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汉末卫公子 > 第五百三十六章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东武在江东中也算是个颇有名韦的大好了。事实卜。心甘川个时空。他陈家一门三父子都被记录在三国志中,谓之以江东虎臣之一。

不过现在的陈武年纪也还算太轻,虽然已经名声初显,也经历过不少大战,却还是有心高气傲的心态,是以,在南顿城外的大咧咧作风只是单单看不起卫灌那三千兵马而已。

他缓军向前子是为造势。以强军压境之象,震慑城军,先丧其胆,后杀其锐。

在他看来,面临内外无援的情况下。单单自己领着这八千大军屯军城外,城中的守军的士气应该已经跌落到了最低。

而将大军直接在五里扎营,未尝不也是一种对守军的震慑,而这股轻视而容易形成一种此战必胜的现象,恰恰是这种必胜的信念,更容易让敌人兵无战意。

陈武熟知兵法,无论是大战战。在心理上的争端其实很可能左右战局,事实上,这场战斗对于他来并不是很重视,也只当是练练兵而已。

在他看来,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此宏怕都已经吓得哭喊父母了才对。

仔细想想自己这今年岁还在干什么?

似乎只是挥汗如雨的练习武艺。一遍又一遍的做着那些枯燥的动作。一边对战争的梦想和渴望,对那些名扬天下的英雄憧憬佩服,一边却又只能压下那念想,不停的磨砺自己的锋芒。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那个时候还不是他投军的时候。

而显然,在城中的那个子根本就不知道战争的残酷,没有经过磨练,就这样上了战场,迟早都是死路一条。

大军已经安营扎寨,缓缓行军其实并没有消耗掉太多的体力,但终究是走了一天的路,随着夜色的迷蒙,还是恨容易激起了士兵们的疲惫。

一如同他们的主将对于这场战争的不屑一顾,这些在底层的士兵们同样对攻略南顿并不在意,只懂得龟缩在城池中的敌人,此刻怕都已经颤颤数巍的不敢举起武器了吧。

松懈,出现了。即便是陈武在早前还是提醒了一下要好好坚实城池的动静,但士兵们还是没有放到心上。事实上,就是陈武的提醒,也并不是那种严令。

而此时此刻,就在南顿城内。一干大校官汇聚一堂,却见卫灌身着甲胄丝毫没有休息的迹象,大将官似乎察觉了什么,正襟危坐,只等着他们这今年轻的上司揭开话头。

显然,卫灌自从到达襄城后,叶城退敌,千里奔袭,攻夺南顿,已经完全收拾掉了那些因为他年纪而不服从的刺头们。十四岁的身体,已经不是那么稚嫩,至少,在那些宿卫眼中,仿佛看到了当年卫宁弱冠封侯的影子。

虽然此刻的卫灌做的事情,远远不如当年卫宁那般耸人听闻,也不似那般丰功伟绩,但初露峥嵘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从恐惧,到冷静的转变,已经很快适应了战争的气氛。此刻的卫灌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拥有了一军之将的心态。

一次又一次大胆的计”还有成功。都明了那具幼的身体。并不似在卫宁身边一样谨慎沉闷,压抑了多年的活挑,开始占据了身体的主导权。

而显然,这种胆大,还将会持续下去。

卫灌握住宝剑。环顾众人,脸上努力摆出一副威严的面孔,但因为依旧太过稚嫩,显得有些好笑。可是这里所有人并没有什么轻视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诸个恐怕已经知道了,如今南顿已成孤城一座。救援来的兵马不知道何时才能抵达,但城外,却已经有八千强大的军队!”卫灌缓缓的坐下身子,腰杆挺得笔直,眼中泛出一股精光,“他们就是来取我等性命,也是为了报复我等烧毁南顿军资器械的耻辱!”

“你们,他们想要雪耻,我们该让他们成功,还是给他们一个更大耻辱烙印?他们想要武等项上头颅。是伸头给他们斩下,还是反而将他们杀得丢盔弃甲?”卫灌微微一笑。将身子前倾,右手撑着脑袋,看向众人。

这种淡然,有一种胸有成竹的魔力,仿佛也感染着所有人,大家不约而同的,齐声吼道,“杀!”

“很好!”卫灌撑起身子。“他们以为我们会恐惧,会害怕,会不战而逃,会因为他们的强大而不知所措!”

“可是”我们河东军拥有的传统是什么!?”卫灌抬起头来,看向众人。声音突然变大。

“战无不胜!”众人再次齐声大吼起来。

是的,战无不胜!

河东军,每一个士兵,都以此为荣。以此为戒!他们以前的敌人永远倒下,而未来的敌人,同样只会化为尘土!

“所以,我要让城外那些江东蛮子知道,就算我们是孤军一支。也不是他们区区八千人就能拿下的!”卫灌重重的拍打在案几上,眼力泛着从未见过的杀气腾腾,“今晚。我们就要让这些远道而来的家伙们,尝尝咱们河东军的厉害!”

偷营!

这是所有人立刻升起的想法,也是所有人立刚激动起来的泉源。

除了正面将对方击垮外,如今还能给对方造成巨大的打击,也正是偷营才能造成的效果。

这些嚣张跋扈的江东人,似乎忘记了在南顿的他们的身份!他们是勇敢的河东战士,在战斗中摧枯拉朽杀败敌人的铁军!

