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仇得报

安排的婚庆公司果然很给力按我的要求他们在百货大楼的大屏幕上直播,又是在人流量最高的时候,所以立马也就刷爆了朋友圈,就连我的好友里面都好多人在直播这场求婚,自然了,我在大屏幕上已经全部目睹了,嫣儿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头点的跟发报机一样的,这种场面是个小女孩都会心动吧!

“接下来你想怎么办?”大叔看着大屏幕问道。

“准备婚礼!”

“你真的要你弟弟娶她?”大叔表示惊讶。

“娶,当然要娶,不但要娶,还要风风光光娶,大叔你也要出席,可以吗?”

“当然!但是丫头……我们的事……”大叔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

“什么?”我其实差不多明白只是不愿意说明,说实话我是不想连累他。

“没事,你开心就好,但是丫头,仇恨不是人生的全部,还有爱呢,有时候抬头看看,爱你的就在身边。”大叔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泛着泪光,我知道他是心疼我了,但是现在的我满脑子只有报仇。

我告诉弟弟稳住嫣儿,婚期定在了四个月后,我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让她大着肚子结婚这样左丘明的老脸才会挂不住,他才不会有他那高高在上的架子,也就不会刁难弟弟,话说回来了,嫣儿现在对弟弟死心塌地,开始研究起育儿知识了,看来真是打算做贤妻良母,不过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

“丫头,生日快乐!”我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看来仇恨真的能让人失去理智。

“我都忘了,谢谢大叔!”接过他的礼物,是一条项链,他取出来替我带上,顺势搂住我,“丫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以后的生活?”

“以后?”是啊以后呢!报完仇以后呢?我还能有什么目标?

“看来没有咯,我来给你指条明路,嫁给我做我的女人,生一个孩子,不论男女,两个太累了,每年带你们旅旅游,看看风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大叔突然停住了,脸上的笑容也随即消失,然后松开我自己回屋了。怎么了?我可什么都没说啊!难道他是怕我……

“怎么了大叔?刚才说的好好的,你怎么突然……”他突然抱住我,抱的很紧

“丫头,抱抱我!”

“怎么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他这两天确实有些奇怪。“还是生我气了?”

“没有,我这辈子不会生你的气,我爱你都爱不够,丫头,没有我,你要怎么办?”

“什么叫没有你我要怎么办?你要离开我吗?”他说话真的很奇怪。

“不,丫头我们结婚吧!好吗?”他说的这么直白我到不好回答好还是不好。

“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追问。

“没有!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他这是在赶我走吗?他可是从来不会这样,可我也不好再追问,我刚走到门口,大叔一个箭步把我拉住,按在门上狠狠地吻着我,说实话我有些被他弄疼了,但是我没有躲开也没有反抗,我选择跟从自己的心,那晚,我们在一起了,也算是我答应了跟他结婚的请求。

四个月的时间飞快,这四个月我跟大叔算领了结婚证,算是正式夫妻,我们只是没有时间办结婚酒,他妈和我阿姨因为这件喜事开心的合不拢嘴了要,但是大叔最近很奇怪,给我的感觉就像有事瞒着我,但是我问他他也不说,也有可能最近两地来回飞太累了。

“姐,明天我就要跟嫣儿结婚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计划了吗?”

“你去跟嫣儿提亲,她爸没为难你吗?”没听弟弟提起提亲的事。

“一开始有,后来听说嫣儿怀孕了他火冒三丈,但是没办法,嫣儿一撒娇他就服软了,哦还有她哥,他哥把我家底问了个遍,我是真怕他问出什么,还好嫣儿在一旁护着。”

我让弟弟坐下,我跟他分析了一晚上明天可能发生的事,教他对付各种人的方法,也告诉他我的计划,明天,我要给左丘明一记响亮的耳光,让他引以为傲的家族光荣荡然无存。

“一晚上没看见姐夫的人,他人呢?”弟弟不说我还真没发现他什么时候不见得。

“不知道啊!话说你姐夫最近怪怪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老说一些你要学会照顾自己这类的话,说的就好像马上要离开我一样的。”

“姐,嫣儿这边结束我们就收手吧!冤冤相报何时了,姐夫那么爱你,我们过我们自己安生的小日子行吗?”连弟弟也这么说。

“你不会是喜欢上嫣儿了吧?

