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花千言 > 第五十四章 相谈相交景

第五十四章 相谈相交景

“刚进来的两人,有一个是月商人的孙儿月战熙吧。”茶棚里有人压低了声音问着同桌的人。

“应该是吧。我前些天虽然也只是远远见过一回,不过那身姿,那样出色的容貌,看着是很像呐。”有人用了同样低的声音回答道着。

这样特意压低的声音,可丝毫不影响武力修为都很高的寂雪融几人的听觉。他们几人听得很清晰,月战熙闻言之时,眼中掠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

此时,茶棚里的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寂雪融他们所坐的那一桌,那五人身上。

“咦,刚刚怎么就没留意到茶棚里有几个这么出色的公子呐?”有人看到比较早进来的寂欢他们三个时,在心底暗暗惊讶着。

茶棚主人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为刚进来的月战熙和宫越两人送来了茶水。

“客官,请慢用。”茶棚主人含笑地道着,并把茶水分别为宫越和月战熙倒了一杯后,连同茶壶一同一起放在了桌上。

“有劳店家了。”月战熙点头笑回应着。

茶棚主人闻言,含笑着点着头,回到了自己常在的迎客位置。

寂欢三人在宫越和月战熙坐下来的时候,礼貌地看过一眼后,便不在关注了。因为除了寂欢所在的位置,他两人的对面比较方便观察外,寂雪融和顾轻辞不太好侧过头去盯着这两个陌生的人看。

当然,月战熙和宫越可没有这样的感觉呐。他俩人看了一下坐在他们对面的寂欢,又看了看寂欢左右的两人。

宫越与月战熙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后,月战熙便好奇地向他对面的寂欢问道:“兄台,你们几位,看着很眼生呐,是外初来的?”

在月战熙说话的时候,宫越对寂欢细看了一眼,是个俊俏如仙的公子,身上有淡漠疏离的气息。

顾轻辞刚刚听到茶棚里有人讨论着纨绔月战熙,在坐在自己身侧的人在问话之时,只觉他的声音,言清而稳,恰如一道奔流的清泉,便好奇地转过脸去看了一下。

入眼一张清俊的容颜,含笑的眉眼,仿佛绽放着如太阳般的光芒。而他身旁的公子,脸容俊俏却有略显平凡,仿佛如一般的世家公子。

寂雪融闻言,本打算往过去声音传出处看的,却在抬眼时,撞进了一汪深不可见的漩涡里,眼神清澈,却是看不见底。

寂雪融看见这样的眼眸时,心中不觉惊了一下,该是怎样出色的脸容,才可以配的上这样的眼眸呢?

要是这样一双眼眸,放在自己哥哥的那副俊俏如仙的脸容上,好像还是会觉着脸容会逊色几分。

可从那汪旋涡中抽离,把眼睛扫过他脸的时候,却见是一副寻常公子的容貌。

怎么他的眼与脸会如此的不协调呐?寂雪融不由的好奇地想着。却没发现,她好像忘记,先把视线收回来了呢。

宫越在月战熙说话之时,看了一眼对面的寂欢后,本来打算就附近,自己身侧那边看一眼的,却发现一个脸色略显黄暗的小公子的视线在触及自己的视线之时,好像被惊了一下。

宫越本来打算,看看这个小公子,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番吃惊的举动之时。却发现,他的视线在自己脸上扫视了几瞬。可他脸色的表情却好像变得很纠结的样子。

宫越用内息感受了一番,脸上的“变幻”无异样啊。是什么让这个小公子如此的纠结呐?连神情都有些定住了。

不过小公子黄暗的脸色,好像不觉着难看呐,仿佛比自己对面的那个俊俏如仙的公子,还要出色几分呐。

“我们兄弟三人,今天刚来到贵地,公子觉着眼生,应该是正常之事。”寂欢带上半分笑意回答着月战熙刚刚的问话。

寂雪融听闻刚刚的话语,纠结的神思才被惊醒,才发现自己好像盯着那个公子的脸,看了很久呐。不由的回过神来,想要把视线收回来,却发现,那个公子好像也在往自己这边盯着呐。

于是,寂雪融很果瞬地把眼神收了回来,端起桌上的茶,快速地喝了一口,想要用这样的举动,来掩饰一番自己刚刚有些失礼的举动,和涌现的不自然。

只是,她的这番举动,落在了宫越的眼中。她动作里的心思,却是一目了然呐。

宫越不由的在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还真是个有趣的公子呐。”宫越心中想着。

等看宫越侧过头来看一看身边的月战熙时,发现他好像很愉悦的样子,他含笑地看着对面的那个俊俏如仙的公子,听着他的回答。

在眼神晃过月战熙身侧的小公子之时,只见他的脸色,跟刚刚盯着自己自家看的那个公子很像,都是有些黄暗。难道,是因为两人是兄弟,所以脸色都长得像?宫越在心底里掠过这样的想法。