所有人握紧了拳头,等候着卫灌的号施令。

事实上,在经过了这么多天后,似乎已经现了这今年轻的主将的身份有那么特殊。

别提那几十个五大三粗杀气腾腾的侍卫,就是他本身的学识,一言一行都不是普通的贵族子弟可以具有的。事实上,这么多年过去,在河东治下,一个普通的贵族子弟想要一跃成为实权阶层那是绝对不可能生的事情。除非是真的有才华。但是就算是有才能,也不过只走到那些安全没有危险的地方,却绝对不会放到襄城这样一个看似安全,但毕竟是靠近前线的城池。

而那五十个保镖,也绝对不是常人。自从叶县一战,所有人对卫灌有了改观之后,关系也不如当初那样的抵触。但加上包括南顿在内的有数几场战斗中,这其中有几人聊聊几次出手,也是尽显彪悍作风。熟练的杀人技巧让这些

这些人每一个肯定都是百战沙场的老兵,一身武艺就算是当个一军之主也是足够的!可是,这些人都不过是这今年轻上司的保镖而已,那从侧面上也就明了这个少年身份的不俗。

有才华能力,有涵养气质,有神秘的家世背景,平民里也永远不缺乏充满智慧的人,只是没有人去挖掘罢了,事实上,有不少人就已经做好了将性命托付给这今年轻上司的打算,即便是之前因为卫灌空降霸占了襄城城尉这个官职而心怀不满的人,此刻反而还巴不得卫灌在这个,位子上多做一些时日。

比起跟在这样一个身份尊贵的大人麾下,区区一个县尉算得了什么!

而就算他们被带入了这样一个窘境,却也熄灭不了他们的心思。是的。一个身份不俗,才华横溢的贵族子弟,那个早前调令他来襄城的太史慈将军。怎么也不会坐视他就这样陷入危难吧!

这些人没有大局观,自然不知道太史慈要救卫灌到底是何等艰难,只是单纯的认为握有数万强军的太史慈,绝对不会放弃卫灌不顾。而有这么一,就足够让他们保持旺盛的士气不至于掉落。

这鬼使神差的理解,卫灌并不知道,但在惊讶于在大军咄咄逼人的时候,这些士兵们都还战意不息,这才萌生了偷营的想法。

而显然,这士气要形成一次有效的打击是很有作为的。

卫灌当然不知道,这是某些聪明的家伙将他当高枝攀附,而舍生忘死。富贵险中求,这些人打定了主意越是在危难中挺身而出,才越能争取到他的好感,以博取日后的平步青云。这念头,永远都不缺乏削尖了脑袋努力向上层爬的人。

而事实上,卫灌的的确确是第一次有机会凭借自己的能力拥有人的拥戴,也的的确确将这些家伙视作了平生第一支班底,纵然是日后要被调回去自己叔父麾下,这三千人。他也会想方设法将他们要走。

而,现在也正是这些家伙表现的时候了。

卫灌并没有让各部原来的长官来统领这一次偷袭,相比较起这些出身草根的军官,身经百战而个人能力都非常出众的宿卫们才是最理想的军官。

所以,三千人很快就被打散。分配个了二十名宿卫统领,当然,那些原本的营尉并没有什么不服气,在能力和武力都趋于下风的情况下。没资格去争夺什么权利,何况。都已经统一好了念头,自然也不能扫了卫灌的脸面,抗命不尊是很容易落下坏印象的。况且,这只是一次临时的任命,也并不代表他们就这样被削减了兵权。

正是如此,这些营官还很配合临危受命的宿卫们,在后者似笑非笑的眼中,也看到了鼓励,”这些宿卫从加入这个集体后就只有忠于卫氏的信念,只要是有人将主意打到卫氏族人身上,都会被他们敏锐的捕捉到。显然,这些人的心思是瞒不过他们的,不过能有这些聪明的家伙。也省去了不少麻烦,至于,卫灌是否在日后会提拔他们,那便是后话了,现在,他们的任务就是用这区区三千人,来迎战对方八千江东军。

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即便这些宿卫都指挥过无数次战斗,击败过无数强大的敌人,但如今这样的情况。也的确让他们棘手。

这并不是光自己有能力就行的世界。纵然那些各部襄城长官都猜测卫灌身份不凡,怀着各种心思讨好。努力保持军中的士气,但毕竟,三千人不会因为少量的声音而改变多少。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只是稍微延迟了一下士气的跌落,以及网刚获得的胜利,才勉强好过那么一。

事实上,这些宿卫也很满意他们的少主人的表现,持续的胜利是必不可少的,而这场偷袭的意义是重要的,这无疑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数量的差距并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有胜利的希望。

倘若这次偷袭能够取得士气上的稳固,那备至少在未来还不用担心因为伤亡和援军问题而造成崩溃。

所以,卫灌的大胆主意,赢得了宿卫们的认可,也愕到了他们一致的支持。

这是一次,在卫灌主持下的偷袭。不过真正的行动者,是这五十名老好了。

陈武的江东军并没有对南顿形成大规模的包围,只是独独将大营屯扎在北门,西门两处,两座大寨相聚也并不远,除了少量的兵马形成对南门和东门两处的监视外,北门和西门可以预见将会是次日的攻略中心。