“怎么可能,只是心疼你啊!”

“我知道了,放心吧!”

婚礼定在了世纪酒店楼顶的空中草坪,嫣儿说她一直希望能有一个草坪婚礼,幻想着自己变成公主的样子,不过,她的童话里没有王子。

大叔如约出现在酒店,他的出现自然是为了吸引记者和狗仔的,他最近脸色不大好,不化妆脸色很吓人“大叔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今天化了妆脸色都很难看。”

“没事,昨晚拍戏太晚了,没休息好。”他有些敷衍。

“那你回去休息吧,这边我自己可以。”我劝说道。

“不行,我要陪着你,每分每秒都陪着你。”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竟然泛着泪光,我想说什么却被这眼神推回去,我只能用拥抱来回应。

“姐,宾客都就位了,马上婚礼开始了。”弟弟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微信,我看看大叔,他站起来整理好了衣服伸出一胳膊,我笑笑挽着他胳膊来到草坪上,所有人都注视着新人,根本没人在意我们的出现,轮到弟弟发言。

“我是个孤儿,自小没有父亲,母亲也在几年前溘然长逝,一直以来都是我姐在照顾我,培养我,都说长兄如父,长姐如母,我要谢谢我的姐姐。”弟弟指向我的方向,我跟大叔早已走到了宾客中间,这时左丘明和左丘佳轩几乎是跳起来,嫣儿更是没站稳。

“你不是说你是孤儿没有亲戚朋友吗?”嫣儿质问道。

“我要是不这么说,你不是把我的家底翻个底掉,我还,怎么玩弄你?”弟弟此刻脸色大变,把嫣儿吓得不轻。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就要问问你,做过什么了?”我接过话说道。

“嘉瑶,这是怎么回事?”佳轩不明所以,在坐的宾客也是一片喧哗,场面一度乱到极点。

“没有怎么回事啊!我们两个不能走到一起我弟弟跟你妹妹走到一起也挺好的呀!”我略带嘲讽的口气。

“不可能啊!你弟弟我见过,这个……难道……”

“脑子还算不错,没错他整容了,而且是我带去的,认识你妹妹,这一系列都是我安排好的,意不意外?”

“云嘉瑶,你想干什么?”左丘明终于还是坐不住了“走,嫣儿跟我回去,这婚不结了。”他拉起嫣儿就想走,我一把拉住嫣儿另一只手。

“走?哪那么容易?左丘明,你女儿肚子里还怀着孕呢,怎么都五个月了你还想打掉啊?你女儿的命不要了是吗?”

“云飞,你是不是真的爱我?如果,如果你对我的……”嫣儿的妆都哭花了,像极了万圣节的鬼怪。

“你做什么梦,我怎么可能喜欢你,你可是把我妈活活气死的人,你都不知道我每天跟你在一起我要默念多少遍忍住,每次跟你办事的时候我觉得你比野鸡都恶心。”弟弟打断她。

“混账!”左丘明抬手就要打我弟弟,我一个箭步挡在弟弟前面,挡了那一巴掌,这一巴掌着实不轻,半边脸火辣辣的疼。

“你……”我弟弟要冲上去,被我拦住。

“左丘明,你是真的拿你女儿当盘菜啊!我弟弟肯娶她你快烧高香吧!”

“你放屁!你这个无耻的女人有什么权利说我女儿。”他气的一直在咳嗽。

“你不上网吧,那我就让大家伙看看你女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打开一个网站的视频,连接投影,大屏幕上直接跳出来那个视频,至于什么内容,不用我说。

“你女儿都可以出道了,三级片的女主角也没有她火爆啊!现在这个视频点击量都已经上千万了,你觉得,这么高清无码,会看不清你女儿的模样吗?你觉得,你女儿还嫁的出去吗?就你女儿这个作风,肚子里这个是不是我家的种都难说,你也是男人,你愿意养别人的孩子吗?不过我大人大量,家里正好缺个佣人,洗洗衣服做做饭你女儿应该学的会吧。”

左丘明用手指着我,大声咳着,一个踉跄坐在地上,一口气没捋平昏过去了,佳轩扶着他“嘉瑶,说到底是我的错,你为什么要连累我的家人,为什么啊?”

