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七十六章

深夜,大殿之中欢声笑语。

这是寿诞进行的第二个晚上。

在远离喧闹的一处僻静角落里,李粲然给自己蒙上了一层人皮-面具。这也是他第二次蒙上这张面具变作旁人,让系统给自己压下-体内的元气波动后,他悄悄地隐身于黑暗之中。

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那个地牢口,负责看守的几个人倒在地上的尸体都凉了。

当看到烟家这座极为隐蔽的地牢时,心里差不多清楚了。

秦羽私下一个人到这儿来的目的肯定与里面关押的俘虏有关,就是不知道这里面关着的人的身份。

谢修的娘会不会也在里面?

看痕迹,地牢外面原先应该还有个封印的,此时也被破坏了。

进不进去?

李粲然站着犹豫了一会儿。

他清楚自己有点怕黑,特别像这种狭小幽闭的地方,很容易就会令他不寒而栗。

更何况,秦羽有很大可能正在地牢里,要是被他发现就惨了。

小统问道:“宿主你怕了吗?”

“你去带路,和我保持一百米的距离,要是发现哪里不对立刻喊我。”

“行。”

小统瞧出自家宿主确实有些害怕,飞快答应了下来,一个人率先飞进了敞开着门的地牢内。

李粲然站在地牢外不动。

等了好一会儿,小统的声音在他心里响起:“宿主,我都飞了两百米了,你还进不进来呀?”

“闭嘴,我心里有数。”

“…………”好叭。

小统保持安静,乖乖地继续往前探路。

李粲然又等了一会儿,终于把心一横,提腿走入了阴森森的地牢之中。

地牢里十分阴暗,除了每隔一段路嵌入在墙壁上的夜明珠,其它什么光亮都见不到。

两处的墙壁上长着满墙的青苔,有些湿漉漉的气味。

他慢慢恢复了镇定,一步一步往下走着,黑暗无穷无尽,在几乎以为走不到尽头时,小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宿主,我到了。”

他立刻道:“隐蔽好自己,别被人发现。”

“可是牢中一个人都没有。”

什么?

李粲然脚步加快了些,终于看到了小统说的那一幕。

所有被关在牢笼中的烟家俘虏都不见了踪影,只剩下空荡荡的铁链和封印,杂乱的草席摊在地上,每一间的牢门都是打开的。

这处地牢没有通风口,空气中的味道扑鼻,很难闻。

他又皱着眉快步转了一圈,却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发现,原本被关押着的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一共三十个牢笼,半百多条锁链,说明这儿曾经至少关了几十个人。

可现在,这几十个人全都不见了踪影,只有地上残留的已经干涸的鲜血证明他们存在过。

远处的地上,一块亮片闪了下。

李粲然走过去将它捡起来看了眼,发现是夜明珠的碎片,又随意的丢弃在地。

看样子秦羽应该是走了,他来晚了一步。

谢修的母亲该不会也被一并掳走了吧?

那他该怎么办?

【不好,有人来了】小统突然惊慌道。

李粲然暗骂了一句,来不及找合适的地方躲藏,只得就近藏在了一堵墙壁的后面。

“别躲了,我都看到你了。”秦羽说道。

不能出去,他在骗自己。

李粲然自我安慰道,然后继续屏住气息藏于墙壁后。

直到秦羽又说了句,“要我把你揪出来吗?”

这才脸色一青,硬着头皮,脚步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他顶着人-皮面具,心脏狂跳,但音色仍镇定的说道:“少殿主,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看见。”

尽管这话听着真的很怂,但为了保命,还是说出来试一试,万一管用呢。

小统的提醒很及时了,可秦羽仍发现了自己,说明他一早就知道有人会跟来。

从头到尾,都在等他过来而已。

他又想起了那个卦象……秦羽是故意让人瞧见的。

【一会儿你先逃,我来断后】小统当机立断道。

【小心行事】

在李粲然心中悄悄规划起逃跑路线时,秦羽饶有兴趣地问道:“你为何要戴着这张假皮?”

“你认出我了?”

“你的眼神我认识。”

穿着一袭黑衣的秦羽向前走了几步,说道:“还不肯摘吗?”