而南顿虽然是江东军的屯粮地。但事实上,这毕竟只是一个不大的城池,八千人的攻击力量,摆放在这个城外,压迫力是格外强大的。至少,在城墙上,看着对方不知道尽头的帐篷,就有些心寒。

二更时分,三千军士都人皆饱餐果腹,当得知他们今晚要干一笔大买卖,不少人都心怀忐忑。但更多的。却是因为三番五次卫灌的胆大偷袭而形成了盲目的信任,这一次同样让他们热血沸腾。

东门的城门悄然打开,不出卫灌所预料的,对方的防备果然松懈,本来作为监视的那几个哨塔很轻易的就被先前派遣出去的猎杀队给拔出”而现在大军就从东门开始绕过城墙,直接给对方来一次致命的袭击。

这一次突袭并不是倾巢而出,卫灌出动了一千五百人马,其中有五百人便是他精心武装的主力,其中有十名宿卫带队。他们的任务只是偷袭,给对方造成混乱和分割,而剩余的南顿守军将会直接从北门杀出。两面夹击,一举败敌!

卫灌自然不会跟着那些偷袭兵马出城,他只是焦急的在城墙上来回踱步,紧张和激动的心情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烈。

这毕竟是一次大胆的计划,如果成功,一举就能挽回南顿的颓势。就算不能击败对方,也能够让南顿坚持足够多的时间等候援军的救援。

可是,倘若失败了,对方有所防备。那么,那出城作战的一千五百兵马的损失,将会将南顿推向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事实上,这是他生平第仁次真正意义上的战场厮杀,比起第一次救援叶县,突袭南顿,这都是战略上的部署,过程也平率淡淡,没有直面的风险,也没有真正厮杀的冲击。

而这一次不同,是独自一人完成一次灿心一、的厮杀,他每个指令都代表着卜千的生死,每次维彻,都会让胜利的天平左倾右斜。

这是一场赌博,也是拿自己的生死来赌博。

他以前就常听自己的叔父过,战争就是博弈,在优势,要堂堂正正压制对方任何翻盘的可能,在劣势就要使劲诡计,将胜负重新扳平,一场赌博并不稀罕。

走了,本就是处于劣势。什么都不做的话,只会一步步走入死亡,不如提前一刻将生命的筹码也放到桌子上!

流着卫家的血液,他似乎也继承了卫宁那酷爱冒险的性子。

这一次,他赌了。

但是,手心上全部都是汗水,卫灌默默的望着城外,期待着自己希望看到的信号生,也期待着这一次人生最辉煌的战斗进入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卫灌的双腿已经麻木,看了看天色,已经跨过三更,向着四更时间迈进,换言之,从那支兵马出城开始,到了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可是期待中的信号却迟迟不曾见到,卫灌的心情却是越来越焦急了。

没有人在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还能保持冷静,即便是拥有天才的名头的他,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没有经验的孩子而已。

“将敌军着火了”。在当他浑浑噩噩的时候,一阵惊喜的声音蓦然响起,却是身边陪伴他的那些襄城军官高声的叫了起来。

卫灌精神一震,大步跑到城墙边上。依着城垛望向北面江东军的大塞。只见火星从散淡,飞快的扩散着,不过片刻,竟然是形成了一片火海。

借着火光,还能看到那不远处的营寨中仓皇的人群四散逃跑,还有无数人继续投掷着火把!

“成了。卫灌脸上浮起激动的潮红,先前因为焦急,紧张的心情终于松弛了下来,此刻却仿佛一切的气力都抽干了一般,狠狠的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卫灌当即满脸红光的大叫道,“传我军令,开门,杀敌”。

“开门,杀敌!”一道道声音,飞快的传递了下去,早有准备的一千兵马已经严阵以待。

卫灌的军令,便是他们进攻的序曲。沉重的大门嘎然打开。上千士兵显然也知道了这一次偷袭的成功。他们的任务,就是将战果扩大,给敌人动致命的一击!

“成了。夜风冰凉。卫灌看着出城作战的士兵们,嘴角不停的抖动,有庆幸的喜悦,但更多的还是一缕劫后余生的轻松,是了。这一次赌博他赌对了,倘若输了,只有死,”

北营的火光,惊醒的不是卫灌的南顿城,同样,西营的江东军,也陷入了慌乱和震惊当中。

陈武自将营寨安到南顿下,分西,北两处,自己自然将行辕放到了北营,也正是如此,通过对方主将旗帜的判断,河东军的主要攻击力量,也是放到了北营上。

而西营只是副营,兵马也只有两千来人,当北营出现了如此大的变故。值营守将理所当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救援北营。

倘若这个守将胆子再大一,眼光再清楚一,地位再高一,那么他必定会看破南顿空虚的事实。而毫不犹豫的率军攻城,甚至可以做到一举破城。

但是,他不敢对陈武弃之不顾,不敢冒着北营被攻破的危险所以。他当即调集了全军,心急火燎的向着北营救援而去。

不过,大军已经歇下来,骤然是北营那便出了各式各样的呼喊,但在三更时分,睡眠最深的时候,大多士兵都没有丝毫反应。而西营主将的催赶才让这些士兵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很快也明白了生了什么。

无数人冲出营帐,穿戴衣甲,寻找武器,慌乱中,不时有践件生。也不时有人走错了队列,好不容易准备妥当,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时间。

而这个时候,河东军的两面攻势已经汇聚在了一起。

陈武满脸漆黑,恨恨无比的将目光放到那两支河东军成功的汇聚在一起,将他封杀。看着无数士兵葬身火海,更多人仓皇逃窜,却死在对方的刀下。

他欲哭无泪。

这是一次简单到指的偷袭。却完全是因为他低估了河东军的战意。他完全没有想透彻,为什么那个孩子竟然能够让三千人俯听命。为什么这三千人在面对自己数倍的压力下,还能做出这样胆大的主意!

