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花千言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隔窗的对视

第二百一十二章 隔窗的对视

于是,杨平轻点了一下头,他便把放茶点的柜子拉开,并把柜子的左右两边都放了下来,形成一方简易的案桌。

他一边倒着果茶,一边抬眼往全副身心都用在棋盘上的云岳仙人看了一下。等他收回视线的时候,他便把其中一杯果茶给云岳仙人递过去,道:“云岳仙人,请。”

“好啊,谢老杨啦。”听闻时,云岳仙人把手中棋子往棋盘上一放,满意地收回着手,回应道谢着。

杨平见状,他也不着急往棋盘上放棋子。他一边喝着果茶,一边欣赏着这位老朋友的喜悦之容。

云岳仙人似乎才察觉到杨平的视线,他把杯子中的剩下的小半杯果茶,一饮而尽。随后,他伸手提起茶壶倒果茶,问道:“老杨啊,我昨天好像忘记问兮舞丫头,她在赏花宴上,有没有遇见倾心的才俊公子了。”

听闻,杨平端着果茶的手不由的一顿。他看着云岳仙人满眼放着光芒的样子,他浅笑地回应道:“兮舞丫头,她只说,这次赏花宴,尚可。”

“尚可?”这是什么回应啊?

云岳仙人略略地纠结一会儿,随后,他便带笑地接话,道:“尚可啊,那好啊。”随即他便把自己的眼眸帘子半低了一下,遮掩着他心中刚刚涌起的一连串念头。

杨平对云岳仙人此刻的动作也不疑有它,他把自己手中的那杯果茶喝完后,并没有续杯。他伸手往棋盅,拿起了一个棋子,便径直地往棋盘上放了下去。

这时,云岳仙人的第二杯果茶刚刚喝完,“云岳仙人,我再为你续倒一杯?”

云岳仙人便把眸子的余光,往棋盘上一洒,随即,他便略略犹豫地回应道:“好,再来一杯就好。”

杨平边回应了一句,“好。”他边接过云岳仙人的杯子,满倒了一杯果茶。等云岳仙人略把眼眸子往自己这边抬的时候,杨平才把手中的果茶给他递送回去。

马车往奉京城驶去了很远,中间那辆马车的车窗帘子,它随着一道愉悦的声音,被掀了开来。

“哈,哈。好久没见,这条去边疆之路的沿途风景了,甚是怀念啊。”宫盈边说,边把她自己那侧的车窗,掀开,抬眼往外张看。

她还没待众人有所反应,她便又继续道:“这里,连风的气息都让人愉悦不已。”

“是吗?那五公主可要好好感受一番呀。”宫盈的两句感叹之话落下来之时,杨兮舞边伸手掀开她同秦颐沐这边的车窗帘子,边含笑地应说着。

“我正有此意呢。”宫盈含笑地回应了一句,她边喜悦地招呼着宫婳道:“四姐,你看,这些景物是不是同府里很不一样啊?”

宫婳也不在意,自己这位皇妹,对自己用的称呼,还有对皇宫的用词表意。她浅笑地把自己的视线,顺着宫盈略在车窗外的素手,往外看去。

她的视线才触及外面的景物,她便不由的愉悦地应说道:“五妹说的是,同府里的比,的确很不一样。”

这边,皇宫的这对公主姐妹在愉悦地感叹,不舍地把眼眸频频流连。

车厢那边,杨兮舞才把车窗帘子掀开,一些暖暖的阳光便欢快地挤了进来。秦颐沐刚顺着这些亮光,往自己能看见的马车略偏后的地方看去。

猝不及防,骑在马儿背上的那道天青色身影,便映进了秦颐沐那双如画的眉眼中。

只见,陆长空那张如古玉般温润的俊逸脸容,正扬起着一抹晃人心神的笑意。秦颐沐见状,她不由的略失神了好一会儿。

她暗道:“这位陆公子,从前见他,只觉他清雅、温润无比。可没发现,他的笑容会如此晃眼的呀?”

