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你 > 第九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第九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影视特效上面,换句话说我被大叔“包了”,我成了他的个人化妆师,别的剧组要想请我,还必须经过他的同意,要知道娱乐圈这种求婚八卦传的最快,我头天晚上同意,第二天就是各个APP娱乐头条,谁叫大叔是大明星,我走到哪都有拍照合影的,这下可算知道明星出门三大法宝是派什么用处的咯,墨镜口罩帽子一样不能少,非得把自己武装成恐怖分子。

“嘉瑶!”喊我这个名字基本都是旧相识。

“小林?我的天啊!”我飞奔过去抱住她,要知道我们都多久没见了“你这么久跑哪去了?电话也换了,微信也不回,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几乎哭出来。

“我知道你发生了变故,我手机丢了,微信也没记住,重新换了一个就什么都没有了,老家你又没有亲戚朋友,再后来,也不用我找了,满大街都是你和……”她说着有些哽咽,哎呀!我忘了她是喜欢大叔的。

“那个,我,我不是,不是故意要跟你争……”

“说什么呢?他又不是我的谁,不存在争不争的,回来就好,看看你现在都不敢认了!”她是真的放下了吗?

我们找了一家咖啡馆,聊了一下午,直到天擦黑,她现在是一家国际大酒店的副总,不过从她话里话外我大概听出来这个副总是怎么来的,心想人都会变,我没有权利去指责谁,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她说我的情况她全从电视里知道了,包括大叔跟我求婚,她说到大叔还是有些不自然,毕竟那是她真心爱过的人。

我请她回家吃晚饭,她说不去了,我知道她是怕尴尬,这次遇见马小林谈话间感觉她和以前不一样,具体是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但回头想想我也不是很了解曾经的我,时间在走人在变,谁又敢说自己还是当初的自己。

“想什么呢?还不睡?”大叔一回来就看见还在沙发上窝着的我。

“等你啊!做好了宵夜,知道你今天拍戏会很晚。”其实是自己心思太多睡不着。

看着大叔吃完我的黑暗料理,心里也是很佩服他,这么难吃都吃下去了,我自己做东西心里还是有数的,他却笑着说好吃。

“大叔,我今天遇见马小林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久没见她了。”我把遇见马小林的事跟他说。

“马小林?就是你之前那个形影不离的闺蜜吗?”我点点头“丫头,这个社会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好的可以变坏的,坏的也可以变好的,但是,好的一旦变坏,就很难变好,你,最好,不要把你报仇的事告诉马小林。”大叔欲言又止,似乎知道什么事。

“你想说什么?”我追问。

“没什么!就是人会变啊!你不要相信任何人,除了,我!”真是自信啊!

他不肯说,我也不好追问,我们对视的时候大叔手机来了一个短信,我也没有去管是什么就去洗碗了。

“那个,丫头,我,又要,去拍夜戏,你自己可以吗?不然跟我去?”他很是为难。

“我是个成年人啊!有什么不可以,去吧!别太辛苦。”我们相互拥抱亲吻了一下他就依依不舍的出门了。

我收拾好厨房,关了电视正准备去睡觉,结果收到马小林的微信,说她喝多了,很难受,我想着是不是我今天刺激到她,连忙拿着衣服出门,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听声音喝了不少,迷迷糊糊说了个宾馆的名字,不知道是在门口还是在里面,我打了车赶过去,门口根本没有看见人,我问前台,前台以保护客人隐私为由拒绝了,她的电话也没有人接,这大半夜她跑哪去了?