而显然,那些看上战力根本就普通无比的士兵,竟然在为十数名大汉的带领下,将他们这些强大江东儿郎们杀得抱头鼠窜。

陈武毫不怀疑,倘若是在正面战场上决战,这些普普通通的河东士兵。自己麾下的强兵们,可以一个打两个!

可是,偏偏是这些普通人,却完全主导了这场偷袭的走势。

他唯一能做的,只是运用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兵马形成一道防线,抵挡对方的继续突入。

他的眼光不停的扫过,他很想看看,到底那个决定这场胆大的偷袭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可是显然,对方似乎并没有参与这次偷袭,反而是那些带头冲杀的校官,彪悍无比,杀人手法之熟练在江东军中,也只有最精锐的士兵拥有这样的技巧!这些人毫无例外。都是有统御一营的能力!

陈武甚至觉得,倘若自己在他们面前,也会毫不犹豫被撕成碎片!

精兵和绵羊的组合,成就了陈武这一次的耻辱!他只能等待西营的救援尽快到来,一旦那两千人马的赶到,将会是他的反击,他要让这些偷袭者付出惨重的代价!

显然,河东军诸位宿卫也现了陈武的企图,在几次强攻之下都毫无结果后,这些宿卫交换了一下意见。终于无奈做出了退却的决定。

陈武的确不愧是江东军中后起之秀,在他们骤然突袭下,果断就放弃了压制全军的冲动,重在于收缩后方兵力,约莫一千人就地固守。这样给了那些被河东军偷袭仓皇逃窜的士兵们一个稳定安全的躲避。也让河东军的偷袭不容易穿破这最后一个屏障。

随着大营的火焰蔓延,被河东军驱赶厮杀的江东军伤亡惨重,但逃向陈武那个据的士兵们很快又被组织起加固了防线,使得河东军再也无法扩大战果。

倘若甩,二顾损失的举冲破陈武的防御。固然因为众次成功的愉絮佃予对方士气的打击,很可能会奏效,但是伤亡也必然比追杀那些散兵游勇要多上不少,倘若等到江东军西营的救援兵马赶来,无法及时撤回,依靠这些战斗力并不算强的襄城军,被陈武反过来报复性的攻击吃掉,也并可能。

显然,这次成功的突袭已经得到了他们所要的东西。

虽然不能将陈武击杀,彻底解决这次南顿之危,但已经给了对方惨重的杀伤,以后的防御战,压力自然便会大减。

这样支撑到太史慈的救援的可能性就会大增了,当然,不排除陈武因为这一次失败而向孙坚求援的可能,但在这些宿卫的心中,想必怎么卫侯也绝对不会再使孙坚有其余力量放到豫南来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就算陈武向孙坚求援,孙坚也没有余力再顾及豫南的事情了,他不管有什么动作。在陈留城外的张颌军,就立宏会反应过来,不会阻拦,但会更恶心的保持直接对陈留的攻势!

六万兵马的庞大数量,便如同一根刺卡在孙坚的咽喉中,让他难受无比。倘若张颌直接攻城还好,大不了来一次决战。但偏偏他就只是牵制,只要自己不动,他就不动,让他难受得紧。

他也不可能就这样出面去与河东军决战,先不提河东最以野战出名。就是陈留空虚为对方有机可趁的可能,就让他不得不考虑出城作战的风险。

而事实上,凌操那边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他领着两万多人赶往蔡县,可是才到半路,便遇到了败退回来的徐盛。凌操大惊失色,没想到在江东也颇有勇名的徐盛,在力量对等的情况下竟然也被太史慈击败。

不过后来才知道,太史慈那一边的援军比他所预料的还要快了几日。以强大而闻名天下的西凉铁骑,在马的带领下攻击力显得格外锐利。不过两日时间,徐盛早已经伤疲交煎的兵马便挡不住如同潮水一样的新一次浪潮!

马的援兵打破了本来的平衡。徐盛挡不了,而凌操迟迟未到,

退!

而随着河东军的追击掩杀,徐盛狼狈不堪,竟只得最后三千残兵败将勉强支撑到凌操的救援。

可是,这样一来,势力的均衡又被打破了一环。得到马一万兵马相援的太史慈部,总兵力还有两万三四左右,而同样的,凌操也不过才两万五千人而已,但,马那边可是有一万西凉铁骑,在豫南纵横驰骋。拥有莫大的优势。

而徐盛才遭逢一败,对军心打击是严重的,更加具有威胁的是,蔡县的沦丧,将代表着,对方俨然打通了与南顿之间的联系,而这两座城池之间,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据能够给他们防御对方的攻击!

这将会让他们陷入到和河东军正面抗衡的窘境。没有人会怀疑江东军战斗力的强大,但是面临更加凶猛的河东军来,野战,并不适合他们!