晃眼呀?依秦家颐沐的神情看,它的效力应该远不止如此吧。它应该还晃进了某颗跳动得失了律的心吧。

陆长空他察觉到,秦颐沐这边的车窗帘子被掀开的时候,他的视线便不由自主地往它看去。同时,嘴角也不自觉地扬起的笑的弧度,正好碰触到那张娇颜上的如画眼眸。

陆长空很是满意,他看见心中人儿那张为自己失神的容颜。他眼底的笑意,伴着秦颐沐投往自己身上视线的时长,在逐点逐点地增加着。

不过,更让陆长空满意的是,秦颐沐回神后,她对自己扬起的那抹怡人的笑意。只见,那抹笑意在那张娇颜上,如春花般绽放着。如画的眉眼中,一漩漩醉人心神的笑涡,浅浅地扬开着,它直扬到另一颗欢悦的心上。

这时,杨兮舞看秦颐沐脸上的笑意,她不由的开口笑问:“颐沐,你觉得,这样的景色,同奉京城近郊外的相比,何处更胜一筹啊?”

闻言,秦颐沐才略略地从陆长空身上收回了一下视线,然后投往沿途的景物,赏看了一小会儿。她便含笑地回应道:“各有各的独特韵味。就如奉京城与兮舞你所在的平暖城,这两城的对比一样。”

杨兮舞含笑地轻点一下头,她正要接话也回应的时候,五公主宫盈便抢先了一小瞬,道:“哈,哈。颐沐说得是呢。”

这时,前面的那辆马车,云岳仙人刚刚同杨平下完一盘棋。他听闻,宫盈那道笑得格外喜悦的声音,他不由的好笑地出声道:“皇宫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开心果呀。”

杨平看着对面,云岳仙人边抚着自己的长白胡子,边含笑不已的神色,他带笑地回应道:“云岳仙人说的是。”

“我听闻,太后娘娘她,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是这位五公主日日相伴的呢。”杨平不曾停顿便又继续如是说着。

听闻,云岳仙人的手不由的一顿。不过,他看了一下,刚刚那局下成平局的棋盘,他便接话道:“老杨说的是。”

他的确听闻,那个小丫头,从前几乎是天天伴在宫家的那位老太后身边的。这算是事实,云岳仙人也不置疑。

随即,他便继续道:“老杨,可是要再来下一盘棋啊?”

云岳仙人边说,边在自己的心里暗道:“接下这盘,老道我,可要好好赢老杨好几子才好。”

“好啊。”杨平听闻云岳仙人的再相邀,他也不推却。他边愉悦地回应,边把棋子往棋盅收拾回去着。

燕图,同闰城。

太阳当空,它把它格外热情的光芒,往这一片显得有些拥挤的街市,洒照着下来。

今天,月战熙从街市那头,巡看着自家的经商铺子。等他从那间名唤“百民粮铺”的铺子出来后,他感受了一下头顶上的日光热度,便抬步往街市的另一头走去。

他想着,午后在此城也无事,他便打算去街市的那头,那些医馆所在的地方,去看看,今天应邀为百姓小诊治一番的顾轻辞,她可是已经忙碌好了?

而与月战熙一道走着的吕安和祝途,他们边走边笑问:“公子,可是要去阿轻公子哪?”

他们两人也清楚,自己今天在这个城的巡看任务,已经提前结束了。因而,他们看见月战熙的步子走得有些快的时候,他们便不由的出声问着。

因为,他们知道,自家的这位公子,他从奉京城出来后,只要有空暇的时间,他都会去陪同那位阿轻医仙公子,或一同游看城里,或一同到许多巡视队友所巡视的城外。

“嗯,我去看看阿轻忙好了没。”月战熙边含笑地回应着,他边不曾停步地往前走。

不过,等他又走了好几步的时候,他便回转过身,对吕安和祝途道:“你们不用同我一起去了,先回客栈吧。”

他不曾停顿便又继续道:“嗯,午膳你们也先自行用,不用等我们。”

月战熙把自己要说的话语说完后,他看见,吕安和祝途,他们两人的表情略显犹豫,随即才回应:“好的,公子请慢走。”

月战熙听闻,他含笑地轻点一下头后,便重新转身往街市那头走去。

还没来到医馆的街市,月战熙便看见,前面有好一些热闹的百姓,他们都不时地垫着脚,往一处名为“同安医馆”的医馆看去。

“咦?那位医仙公子怎么还没出来呀?”月战熙听闻,人群中有疑惑的声音响起。

接着,便有好几道声音应和道:“是啊,刚刚最后那位需要被诊治的大娘,她一刻钟之前,便笑得开颜地同自家的亲人回去了的呀?”