“为什么?那我要问问你,左丘少爷,你跟大叔的恩怨为什么要连累我啊?为什么要连累我弟弟?为什么要连累我妈?为什么啊?”我几乎是咆哮出来。

“嘉瑶,我的命都可以赔给你,我妹妹是无辜的,你也是女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无辜?你妹妹在我妈妈病床边上说的那些话,也叫无辜?你妹妹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妈妈是无辜的?有没有啊?”我转向嫣儿“你现在知道被人说不干不净是什么滋味了吗?你现在知道被人步步算计是什么滋味了吗?你知道什么是自绝望了吗?”

“呵呵!”嫣儿苦笑两声,突然抓着旁边切蛋糕的刀冲向我,弟弟一下没拦住,眼看着那把刀离我越来越近,我往后退了两步,大叔突然站在我前面伸出双手,他这是要.......我一把推开大叔,自己也闪到一边,嫣儿扑空倒地,弟弟赶过来一把夺下她手里的刀,给了她一巴掌。

“你害死我妈,你还想害死我姐吗?贱人,你最好给我识趣点,以后在家我姐站着你不许坐着,我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是再敢做出什么伤害我姐的事,我要你好看。”弟弟扶起我丝毫没有要去扶嫣儿的打算。

“呵呵呵呵!”突然嫣儿发出去很诡异的笑,站起来冲向草坪边缘。

“嫣儿!”随着佳轩的喊声响彻天空,嫣儿从楼顶跳了下去,我完全没有想到她会从这里跳下去,也许是她从小娇生惯养的公主脾气不允许她受这样的屈辱,大叔挡着我的眼睛,不想让我看到她跳下去的那一刻,我着实吓着了,弟弟也吓坏了,瘫坐在椅子上,所有宾客都冲向楼边往下看去,我没有勇气去看,这座酒店有十几层楼,这摔下去得是什么样啊?

“云嘉瑶,你满意了吗?你可以收手了吗?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啊,为什么要这么做?”佳轩给我了一耳光,这一耳光倒是打清醒了我,今天这样的局面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左丘佳轩,你没有资格打她,是你伤害她在先,现在你们所受的不及她受的万分之一。”大叔一把推开佳轩。

“你现在知道失去至亲的滋味了吗?你知道看着你亲人在你面前去世是什么样的心情了吗?我就是冲你来的啊,我要你尝尝这种死心裂肺的痛,我要你知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去世却束手无策是什么样的无助!你只是失去一个妹妹而已,而我呢?失去的是我的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依靠,你知道把你一个人留在世上是什么感觉吗?”看着面前咆哮不止的佳轩,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丝的快感,我甚至感到了心痛,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意?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痛?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告诉过你,我是真的爱你的,尽管一开始我的目的不纯...........”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爱,我现在的生活是拜你所赐,我现在变成这幅模样也是拜你所赐,左丘佳轩,我跟你的仇这辈子都了解不了,我恨你,我恨你!”喊出心里的话,心中那块石头突然松动了。

警察很快就来了,把我们全都带回了警察局,把事情的原委了解了一下,网上那段视频已经被撤回,不过警察还是问起了,我弟弟居然承认是他放的,我惊讶的看着他,他踢了我一下然后笑笑,弟弟的这种笑真的很久没有看见了,阳光开朗,没有一丝丝的杂质,那一刻我回想起之前的种种,是我把单纯的弟弟变得不单纯,是我把仇恨强加给他,是我把他变得成熟严谨。

“云嘉瑶,你赔我女儿!”刚出警察局就被左丘明冲上来抓住衣领。

“你干什么?谁赔她妈妈啊?”大叔一把推开他。

“左丘明,这是你应得的。”我强撑着说出这一句,我心里的那块石头一下挪开之后,整个人轻飘飘,就像是一个空壳,大叔推开他搂着我回家。

回到家我瘫软在沙发上,想到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嫣儿的尸体,满地的鲜血把婚纱染成了红色,,睁大的眼睛里流出的血水像是在说死不瞑目,想着想着一阵恶心袭上胸口,我趴在垃圾桶上狂吐,也许是那个画面,也许是我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恶心。

“怎么了?”大叔递过一杯水。

“不知道,想到嫣儿死的场面就感觉恶心,呕.....”越说恶心的感觉越重。

“姐,你是不是觉得血腥恶心啊,想不想吃肉?”弟弟突然开始打岔。

“你想说什么?”

