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六十六章

还未待李粲然反应过来,就瞧见孔灵也是从座位中站了起来,操纵着自己的灵宝直逼那位倪长老而去。

【是玄水珠!】小统一眼认了出来。

倪峥知道孔灵是一脉孔长老的孙女,当下面色微微一变,随意化去了攻击。

孔灵没有指望此击能伤到他,只是发泄一下心头的怒气。

她声音微凉,沉静如水,“请问倪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在位子中静坐的姚天濯【】,他眼睁睁的看着孔灵出手,心里一沉。

李粲然也愣了下,眨巴了下眼睛,他没想到孔灵会选择替自己出头。

他们两人明明没啥交集。

还有周容……他竟然也会冲出来。

李粲然的五脏六腑刚刚受到了阵兵的冲击,此刻正剧烈地抽疼着,他伸手擦去嘴边的血迹,咧了咧嘴,眼中凝结着冰寒。

真他妈的疼啊。

这老狗够阴狠,脸都不要了,竟会出其不意的向他一个小辈出手。

他看向倪峥,耳边忽的响起他的传音。

“老夫检查过岑柳的灵境盘了,确实被人动过手脚,你还有什么话想要辩解吗?”

李粲然神色坦然,嘴角慢慢勾出了一个冷笑。

老傻逼,还在纠缠凶灵晶的事。

那张储存了元气的薄膜一经使用,不可能留下半分痕迹。

他还在想着诈自己。

教学阁中的众人张望着场中的情况,董桉有点摸不着头脑,反应也比常人慢了半拍。

谢修被五脉的长老揍了?

灵姐忍不住出头了?

那既然灵姐都选择护着谢修,自己也勉为其难的站出来下好了。

董桉理完了心中思绪,猛的拍了下桌子,怒声道:“倪长老,你竟敢打伤我一脉弟子,是想挑起两脉的争端吗?”

他这一句话瞬间就拔高了,说完感觉自己的底气也足了些。

倪峥闻言冷哼一声,说道:“谢修是我五脉出来的弟子,老夫方才讲到元气化阵,只是想试一下他的身手而已,谁曾料他这般不堪一击,这统考第一的名头倒有些名不副实了。”

他说完联想到自己那次寻凶灵晶未果,回到赤阳峰被梅峰主斥责一事,心中越发来气,语气也变得阴阳怪气起来。

“更何况,我只用了一层力气,也事先提醒过他要小心了,是他自己没用,连这一击都抵挡不了。”

周容刚想怒声斥驳,却听见孔灵抢先讥讽轻笑道:“试身手有那么试的吗?”

董桉跟着附和道:“灵姐说得没错,你这明明就是下黑手了嘛。”

倪峥被这俩姐弟的抨击搞得脸色铁青,一时间有点下不来台。

要是在自己的五脉,他早就动手教训了,哪能由得到自降身份,让这些小辈们口出狂言?

周容看向身旁寸步不让的孔灵,脸色一黑。

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他略偏过脑袋,瞧见李粲然从自己身后走上前,嘴角边的血迹已经擦拭干净了。

周容莫名觉得心脏有点发紧,充斥着无从发泄的怒火。

李粲然觉得身体的疼痛缓解了些后,定睛看向倪峥,未再给他任何尊敬,而是直接开口道:“你说你只用了一层力气?”

倪峥双眼圆瞪:“老夫下手自有分寸,轮不到你在这儿质问我!”

底下一直未开口的曹宁突然轻飘飘的说道:“这一击我看得清楚,倪长老确实没怎么用力。”

姚天濯扭头看向他,双眼微眯。

这人竟在这时落进下石。

曹宁继续出言冷冷奚落道:“我有一事一直没搞清楚,谢修是怎么拿到这统考第一的名次的,就这身手根本不配呆在一脉。”

他这一开口,底下又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道:“唐星旦不是说过那积分抢的都是他的吗,我感到奇怪的是,谢修他到现在都没有踏入辟谷期,那到底是怎么抢夺唐星旦积分的?”