李粲然干脆的从脸上将人-皮面具揭开。

秦羽:“你难道就不怕吗,胆敢擅自跟来。”

李粲然望着他。

秦羽站着的位置恰好挡住了出口。

“少殿主没事做么,既然我什么都没发现,为何还要出来揭穿我?”李粲然问道。

他都被人认出了身份,也就没啥好装的了,还不如表现得更坦然一点。

秦羽皮笑面不笑的道:“你都要是我的人了,我逗弄你一下就生气?”

“少殿主就这么对我感兴趣?”

“你解出了我算的那一卦。”秦羽道,“你没有骗我,你是真的喜欢卦术。”

李粲然看着他,觉得他的眼神有些殷切,这句也更像是真心实意说出来的话。

就好比一个人闭门孤独研究了卦术许久,终于遇到了一个对卜筮同样感兴趣的人。

秦羽拨了一下手上的扳指,将心中的话都诉诸于口,“若你愿意成为我的弟子,我可以将毕生所学全部授予你。”

他是来收徒的?

猜不出他话里带着几分的真心和几分的虚伪,李粲然道:“我已是魔神宗的弟子了。”

瞧出眼前之人面露不悦,他一秒钟改了口:“但我相信,九煞殿会比魔神宗更适合我。”

小统:…………

呵。

这叫缓兵之计,你个系统懂啥。

李粲然再接再厉道:“等我这次回宗,会立马向宗主禀明缘由退宗,然后我便赶往贵宗门。”

秦羽低低的笑了起来。

他这笑声表明对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不用你回去,你将原话复述给带你前来的人听,我就相信你。”

让他和梅峰主说这个,下场可想而知。

李粲然压住了内心情绪,说道:“好。”

秦羽说道:“我原想在你身上下个禁咒的。”

李粲然手指一僵。

“但还是不为难你了。”

秦羽说着又对他道:“过来。”

说罢也不管他走过来没,就蹲下身,在地上摆出了一卦。

上次看到过的金线从他衣袖中钻出,随即在卦象中四处游动。

淡淡的金光照亮了他的半边脸,显得越发妖邪了起来。

他的眸子盯着地上的卦象,嘴唇一动,开始讲解了起来。

李粲然也蹲下【】身,凝神听着他的声音,原本那本古书上没搞懂的理论逐渐在心中清晰起来。

秦羽是真的在教他……

他将一些基本的知识都讲述完了后,抬起头,淡淡道:“就当是你我有缘吧,你不用有什么忧虑,也无需来我九煞殿。”

他的确起了收徒之心,可谢修是魔神宗的弟子,原是想使点手段骗他进九煞殿的,现在倒没了这念头。

前天摆出的卦象是故意让人看到的,没想到这人真的看懂了这一卦。世间懂卦之人都是他的知己,原先准备好的手段不屑再使了出来。

和烟云朗的交易不过一时兴起,烟家对他而言最为重要的俘虏已经被他得到了,现在剩下来的人中也就一个烟云巧值得自己多费点心思。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安心看戏便是。

如果烟家真的能成功,九煞殿会将其当成盟友,如若失败,就别怪他趁火打劫了。

秦羽有心再教导他几句,便道:“你知道为什么这少殿主的位置轮到我来当吗?”

这句没来由的话问得很奇怪。

李粲然看向他,面色一动问道:“为何?”

“因为我将我的兄弟们都杀了。”秦羽嘴角勾出了一个冷笑,“所以我才是九煞殿的少殿主。”

他伸手指向李粲然胸口的心脏位置,“你这里可不能太软。”

这两天烟家对他怎么样,秦羽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心思复杂,既忍不住想毁坏他,又想让他成长起来,想看他提着刀剑向烟家复仇,脸上染血的样子一定很合他心意。

秦羽传授给他的无相遗法要用到特殊的卦盘与金线,可如果使用普通材料,推算结果虽不及真正的无相遗法这般精准,但想来也是差不到哪里去。

“你确定?”

小统表情纠结的望着面前推出的三个方位。

不仅推出了三个,还是南辕北辙的位置。

秦羽推一个,他能推出三个。

可以出师了。

小统慢慢道:“我总感觉宿主你有点像街头摆地摊忽悠人的算命先生。”

李粲然脸色不好的道:“闭嘴。”

秦羽是这么教的没错啊。

“算了,趁着天黑,一个一个找吧。”他无奈道。

第一个测算的位置在最南边,他赶了好久的路,躲了无数的烟家侍卫,最终到了一个荒郊野外之地。

李粲然扯了下嘴角:“别是已经被埋了吧?”