终于,凌操气急败坏的下令就的驻扎,严阵以待即将到来的河东军!既然对方想要突破豫南,那么他们这便是最后的屏障,只要等到陈武将南顿攻破,那八千人的支援。胜负的天平还没有那么容易被河东军掌握,而一旦战争变成了一场持久战。有着汝河的他们,拥有足够的优势!

为此,凌操当即传令让人,严令陈武务必在三日内攻破南顿,得到他军令的传令兵飞快的向着南顿方向而去,

可是,得到的结果,却让他毛炸了肺!

陈武这个本来被他寄予了众望的大将。竟然被一个毛头子杀得大败。一场偷营,就折损了接近三千的兵马!

他的脑袋一阵眩晕,这个曾经在攻打袁术,平定江东,屡有战绩的后起之秀,竟然就这样败在了一个毛头子的手上!!

凌操不可能给他派去更多的兵马。只是严令他,再多给他宽松几天的时间,如果不能将南顿攻破,那么便自别谢罪!

如此下来,凌操现,似乎真正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自己这两万两千兵马,还有三千徐盛败退回来的残兵了,,

这股力量能够支撑多久,他没有底,两次失败。也让江东军的士气跌落了不少。

不过,在等量的军力下,他不信。对方还真就有三头六臂,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他撕开一条口子!

豫南不能交出去,给陈武的话。何尝不也是用到自己手上,如果自己这一方面再失败,自己除了自创谢罪,还有什么脸面去主公孙坚!

当然,不管是孙坚,还是凌操。亦或是徐盛,都不知道,对方根本就不是要图谋豫南,他们真正的这样疯狂的攻击,不过是为营救一个,轻敌冒进,如今深陷他们包围的某个少年而已,,

所以,不管凌操是不要下定决心要和对方一场死战,但显然,已经击垮了蔡县的徐盛后,可以操作的东西就很多了,也不必再向以前一样狂轰滥炸的想要击溃对方了。

要知道蔡县其实就是一道闸门,依靠着汝河,将河东任何一个大规模的攻击都挡在门外,固然,少股人马也可以利用汝河潜入豫南深处,但是力量过于薄弱,很容易又会重蹈卫灌的覆辙,届时救人不成,反而又陷进去了。何况汝河一直都是孙坚的控制力下,经历过一次卫灌的偷袭,显然江东水军对于汝河的防备将会大增。

所以要想绕过蔡县徐盛的防御而救援卫灌,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如今,既然那道闸门已经被打开,身后一马平川,可冉做到的事情就很多了。

现在,马和太史慈便在商议。到底要如何尽快的将卫灌救援下来。

太史慈自然知道凌操的援军恐怕已经抵达,而对方势必是不会让自己大军全数开进豫南地区,那么,一道强大而完全的防线又将会在自己的面前。

对方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就是就地驻扎修建防御借此抵挡自己的东进,要嘛就是回师将南顿攻破。借助南顿的防御范围辐射整个豫南。使得自己无法将豫南纳入河东口中。

前者将会牵制住他们绝大部分的力量,而后者。更是他们绝对不想看到的。

所以当务之急,不管是对方选择怎样。都应该即刻的展开救援行动。而最后的决定,便是着为丰,统御绝大部分的乓力,向北面前,目标便婆懈曰!

这是要用以虚攻陈留,而让凌操不得不放弃哪怕一丝攻击南顿的企图,逼迫他与自己展开拉锯战。而借此给马这一路真正的救援兵马展开行动。

而马统领五千骑兵,将会在太史慈牵制住凌操的空隙偷偷穿过对方的防御带,从城向北切入南顿!

这样一来,太史慈一边的压力便会大增,毕竟才经过与徐盛的一场大战,生力军又被抽调走了一半。假若为对方察觉虚实,恐怕这一次将会是一场惨重的伤亡。

如果是真的要图谋豫南的话,正面进攻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惜,这只是一场救援而已”,

当晚,两军悄然分兵,马领着五千骑士从蔡县南下,顺着汝河往下游再度飞驰起来,而同一时间,太史慈再度领兵向东开进,当吸引到对方注意力的时候,便将折道北上,向颍阳而去,,

此时,已经过务了四日时间。

而南顿的卫灌,还需要至少守护住十天的时间,才能迎接到马的援军。

不过,当三日前;一场成功的偷袭将陈武击退后,整个河东军中都充满了高昂的士气。

这的的确确是一场成功的偷袭。尽管因为陈武最后的出色表现,并没有形成决定性的崩溃败逃,但是斩千余头颅,烧死着数百,投降数百的战果放到他们面前,怎么看都是一场扬眉吐气的胜利。这还没算那些混乱中被杀散,逃走的士兵,不管陈武日后能不能将这些人收拢,那损失一部人绝对是肯定的。

这样算来,对方八千人,算是已经折损了接近三千,尤其重要的是。自己一方得士气被高高的燃。而对方经过了这样一次元气大伤的战斗,锐气已经是完全被打压了下去。

走了,这支河东军的战力在整个卫宁麾下只不过是算二流水准,太史慈将他们放到襄城,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战斗力不怎么出众。

但是,谁又知道,在卫灌手中,这些家伙们接二连三的干出了连那些一流兵团都很少做到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至少,在现在看来。就算对方兵马众多,就算自己是孤军一支,但对方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三天的时间,河东军打起精神防备着江东军愤怒的反扑,但走出乎意料的是,对方除了因为那一场大败后退了十五里外,便没有了其余的动作。

大多数人都认为对方肯定是被自己杀破了胆量想要撤兵回去,但是宿卫们的脸色依旧保持凝重,而卫灌同样也认为。在一场偷袭中,还能从慌乱里迅反应过来,将损失降到最低的人,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南顿这个在豫南的钉子!

