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花千言 > 第十六章 冥川药宗谷

第十六章 冥川药宗谷

在燕图版图的东方,有一个名字听起来深严的地方——冥川,它却是一个让世人敬佩的名字,只因这里流传着治病救人的好医德。其中最闻名遐迩的是一个名叫药宗谷的地方,这药宗谷据传言是数百年前由一位姓寂的老神医所创立。

据记载,寂老神医不忍看见当时战乱给百姓带来的伤痛和引发的疫病,无人医治或救治的覆盖面不全的境况。特别是当时的下层贫困百姓,他们由于出身、数量等很少能在受伤时得到当时数量极为稀少的大夫的医治。他们受伤时都是自己胡乱的止血或敷草药,见效慢不说,还经常会由于使用的草药不当而引起更严重的病痛。

于是寂老神医便创立了药宗谷,广收学徒来学医术,传授他们普通的医术以解当时缺医少药的困窘,为广大百姓在参与战争中多添了一份活命的希望与少受一分伤和痛的折磨。

这在当时的时势是一个创世之举,也由于这个创举,使得冥川这个地方,成为了当时天下混战局势下的,唯一一方不受战火洗礼的净土。

许多有救病治伤的仁人志士都不辞万难,于战火中穿梭,爬山涉水地来到药宗谷向老神医求学。寂老神医收徒的标准很宽泛,只要来者是心怀仁心,心术正的人,不论是老是少,是男是女都招收。

寂老神医是先挑选几位资质上乘的年轻人先学先进步,然后由他们去为新收的学医之人传授一些基础,再由老神医来巩固他们的根基和提高他们的医术。他们学医的时间不是很长,很快就都投身进医治的队伍。他们那样的医术固然说不上精通,但却能解决战火中受的不太严重的伤,或又不能自行医治的伤病。

他们的医术远没达到寂老神医的十之二三,不过,应对当时普通的伤痛也是绰绰有余的了,况且需医治的人数最多的也是此类大众。因而寂老神医在所收徒弟的中,对他们的医术也不希冀能达到解百病之境,只让他们在医治伤众的时候,一边实践一边自己总结,从而提升自己的医术。

当然,寂老神医的几位资质上好的得意之徒也会被分别派到战火频发的地方,一方面方便救治伤重之人,一方面也方便这些普通医术的医徒在有疑惑时能来解惑提高。也防止一些心术不正的学医之人用所学的医术加以旁用而祸害百姓,这些得意的医徒会及时的出手化解那些用来毒害百姓的邪医邪术,并把祸首连根拔起。

于是,用医术来加害战火中的百姓的人很少,或很少明着来显示他们的祸心,至于后面暗暗使着坏心思的,被称为邪术之人也只能暗暗的独自酝酿。因为当时的环境不允许他们有所发展,民众不答应,仁心的医术高超的寂老神医这一派也不答应,只要这种邪术一有浮头的现象就会被连根拔起。

当然,也还是有使劲憋着坏劲儿要和被天下所拥护的药宗谷一派一较高下的邪术一派。这一派的人很少,也藏的很深,他们站于一些野心勃勃的主战方一派,提供着他们的邪医邪术来祸害对方的战士和百姓。

不过,这些人都被学医为治病救人的仁心正士给打压得不敢抬头,野心勃勃的主战方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使用这类人,因为这样的主战头目会被医术高超的仁医先终结其行为或性命。医术高超的仁医们,绝不允许邪医一派,以医之名行夺人性命之事,特别是一些备受战火纷扰却手无寸铁的百姓。

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这些医术高超的仁心正义之人,虽不能使多方为利益纠纷而发动战争的人停战,但却可以让使用邪医术之头目消失于无形,让这场必然的战争,战的更公平,从而使战果得来的和平来的更持久。而不是今天让这个野心勃勃还心怀毒瘤的人取胜后,明天其又残忍地用让他取胜的邪医去伤害别方的已经无力或无意于战争的人。这样使用邪医的人或邪医本身都必然会被终结在他们的萌发的任何时期。

故而,成为邪医一派的人很少,他们在战争时期也不敢自荐为主战头目所用,只能隐匿踪迹或隐匿心思。据多方了解,邪医被传栖身于一处樊络山,人,几乎终年不出也终年不入。后来这些邪医也在后世中,渐渐改变了他们的心志,也行起了救人治病之事了。当然,这是后世之话了。

