚下的花瓣,心想着难道是马小林早上没有打扫屋子啊?正想着呢,屋里的小射灯亮了,佳轩一手拿着红酒,一手搭着一块布,就像我们西餐厅的服务员一样,我忍不住笑了,再看看周围全是玫瑰花瓣,有钱不是这么花的好吗?

“请坐,我尊贵的客人”他学译制片的口气说着,很是好笑

“你在干嘛?吃个晚饭而已,有必要这么隆重?”

“当然有必要,我的小公主是要注意生活品质的。”说着拉着我的手坐到椅子上

心里乐开了花应该就是我现在的心情,感觉这辈子一直这样就真是值了,要不说爱情会弄得女人智商为零,还真是,想法简单粗暴,整个晚餐就在这种搞笑而不失浪漫的氛围里进行,快吃完的时候佳轩站起来,我以为他又要给我倒红酒,谁知道他从桌席下面抱出一束花,嗯?我怎么都注意桌子下面有一束花啊?

“嘉瑶,我们在一起半年了,我感觉就想三天一样,我跟你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够,嘉瑶,嫁给我!”他单膝下跪,从袋子里拿出戒指,我的天,他向我求婚?我脑子一片空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眼泪却不争气的哗哗往下流。

“我,我们,我们才,才半年,会不会......会不会太快了”我结结巴巴的说

“不会,往后还有一辈子呢!”我的妈呀!明知道是土味情话,可就是没有一点点的抵抗力“嫁给我好吗?之前表白有人说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是在逼你,现在就我们两个,你可愿意?”他拉着我的手,我鬼使神差的拼命点头,他替我带上戒指,我们拥抱在一起,我哭的像个孩子,明明是很开心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傻丫头,哭什么?不是好事吗?”他替我擦着眼泪,脸也不自觉的往我这边凑........

果然啊!被马小林说中了,她也很是自觉啊,一夜都没有回来,一早赶回来吃早饭,看见这一屋子的花瓣,她脸上露出了意味声长的笑。

“诶,昨晚很顺利吧?哟!这么大的钻戒,鸽子蛋啊!我去,左丘少爷你真舍得啊!”一回来就调侃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她都舍得把人给我,我有什么不舍得给她的。是吧宝贝!”佳轩端着一盘子的水果走过来亲了我一下,一旁的马小林是各种的恶心

“你什么时候有的野种啊?啊?”我开玩笑的说道

“你走开,有也是你先有,我连男人都没有呢!不像你,要嫁入豪门了!”马小林略带讽刺的说“诶!姐妹儿,第一次做女人什么感觉?啊?”她突然压低声音问我

“你要死啊!”我给她一通猛捶,她躲在沙发角落里大笑

“好了好了不闹不闹,我饿了,去吃饭。”她突然站起来说“吃完饭还要洗床单啊!哎~”

“马小林.......”我一边骂道一边扔了一个枕头过去,砸在她身上,她坏笑着躲了一下,一下撞到佳轩怀里,马小林顿了几秒,立马弹开。

“要你说,床单我早就洗了!”佳轩调皮的看了我一眼

“哎呀~”我把自己埋在了抱枕下面,听见他们两个在笑我

“好啦!逗你呢!来吃早饭了,有什么好害羞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左丘佳轩的未婚妻了。”佳轩过来拉起我去吃早饭。

吃早饭的时候马小林一直给我是眼色,我也没有看明白,吃完早饭,佳轩收拾桌子的时候马小林冲我耳边念叨“大叔要见你,不要跟佳轩说”然后立马回到位置,我皱皱眉,明知道我不愿意见他,为什么还要交马小林来跟我说,手机响了一下是一条微信“丫头,我就是想见你一面,我有话跟你说,就一次,就一次说完我就不会再烦你”看来非去不可,我悄悄删了信息,不想佳轩误会。吃过早饭佳轩去了酒店,我休息我就说在家呆着,他跟我道别就走了。我看看马小林,她很知趣的做了个把嘴拉上的动作,然后看她的电视,我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大叔的店里果然格外的冷清,店里就只有两个服务员,他在门口坐着,看见我来了,拿起车钥匙,抓着我胳膊就往外走,很用力的把我塞进车里,我一脸疑惑看着他“你要带我去哪里啊?”他不说话,很吓人,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他开到一片很空旷的地方停了车,突然把我拉过来,很用力的亲我,这一下我猝不及防,下意识使劲推他,但是一点用都没有,我使劲挣扎才推开,吓得我跳下车。