正当我焦头烂额的时候,远远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大叔?不是说去拍夜戏了吗?他扶着的是……马小林?正当我准备冲过去接小林的时候,我看见马小林一下扑在大叔怀里,搂着大叔开始吻他,我当时愣住了,大叔往后躲了一下,他很是无奈的把小林抱了起来,一转头跟我的视线撞到了一起,说实话,这一幕还是触动到了我,大叔也很是慌张,像是犯错的孩子一样,我居然有那么一丝生气,我冲出宾馆,就想逃离这里,想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慌慌张张冲回家,靠在门上我此刻脑袋几乎是一片空白,又是生气,又是懊恼,又是愧疚,内心简直一团乱麻,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我才发现我没有开灯,门厅的灯是声控啊?我伸手去按开关才发现没有电,忽然间,感觉自己呼吸困难,一阵眩晕就倒在地上,脑子出现各种恐怖画面,挣扎着想去开门,眼前缺突然出现一个恐怖的人脸,我尖叫出来,应声门打开了,走廊的灯光照了进来。

“丫头!丫头!不要紧吧?”他怎么回来了?但是此刻我没心思计较这些,我只知道扎进他怀里,害怕的哭了起来“没事,没事,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大叔一边摸我的头一边安慰我,至今我都闹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怕黑,而且只要一黑我的脑子里就会跳出极其恐怖的画面。

“那个,丫头,我今天,不是有意骗你的,我,我……”大叔想解释今天的事,但是似乎没有合理的借口,是啊!他们之间还有联系,而且半夜骗我拍夜戏,他确实没有办法解释。

“我不想听。”我松开我紧紧抱着他的手,那一刻我居然感觉到了失望,联想到了佳轩。

“不是我是有苦衷的,你相信我!好吗?”大叔焦头烂额。

我不想听也不想去争论什么,我站起来要回房间“你就不想想为什么整栋大厦就我们家没有电?为什么你偏偏会出现在宾馆门口目睹这一切?她既然叫了我,为什么又要叫你?”大叔激动的叫到。

“我……啊……”我刚想说什么眼前又是一片黑,我吓得蹲在地上,大叔赶紧过来抱着我“丫头,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我真的有苦衷,你相信我!”此刻我哪里还能想要不要原谅你,刚才是有人关了我们家的总闸,现在不会还是吧?

大叔打电话给安保部要求检查开关,安保部给的回答是保险丝断了,但是不是烧断了,像是人为的,大叔没办法开着手机的电筒就这么一直搂着我,现在真的是丢死人了,这么大个人怕黑怕成这个样子,主要不是心理作用而是一黑自己就那样,有人在还好些。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大叔就一直保持抱我的姿势,靠着沙发就睡着了,现在休息了一晚有脑子思考思考昨天的事了,我走到阳台,深吸一口气,我不相信马小林会这么做也不想相信大叔在骗我。

“吓死我了以为你走了呢!”大叔从后面搂着我。

“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我追问他

“对了,说到昨晚的事,我一会去一下安保部,查一下监控,你要不要一起?”当然要,我也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视频里的这个男人我认识,他就是喜欢马小林喜欢的死去活来的那个痴男,似乎很多事不言而喻,可我心里还是有疑惑,为什么啊?她可是曾经为我挡过刀的,我的命是她救得。

“小林啊!我在中心公园等你,你来一下,我找你有事。”我用大叔的微信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大叔只是默默看着没有说话,“你会怪我吗?”

“怎会?有些事也是时候说清楚了。”我心里的疑惑非要她亲自告诉我。

她很准时啊!很快就到了,大叔早早就在那等,大叔的手机是通话状态,我在远处的假山看着,小林,我不希望这是真的。

“你想清楚了对吗?你还是喜欢我的!”她一见大叔就扑到他怀里。

“马小林,我来是要跟你说清楚,我当着全媒体的面求过婚,我爱的是嘉瑶不是你,你也不要再纠缠了好吗?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但是感情是双方的,你这样有什么意思?还有昨天你是故意的吗?给我发信息要我去接你,你又……”

“对,没错,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要她误会,就是要她退出,我知道以她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再和你在一起的,你家的闸也是我让他去剪断的,没想到这个没用的去的那么晚,白天你说剧组忙,晚上你说你的丫头有黑暗恐惧症离不开你,你想没想过我也离不开你。”我真希望这是大叔在拍戏。