“你别是.........”弟弟指着我的肚子,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事,站起来冲去厕所。

“啊哈,我猜中啦!我姐肯定是怀孕了,耶,我要当舅舅了。”我在厕所都听见他的欢呼。根本没有被之前发生的事情所影响。

看着验孕棒上赫然的两条鲜红的印子,我愣了足足两分钟,真的是怀孕了,我和佳轩在一起三年都没有能如愿,和大叔才.............我现在的心情是又兴奋又害怕,兴奋是因为初为人母,害怕是我怕照顾不好他,孩子啊,你来的真的是时候,我刚了结了自己的个人恩怨,连你也知道我应该有新的生活了是吗?

“丫头,丫头,你怎么样?没事吧?”大叔敲着门焦急的问。

我打开门,弟弟和大叔都在门口站着,他们的目光都看着我手里的验孕棒,我递给大叔,他和我一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但是那个笑容仅仅坚持了五秒,随后他眉头紧锁,一脸的忧虑,我不知道他这个表情是欢喜还是什么,他注意到我在看着他,没说什么转身走了。他的表现十分的奇怪,最近一些列的反常不得不引起我的注意。

“大叔,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最近很反常,怎么了?”

“丫头,不然,这个孩子,我们不要吧!”他低头不看我。

“不要??为什么?总有原因的啊?是怕孩子影响你的工作吗?”他的不要孩子把我吓了一跳,因为之前明明就是他说我们要一个孩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现在怎么突然就说不要了。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就是,就是不想要。”他转过身背对我,他一定是有什么瞒着我。

“有什么你告诉我啊,我是你老婆,有什么是我们之间不能商量的呢?”

“你不要问了,我也不会说的,反正,反正这个孩子不能要。”他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剩我以自己一个人傻傻的没回过神来,到底是什么让他变成这样的,难道是我之前报仇的样子吓到他了?

“姐,你也别多想了,可能姐夫是有苦衷的,你们好好说!”

我是想好好说,但是他根本不给我机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这个样子,我是真的不喜欢这种猜来猜去的感觉,我必须找他问清楚,但是我又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只有等他回来再说了。

我这一等就一天一夜,他一夜都没有回来,电话也是打不通,正当我焦急万分的时候门铃响了,马小林扶着烂醉如泥的大叔在门口站着,昨晚一夜没回家,他不会和马小林呆了一夜吧我的脑海里全是各种不好的画面。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是今天早上在酒吧门口发现他的,你们吵架了吗?为什么他会成这个样子?”马小林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

“没有,可能工作压力大吧。”我一边给大叔盖上毯子,一边说道。

“你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希望你们幸福。”马小林说完转身要走。

“小林,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心里还是想缓和我们之间的关系。

“无所谓对错了,事到如今我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你伤害过我,我也伤害过你,从此我们就两不相欠了。”她扔下这句话就走了,听她的语气我似乎又看见了以前的小林,没有了咄咄逼人,多了一份谅解。

看着躺在床上的大叔,我的内心百感交集,我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会让他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知道他不想说的事,这辈子都不会有人问得出来,但是我能感觉到,这不是他的本意,就因为他知道我怀孕那一刻那一抹幸福的微笑,我知道他想要这个孩子,但是又是什么让他狠心说出这番话我不得而知,我心里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他,之前我都没有好好的跟他相处,只顾着自己所为的报仇,我没有去了解过他,这期间我还一直在利用他,突然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其实我可以安安稳稳过我的小日子,何苦去折磨自己折磨身边爱自己的人,大叔说的对,人生不仅仅只有仇恨,还有爱。

早晨被一股恶心的感觉叫醒,晨吐真的是很难受,感觉整个胃都要吐出来了,终于明白什么叫痛并快乐着,大叔在一旁递过来一块热毛巾,他的脸色真的不是一般的差,一点血色都没有。

“大叔,你是不是生病了?我陪你去医院吧!你脸色真的是很差啊!”

