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遗言

时间指向了五点五十八分,我靠在店里的躺椅上闭幕眼神。距离我和沈君临定下的交易期限还剩下十多个小时,是时候开始行动了。

旁边摆着一壶红茶,还有一把银白色的钥匙。红茶里我放了凌梦韵留下的一种红色药丸,喝了这样的茶会产生一种奇特的现象,上一次罗优的事件里我已经见识到了它的妙处,而这一次,它也能够替我省下不少的麻烦。

药丸是凌梦韵后来交给我的,她告诉我使用这些药丸的条件是执行店里公务的时候。我不知道佟悦到底有没有违反那个契约上的条款,所以我暂时是没有权利收回卖给她的那些面膜的。也就是说,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其实与店里的公务无关。

不过话说回来,我与沈君临也算是变相达成了一种交易,而这交易勉勉强强算得上是公务的一种,所以我把那些药丸拿了出来,放了一颗在我泡下的红茶里。

“咻。”我喝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有心理作用,我觉得这茶还是有些怪怪的味道。

店里依旧没人,连我给小墨留下的食物都没有动过的痕迹。这里与我离开时的唯一区别就是不见了那个叮咚作响的音乐盒,我跟它玩了一个星期,基本上算是有了感情,此刻突然找不见它了,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大概被小墨拿去玩了。”我这样想到。

时钟在此刻轰然敲响,和缓的提示音也适时响起,现在已经是北京时间下午六点整了。也就是说,我的行动,终于可以开始了。

身体包括衣服的颜色再一次逐渐变淡,趋于透明,虽然我自己仍然能够模糊的看到大概,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我却是已经成为了透明的存在,这个特点能够帮我做到很多事情,比如无声无息的接近任何我想要接近的地方。

钥匙被我放入了口袋,它的确是杀人放火,走家窜巷的好东西,在知道了张明阳的地址以后,我能够很轻易的进入他的房子里了。

推开店门,我透明的身影逐渐潜入了渐变的黑暗当中。

张明阳,这个已经因为资金周转不灵濒临破产的男人,依旧住着这么豪华的别墅,这是让我有些很难想通的一点。明明公司已经摇摇欲坠,日薄西山了,可是这个男人还是能够面不改色的住在这栋房子里,幻想着自己的美好未来。

他或许已经失去了当他还是一穷二白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我相信,在他搬进这栋房子之前,他一定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因为钱去杀掉一个完全素不相识的人,而现在,一旦有了地一个牺牲者,再碰到这样的情况时,他也一定会像这次一样下得了决心,动得了狠手。

这就是稀奇古怪的命运了。人类在贫穷时往往精神富有,可是一旦真正物质充足了以后,反倒鄙薄得如同****的猴子了。

我心里涌起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最后把目标定在了我的视线尽头。

看来今天的收获不错,能够一次解决所有的事情。

他的房子的停车场里,停着一辆女式的迷你宝马车,那是佟悦的,我在店里见到她开过一次。而现在,这两个人显然都待在我面前的这栋房子里,等待着命运的上门。

“啪。”门被我扭开了,我走了进去,然后悄悄的关上了门。

屋子很大,也很静,静得有些诡异,我明明在车库里看到了这两人的汽车,说明他们肯定待在里面,这么安静的话,想必是在做一些极其私密的事情。

我脱了鞋,慢慢地走向客厅,然后找到了一扇大门紧闭的房间。走过去,小心的推开门,从门缝里,我看到了两个赤裸裸的肉体交缠在一起,与此同时,一阵酥到骨子里的叫声也从门缝里传了出来。

虽然有些脸红,但是我还是轻轻的带上了房门。或许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欢愉,我又何必打扰了别人的美梦。他们做的很投入,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我把房门开了又关。

她的躯体很是诱人,这是我否认不了的东西,可是一旦想起沈君临说过的那些话,就让我有些作呕了,他这么说过吴梁生:“也不知道他对着那一堆假货到底还有没有兴趣了。”

我觉得放在张明阳的身上同样合适,如果在他们欢愉到最高潮的时候,突然暴露出那个女人整容失败后的样子会怎样?那个场面一定很震撼。

我一边邪恶的想着,一边找到沙发坐了下来,沙发正对着客厅里的一副挂相,上面是一张虽然老旧但是却很完美的婚纱照。照片左边的那个男人是张明阳,右边的那个漂亮的女人,却不是佟悦。

或许,这个女人就是张明阳的妻子吧,不对,现在说来,也许是前妻更加合适,他们已经在不久前离婚了。

婚纱照大概照了很久了,上面的两个人儿都略显生涩,男的虽然不算英俊,却也是朝气逼人,女的虽然不算多么漂亮,但也是楚楚动人。那个时候的她或许也没有办法得知,十几年后的她,竟然会被一个同样二十多岁的女人取代了位置吧。