“你疯了?我爱她,你要再敢伤害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大叔一把甩开她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你宁愿要她那个不干不净的女人也不远跟我在一起,我给你的视频你都看过了,你看她跟那个张少翻云覆雨你不生气吗?”我大吃一惊,我跟张少?难道……

“你闭嘴,她比你想象的完美,你再说她是不干不净的女人当心我掌你的嘴,那个视频你最好没有备份,不然你知道后果的。”大叔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

“我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当初我既然安了摄像头就是想日后留作他用,要不是我三番五次用视频威胁你,你也不可能一次又一次背着她出来跟我幽会不是吗?”

“别说的那么恶心,我跟你那算不上幽会,要是有备份你现在拿出来,我们以后说不定还是朋友。”

“朋友?呵呵”小林发出一声苦笑“我到底比她差哪里?佳轩也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就连佳轩睡在我身边嘴里喊得都是她的名字。”佳轩?睡在她身边?我一阵脚下发软,这一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我奢望着能自我催眠,但事实没有,她的一字一句无比清晰。

“马小林!为什么?我拿你当亲姐妹,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做出伤害我的事?”面对突然出现在身后的我她很吃惊,回头看看大叔,大叔拿出手机,依旧在通话界面,她一下全明白了。

“你们串通好的?”她绝望的看着大叔,似乎希望得到否定的答案。“呵呵呵~对啊,都是我做的,从一开始我勾引佳轩,我们还睡在一起,你们结婚以后我们还一起出去旅游,就跟蜜月一般,当我偷听到他妈妈要算计你的时候,房间里的摄像头是我放进去的,是我把视频给了允执,我以为他会嫌弃你,谁知道他不但把视频给了你,让你赢了官司,还把你保护的更紧了,是我设计让你看见昨天的一幕,我知道你有黑暗恐惧症,是我叫那个家伙那么干的,目的就是希望你死,你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为什么不去死?”

“啪”我给她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一巴掌打断了我们之间感情,打断了我们之间最后的信任。“马小林,我们是过命的交情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真的喜欢大叔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不跟你争,我什么都可以让给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让给我?哈哈哈~让给我,你以为什么都是能让的吗?你知道了也好,咱俩就此作罢,反正我替你挡了一刀,我们两清。”她说完扭头走了,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哭成泪人。大叔抱住我,想让我冷静,可此刻我哪里能冷静,先是我最爱的人玩弄我在先,后是我最信任的朋友出卖我在后,这辈子我真的就没有什么依恋了。

我一整天恍恍惚惚,好不容易平复了佳轩带来的伤,现在又是我最信任的朋友做出这等伤害我的事,从最开始一直算计我一直步步为营的居然是我自认为的好朋友,我要怎么去接受这个不争的事实。

“艾米丽,有人找!”大叔助理的声音把我打断。

“怎么是你?你来干嘛?”我一脸错愕的看着嫣儿。

“云嘉瑶,你现在出尽风头,你有没有想过会身败名裂,我给你个机会,你去把我妈妈放出来,不然。”她说着拿出一个U盘“我就把这里的内容昭告天下,我让他们看看车云执的未婚妻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不知道她手里的是什么,但是我迅速想到了大叔和马小林的对话,他们口中那个视频,我想她也只有拿这个来威胁我。

“左丘嫣儿,你拿个破U盘就让我放了你妈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不可能,你把这段视频公布吧,这样我可能还能赢得一些同情分。”我双手抱胸表示不屑。

“你,你可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你就这么信誓旦旦,这里是你这辈子的清白和尊严。”她明显是被我的态度吓到了,没有预料到我会是这个口气。

“清白?左丘嫣儿,我的清白早在你母亲决定做那种事情之前就没有了,我的尊严在我进你家门那一刻已经荡然无存,你认为,我还会在乎吗?”我语气甚是严厉,她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很担心的,毕竟这个视频一旦公开,最受影响的应该是大叔。