而陈武的表现,让卫灌的眼中一亮,通过一场战争之后,他已经没有以前的紧张和害怕。如果这一次抛开宿卫们的领军作战之功,事实上。这一次胜利他的的确确没有借助过任何外力了,这是一次集贵的经验。也是为他以后临阵指挥提供了一个好底子。

当然跟随在卫宁身边,学习了那么多知识,也因为这几场胜利而飞快的转化为自己的东西,不得不。就是区区一个月的时间,他得到了太多有用的东西。就算在卫宁身边能够享受到这个世界最上层的指导。但也比不上亲身的实践。天才也还需要磨砺,而当初卫宁的想法是让他独自领导襄城的兵马,在这场决战的最后亲身体验一下战争的残酷。却没料到事情竟然会展到这样的程度,比起卫宁所预料的凶险,多了太多。

但是,也正是这些多出来的,让人胆战心惊的东西,才更容易逼迫出卫灌的潜力。

他此刻正是以一个将军的眼光看着城外的对手,陈武那一晚的表现。的确值得卫灌重视。

不怕那种莽撞的将军,就算他报复性的强攻城池,卫灌也只会更加高兴,但就怕陈武这样一个冷静的主将。他会审时度势,在失败中吸取教,运用冷静的头脑,纠正错误。而拿出最大的实力弥补自己的失误!

所以,固然敌人的士气被打落了,固然对方的兵马折损了。但是,卫灌和宿卫们脸色凝重的表情,反而更加严重。

接下来的战斗,绝对不会轻松,甚至可能比当初八千人还要严峻。不过这些东西他自然不可能出口去,这样不免会打击到军心士气,而事实上,才经过一次胜利,这些头脑热的士兵们也不见得会听他的劝告。

不过,坏事还是终究没有好事多,毕竟是削减了大量的实力,而自己一方的士气攀升到了制高。接下来的战斗,固然严峻,但对方要攻破南顿也没那么容易。而这一战也奠定了卫灌在士兵心中绝对的地位。或许除了卫宁外,这些忠诚的士兵将会毫不犹豫的听从他的话,即便他们一时头脑热,只要自己保持冷静那便行了。

三天后,江东军终于又开始动了。

经过了三天时间的收拢残兵。重整旗鼓,陈武的眼睛已经再没有了半分轻蔑的表情,只有愤怒,羞愧。以及**裸的杀意。

对比一下之前,他垂间的头少了一截,却是当日兵败他气急自创为部曲所劝,方是以代,为的就是要将南顿攻破,为了豫南的安定。

当然,凌操的责问已经送到他的手边,他除了羞愧的对着凌操的怒火外,只有无言以对,留下的只有鉴定。

那支被他们蔑视的河东军三番五次的将耻辱加注在他们的身上,这已经不是用胜负可以解决的事情,只有彻底的死亡才能血洗那耻辱的烙印。

大军已经从当初的惊魂落魄缓缓的恢复了过来,如同卫灌他们所想的一样,收拢的残兵,还是有部分人没了踪迹。并不是所有人都保持着对江东的忠诚,也并不是所有都为了荣誉视死如归,有些人见过战争的残酷后,终于忍不住对死亡的恐惧而拒绝再次参与战争。

所以,加上最后收拢的兵马,却也不过才五千人而已。而其中还有接近一千人的伤兵,其中有轻伤者还能再战,至于重伤者,陈武也只能下令将他们送往后方。

这些重伤的士兵就算能够捡回来一条命,但在日后的生活也是异常惨淡,这就是乱世,没有人愿意去养闲人,口广再度缓缓开拔,众次,陈武要来次强硬的攻城。显然,正讨那一晚的偷袭,他已然能够分辨出对方的具体战斗力如何。

的确,这些河东军固然三番五次的让江东军蒙羞,但本身的战斗力并不强大,远远不如在西北四个据和孙曹对峙的数十万大军可以比拟。或者可以,这三千人本身就不过只是城郡守备军那一等级的杂牌部队,以他麾下的四千人来,对于这些三千兵马,还是占据了足够大的优势!

一个打两个,并不是虚言。

陈武的眼中泛着冰冷无比的光芒,看着城楼,他知道,今天这一场城池攻防战肯定会艰苦无比,但是如果不将自己一方强大的战斗力展现出来,这些河东军恐怕还会保持出旺盛的斗志。

只有用更狂猛的攻势,让他们感受到不可战胜的力量,这些绵羊才会乖乖的老实的退回羊圈等待宰割!

所以,今日一战,陈武将会是全力以赴!