随着战火的逐渐平息,来冥川求学的好医之人也大为减少了,他们忙于破碎家国的重建与巩固。也由于,之前已经学有所成的一批批学医之人散落在各地,立医立了门户,方便了广大的民众看治寻常的风寒暑热之症。

当然,也有不少致力于学医术的人来求学,一心想成为药宗谷的门徒。药宗谷也会收徒,不过收徒的要求就变得非常严格了,这些想成为门徒的人,必须经过药宗谷设定的各项考核才可能被招收。而且时间也有了要求,起初考核招学徒是三年开展一次,后来就是五年一次了。学徒的年龄限制在十二到十五岁之间,也就是说,想成为药宗谷门徒的年轻人一生有一到两次的机会去考核。药宗每次招收的人数也是限制在三到五人了。

这样的规定让一些资质平平又向往成为药宗谷门徒的人,都会先去别的学医门派修炼一番,再去参加药宗谷的考核。这样的规定没让天下的人,对药宗谷有所指责或有所不满不认同,反而一致地赞叹其举动。

在乱世中的药宗谷其广传医术、教授医术的善心仁举早已深入了人心,再加上他对当时的邪医的打击与震慑,使得百姓安全更加有保障的决断之举,更使众人对他的信仰钦佩之心,深深植根于大伙的脑海与骨髓里。

他们都支持或拥护药宗谷的做法,虽有人不太明白这些做法后面的依据,但并不影响他们对这些做法的信服。有些心思灵透的人,就大致猜测到药宗谷定的这些规定与考核。

他们说:“乱世中需要大量为百姓看病救治的大夫医士,但在和平安稳的世道里,却不需要那么多的学医之人,或是在药宗谷学医的普通人。在乱世中学了医术又在乱世里成长为名医的不知其多,这些名医在治病救人的同时,也加进了传授医术之列。普通人想学医都可以到这些名派去学。至于药宗谷,那就能更加投入地去培育医术卓绝之人,让世间较少有的疑难之症有解决的人与方法。”

故而,普通人想学医术都会去普通的医门求学。而立志想到药宗谷的人,也不会错失药宗谷考核招选学徒的时机,不管能不能被选上,他们都会去一试。就算没能被选上,这些人也是很心怀感激的,这是一场考核,也是一场比拼,更是一场交流。

他们在考核中可以清楚自己的不足,认识自己的优势,对自己之后的学医之路有更清楚的目标定向。当然也能接触一众学医的爱好者,可以借鉴别人的长处与优势,尽量在交流中弥补自己的短板与不足,以达到共同提高的境地。

而现在,药宗谷已经不开展有规模的招收门徒之举了。偶尔会发出招门徒的告示,不过这些告示都是在特定的范围内被特定的人知晓。他们是一些后面兴起的一些医术门派掌门的掌门人,这些掌门人也绝大多数是药宗谷的门徒,他们在药宗谷学有学成,然后到各地去开门立户,发扬着药宗谷的医术与治病救人的传统。

他们相当于承担着药宗谷医术的传播者与发扬者。门派掌门与众人都清楚这些医术门派的根在药宗谷,对在门派中学到的医术,除了对门派的教导充满感激之心外,也对药宗谷保持着一股敬重之情。

药宗谷除了偶尔招收天资较高的学医门徒外,它也会固定时间召开医术比赛事宜。一方面考查这些医术传播者的医术造诣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另一方面也能促进医术的交流与提升。有些在医术上遇到的疑惑可以在比试中拿出来交流讨论,当场解决或一时解决不了的也会被众人协力探讨争取有进展。用药宗谷前任老谷主的话来说,那就是:“大家共同提升进步。”

说到药宗谷的老谷主寂开泰,就不得不笑谈他的孩气之举了。老谷主年轻的时候,天资绝然,在其父亲教授的一众师兄姐中脱颖而出,无论是医术的继承还是医术的领悟创新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以致老谷主在刚刚成年之时就被其父授予了药宗谷新谷主的名号。

可是,这个新谷主虽说喜欢研究医术,可他更喜欢游历天下,而对打理谷里的事宜不太感兴趣。又因他是其父唯一的儿子,新谷主的名号与责任那就是推脱不了的。要知道,药宗谷有家规,药宗谷寂家的人可以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学医术继承医术发展医术是其不可推却的使命与责任。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