“三位兄台,是在游历吗?”月战熙在寂欢回答了之后,便又笑问着。

“确实是在游历。”寂欢回答着,看着对面那个觉着还挺投眼的人,便不觉的他那样的问话,是有要打探的不礼貌之举。

“投眼?”要是被这样的想法,被自己的妹妹寂雪融知晓的话,估计会很好奇的打探一番,让自己哥哥产生这样想法的原因呢。寂欢从小长到现在都没说过,有谁是他投眼的。

自己父亲的好友顾伯父家的儿子,顾轻辞的大哥,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了,也没感觉出两人的相交,是很投眼的样子。

“从东边来吗?”月战熙又问含笑着。燕图的人,习惯称冥川及其附件的地方为东边。

寂欢看着含笑的月战熙,没回答,只是笑点了一下头。

“东边,好地方呐。不知来日,我到东边去的话,是否有幸在那也能在见到兄台呢?”月战熙像是在自问也像是在询问。

宫越听着月战熙的说话,不由的在心里笑了一下。心底的笑意,涌上眼里,被内心对这样眼眸这样容貌还很纠结,想再探一番究竟的寂雪融捕捉到。

她抬眼望去之时,看到了那抹在那双惑人的眼睛里涌现的笑意,像是花开的瞬间,那样让人觉得惊艳。

于是,寂雪融有开始有些失神了。幸亏,自己哥哥的话语此时响了起来,故而,这次的视线在别人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就快速地收了回来。

“兄台,若是到东边游历的话,大略也是能见到的。”寂欢笑道着。

“既然这样,兄台便让我在这先尽一番地主之谊。来日去东边之时,也好请贤兄带小弟,领略一番东边的风土人物。小弟姓月,敢问贤兄高姓。”月战熙道着,含笑地看向对面的寂欢,满心期待地等候他的回答。

“月贤弟,既然有此愿,那寂兄我也不妨奉陪。”寂欢含笑道着。

话语一出,引来自己妹妹寂雪融和顾家轻辞妹妹的同时转头盯看。她们都不由的疑问着,今天的大哥,可真是平易近人呐,这么快就与一位陌生公子交上了朋友。

游历途中,也见到一些有意与这个大哥相交之人,可也没见他这么爽快呐。他那时不是淡淡的应付着,就是散发他那身淡漠疏离的气息,而让人见而却步或相交不深。

“见过寂贤兄。”月战熙闻言,便起身对寂欢见了一个礼。

“月贤弟,不必多礼。”寂欢看着月战熙的举动,不由的也站了起来,边说边抬手示意不必多礼。

寂雪融和顾轻辞看了站起来的两人一眼后,心有所感地对视着,不由的扬起了嘴角。

宫越此时没有看站起来的两人,而是把视线投去刚刚看自己脸很纠结的那个小公子。只见,那抹在嘴角扬起的笑意,像要把脸上略显的黄暗的神色驱散了,焕发出别样的神采。宫越静静地看着,在她有所察觉之前,才收回视线。

寂欢与月战熙站在互相寒暄了一番后,才又重新坐了下来。

“寂兄,这是我的好兄弟,宫宫。”月战熙坐下来之后,便向寂欢介绍着宫越。

“阿宫兄弟,幸会幸会。”寂欢闻言,便对宫越打招呼道着。

“寂兄,幸会。”宫越抬眼向寂欢那里看去,含了半分笑地回应着。

“这是我的两个弟弟,阿寂和阿轻。”寂欢向宫越打过招呼后,便又如同月战熙般,分别介绍着自的两个“弟弟”。

“阿寂小兄弟,阿轻小兄弟,幸会了。”月战熙在寂欢话落之时,便率先向寂兄的两个弟弟打招呼。

宫越随后抬手见礼般,简单地对两人道了一句,“幸会。”

“月兄,宫兄。”寂雪融和顾轻辞抬手行着礼,同声道着。

几人都相互打过招呼后,便互举起自己的茶杯,同喝了一口茶,示意着刚刚相交的情意。

“寂贤兄,你们三人等会儿是要进城的吧。”月战熙问道。

“打算在这个边郊茶摊歇过脚后,便进奉京城。”寂欢回说着。

“那,可否让小弟为几位引荐一下落脚的客栈?”月战熙笑问着。

“我等初来奉京,多有不熟悉,月贤弟乐意为我等引荐一番,自是感激不已。”寂欢道着。

“寂兄不必客气。能为寂兄效劳,是小弟之荣。”月战熙说着,之后便转过头来向宫越问着:“宫宫,你说个哪客栈好呐,丰景楼怎么样?”