当对方那股异常严重的萧杀甚至都传递到了城墙上,即便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河东军们都不由自主的消去了脸上的笑容,他们不约而同的握紧了武器,看向城下的敌人,仿佛有个声音告诉他们,下面的敌人并是你们想象中的没用,接下来会让你们感受到强大无比的力量”

卫灌站在城墙上,同样也感觉到了江东军的杀意,而身旁的宿卫们更能通过这股杀意感受到内在的实质。

这,是要出全力的信号。

一如同陈武通过一场偷袭,推算出河东军的平均素质,这些老兵们同样也现江东军的战力远远胜过己方,一旦正面接触或许能够凭借新胜后的余力爆出难得的力量。但持久下去,迟早会因为伤亡的剧增而陷入颓势,,

显然,江东军那今年轻的主将也现了这个问题。

卫罐的瞳孔微微一凝,同样也知道。今日一战,恐怕的的确确是异常惨烈了,但这一战不能避免,那么,不如同样全力迎接上去!

两千弓弦遥遥所指,战鼓对擂,喊杀声起,江东军终于迈出了大战的第一步!

一触即!

与此同时,远在陈留的曹操收到了来自东郡的荀彧的书信,脸色大是

“什门竟然是这样!!”他忍不住站起身来,看着手上的文书,阴晴不定。

“来人曹操踱走几步,越想越觉得可怕,当即对着门外高声令道,“去请公达前来商议!”

等门外侍卫前去宣传,曹操一屁股损然坐下,此时此刻觉得冰冷无比,“好个卫宁!好个卫仲道!我曹某,还是看轻了你啊!”

是的,他没想到,卫宁竟然会做出这样的打算,也不曾料到,原来刘备的败亡竟然会这样的快。

一旦那支在翼州平叛的大军汇合黄忠动攻击,夏侯渊还能撑过几时?他不敢毒肯定,也不敢去想,但是。此时此刻,战争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若是背后一下子暴露出这样巨大的缺口,是致命的!

徐州已经萧败了,豫州已经被打残了,青州被黄忠牢牢的钳制住不可能给他半增援,而现在唯一还能支撑起他作战的,只有充州,一旦充州都陷入了危难,那么天下之大,还有何处能给他容身!?

想到这里,他不仅握紧了拳头,指尖因为用力过猛泛着白色”

荀攸在侍卫的引领下急急忙忙的走进了内堂,只见曹操失魂落魄的模样,不仅皱起了眉头。

“主公唤下官,可有要事?。荀攸早前已经从侍卫口中知道是因为那个比自己还的堂叔荀彧送来一封书函,才有曹操紧急宣召他的事情。

他来时还以为是充州那两支河东军又有了什么新的变化,却不曾想到自己的主公竟然会是这般神态,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他这个在逆境中永远都不会认输的人有这般表情?

曹操从失魂落魄中回过神来。勉力笑了一下,一摊手示意荀攸坐下。却让人将荀彧的书函递给荀攸过目,“这是文若从东郡传来的书函。你先过目吧!”

荀攸就等着曹操这句话,他对荀彧到底给曹操了什么而非常好奇。不过片刻,从字里行间扫过,同样,荀攸的脸上也浮起了惊骇。

“这””。荀攸手微微有些颤抖。同样不可置信,同样有失魂落魄”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便觉得有什么蹊跷,我便河东不可集只是那么几手动作,原来杀招,乃在这里,乃在这里!”

曹操看自己最绮重的谋士也为这消息所震慑,不由苦笑一声,叹道。“呵呵!我们还是看了河东啊!走了,河东坐拥七州之地,拥有的能量的的确确太过庞大了”眼下只出动这么兵力,在我看来,其实都太少了。我们早该想到,在青州迟迟不动的黄忠。并不单单是因为害怕妙才和青州东部的两面夹击集来,只是等着这一棋啊!”

荀攸却不似曹操那么悲观,从刚才的震惊过后,再度品味了一下荀彧的字里行间,不由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沉默不过片匆。却抬起头来看向曹操,慎重道,“主公此言有些言之过早了”。

“哦!?。曹操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笑慰,当即抬起头来,眼睛当即闪过一丝精光,“公达此言何意?”

“固然,河东能出动的兵马决计不少,但此时此刻,已经动用了接近四十万大军,在我看来,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要知道,这一场战争。河东已经开始伤筋动骨,是万万不会再损耗内力增援前线了,他们想要的是统一天下,但既然要统一天下,就决计不会拼着大伤元气,毕竟还有孙坚坐拥长江天险,还有刘表虎踮荆襄!”道此处,荀攸又似恢复了往日里指江山的睿智,继续道,“到底,河东如果真如我堂叔所言,已经开始请动蛮人出兵了,那么也间接明,河东本体已经开始虚弱不堪,虽然不如我军,但在某种程度上来,其实卫宁还要难受一些,”

“公达请继续!”曹操听了,耸耸眉头,示意荀攸

“主公该是知道,卫宁在北方大刀阔斧的改制,已经让许多士族不满,但碍于卫宁强压,这些人只是敢怒不敢言,所以,河东一旦衰弱。这些人的反抗力量就会越来越大。河东必然要留下不少力量控制这些人反弹,所以”现在河东请用蛮人,便明了河东似乎已经到了极限”荀攸了头,理清思路继续道,“正是如此,我军与河东的僵持,将会扩大这些矛盾。换个角度来,想要战决,河东的信念怕是要比我军还要急迫,,!”

“哦!?”曹操沉吟了一下。眉宇间显然也浮起了几分喜色,但很快又阴沉了下幕,“公达此话所有理,但要知道,关中失败,便正是因为杨氏诈降才使我军损失惨重!”