“你,你疯啦?你要干嘛?”我下意识离他远远的

“对,我是疯了,你把我逼疯了,我喜欢你那么多年,守着你这么多年,却是给他做了嫁衣,凭什么?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你了解他吗?你就答应嫁给他,你和他在一起谈谈恋爱,我还有机会把你抢回来,你现在答应嫁给他,你叫我怎么办?”他歇斯底里的吼着,样子把我吓坏了,他似乎都快哭了,我真的不知道我会给他带来这样的伤害“你说。是他逼你的对不对?你不愿意的对不对啊?”

“你松开我,你弄疼我了,大叔你松开啊,你,有什么好好说啊,我,你,你吓到我了。”我被吓得语无伦次,“我,我自愿的,没有,没有人逼我,我跟佳轩,是,是真心相爱的,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感情这种事,没有先来后到的,好痛啊!你松开的啊!”我疼的都要哭出来

“丫头,你被他骗了,他根本不爱你,他就是为了跟我赌气,他就是为了报复我,你醒醒好不好?”报?报复?

“他,报复你什么?再说你们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啊!我.........”我连连后退想离他远一点,心想他现在一定是疯了。

“他就是要夺走我的最爱,他要让我也心痛,我............不行,我要带你走,带你回韩国,回韩国他就找不到你了,对,把你藏起来,我不能让你受伤害,你不了解他,现在的他不是他,你没有见过真正的他,我不能.........走,你跟我走我现在就带你回韩国,对回韩国........”现在的大叔一点没有了往日的温和帅气,就像一个精神病患者一样,拉着我就要往车里赛,我用力挣脱。我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人是大叔,我调头开始疯跑,还是被他抓住,你抱住我“丫头,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说着又要亲我

“你放开我,大叔你清醒一点,你放开我,求你了,不要,放开”突然一只手重重的打在大叔脸上,我吓坏了连连后退,一只手抓住我,我吓得闭着眼大叫。

“嘉瑶嘉瑶,是我是我,是我”佳轩?我惊魂未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佳轩,我立马扑到他怀里,“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呢。”

“左丘佳轩,你是男人就告诉嘉瑶你都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跟她在一起?”大叔站起来指着佳轩吼道

“车允执你有病啊?我为什么跟她在一起?因为我爱她,我愿意照顾她一辈子,倒是你,现在在干什么?她昨天答应了我的求婚,就是我的未婚妻,你这样我可以告你骚扰。”佳轩一边安慰我,一边教训车允执

“你撒谎!你就是因为你的前女友才这么做,我说过我没有对不起你,她自己最后自杀跟我也没关系,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我的错和丫头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冲我来........”他话没说完被佳轩又一拳打到在地

“车允执,你醒醒,那个女人的事都过去三年了,我早就忘记了,再说那时候都是小孩知道什么是爱情吗?你不要拿这件事来挑拨我和嘉瑶,我还要告诉你,我已经准备好了礼金和所有的东西,下周我们就回嘉瑶老家去提亲,我们订婚你要来哦!”他们又扭打在一起

我完全被吓坏了,远处传来警车的声音,巡逻队看到他们打在一起,就过来把我们都带回去了,他们这才算消停,全程我在状况外,警察问我话我也只知道点头摇头,最后大叔被拘留半个月,说是性骚扰,问我追不追究,我摇摇头,说算了,佳轩不肯松口,最后他拘留半个月,被遣送回国,三年之内不能再来中国。