“你不替你自己想,也要替你家大明星想想,他的前途,他的尊严,他的女人是个不干不净的女人你认为别人会怎么看他?”她的心思没有细腻到可以看穿我心思的程度,感觉有人指示她这么做。

“别人的眼睛长在别人身上,我自己做好我自己的工作,别人怎么想我支配不了,也不想支配。”大叔很是轻蔑地说道。

她明显没有预料到我们会这样回答,她的神情有些奇怪,大叔一把抓住她的双手撩开头发,她带着蓝牙耳机,大叔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她明显是被吓到了,大叔拿出她的手机打开免提,电话那头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马小林,你如今都要用这种手段对付我了吗?”我含泪说道。

电话那边先是沉默然后挂断电话,我看着嫣儿,她的眼神里多的是慌乱无主,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你们到底给了她什么好处?要让她这样对我?什么好处?”我用尽我最大的声音。

“放开她,你干什么?”弟弟从后面冲过来,一把推开我的手,这一推还真的是很用力呢“你们干什么?以多欺少吗?我警告过你们的不要为难她。”

“为难她?是她拿着这个东西来威胁我,我是不是可以直接报警呢?”想到马小林现在对我的所作所为,我真的还是很难释怀。

“真是你?你干什么这么傻?说过你多少次了?爱惜自己,不要管上一辈乃至你哥哥的事。”弟弟略带责备地训斥她,可是语气还是有爱意的,“她不懂事,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替她道歉,对不起!”弟弟说着一个九十度鞠躬,我看了一眼大叔,示意给弟弟找台阶。

“你管好你女朋友,再有下次这样,我的律师一定会追究。”大叔搂过我回到剧组。

我想想我现在面对的居然是我闺蜜,我就不由得心寒,我回想自己的过往,我真的没有做错什么呀!她为什么这么对我?这个问题围绕在我的脑海,我想也许就只有她自己知道答案了。

“嘉瑶,我看嫣儿跟你弟弟…”

“我知道,是时候了。”我们所说的就是下一步计划,弟弟跟我说他跟嫣儿已经同居了一段时间了,他说他受够了,每晚看着睡在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就会想到过去,想到妈妈,恨不得就掐死她,是啊也难为小弟他天天要跟这样女人睡一起,我之所以急于了结嫣儿这边也是怕弟弟日久生情,那时候怕就不好办了。

弟弟在酒吧上班,嫣儿这个白富美天天没事干就跟着,生怕别人把弟弟抢了去,但是今天,弟弟一定是会被别人抢了去的,这个别人不用我安排,弟弟整容以后帅的可以养活全世界,自然搭讪的多了去了,弟弟今天地任务就是跟她吵架,这个大小姐心情一不好就喜欢把自己灌得不省人事,经过这几个月小弟的演技是越来越熟练了,也许是真的对她有芥蒂,吵起架来是真的吓人。果不其然,大小姐生气了,非常生气,自己找了一个角落一开始只是气呼呼的坐着,不一会看见他叫了酒保,应该是要了酒。

“怎么样了?姐!”弟弟来到监控室。

“你自己看。”我指着其中一个屏幕。

“真的诶?姐你怎么知道她一定会喝闷酒?”弟弟好奇心很重。

“在她家三年白待的吗?他家所有人的弱点我都知道!”

我们就这样看着她一杯接一杯的喝,差不多喝了两瓶的时候,我看看弟弟,他也很识趣的点点头知道我什么意思,这里是酒吧,再喝下去就有人要捡尸了。弟弟去抢了她的酒杯,她还有些不愿意了,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也可能有一部分装的,弟弟趁她扑过来在酒里放了春药,我想酒精加春药,明天她估计都不知道自己今天干了什么。弟弟让她喝了最后一杯就带她去了酒吧旁边的酒店。