“没事,丫头,我想看你穿婚纱的样子,我们今天去试婚纱吧,好吗?”大叔搂着我,我明显感觉他的气息有些微弱,不再像之前那么有力,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吃过早饭收拾好我们就准备去婚纱店,下楼的时候大叔忘记拿手机,就又回去取,我在路边等着,突然,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猛地启动,把油门轰的很响,向我猛地冲过来,我还在愣神后背突然被什么用力一推,我的头撞在了一边的树上。

我被一阵喧闹吵醒,头疼欲裂,强撑着坐起来,我病房里并没有人,那阵吵杂是从门外传来的,还不时有护士在喊这是医院保持安静,但似乎没有什么用,我拖着摇摇晃晃的身体,走到门口,走廊全是人,熙熙攘攘也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一看我站在门口忽然一下全部安静,这种安静非常的吓人,死一般的寂静。

“嘉瑶你怎么起来了?快躺回去,医生说要卧床的。”我被阿姨拉回病房。

“我怎么了这是?”

“没事没事,撞伤了而已轻微脑震荡,孩子也很好,但是要卧床静养,你不能在乱动了。”阿姨一边盖着被子一边絮叨。

“外面怎么了?怎么那么多人?他们为什么那么看着我?大叔呢?大叔哪去了?”面对我的一连串问题,阿姨只是低头不语,这种沉默给我一种不详的预感,正当我想再一次追问的时候我听见了电视里的新闻,“今日,著名影视明星车云执不幸车祸身亡,随行的妻子也受伤住院,事故原委正在调查,请看前方记者发回得的报道!”这无异于晴天霹雳,那一刻我就听见自己脑子里嗡的一声,眼泪夺眶而出,不可能,不可能的。我掀开被子冲出病房,穿过拥挤的人群,人群的尽头是停尸房,我站在门口迟迟不敢去推开那一扇门,我害怕,我怕看见大叔冰冷的尸体,我怕我承受不了他的遗容,我的手在门把手边徘徊,原本喧闹的人群那一刻格外的安静,我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我终于还是推开了那扇门,那扇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开启的门,里面就一张推床,一块白布把下面的人盖得严严实实,我浑身颤抖,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身上的任何部位,我伸手掀起白布的一角,我还在默念着这一定不是他,一定不是,他在跟我开玩笑,他舍不得,舍不得我和孩子,舍不得我自己一个人。我闭上眼猛地掀开白布,可我看见的是我最不希望看见的,我一下瘫坐在地上,阿姨冲过来扶起我,一直叫我不要激动,还有宝宝呢!我怎么能不激动,面前这个脸色惨白,浑身冰冷僵硬的人是早上还在笑着跟我说要带我去试婚纱的人,是那个说这辈子都不会丢下我的人,是许诺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人。此刻的我居然一点哭不出声,只有眼泪像决堤的洪水,这种心痛,比母亲去世的时候还要难受。

“姐,姐你冷静点,人死不能复生,你要为孩子想想。”弟弟和阿姨扶着一滩烂泥样的我坐在长椅上,我现在魂都没有了,为什么躺在那里的不是我,生活又一次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个信封递了过来,我抬头看见马小林,这个时候她是不是会恨死我。

“大叔叫我给你的,你看看吧!”马小林已然哭成了泪人,我颤颤巍巍接过信封,打开。

“我亲爱的丫头,也许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吧,不要怨恨我,我只是不希望你看到我被病痛折磨的样子,只是,我不能再陪你了,我要走了,我要去为你的下辈子铺路。你都不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的那个样子,到现在我都历历在目,我来中国以后每一次看你都觉得自己好幸福,虽然是在角落里默默看着你,你不知道佳轩把你夺走的时候我有多心痛,你也不明白我在韩国听你阿姨说你的近况我有多恨,恨我自己没有本事,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直到我赶回来再一次看见你,我的心就像被上万只蚂蚁啃食一般的疼,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这辈子,谁都不要想再伤害你,你说你要报仇,我无条件支持你,是因为我心里有愧疚,若不是我,你的人生可以很完美。但是渐渐地你在仇恨里越走越深,我看着只有心痛,丫头,人生还有爱啊,不只有恨。往后余生,要你独自面对,我相信你可以走的很好,不要为我难过,我没有走远,我在下辈子等你,只是,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你了!”