佳轩带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什么事,就是吓到了,休息休息就好,佳轩立马给总经理打电话说我需要休息半个月,马小林满脸写着对不起,一脸的愧疚看着我,我大概猜到了,是她告诉佳轩的,但是现在我根本没有要责怪她的意思,反倒是谢谢她,因为大叔的样子真的吓坏我了,疯了一样的。

回到住处,我一直搂着佳轩不肯松开,他也知道我吓坏了“你说你。你怎么可以单独出去见他,人家要怎么说啊?还好我回来给你送东西小林告诉我你被他叫出去了,我跟着你手机定位找到你了,不然今天要出什么乱子啊!”他略有责备的训我但是语气里还是温柔的。马小林从警察局出来就没有回来,也许她心里是难受的,毕竟我知道她是真的喜欢大叔,表面疯疯癫癫的她这次怕是真的伤心了。

“嘉瑶,我们回家吧?回你家,这么久你妈妈只知道你有男朋友,视频也见过,但是我要娶你总是要回家见见你的家人的,你母亲一个人带你们也不容易啊。”他搂着我轻声的说着。

“嗯”我点点头表示答应,我就这样一直躺在他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他竟然还是保持这个姿势,这样都一夜了?他不难受吗?“佳轩,你一夜都这样啊?”我叫醒他

他睁开眼“你醒了?饿不饿?”他居然第一个问题是我饿不饿?

“我去做早饭吧!”我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去厨房,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感情是双方的,他从后面抱着我,一直在我脸上蹭,弄得我痒的不得了“你干嘛?去外面等着吧,我熬点粥。”他摇摇头,搂我更紧了。

“昨天我差一点就失去你了,真的,你不知道那种感觉,心像针扎一样的痛,嘉瑶。”他把我转过来,看着我“你是我的,你再也不许把自己置身危险中间听见没有?”他的眼神里泛着泪光,那种感觉简直叫人心疼,我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力,我点点头,他长舒一口气把我搂在怀里,就像个孩子找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生怕再弄丢。

“啪啪”有人敲门,佳轩去开门马小林一下冲进他怀里,再看她浑身的酒气,昨天一晚上估计就是在酒吧度过的了,佳轩一把扶住她,然后双手不知往哪里放,无助的看着我,我走过去把她拉到沙发上,后面跟进来一个小哥,满头大汗“你们谁把她酒钱车钱结一下,这家伙太折腾了。”

“你是干什么的?你为什么昨晚上不送她回来?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址的?你有没有对她做什么?说!”我拦住要付钱的佳轩

“你真有意思,查户口啊?她喝成这样我能怎么办啊?对她做什么?大家出来玩的,你不会不知道啊?”他一脸的流氓相,占了便宜的的样

“给我滚!她喝成这样你好能对她下手,你是畜生吗?滚!”我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对着他,他吓得扭头就跑

“嘉,嘉瑶,把刀放下,你怎么啦?”佳轩小心翼翼的接过我手里的刀,看着躺在沙发上一摊烂泥的马小林,我是又心疼又生气

“马小林啊马小林,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啊?你怎么可以...........”我气急败坏地大骂

佳轩递过我的手机,我才发现我手机一直在响上面是经理的号码“什么事?”

“那个,嘉瑶啊,你能不能来酒店一趟啊,我知道你请假需要休息,但是,但是。西餐厅出点事,我们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你.........”总经理很着急的样子,我看看佳轩他点点头

“好马上就来”我挂了电话,看着沙发上的马小林“你留下照顾她把,别人我不放心,我不想她再因为我出什么事,我欠她的够多了!”

