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大汉海贼空军 > 第五十章 飞往白沙瓦

第五十章 飞往白沙瓦

他回头把边巴重新捆好,这回不敢大意了,直接用血索捆的。他又嫌哀嚎不断的边巴吵闹,从他身上扯了片衣角,塞在他嘴里。

然而他没有力气移动边巴,所以请卡尔旺老爹找人帮忙。老人十分激动,立刻派人把边巴带走,来到拥青尸体所在的主堂之上。

张白又让猪猪传话,让听得懂猪猪意思的灵灵,赶紧带着青赤和马哥过来。

当看到张白对着一只金色的猴子说话,并指挥它做事的时候,卡尔旺老爹和一众奴隶再次惊讶不已,又跪倒在地。

等青赤得到消息赶来,抱着母亲的尸体恸哭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流泪了。

等青赤哭了一会,张白把边巴扯了过来,交给青赤。“我没有保护好拥青妈妈,万分抱歉,只好把凶手抓来了,你要杀要剐都行。”张白歉意道。

青赤血红的眼眸,从边巴的头顶移到脚踝。看着白痴似的,不断呜呜哀嚎的边巴,死死地握住拳头。

良久,他的拳头松开了。

眼泪从布满血丝的眼睛里不断涌出,哀伤的语调使人颤抖。

“母亲不会让我这么做的!”

所有人再次哭泣起来。

之后,他们把变疯的主家,包括坚查和边巴,全都集中在一起,关在一间大屋子里。在这里,从此奴隶和主人交换了位置。

这时灵灵过来告诉张白,猪猪找到了坚查老爷的粮仓。张白大喜,赶紧跑去一看,一个大仓库全是青稞面,大大小小的粮袋有百来袋。

他也不客气,自己先拿了十袋。

回头一看,奴隶们都跟在他身后,尤其是卡尔旺老爹,几乎寸步不离。

好尴尬!

他咳嗽了一,当众宣布把剩下的粮食,平均分给奴隶们,接着又把没法带走的马和牲畜也分给了奴隶。

这个村子一直缺粮,奴隶是非常痛苦的,一下子得到了粮食和牲畜,所有人都兴奋了。

看着他们,张白脑筋一转,趁势向他们宣布道:“以神的名义,我解放你们,你们不再是奴隶了!”

反正他们迷信得要死,索性利用这一点救救他们吧!因为张白觉得这些古代奴隶实在太窝囊了太可怜了,如果不这么宣布,他们会不会把奴隶主放出来,继续当奴隶呢?

宣布的时候,所有奴隶照例跪拜,张白没注意到奴隶们的表情。他们的脸朝向地面,几乎不敢抬起头来。

他忽然想起来什么,好像某种记忆恢复了的样子,可记忆又不真切。

“请神祈为我们的村子取个名字吧!这里不能继续叫坚查老爷的庄园了。”卡尔旺老爹几乎颤抖着向张白请示说。

张白有点懵,微微沉吟道:“就叫拥青村吧!”老爹恭敬地答应了。

张白又从右臂的宝箱中,抽出那把建木斧子,交给了老爹。

“这把斧子锋利,就送给你们吧!或许能有所帮助,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不过总有一天会回来。这个村子就托付给您了,卡尔旺老爹。”

老人激动地再三叩拜,嘴里不断地祝福道:“您就是神祈,您所做的一切都是神的行为,希望您觉醒归来,一切圆满顺利!真的主在您左右。”

飞艇起飞前一天,包括翻身的奴隶和飞艇上所有的人,一起为拥青办了隆重的火葬。

第二天,又按照当地习俗,将她的骨灰撒在湖水里,飞艇这才带上了青赤重新起飞。

地上,伏满了人头,二百多名奴隶望空膜拜。

这个地方,开始流传一个新神的传说,一个小孩模样的救世主,创造之神的一个分身,手持血色的鞭子,带着一只金色的神猴,和女神以及他的仆人一起,乘坐巨大的飞船飞向云端。

他们答应还会归来的。

......

飞艇飞越措木昂拉仁波的湖面,大片的鸟群被身形庞大的飞艇惊起,一路鸣叫,好奇地伴随他们一起飞行。

直到湖水的最西面,鸟群忽然纷纷止步不前,落向湖面,好像漫天降落的雪花。

青赤告诉他们,措木昂拉仁波是一座神湖,湖水最西面的这半边,水是咸的,而且非常咸,周围几乎寸草不生。

一边是淡水,一边是咸水,中间就像有条分界线似的。

张白一听之下,立刻决定把飞艇降落在湖边

他一面让马哥和青赤储存淡水,一面自己跑去咸水那边,双手插入水中施展雷电术,湖面很快蒸腾起氢气。

张白早在手心里,画了一个大的氢气储存桶,把这些氢气迅速吸入身体。

这些事因为有大量充满盐分的水,又不用担心空间太小氢气爆炸,所以完成的极其迅速,连小半个时辰都没到。

回到飞艇边,他这次要把飞艇的气囊灌得足足的。他要去白沙瓦,那里是贵霜帝国的首都,南亚次大陆的心脏。是他计划中,强势回归中原的必经之地。

飞艇的气囊不小,之前虽然升空成功,但是氢气并没有灌满过。今天张白来来回回跑了几次,总算装得比较满了,要不是担心撑破气囊,他非彻底装满不可。

淡水的储存工作很快,就几个储水的皮囊,还有刚在坚查家里搞到的水桶,需要装满而已。飞艇里已经有四个人需要喝水用水,感觉实在不够。

需要一个更大的飞艇!

马哥是个闲不住的人,补完淡水,他又带着青赤去打猎。青赤对这一带十分熟悉,很快找到了一群黄羊。马哥有意显示身手,在青赤面前赤手空拳地抓了两只大黄羊,把青赤唬得不行。

当晚,他们升起篝火,把其中一只羊烤来吃。另一只就由青赤用极咸的湖泥腌制成咸肉。

所有人围着篝火,默默无语。

自从拥青死后,整支队伍的士气受了些打击。每个人都有些沉默,最沉默的是张白,他内心十分愧疚。

如果不在湖边停留,拥青妈妈不会死。

如果自己不逞强痛揍边巴的话;如果不对坚查和边巴起杀心的话;如果不是内心软弱,当时选择直接杀掉边巴的话;如果不是自认强大、骄傲轻敌的话;

拥青都不会死,青赤不会失去母亲。

作为事情的始作俑者,作为船长,张白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各位,请听我说。”张白道:“尤其是青赤,我感到万分的抱歉,这两天我做错了很多。”

沐镜在一边插嘴道:“错的不是你,是坚查和边巴,你不用自责。”

“不,不能这么说!”张白坚决地说:“是我怂恿大家坐上飞艇的,我应该承担责任。”

见沐镜还要劝说,张白摆手阻止道:“让我说完吧!说完你们就明白了。”

最新小说: 女神的合约兵王 剑绝仙古 虚荣之上 我真不想当欧皇 我以为的都是错的 他叫卢瓦 都市奇门相师 我要转运做锦鲤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海贼之泰坦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