“丰景楼也行。”宫越知道月战熙的意图,便也顺着他的话语道着。

丰景楼,几乎不作留宿的客栈用,可它并不是没有留宿客人的房间。寻常人只见丰景楼的一二楼是营业用来招待顾客的,却不知,它后面的个大院子,是建造成了留宿客人的格局。

丰景楼的店主和店人也在这个院子里居住,不过,他们只用了院子的一小部分,还有不少雅致的院落空闲着。

“那就请寂兄和阿寂、阿轻两个小兄弟待会儿与我们一道去丰景楼吧。”月战熙笑道着。

“先谢过月贤弟了。”寂欢笑道着。

寂欢其实觉着在那个客栈落脚都是行的。燕图国里的在营业的客栈,无论是环境和服务都是好的,正如燕图的和乐热情的百姓一样。

当然了,寂雪融和顾轻辞这一路来,需留宿的时候都是这位寂大哥安排好落脚客栈的。况且城里的客栈,除了房屋的布局有自己的一些特色或偏好之外,其它的都几乎是相同的。从自己落脚过的每一个客栈,就大略可知。

天色欲晚,茶棚里的客人都开始陆续的动身了,他们大多是奉京里的百姓或是附近的人。他们或是游玩一番回到这里歇一歇脚,或是随意游逛到这里时坐一坐的,也有特意出来这里等候遇见最近当上巡视都将的宫越的。

寂欢他们一桌五人,边喝着茶边闲聊着话。这话主要是关于月战熙好奇新结识的寂兄他们兄弟三人,都游历过哪些地方,有哪些趣闻等的话题。

“天色不早,我们先进城吧。”宫越看着,此刻聊到忘乎所以的月战熙,不由的开口道着。

月战熙听到宫越的话语之后,不由的收起了满心的好奇,笑对寂欢他们一行三人道:“寂兄见谅,小弟过于过于好奇寂兄你们的游历趣事,都忘记时间了。我们是否现在进奉京城呐?”

“月贤弟,不必介怀。现在进城也好,若月贤弟有空时,可找为兄的再一起闲聊。”寂欢道着。

“好啊,谢寂贤兄了。那我们现在就进城吧。”月战熙笑道着,

于是,一行五人便一同起身,一起踏出了茶棚。

茶棚的主人,在看到他们五人起身往外走的时候,便让人把他们几人的马儿都牵了过去,交还与他们。在几位客人踏上马,对自己点头道谢之时,便笑着说道:“几位客官慢走,有空请光顾。”

霞光满天的天色中,几位俊俏的公子,在落日的余晖中,踏马而去,只留下了几道风姿不一的背影。

在月战熙几人踏上马,准备离去的时候,茶棚里的人几乎都出了茶棚的门口,仿佛他们也是要在这时候离开茶棚回去一样。

其实,他们是出来观看他们的风姿,特别是后面进来的两个挺拔的公子,他们觉着这两人就是月战熙和宫越小王子,他们来茶棚等候要遇见的人。

“果然,宫越小王子的风采就是不一样。”有人指着那道浅蓝色衣袍的背影说道着,那是戴了“变幻”的宫越。

“确实呐,你们看,他骑马的身姿,真是不一样,飘然俊朗。”有人道着。其余的人都点着头附和着。

其实,那五匹马上的人,除了寂雪融和顾轻辞,在其他三人当中身形略显小一些外,其他三人,看背影的话,差距都不大,或说风姿都一样。

至于,茶棚口外的众人,颇有感概地说道着的话语,或是宫越早已在他们脑海中形成了独一无二的形象了。

“我们也回去吧,今天可真幸运呀,遇见了宫越小王子他们。”在宫越一行五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时,有人道着。

“确实幸运,我都来茶棚里好几回了,今天才第一次见到宫越小王子呐。”

茶棚里的客人,在说着,在笑着,然后纷纷离去了。

奉京城里,此时走道上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寂雪融看着路上的行人,估计是由于到了晚膳的时间,几乎所有的人都或归家,或在酒楼食肆准备用晚膳。

奉京城里的房屋、楼铺等,看着比别的城更有气势更独特一些。寂雪融想着,这或许是奉京作为开国之都,所特有的一份魅力吧。

月战熙与寂欢一同走在前面,时而交谈着。月战熙在看见寂欢看着奉京城里的一些特色景物时,也会适时的介绍一番。

随后是寂雪融和顾轻辞两人并排,马儿进了城里后,速度都放慢了不少。

“阿寂,你看这奉京城里这么样?”顾轻辞在进奉京城里观看走了一段之后,浅笑地问着寂雪融。

“如传言般,符实。”寂雪融含笑地回答着。

宫越虽说曾离开过奉京十年,可这里还是和之前几乎一样,很多建筑房屋等都保持着原貌。故而都很熟然于心。

他此刻也只是偶尔的看一下他们谈论着的奉京景与貌,而多数时候,眼睛里的视线就无处安放了。因为,自己寻常回到城里的时候,马儿的速度都是很快的,根本不会有那么多时间来让眼睛无处安放。

故而,宫越的视线便想投向自己熟悉的月战熙的背影,等抬眼往月战熙那里看过去之时,却被在茶棚里对自己脸容很纠结的那个唤“阿寂”的小公子身影拦住了。

宫越看着前面两人的身量,估计好像是自己十六岁时候的高度,不过与当时的自己比起来略微显的纤瘦了些。

宫越坐在马上,看着那道背影想着。

寂雪融感觉到背后的视线。良久,视线还没离去之时,不由的转头回去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可触及到那张看着不显眼的脸上,那双让自己觉着很惑人的眼睛时,发现那双眼睛陷入着一阵名为失神的状态。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