“那我叫阿超来接你”佳轩说完打电话给阿超

我不能想象马小林昨晚上经历了什么,我和她初中同班到现在,这么多年,我从没有见她这样,之前跟那些前任分手我也没有见过她喝的烂醉如泥的样子,可见她对大叔是真的动情了,奈何命运弄人,那么多喜欢她的,他不要,唯一一个她喜欢的不要她,总是感觉是我欠她的。她替我挡过刀,为此肚子上还留着很长的一条刀疤,以至于她放弃了自己最初的梦想——模特,为我挨过不少人的打,如今又因为我承受这种痛苦。我欠她的何时能还清。

西餐厅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我们的大小姐撞到了客人态度极其嚣张,客人才会生气大闹,其他的服务员又听不懂,这位大小姐的英语水平也就只是停留在Yesno上面了,解释了很久,客人非要她当众道歉,这位心高气傲的大小姐怎么受得了这种屈辱,死活不肯,我跟客人怎么道歉都没有用,给他免单什么的都没有用,最后软膜硬泡客人买我一个面子说是下次不希望再看见她,此事才算了结。

“哎哟!嘉瑶还是你有本事,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让她道歉又不肯,没办法只好叫你回来了。”总经理点头哈腰的“哎哟,这么大的钻石戒指啊?这是好事将近啊?”拍马屁没谁赢得过经理,眼神尖的

“什么?佳轩跟你求婚了?”她一把抓住我的手,看着我的戒指问我

“对,求婚了,我还答应了,你满意了?大小姐,你能不能消停点,在这里你是服务员人家是客人,说句对不起你会死啊,客人说了,下次不想在看见你,你下次看到人家躲远点。”

“不可能的,你站住,佳轩不会娶你的,不会的。”疯子

“我现在还有事不想跟你纠缠,会不会你自己去问佳轩啊。”我一把甩开她,此刻我心里只有马小林,不知道她醒了没有。

火急火燎赶回住处,进门没有看见马晓琳和佳轩,我便进房间去,我推开门看见佳轩站在窗边略显紧张,马小林坐在床上,明显已经是醒了

“你醒了小祖宗?你可吓死我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知道现在外面乱吗?”我一点没有察觉这里的气氛十分的怪异

“没事,就是难受,没处发泄,你又刚受了惊吓,不好打扰你,喝着喝着就多了,以前挺能喝的,没想到我也有喝多的时候”看得出她还是很伤心

“对不起,我真么没有要告大叔的意思,但是,当是,警察问我我就是说了当时的情况,我没想到这么严重的,对不起小林”

“不怪你,他即使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心又不在我身上,好了你们去浪漫吧,我想睡觉,太累了。”她说完就躺下,佳轩拍拍我示意我不要打扰她

我们两个在客厅坐着,我心里还是念着这件事,总觉的对不起马小林,这么多年,她真的没有这么跟我说过话,佳轩也半天没有说话,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吞回去“你今天怎么了?怪怪的?”我先开口

“没有,这,这不是看你不开心,想叫你出去转转,又怕,又怕你.........”他很是为难的说

“也好,走吧出去转转。”

这片都是别墅,房子很少,空气不错,加上下过雨还有一阵淡淡的泥土香,心里却是好多了,但是还是很担心马小林,一路上佳轩跟我一直在说话,我心不在焉的敷衍着。

“我看你啊,心思根本不在这,走吧去吃点东西,带点回去给小林。”佳轩说着拉着我往一家饭店去

我们回到房子,开门没有看见小林的鞋子,我跟佳轩对视一眼预感不好,冲进房间看没有人,我从房间出来,看见佳轩手里拿着一张纸递给我,是马小林写的,大概意思就是她回家散散心,过几天回来,心想着她心里难受回家也好。我跟佳轩早就订好了回家的机票,到家之后问问她是不是回去了,人难受回家是最好的选择。