“你知道自己明天该怎么说吗?”面前这个男的是弟弟在牢里认识的,坐牢好像就是因为强奸罪。

“知道知道!放心吧,只要警察不找我,我什么都不可能说的,诶,警察不会抓我吧?”他怕是牢里的常客。

“不会,她吃了春药,在视频里她是自愿的,警察奈何得了你吗?再说,我不会让她报警。”

“好好好!”看着这个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男人,我一刹那觉得自己好恶心,我在干什么?她也是个女人……不行,谁让她口口声声说我是不干不净的女人,我不可以心软不可以。

弟弟从房间出来,让他进去,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我之前,我现在,在做着我最厌恶的事,我变成了我最讨厌的人,步步为营,处处设计,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甚至觉得恶心,但是我不可以心软,不可以。

第二天一早,我就让我弟弟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当然结果不言而喻,电话那头是撕心裂肺的喊叫,弟弟挂完电话看着我,一脸的惊恐。

“出事了姐!她把那个男的打死了!”

“什么?”我跟大叔几乎同时喊出来,“她现在在哪?”我问道

“还在酒店估计是吓坏了,她告诉我房间号让我去,我怎么办?”弟弟也是一脸错愕,不知怎么办的好。

“这样,你打开蓝牙耳机,你现在去,先确认一下发生了什么,然后我们再决定下一步。”我也是吓坏了,没想到会出人命,“快去啊!记得摄像头拿掉啊!”弟弟估计吓到了,神情呆滞,被我催促才起身。

我看了一眼大叔,像是在寻求安慰,他也似乎很担心,因为一旦牵扯进人命,我们之前所做的事都会白费,说不定还会扯上官司。

“他没死,只是昏过去了,我找人把他送去医院,你去换件衣服。”这颗心总算放下了,听动静弟弟应该是在拆摄像头“搞定了姐!”弟弟很小声的说,他喊了一个保安把那个男的送去了医院,他带着嫣儿也去检查了一下,不检查不要紧一检查出事了,嫣儿怀孕了!这可是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这可怎么办?我原本只是想在这之后让弟弟甩了她,再找个机会羞辱她一番,现在她怀孕了,以现在的情形她是不会打掉孩子跟弟弟分手的,这个孩子也肯定是弟弟的无疑。

“怎么办?姐!她怀孕了,还一直跟我说我要当爸爸了,说要跟我结婚,我……”弟弟急坏了,压低声音跟我说他不可能喜欢嫣儿更别说娶她。

“冷静点,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容我想想!”这些情况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今天真的是不顺到极点,弟弟怎么这么不小心,不过现在不是责怪他的时候,要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

一整天脑子里都在回想这件事,要怎么收场,真的要娶了她吗?弟弟根本做不到啊!以后要怎么解释这一切?焦头烂额已经形容不了我现在的心情。

“艾米丽,恭喜啊!”正当我低头发愁的时候有人在后面似乎很嘲讽的跟我说。

“走开,烦着呢!喜从何来!”今天一整天哪有什么好事啊!

“弟弟要娶仇人的妹妹还不是好事吗?”我大吃一惊,一扭头发现是马小林,更是惊讶,我居然没有听出来是她,“怎么?你这个表情是你不知道弟弟要结婚啊,还是因为我居然知道那是你弟弟而感到惊讶害怕啊?”她现在的口吻就是反派,跟我之前认识的小林完全就是两个人。

“你怎么知道的?”我在她面前终究掩饰不起来,要知道我们以前可是睡一张床的有什么是对方看不出的。

“啊~原来是惊讶害怕,那就说明,你弟弟搞成那个样子去认识嫣儿是你设计的咯!为什么?玩弄她?羞辱她?还是,真打算娶回来,然后你好慢慢折磨她?啧啧啧,云嘉瑶真是小看你了,你也有这辣手无情的时候。”她现在样子我根本就不认识。

“马小林,我的事与你无关了,你走吧!我不想跟你吵,不要破坏我们曾经美好的回忆。”我坐回我的位子,回避她的眼神。

“走我是一定会走的,只不过呢,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弟弟马上要娶一个杀人凶手,你有什么感想?”她在我对面坐下,步步紧逼。

“什么杀人凶手,你瞎说什么?”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昨晚的事她也知道了?