小统安慰他:“别急,还有两种可能。”

第二个推测的位置就靠谱了些,在一个有侍卫看管的黑色殿宇中。

一排全副武装的侍卫默不作声地挡在了这栋楼阁之前。

月亮冒出了殿顶的长檐黑瓦,在地上洒了一层白霜。

李粲然不知道烟云望已经死了,换了张他的人-皮面具,随即又变了副表情,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侍卫拦住了他。

他淡定道:“云朗哥有事交代我,让我进楼去拿个东西。”

侍卫间互相望了一眼,有点吃不准该不该放人。

李粲然看着他们,没有出声。

侍卫最终还是迫于烟云朗这个名字的威势,让他进去了。

待他走进殿中之后,其中一个侍卫突然沉声道:“我看,要不我们还是遣人过去问问?”

要是不去问下烟云朗少爷,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也好。”另一个侍卫点了点头,“我去问吧。”

他说着迅速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另外一边,李粲然刚走入殿内,头顶的小统立即道:“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气息,就在楼的顶层。”

他反应过来,迅速往上走去,然后停在了一处被锁着的门前。

系统的提示响起:【叮,恭喜宿主找到谢修的母亲烟如意,任务经验值五千】

看来是这儿没错了。

李粲然伸出手试着往门上拍了一掌,没想到一下子就将锁给振碎了。

他还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就瞧见了一个双手被绑的貌美女人,身上穿着一件中衣,惊慌失措的看向自己,然后轻声开口道:“云望?”

【宿主,她只是凝气期的实力……】

不用小统提示,李粲然就已经看出了她的修为层次。

才凝气期……为何会这么低?

来不及细想,他立刻摘下脸上的人-皮,低声道:“是我。”

烟如意脸上的表情激动起来,“修儿……”

李粲然走过去解开了她手上的绳索。

估计是看她修为太低的缘故,连一道封印符咒都没有。

“修儿,你快走,逃得越远越好,他们想害你。”烟如意急切的说道,“你留在这儿会死的。”

李粲然凝神看向她。

“他们是想让你和烟英卫换血!”

换血?

小统也吃惊了一下。

李粲然:“我先救你出去。”

他说着就一把抱起了烟如意,眼睛快速扫了眼周围,发现了几扇后窗。

时间来不及了,他必须要在殿外的侍卫通知人来之前,把她救出去。

他抱着烟如意从后窗中一跃而下,接着熟练的穿行在烟家的游廊之中。白天他对这儿的地形已经熟悉了一遍,现在逃命起来了如指掌。

【烟云朗从后面追来了】小统说道。

该死。

李粲然知道自己再耽搁下去,两个人都会走不了,便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将烟如意放了下来。

“先别说话。”

开口打断了烟如意的话,望着她泪眼朦胧的眼睛,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件衣服给她披上,想了想又将身上的那件沧海甲给脱了下来。

“你听我说,我们两个再走下去都会被抓,现在你往那个方向逃,那边我白天看过了,侍卫不多,这件甲胄你穿上,能保命。”

烟如意神色急切地看向他,“那你呢,你跟我一起走。”

李粲然道:“我去引开后面的人,我现在是魔神宗的弟子,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他紧接着从储物袋中掏出另一张人-皮面具,“万一被人发现,你就打扮成普通侍女的模样。”

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他垂下眼眸,低声说了最后一句。

“放心,你的儿子很厉害,不会有事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不再看烟如意的表情,径直往另一个方向逃去。

以她凝气期的修为,元气波动接近于无,不用担心追兵的问题。

就是自己,怕是逃不了了。

烟云朗已经锁定了他,再怎么隐藏气息也无济于事,只能再试着挣扎下了。

“宿主,你为何要救烟如意?”在逃跑途中,小统突然问道。

“为了赚一万经验值。”

小统有点委屈的想道,可你没必要将那沧海甲都给她……想开口骂他,但还是咽下了这句话。

烟云朗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从系统让他解救烟如意开始,到看到秦羽推算方位的卦象,他就在心里将计划推演了一遍,也给自己留下了退路。

李粲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只传音哨,这是魔神宗的求救音哨。

也是他最后的手段了。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