这时,听闻的人都回应着,“正是啊。”

这些回应的声音才落下,一道洪亮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哈,哈。那位医仙公子呀,他估计死被咱们城里的好学的医士们,拉着请教着呢。”

这道洪亮的声音,它的发出者,是一位年约五十岁的男子。

“兄台说的有理,咱们呀,想再目睹那位医仙公子的风采,还需再等等才好。”一位听着像四十多岁男子的声音,它响起,附和着。

“哈,哈。我们不着急。”许多声音兴悦地回应着。

“不着急吗?”月战熙看着,这些沐浴在显得热烈的日光下,他们含笑着的脸容,有些许汗珠子正往外凝成着。月战熙不由的在自己的心里,原字地重复着他们那些兴悦的话语。

月战熙也不往前再走过去,他只站在些百姓的队伍后面,同他们一道往同安医馆看着。

大概过了一刻钟多些,同安医馆门里便有好一些人,走出来着。月战熙于人群后面,一眼就辨认出了刚刚出现在医馆门口,对其余的人笑谈着些什么的顾轻辞。

顾轻辞对送自己出来的一众医士,含笑地说道着:“各位,请留步。”

“那,小医仙公子,慢走啊。”医士们看着,医馆外正对着的街市上,有许多等候目睹医仙公子风采的百姓在,便站于原地,含笑地回说着。

因为,他们害怕,自己这些送医仙公子出去时,站在这位医仙公子的身旁的人,会阻挡许多百姓投往医仙公子的兴悦视线。

“医仙公子,欢迎来我们同闰城啊。”

“谢谢医仙公子为咱们同闰城的百姓施治啊。”

这样的话语,在顾轻辞出了医馆门时,它们便此起彼伏地响起来着。

于是,顾轻辞便抬手抱拳,含笑地应答道:“也谢谢咱们热情好客的同闰城乡邻们。”顾轻辞略停顿了一下,便继续道:“今天,天气有些炎热呐,乡邻们还是请回去吧。”

“哈,哈。好,我们这就回。医仙公子也请早些回。”街市上,几乎所有的百姓,他们都开怀地同声回说着。

随后,这些百姓,他们便再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俊俏、医术高超的医仙公子,才抬步往街市散去着。

月战熙看见,街市上的人往不同的方向走,他便抬步往顾轻辞走去,含笑地道:“阿轻。”

“月兄,你怎么来了?”顾轻辞看见月战熙的时候,她不由的有些意外。

月战熙没有看到顾轻辞眼眸底下,伴随着那句疑惑闪过的一丝异样。他来到顾轻辞身旁,道:“阿轻,我们也回去吧。”

“哦,好。”顾轻辞略顿了一下,便回应着。

于是,他们两人便并肩抬步往客栈走回。若是,顾轻辞此刻往月战熙侧抬一下头,她便会在那张清俊的脸容上,看见扬起着的好一些晃人眼神的笑意。

虽然顾轻辞没有看见,不过,有很多百姓看见了呀。他们好奇地看着,走在医仙公子身边那位清俊公子,等他们看见月战熙脸上的笑意,他们中便许多声音传了起来。

“哈,哈,同医仙公子走在一起的那位公子,他长得可真是俊呢。”

“对啊,是挺俊的。我呀,在咱们同闰城,还没见过比他长得更好看的公子呢。”

月战熙听闻,这些百姓对自己容貌的赞说,他不由的把自己脸上的笑容,换上了一小半的无奈之色。

虽然月战熙不惧怕自己的容颜被议说,可他经不住,这些热情的百姓此刻近在耳边的言语呀。故而,他才会显得有些无奈。于是,他便打算以这副样子,自然从容地走出人群。

只是呀,月战熙还没多走出两步,他身后便响起了,一道让他惊得不能自已的声音。

最新小说: 正道领袖是魔头 傅总的妻子是个大佬 命之奇书 浮世天神 她是翟爷掌中娇 末日边界 我的体内有只鬼 周异 天厄终结者 机长老公帅帅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