末了一句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你了让我的情绪彻底失控,我何尝不知道,只是为时已晚,撕心裂肺,痛彻心扉已然形容不了我此刻的内心。

“半年前,他查出有血癌,医生让他住院治疗,他说,他的丫头没有人照顾,医生早就下了最后通牒,最多再有半年。”马小林在一边泣不成声。

“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我早已失去理智。

“告诉你?告诉你什么?告诉你他快死了,告诉你放弃你的复仇大计,你可曾想过你身边的人啊,你在自己体验报仇的快感的时候,你是否有想过身边有多少人因此受到了伤害?”马小林几乎是咆哮着,“你知不知道,他第一次主动约我是为了交代后事,我的内心有多恨,为什么你什么都有,你却不知道珍惜,你知不知道他说叫我照顾你的时候眼神里是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爱他”

是啊!我凭什么,我何德何能啊?大叔,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此刻才幡然悔悟,原本安生的日子终究是被我自己给毁了,伤害了爱我的人,也伤害了我爱的人,我现在放下是不是为时已晚?

肇事司机也已经抓到了,不是别人正是左丘明,他估计就是想要我偿命。大叔的追悼会在韩国举行,我们一行人也去了韩国,他的粉丝哭成一团,其中有指责我的,有同情我的,只不过这一切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今天他就真的要走了,看着镜子里洁白的婚纱,想着这是他最后的愿望,无论如何我都要满足他。我穿着婚纱来追悼会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阿姨更是叫我换回来,大叔最想看的就是我穿婚纱的样子。

“大叔,你的丫头穿婚纱好看吗?你说你啊,说好了一起去试婚纱的,结果你放我鸽子,这鸽子一放,还就是一辈子。”我拉着大叔的手,替他带上婚戒,此刻他的手冰凉僵硬,没有了往日的柔软温暖“你说你去下辈子等我,你可曾想过我这辈子怎么办啊?你也说了,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像你那样爱我,你就真的放心吗?我不要什么下辈子,我就要这辈子,你起来好不好?起来陪我过完这辈子,找个安静的小村庄,过我们自己的小日子好不好?你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是我不好,如果我早能放下,如果我早能发现,如果..........”我哽咽着,心里也知道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你走,这里不欢迎你。”佳轩被一群粉丝团团围住。

“左丘佳轩,你现在来干什么?来看我的笑话吗?是来看看你父亲胜利的果实吗?你看见了,满意了?可以走了吗?”我站起身。

“嘉瑶,嘉瑶,我们的事到此为止吧好吗?我今天来真的只是来悼念,我.....”

“不需要你猫哭耗子,我们的事早已结束,早在你母亲设计陷害我的那天就已经结束了,怪只怪我自己执念太深,以至于错过身边最值得珍惜的人和事,仇恨对我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我现在只恨自己懂得太晚,左丘佳轩,你我从此两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此生,死生不复相见。”他欲言又止被一群粉丝抬出大堂。

大叔的后事办完,他母亲找到我,说希望我打掉孩子去过自己的生活,怎么可能呢!此生终究是我对他不住,这个孩子是他留给我的唯一念想,我不仅要留着,还要将他好好抚养长大,告诉他,他父亲是个怎样重情重义的人,余生,我只为我生的人而活!

大叔你可知道,再也不会有人像你那样爱着我,而我,也是一样,此生再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着你!守着你!

最新小说: 穿成夫君白月光 穿越之聘妻为天 万古第一仙尊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池鱼梦 剑落人归去 大楚歌 故神渊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村花乱入乃木坂46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