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超级无敌大剑帝 > 第十二章 黑曜和白辉

第十二章 黑曜和白辉

酒斟满巴掌大的瓦碗,头一扬,低头碗就空了,再夹上几粒花生米,清脆中带点咸味。

“想当年,大庆王朝率领百万大军,入侵我大周领域,当时那场景啊,你是没见着,百万大军站在那,可是黑压压一片人呀,所谓黑云压城城欲摧......”

厨房里酒坛已空,桌上烧鸡只剩骨头,只有一碟花生米还有些。

谭老脚踏板凳,手抱着酒坛,口若悬河,侃侃而谈。

李枫早已醉的抱着酒坛趴在桌上,双眼迷离,嘴上碎碎念念。

“谭老伯你,你就吹吧。”李枫迷糊道,“世上哪有那么大的地方,可以让一百万人站着啊。”

“嘿!你小子,还别不信。”谭老伯不服道,“你是没参过军,没打过仗,你要是有过这遭遇,就不会说出这种话了。”

“是是是。”

自李枫坐下喝酒后,谭老的嘴炮能力展露无遗,他当年风流史悉数添油加醋的讲一遍,李枫自然只有听的份,他讲的开心就好。

“小子,我家静静不差吧。”谭老似乎讲累了,坐回凳子上。

“呵呵呵,不差不差,就是凶了点。”李枫呵呵笑道,嘴角上扬,露出幸福的表情,后面还细声了什么。

李枫的酒量很差,三碗倒说的就是他这种人,现在说的话全是来自真心。

“也不知道你小子有什么魔力,这么多年来,我头一次见静静这丫头那么开心。”谭老笑道,他仿佛又回想起来曾经的种种,随即又摇头一笑,像是自嘲的笑容。

“小子,要是喜欢我家静静,就主动点,不然时间可不等人呐,有句诗怎么说来着。”谭老意会深长的拍了拍李枫的肩膀。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空折枝!”李枫抬起头来喊出一句诗词,又重重趴下,呼呼而睡。

次日,李枫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房间,醒来脑袋嗡嗡作响。

他依稀记得昨晚是和谭老伯喝酒,但酒量向来极差的他,没喝多少就趴在桌上喘气了。

“哇,幸好没有酒后被那啥。”李枫发现自己衣服齐全,才舒了一口气,他看过太多酒吧捡尸事件了。

“我怎么隐约记得昨晚静静也出现过,不对吧,她不是闭关了吗,绝对是我看错了,对。看错了。”

醉酒之后大睡起来,感到口干舌燥,走出房门寻水,便看见院中有人起舞弄剑。

“静静!”李枫看清了那人,赫然是静静,不知是何时出关,大清早就如此勤奋练剑,修为之高不是没有道理。

李枫拿起瓜瓢勺起缸中水来饮,三口下肚,口舌才舒服些。

“哇!”李枫回头之时,忽见静静如一剑飞仙,直刺而来,停在了李枫鼻前三寸,“你干嘛,想吓死我啊!”

“吓死你?你胆那么大,我怎么可能吓得死你?”静静冷笑一声,挥剑劈来,笑骂道,“你的胆挺肥啊,竟然敢带着爷爷一起喝酒,看我不教训你!”

“啊!”李枫连忙躲闪,口中哇哇大叫,“不是我啊,是谭老伯他叫我喝,不关我事啊。”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静静的剑招粗糙不已,毫无玄妙可言,显然没有用到真功夫,是在与李枫嬉闹。

但李枫却误以为她生气了,连忙慌乱逃窜。

忽然,隐约有风起。

“追风步?”静静惊讶道,“他一天就学会了?”。

原来是李枫情急之下,竟无意间走出了追风步的步伐,步履如有风助,风势做托,几步便已踏上屋顶。

李枫回过头来,使出一阳指与狮吼功的结合体,道:“你过来啊!”

看到李枫这奇怪的动作,静静不禁嫣然一笑,“行了,你快下来吧,我不打你了。”

“下去?”李枫全然不觉自己使了追风步,只觉得自己跑起来像是踏着风一样,接着就上了屋顶。

望着三四米远的地面,李枫有些慌,“这么高,不如你上来带我下去吧。”

“笨蛋,你的真气拿来当摆设的吗?”静静笑骂道。

“对嚯,我是会真气的人。”李枫才恍然醒悟,这是他来到这世界的第五天,所有的一切都还未能够完全适应,例如真气的存在。

李枫准备运转真气下房顶时,却发现自己的真气竟是少了两成,“怎么回事,谁偷了我的真气,难道是那颗黑棋?”