“哎呀呀,看来你还真的是傻子啊!你不知道你妈是被她杀死的嘛?”

“你说什么?”我几乎跳起来“我妈是因为弟弟入狱才心肌梗塞而死的,你不要挑拨是非。”

“挑拨是非?来来来,给你听听这个!”她打开手机里的一段录音。

“哥!你不会真的要娶这个女的吧?”这是嫣儿的声音。

“当然了,我要娶了她然后慢慢折磨她,直到她快崩溃了再一脚踹开,我想是个女人都受不了,车允执毁了我最爱的人,我也要毁了他最爱的人。”虽然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实但是听他亲口说出来还真的是难以置信。

“哥,老太婆醒了,刚才我们的对话你是不是听见了?听见了也好,老太婆你听见了,你女儿不是要去享福的,而是去找死的,你要不去那边帮她探探路?”嫣儿她竟然这样刺激我母亲。

“你快走,一会嘉瑶醒了,你回去,这里有我。”

“老太婆,你儿子坐牢了,你女儿也活不久了,你自己一个人在这世上多无聊啊,偷偷告诉你个秘密,你儿子坐牢也是我们干的,刺激吧!”我此刻的拳头攥的都能听见骨头卡卡的声音。

“够了快走,快”

录音到这就结束了,再不结束我也快心梗了,原本我只以为嫣儿有些大小姐脾气,不过是被惯坏了,娇纵了些,但是今天这段录音,把她的人设一下换成了心机婊,我一直以为,我妈妈是因为弟弟坐牢才心梗去世的,我现在知道妈妈最后要和我说什么了,但是为时已晚,一切都发生了。

“怎么样?现在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心情了吗?”马小林还是带着嘲讽的语气。

“你,你给我这个听,你想,干什么?”我恨到牙根都咬碎了。

“没什么,让你看清现实,现在对我来说,你的敌人越多,我越高兴,嘉瑶娶一个杀母仇人做弟媳滋味一定不错吧!”我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人是我的好闺蜜马小林,要知道以前我们可不是这样的。

“你又来干什么?马小林你没完了是吗?”大叔看见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干什么?来讨喜酒喝咯!”她说完转身要走。

“你哪来的这段录音?”我要知道真相。

“原本是去看你母亲的,没成想在门口听见这段,本来那个时候是想着要告诉你的,但是自私了一下下,没想到还有今天。”她摔门而出,我简直就要炸了,这种真相叫我如何释怀。

“什么录音?”大叔好奇地问。

“一个真相。”我此刻哪有心思去解释录音内容,大叔也识趣没有再问,此刻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计划,还要多谢马小林提醒。

“小弟,我给你准备东西,高调求婚,娶嫣儿。”我拨通弟弟电话。

“姐!你疯啦?要我娶她?我不!”弟弟很是不情愿。

“你听我的行吗?”我这是第一次跟弟弟吼“你要是知道妈妈到底是怎么死的,你一定会现在就杀了她,原本我想着挑明我们之间的关系让她死心就算了,但是现在,我要她偿命。”我最后一句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要她偿命?为什么姐?难道说,咱妈的死跟她有关?”弟弟领悟的很快。

“与她无关,只不过她是元凶而已,你听我的,我找个婚庆公司替你策划求婚,越高调越好,安慰她把孩子生下来。”此刻的我简直不可理喻,我自己都害怕,人被仇恨所保围的时候真的是会失去理智的。

“丫头,我不阻止你,但是你也要清醒啊!违法乱纪的事你可不能啊!”大叔可能听到一命偿一命以为我要杀了她,我才没有那么傻搭上自己。

嫣儿,你不仁在先,不要怪我不义,我本无心害你,只是想羞辱你哥和你父亲,但是你居然这么恶毒,休怪我辣手无情。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