前几天修炼场中的那一幕,不少人都目睹了,心中有疑虑也很正常。

要说周容的实力那是有目共睹,可这谢修又凭什么呢?

萧蕊听后也微微一笑道:“若谢修的实力真是我们中的第一,那刚才那一击应该能接得下来,可惜……他实力确实不够,那也不怪倪长老了。”

李粲然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们。

除了姚天濯钱哲茂两人,还有出手助他的孔灵与董桉,其他人竟都在嘲讽自己。

他们的话彻底引爆了李粲然压于心底的戾气。

为啥都要针对他,他是拿了男主剧本么?

他打不过这老狗是没错,但他难道还打不过你们吗?

还敢这般看不起他的实力?

他冷笑一声,直接走上前去,想也没想就一只脚踹翻了曹宁的桌子,“你要来试试我到底配不配吗?”

周容来不及阻止,只得沉默的看着他带伤逞能。

被这般当中挑衅,曹宁眼中寒芒飞闪而过,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忿,迅速欺身向前,手掌朝他脖子探去。

电光火石间,两人迅速交手了几招。

倪峥看见一脉弟子内斗,乐得看好戏,故不加以阻止,而是信手旁观。

周容没有插手,他凝着眉站在一旁,心中想着李粲然的伤势,一方面不愿看到他输得狼狈,另一方面又想让他尝尝不经大脑随意挑衅别人的后果。

或许吃点亏也是好的。

孔灵见状向前走了一步,却被萧蕊拦了下来,她凤眸一扫,虽是话中带刺,语气却显得颇有点困惑道:“他们两人交手,与你有什么关系?”

“滚开。”孔灵寒声道,正准备出手时,听到姚天濯喊了声她的名字。

姚天濯对着她轻轻摇了摇头道,“你不要插手。”

听到他的话,孔灵终于冷静了下来。

她抬起眼眸看着交手的两人,知道自己今天冲动了,但也没有丝毫后悔的情绪。

不知为何,自从上次一起乘坐云舟出了趟魔神宗,她对谢修这人多了不少好感,再加上今日这五脉的倪峥欺人太甚,便忍不住想要和他同仇敌忾起来。

她明白自己的脾气,最是见不得这种阴阳怪气出阴招的人。

倒是这周容,表现得有些奇怪……

场中,李粲然的脸色苍白,嘴唇血色尽褪,全凭着心中的一腔忿恨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

他刚刚突破筑基期九层,刚才又被那老狗打中了内脏还没恢复,现在想要与人动手实在太勉强了。

曹宁看出了他的外强中干,心中想要将他狠狠打压在地的想法更胜了几分,手中招式变了变,不愿与他再拖延时间了。

李粲然知道此时的自己想要打过他无疑异想天开,他一个不留神就被击中了胸口,脚中踉跄了一步。

但他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哪怕自己此刻看起来狼狈,但也义无反顾,若是今日他任人欺压而不反击,以后这一脉也不用呆了。

“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曹宁忍不住出口嘲讽道,“看来唐星旦所说没错,光凭你一人根本无法抢走他的积分,这第一名也是浪得虚名罢了。”

李粲然不屑的笑了笑,未与他争辩口舌,而是在心里喊了一声小统。

【我在】小统很配合的说道,【随时待命】

他双脚往后急退几步,体内元气瞬间蒸腾了大半。

身影晃了晃,从曹宁面前一下子消失了。

众人睁大了眼睛。

“小伎俩。”倪峥暗自嘲讽道。

还是那一招……周容辨认出了这一招式,这是自己第一次与李粲然上比试台时,他使出的那个秘术。

能瞬间使自己的身体转移到另外一处。

他当时回去后仔细思考过,这一招式应该没有达到瞬间转移的效果,而是速度大幅度增快,导致了视觉上的冲击。

但他今天发挥出来的速度又比上一次快了整整一倍。

要是知道周容心中所想,李粲然肯定要骂上一句废话,他几个月前抽到过一张定神隐相关教学卡,跟着元婴期大佬学这么久,再没有进步就可以去死了。

因为不想让小统直接出现引人注意,他只能选择这样一个时机。

小统藏于他道袍的衣袖下摆当中,在他举起手掌的那一刻,同时举起了自己的小手。

担心不能一击将对方制服,使得这好不容易才抓住的机会作废,小统的表情变得认真严谨起来,竭尽全力地凝聚着体内的能量。

“指法,惊雷指一式:破!”