黑棋:“???”

那晚黑棋把李枫的真气吸了个干净,之后就成了他与黑棋的拉锯战,他凝聚真气,黑棋就吸,闹腾了大半夜才安静下来。

现在真气又不见了,当然第一时间想到那个坑货。

呼!

李枫一跃而下,落地的声音已经十分小了,说明这些天对真气的掌控已经差不多了,没有了当初那般虚浮。

“我昨天给你的三本武技,你都学会了?”静静走进道。

她见过不少天才,有人能数个时辰学会一门武技,更有甚者,学会一门武技是以刻钟来算的,传闻有天生圣人阅完即会,李枫一天学会一门也算得上天才末流。

“没有啊,有很多地方我都还没看懂,本来还想问谭老伯来着,结果就被他灌醉了,我真的没带着他喝酒。”李枫道,“对了,你闭关闭得如何,成功了吗?”

“知道啦。”静静笑道,昨天入夜后,她便出关了,刚好碰见了那句诗词:“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却没听到前半段。

又反问道:“难道你对我没信心?当然是成功了啊!”

昨晚她已经将剑意领悟到圆满的境地,现在需要沉淀和一个契机,便可凝聚出剑魂,到时她的实力可媲美圣人!

“恭喜你啊,剑意圆满,又是天元境强者,真不知道是哪方势力才能培养出你这个天之娇女呢?”李枫道。

“少来,又想套我信息,以后你要是到了天元境,我再告诉你吧,而且现在的你知道了又如何,难不成你想让我罩着你一辈子?”静静道。

“好啊,我不介意的。”李枫讪讪一笑,虽然口头是这般说法,但内心的大男子主义绝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切,我介意。”静静道,“对了,你问的问题是什么,问我不就好了吗,我爷爷就是个老酒鬼,只会喝酒,其他什么都不会,算了不说他,我时间很宝贵的,要问快问。”

“是是是。”李枫立马去取来那三本武技,一一将自己的疑惑讲诉出来。

静静对这三门武技早已臻入化境,面对李枫所提问题,悉数通俗的直白回答,曾经她也产生过差不多的疑惑。

“总之,武技取名字不会是乱取的,往往是最核心的存在。”静静最后总结一句。

李枫听完后顿时茅塞顿开,似懂非懂的点头。

“对了,给,这你的剑。”静静取出那把在洞府得到的黑剑,昨天她便是借去领悟剑意,如今归还。

好熟悉的台词,李枫轻咦一声,忽然想起某个口香糖的广告。

接过静静手中之剑,轻拔出鞘,却看见剑身上刻着两字,此前倒没留意到。

“黑曜?”李枫问道。

“没错,喏,我的是白辉。”静静将剑递过来让李枫瞧瞧。“传闻黑曜和白辉皆是岑丹丘少年时的佩剑,乃是玄级上品剑器。”

“玄级上品?!!”

李枫现在也不是一无所知的小白了,兵器与武技一样,也分凡级、灵级、玄级三级,上中下三品,玄级上品意味着至少也是真灵境强者才能拥有,已经不是黄金白银能衡量的了。

“可为什么是一长一短呢?”

黑曜长四尺,白辉长三尺,按常理来说,一个剑客只会有一把剑器,即便是走双剑流,也不应该是一长一短。

静静笑道:“你有所不知,白辉从不开封,从不沾血腥,岑丹丘用于舞剑,黑曜却用于杀敌,在黑曜剑上的亡魂,不下万人。”

万人斩?李枫眸露惊骇,怪不得他感觉黑曜剑极为阴寒,原来斩过万人,白辉剑反而温和些许。

静静又道:“这两把剑器上,都蕴含着岑丹丘对剑道的理解,把他们留下,岑丹丘应该是成圣之后,心生收徒之意,你我都受他恩惠,结下因果,算是有半个师徒情分。”

“圣人是不是最厉害那批人?那我岂不是能横着走了?我要去拜他为师!”

最新小说: 我在美影世界当神探 末法定位 三国之韩家二公子 欲望恶魔岛 我即是虫群天灾 仙魔长生图 清风剑在手 这真是大佬啊 穿书王妃拿错了剧本 星上最亮的人
相关小说: 亚洲色情片之3p 淫色淫香情色小说 台湾成人sex社区 免费空间导航代码 俱乐部视频 母子近亲相奸家庭小说 励志漫画 日本 美女浴室干骚女 世界走光偷拍集锦 色免费高清电影 地下交通站全集qv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