我带着佳轩回到老家见亲戚,说是亲戚,其实就我妈我弟,还有我阿姨,别的亲戚都觉得我们孤儿寡母会是负担早就断绝来往了,妈妈别的不担心就是担心我远嫁会过得不好,但是看佳轩平时对我的细心她也就没有说什么,反倒是阿姨不喜欢佳轩,说给人的感觉心机太深,但是她不会左右我的选择,我弟确实叛逆了很多,留着长发,那头型就是理发店里的洗剪吹啊,被我教训了一顿第二天就剪了,虽然还是有点长但是顺眼多了,妈妈说弟弟总是在学校里跟别人打架,老师都叫好几回了,弟弟却说是人家先动手,两个人没两句就会吵起来,看来他们的关系没有我想象中的乐观。

我弟不喜欢佳轩,说就是个公子哥,怕我以后独守空房,他就处处针对佳轩,被我教训好几次也没有任何收敛,好在佳轩不跟他计较,离他远点就是。周围人都说我妈可以享福了,我找个有钱人,我妈却一直不以为然,说是有钱有什么好,要对我好才行。

在我回北京的前两天,我阿姨找到我,问我大叔跟我之间的事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骚扰我,我跟阿姨解释了一下又问了问大叔的近况,阿姨说还好,就是有些消极,过一整就好了。马小林也平安到家,我问她妈妈她有没有什么不正常,她说没有,很好啊,跟平时一样,看来回家是可以调节心情

我回到北京的一个星期后,马小林也回来了,看上去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她,我这一颗心也算是放下了,我还问过她关于大叔的事,她说小哥哥那么多,伤心一下下意思意思就过去了。

佳轩那头在说服他爸,他爸不是很同意我们的事情,大概意思就是我配不上呗,她妈妈更多的是中立,不说不也不说同意,但是佳轩说他是家里的独子,虽说有个妹妹但是儿子就他一个,她妈更听他的,我能做的就是等。我这边我弟弟和我妈妈还是不同意,我弟说佳轩如何如何不好,说背着我教训过他,我半信半疑,一边我弟弟不可能骗我,一边我弟弟嘴里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温柔阳光的佳轩,我就敷衍着说我知道了,我会注意。我妈就是担心我远嫁不同意。

半个多月后的一天我接到我妈妈电话,我妈都哭成了泪人,说是弟弟又打架,这次还把人打坏了,我立马就赶回家去,我在警察局看到了我弟弟,他低着头不说话,我问警察怎么回事,原由就是因为两个人两句话没说对就吵起来,吵着吵着就打起来了,打起来弟弟手下就没有轻重,对方颅脑损伤严重还在昏迷,对方说要告我弟弟故意杀人,天塌下来一样的,我自己坐在警察局门口,不知道何去何从,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一只手楼过我“放心,有我呢!”佳轩?我在火车上才给他打电话说回家处理事,他这么快就到了?

“傻啊你,出这么大的事你就自己回来面对啊?我是个摆设吗?”他生气的拍了拍我的头,然后就进去和警察聊起来,大概内容不过就是我问的那些。

“你赔我儿子,你弟弟是个杀人犯,你赔我儿子。”我被突然冲出来的一个中年妇女疯狂的抓扯摇晃

“你干什么,松开,这是警局”佳轩一把推开她,“你撒泼也不看看地方是吗?你们想怎么解决说就是了,要多少你直接开口就得了,你有必要这样吗?”佳轩把我护在身后

“你们赔的起吗?没有两百万你说什么也别想。”中年妇女突然狮子大开口

“你说梦话呢吧!我可以告你勒索。”

“安静这是警局”出来一个警察大声呵斥,全都安静下来,佳轩一个劲的安慰我,警察说要等法医出验伤报告才好确定怎么了结这个事,我的天我怎么可以这么倒霉,我还要保持清醒去安慰我妈,实则自己内心慌的不得了,我能怎么办啊?我什么手段没有,感觉这回的医药费就是个不小的数目。

但是事情远没有我想的这么简单,三天后医院传来消息,那人重伤不治生亡,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这回人家一定会告我弟弟杀人的,这个牢是坐定了。我绝望的哭了,我是担心我妈,我只有瞒着她先。她知道了就真的天塌了,佳轩出了主意庭外调节,破财免灾,至少让我弟弟少坐两年牢,我只有附和。