这幅照片还没有被取下,也不知道是因为匆忙忘记了取下,还是张明**本就不在意这个东西。我看着那副婚纱照,却是沉思了半天:“单纯的男女,不需要多么帅气美丽,只要相爱,只要在一起,大约才是最完美的吧。”

那边的活似乎已经完了,我也该去听听情况了,因为看不见的关系,我可以放心大胆的推门而入。此刻那对男女正相互依偎着躺在床上,似乎在说些什么悄悄话,对于突然打开的门,也是稍微受了点惊吓。

“让你把门关好,你就是不听,万一又被什么八卦记者拍到了,又是一堆麻烦。”佟悦说着拧了拧张明阳肚子上的肥肉。

“哎呀,疼!”张明阳脸色乱作一团:“我记得我明明把门带好了,怎么就开了。”

我笑了笑,没有出声,慢慢地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你这死鬼,说好的啊,到时候风声过去了,你就去把那些钻石处理出去,拿来做你的产品,赚来的钱可要全部都给我!”佟悦笑到,我看着她的脸一阵陌生,跟刚刚来到我们店里的时候好像完全是两个人一样。

她的脸的变形,好像越发严重了。

“好好好,不过你已经不需要再花钱弄你的脸了吧,我觉得现在就挺美的啊。”张明阳又是吃了一阵豆腐。

“油嘴滑舌!”佟悦娇笑了一阵:“还不是因为我拿到了一样好东西,正好还有最后一副,今天晚上用完,就完全没有问题了,倒是可怜了那个店里的男店员啦,替你背了黑锅。”

“嘿嘿,谁让那个小子傻不隆冬的就上了你的当,一听说你什么都可以做就立马跑过来了,不该他背黑锅谁背啊。”张明阳笑了笑:“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现在心疼了?”

“哎哟,老娘就是看上了,怎么滴!”佟悦脸色变了变:“你心里倒醋瓶子啦!”

“切,谁会吃哪种傻子的醋,”张明阳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还是黑了一分:“你要是想救那个小白脸,就去救啊,我也不拦着你。”

“好啦,好啦。”佟悦拍了拍张明阳的胸口:“人家以后还要靠着你养活呢,你到时候可不能抛弃了人家哦。”

“那是,那是,你也算的上是我的救命恩人了,要不是你这次出谋划策,我的公司就真的快倒闭了,放心,这次赚了钱,你就跟着我享受生活吧。”张明阳拍了拍胸脯,很是诚意的说道,就是不知道十几年前,他在娶他的前妻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许诺过。

我看着眼前的两人打情骂俏,心中觉得欢乐无比,一抬手,却没想到把一边窗台上的一盆小盆栽给打翻了,那盆绿色的植物在空中翻了个身,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谁!”两位床上****着身子的人同时惊叫了起来,这个时候的人往往胆子最小,安全感最低,我怕是难得瞒过去这两位的警惕心了。

啊哦,我别了别嘴,戏似乎只能看到这里了。

“喵呜~”一声猫叫突然从背后传来,我吃了一惊,回头一看,一只漆黑的小猫正站在窗台上盯着房间里的两人,它用爪子挠了挠玻璃,发出啪啪的响声。

“原来是猫啊,看你这疑神疑鬼的。”佟悦刚才叫的声音最大,此刻却不由分说的指责了她旁边的这位男人。

“还好只是猫,哎哎,我总觉得钻石放在你家的邮箱里面有些不保险,你还是尽快把它拿过来给我吧,免得哪天警察就去你家里搜查了。”张明阳的心跳终于缓和下来,他看了窗台上的黑猫一眼,松了口气。

而此刻,黑猫给了我一个眼神,颇为鄙视的样子,然后喵呜一声,跳下窗台不见了。

小墨?

它还真是无处不在啊,这次倒也是帮了我一个小忙。

“对啊,你这一说我还想起来了,那些钻石还在我的邮箱里放着呢,我得赶紧把它拿过来,免得被警察搜到了。”佟悦惊叫起来,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服:“你等我一会,我去拿钻石过来。”

“哎呀,不急嘛,我们再来一次。”张明阳又开始动手脚了。

我听到这里,已经不用继续停留下去,既然佟悦要回家,那我就在车上等着她好了,虽然不知道她家里的地址,那我就让她自己带我去。

我先一步出了房门,然后用那把银色的小钥匙打开了佟悦的汽车,钻到了后排座位里。十分钟后,佟悦从房子里走出来,进了汽车。她的脸色很是红润,似乎那些面膜的效果颇为不错,只不过,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这么舒坦了。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