“不错,关中失败的确因为杨氏使诈,但仔细一想,何尝不也是卫宁一手导演?假若杨氏不肯听从。此刻便是灭门之祸,其实我等早该知道”荀攸叹息了一声,显然因为自己没能及时看破这而愧疚不已。“但事实上,河东士族彼此对卫宁不满,却是事实,若非如此,当初我等又岂会如此容易掉入卫宁设计,”

曹操了头,也是叹息一声,半晌又将心思放到荀彧的信上,“公达之言虽是不错,但是,如今卫宁已经有大军在我军后背,如今不过只得妙才两万兵马防御东阿,这可有退敌良策!?”

被问及此事,荀攸终于一正身体,肃然道,“我先前所言,正是与此事有关。我那堂叔心思缜密,做事果断,既在字里行间如此肯定。那便真是看出端倪,事实上。下官早前也觉得其中有诈,只是无人帮助分析,资料太少,如今看来。卫宁图谋克东恐怕已久”

“但如此,正可明了,河东内部纷争已经开始白热化,若非如此。岂会动用蛮人?”道此处,荀攸又道。“蛮族何人?不过嗜血贪婪禽兽而已,不知教化,不通礼仪。不学兵法,不懂尊卑,不晓忠义,不论纪律,这样射狼之师,作战固然勇猛,但却最难约束,短时日还好。若长此下去,必成大祸临头!”

荀攸的分析又如同荀彧不谋而合,“正如同我那堂叔所言,假若以大军放松蛮人,专以大军闻堵黄忠,则彼军必然心急而催促蛮人配合作战,蛮人不懂兵法,不懂军纪,必使两军生出隔阂,届时,分而击之。则两军大势,可除!”

随着荀攸的分析,曹操脸色稍微有些好看了,但还走出口问道,“但睢县,尉氏为徐荣攻打甚急,又如你所言,徐晃进攻中路,恐怕也是为了断孙坚北上救援我军的可能,那么我军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这杞县兵马迟早是要与徐晃一战,若如此。可如何还有余力增兵东阿?”

道此处,曹操紧锁眉又,“何况充州虽为文若逮住一支河东匪患。但另外一支不平,充州不得安宁!”

“主公不妨劝孙坚放弃豫南。退缩豫东!”荀攸沉沉吸了口气,艰难出口。

“放弃豫南,固守豫东?”曹操眼神微微一凝,呆了呆。

脸上阴晴不定连连变换,他终于无可奈何的叹息了一声,“走了,也只有这样才能保护住我军实力了,若徐晃出兵大梁成功,将孙坚与我军从中斩断,后方再来一支兵马。这侧翼其实要来和没要也是一样,还不如省下孙坚的兵马将后方牢牢把手住。只要陈留不失,那么河东军在充州便无任何作为。反之,有淮河水道,孙坚军要自保也是游刃有余”

他并不是没有看到,而不愿意去想。这样一来。中原一带就会失去一大块战略要冲落入河东军的手中。事实上,就算孙坚后撤,但陈留还是陷入了危险之地,只不过让后方给稳固了而已。

若孙坚再退,也只是退到诓县。现在河东军的攻略重心已经昭然所显。显然就是要先灭掉他的根本充州,再平定剩余四方,南方如同太史慈。张颌之辈,其实都不过只是为了对孙坚军的牵制而已。

所以,这场战争的胜负,摆明了就是他曹军的兴衰。

只是,他不能肯宾孙坚会不会和他配合,,

“孙坚一定会退,我闻豫南如今已经难以保持,听南顿为河东所偷袭,粮草被毁,孙坚坐守陈留,但为张颌所牵制,又有徐晃在北面切断,实际上,已经陷入了三路夹攻。倘若他不退,我看河东舍弃我军攻略许昌也是有可能的。孙坚不应该看不清楚,同样,他也不会不知道我军若被河东所败,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唇亡齿寒,孙坚军必不会坐视!”荀攸显然看到了曹操的担心,很快又出口道。

“那如此,那充州兵马如何处理?”曹操道。

“以堂叔手段,想必要不了多久。便能得到充州两路匪患平息的消息。主公不如敬候佳音便是!”荀攸显然对自己那个堂叔充满了信心。当即肯定道。

“充州已然已是我军最后还有底气的土地,要再抽调兵马整合两三万人并不困难,若文若堂叔真的下定决心,那么北上东阿。必能将充东守得固若金汤,主公可选信任否?”荀攸想了想,抬起头来看向曹操。炯炯有神道。

曹操闭上了眼睛,用充州的最后元气来化解卫宁这最致命的一刀。他到底该不该去赌?

身体隐隐有些颤抖,河东已经将他逼迫到了这样的惨烈的程度,而自己却没给对方等同的伤害,这不仅是刺伤了他的自尊心,同样也激起了他的怒火。

走了,许褚,曹仁,一个个倒在河东刀下的麾下勇士,在他的脑海中不停的宣泄着他们的怨念,假若自己不能赢得这场战争,日后又如何有脸面去见他们?

还有什么情况能够比现在这样还坏的?继续搏吧!

曹操重新睁开了眼睛,握紧了拳头。恨恨道,“便如公达所言!”

没有人知道,当他们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其实,战争的天平倾向河东的一角,已经越来越低。

纵是天纵奇才,也不可能想到。河东埋伏的棋子能够那么深。

那里不是他们认为的蛮人,却是实打实的汉人精锐啊!。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