对方狮子大开口,说没有三百万不了事,不然就走官司,佳轩找来了律师,律师跟他们讲了利害关系,分析上庭之后他们的损失,律师说佳轩拿出一百万算是给他们的赔偿,如果上法庭至多只有几十万,还说不信让他们随便找个律师问问是不是这么回事,他们说要考虑,这一考虑又是三天,这三天就跟半个世纪一样的长。

我问佳轩这么多钱哪里来啊,他笑笑说不用我操心,这些事从头至尾都瞒着我妈,我不希望看她伤心,就说赔点钱就完事了,我妈还是担心但至少不是因为我弟弟的性命。

第三天他们打电话跟律师说同意,佳轩提出条件要求他们出具一份谅解书,不追究弟弟的民事责任,说是这样弟弟就能判的轻,我现在就像个无助的孩子当然只有他说什么是什么了,法院宣判当天我瞒着我妈妈没让她去,结果最后当法官最终宣判的时候,应声倒地的却是我妈妈的身影。

我是得罪了哪位神灵,为什么最近所有不幸的事都发生在我的身上,妈妈在医院的抢救室,抢救了一天一夜,医生说是心肌梗塞,不过好在送来的及时,能不能挺过去要看我妈妈自己的意识,我能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我的天,我的天真的是要塌了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都这样扔下我不管吗?

“没事的会好的,不要担心!佳轩一直陪着我,所有的费用都是他支撑,所有的事也是他在忙里忙外。

晚上我守着守着睡着了,突然感觉有人抓我,我一下清醒了,是妈妈醒了,但是在挣扎似乎很难受,用手指着佳轩。

“我去叫医生”佳轩一直在旁边的沙发坐着

“不,不要,,,他,,,,”我妈妈依旧指着佳轩的背影,很难努力的挤出这几个字

“你想说什么?妈,你说什么?慢慢说!”我很努力在听但是什么也没有听清,医生来把我请出门外,叫我去门外等,我妈妈到底想什么,不要什么他?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我最不希望听到的话,最不希望,我一下瘫倒在地,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醒过来,躺在病床上的是我,旁边站满了的人,佳轩,他父母,还有医生护士,佳轩先叫医生看看我有没有什么大碍,医生说没事就是受了刺激,过会就好了,现在的我看什么都是天旋地转,头重脚轻。

“节哀吧!这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生老病死!自然规律。”本来是一句安慰的话,可是她的语气有问题就听上去很不舒服,但是现在我没有时间跟她计较这些,我满脑子都是从此以后,这世上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了,我现在似乎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佳轩了。万念俱灰是不是就是我现在的心情,我没有说话,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不停地淌

“你母亲的丧事..............”

“够了,妈,你觉得现在她有心情去谈这个吗?你不要说了好吗?”佳轩打断他妈

“怎么了?总是要谈的呀,这个人又不可以就这样放在停尸房一辈子的呀?”她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佳轩,帮我找块墓地,简简单单请两个和尚念念经就让我妈去吧,入土为安。”我非常艰难的说出一句话,我反正也没有亲戚,也不需要通知,唯一的弟弟现在还在牢里,我又不能让他知道,我自己一个人真的快承受不来,我能怎么办?我也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刚刚年满20的女人,甚至在别人的眼里还是个小女孩,我造了什么孽要这么早的承受这一切,佳轩一直搂着我,似乎在这个世间只有这里还有一点点的温度。

当我庆幸在所有不幸来临的时候身边还能有一个爱自己的男人时,现实又给了我一记当头棒喝,告诉我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弟弟的入狱,母亲的去世,这一切的一切只是这个噩梦的开始。

最新小说: 穿成夫君白月光 穿越之聘妻为天 万古第一仙尊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池鱼梦 剑落人归去 大楚歌 故神渊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村花乱入乃木坂46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