惊雷指的威力融合于李粲然的掌风当中,两者合二为一,一齐朝曹宁的位置袭去。

瞳孔猛然缩了缩,曹宁双掌收回身前,试图用肉身力量抵挡这一次攻击。

两人的攻击对撞僵持了好几秒,然后谁都没有预料的是,曹宁的身体倒飞出去,撞飞一排座位,跌出了十米多远的距离。

众人皆是大惊,特别是董桉,张大嘴巴看着曹宁半天都不能从地上爬起,眼中不可避免地流露出惊惶之色。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尽管他知道李粲然实力没他们口中说的那么弱,但毕竟也才筑基九层,打打自己没问题,可那曹宁都辟谷期了,怎么可能真打得过。

在一开始李粲然上前挑衅的时候他就在心里猜测他能坚持多久,谁能想到,曹宁真的输了,而且是以一种极为狼狈的姿势。

同样惊讶的还有姚天濯钱哲茂等人,他们都不看好李粲然,尤其是他在受伤的情况下,可这结果也太打脸了。

孔灵最为平静,反观萧蕊却是脸色通红,但她很快就恢复过来,轻轻笑了笑,说道:“是我看走眼了。”

李粲然元气耗尽,强撑着站立在众人面前,扫了所有人一眼,出声道:“我知道你们中有些人不服气我,看不惯我,但我不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包子,我只说一句,我的时间很宝贵,下次再有人想骂我的,我劝你直接动手。”

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沉寂当中。

他发泄完内心的一通想法后,心情瞬间舒畅了不少。

小统不合时宜的小声纠正道:【宿主你说错了,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闭嘴】

李粲然将目光移向站立在原地毫无感情打量着自己的倪峥,淡漠道:“今日多谢倪长老教导晚辈阵法知识。”

他说完之后就往门外走去。

教学阁外,天色湛蓝,山光绚烂。

李粲然走了会儿路后便站在原地不动,太阳笼罩住了他的全身,在地上投下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周容从后面跟了出来,见到他站着不动也停下了步子。

出了那档子事,谁都没有心思再上阵法课。

一脉的其他筑基期弟子都远远的绕开了他俩,董桉从后面跟出来,看到李粲然,远远的就喊了一声哥。

李粲然诧异回头,疑惑道:“你喊我什么?”

“喊你哥啊,你以后就是我哥了。”董桉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兴奋的说道,“以前你揍我的时候都没有今天这般帅气,说真的,太解气了。”

“……”

李粲然早就用光了全身的力气,什么劲都提不起来,这时候被董桉拍着肩膀差点就被拍坐到地上去了。

他吊着眼角看向他,从口中慢慢吐出一个字:“滚。”

董桉悻悻的放下了自己的胳膊,揉了揉脑袋的头发,撇着嘴离开了,走之前嘴里还小声的“切”了一声。

所有人都离开了教学阁。

李粲然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瓶回气散,然后才意识到这个需得泡茶喝,他只能又收回了储物袋。

周容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出了他此时的状态,“没力气了?”

李粲然闻言看向他,倒没再逞强,而是问道:“今天你为何要挡在我的前面?”

周容语气恢复平静道:“我只是想报答一下你上次买给小紫吃的灵鱼,但也没帮到你什么,你要谢就去谢孔灵吧。”

李粲然垂下眼眸道:这个自然。”

今天的事他确实没想到孔灵会这样仗义。

这个人情太难还了。

他说道:“你先走吧,我再站着休息一会儿。”

周容看着他,将原本想说的话又压回了心底。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