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 92 章

方玉瓷确定了程逸是自己的对手,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用自己在后宫修炼十几年的演技,笑着对程逸说道,“那我们分头行动吧,效率更高一些,每隔半个小时来这里碰一次头,交换一下找到的线索。”

程逸立刻同意,“好啊!小瓷姐,你带着我一起赢啊!”

程逸听到方玉瓷的话,立刻转身离开,争分夺秒地去寻找线索。

孩子这么好骗,方玉瓷骗起来都有点不忍心了。她现在可以确定,程逸对她的话深信不疑,和冯琬一样傻白甜。

虽然不忍心,但骗还是要骗的,方玉瓷连忙将程逸叫回来,“程公公!您发现宫里有不少宫女太监了吗?”

程逸:“我发现了!那些宫女太监藏得太好了!但还是被我发现了嘿嘿……”程逸一脸自豪。

方玉瓷有些惊讶又有些欣慰,看来程逸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傻,“那你命令宫女太监们帮你找线索,他们只帮你找到了一个吗?”

程逸刚才只告诉了她一个线索。

程逸点头,“是啊!我刚抓住了一个藏起来的太监!命令那个太监帮我找线索,然后他只找到了一个。”

程逸补充道,“而且我是九千岁嘛,只能命令太监,不能命令宫女。”

“之前找人的时候,找到了两个藏起来的宫女,但是没有用,我不能命令她们……”

方玉瓷:?

“你为什么要去抓藏起来的太监?”方玉瓷一头雾水。

程逸也满脸疑惑,“因为只要我亲口命令他们,他们才会帮我找线索物品啊?”

方玉瓷:“你……一会儿你到殿里,试着喊一声来人……”

程逸:!!!

程逸拔腿就往宫殿里跑,跑进一间无人的宫室,然后高喊一声,“来人!”

几秒钟后,十多位太监出现在程逸面前,“但凭程公公吩咐!”

程逸:⊙⊙

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人告诉他,他只要喊一声,太监们就都会听令出来啊!

……当然也没有人告诉他,他一个被称为九千岁的太监总管,没办法将太监叫出来,必须要自己像捉迷藏一样一个一个抓出来。

呜呜呜呜他为什么这么蠢!

方玉瓷得知程逸可以命令的是全部的太监,不限于哪个宫中,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后怕。

惊喜的是她骗到的“队友”比她想象的能量更大,后怕的是程逸也可以命令她的芙蓉殿的太监们。如果她没有发现这一点的话,就会认为芙蓉殿的太监们只听从她的命令,找到的线索只会给她一个人看,其实她掌握的线索,程逸也都能掌握。

方玉瓷现在特别庆幸程逸是个傻白甜!

怪不得她在古代时,皇上爱她,后宫里的太监宫女们也都爱她……傻白甜谁不爱呢!

她现在也爱死程逸了!

程逸没有辜负方玉瓷对他的爱,很快就为方玉瓷带来了新的重要线索。

“小瓷姐!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程逸递给方玉瓷两本册子,翻开后指给方玉瓷看,“小瓷姐,你看,这个册子上记录的是方贵妃私库里的东西,这个册子上记录的是冯嫔私库里的东西。”

“在三月初,从方贵妃私库里送出去了两套头面、许多首饰、胭脂水粉、几套春衫……同一天,冯嫔的私库里多出了同样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些都是方贵妃送给冯嫔的!”

方玉瓷双眼一亮,“三月初?!”

三月初,方贵妃松给冯嫔全套的衣服首饰胭脂水粉,三月十五号,冯嫔就被皇上召唤侍寝,然后怀上了龙子。

显然冯嫔的这一次侍寝,不是冯嫔撬了方贵妃的墙角,而是方贵妃和冯嫔两人一起预谋好的。

程逸激动地点头,“对!冯琬也是我们的队友!实锤了!”

方玉瓷笑眯眯地点头,然后在心中默默纠正——冯琬不是我们的队友,是我的。

方玉瓷和程逸两人找到冯琬,告诉冯琬他们三人是同一队的之后,冯琬激动极了,一把抱住方玉瓷,“呜呜呜呜太好了!”

刚刚准备将自己找到的证据都递给冯琬过目的方玉瓷:……

冯琬竟然连线索物品都不看一下就相信了她说的话?难道不怕这些都是她编的吗?

方玉瓷看了看身旁一左一右两个傻白甜,顿时对《隐藏的凶手》这期节目充满了信心!

冯琬问方玉瓷,一副将方玉瓷当做队长的样子,“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方玉瓷对冯琬说道,“接下来我打算从楚太后身上入手,楚太后身上一定有重要线索。”

“那我们去慈宁宫找线索?”

方玉瓷点头,“我和冯琬两个人负责将慈宁宫里的嘉宾引出来,程逸趁机进入慈宁宫,召集慈宁宫中的所有太监,命令太监们帮忙寻找线索物品。”

方玉瓷刚和两名“队友”商量好对策,就听到了敲着梆子的打更声,“早睡早起——保重身体——”

冯琬噗嗤一下笑出声,“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口号啊?打更的时候喊的不都是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吗?”

方玉瓷笑着摇头,“不一定,其实打更的口号很多,早睡早起保重身体,这句话确实是有的。”

与此同时,所有嘉宾的耳麦中同时传出节目组的提示,“解谜剩余时间,6天。”

方玉瓷看了一下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一天”已经过去了。

不过她也有了不小的进展。

进入解谜游戏的“第二天”后,方玉瓷和程逸、冯琬配合,从清露阁中得到了新的重要线索——

两本奏章。

冯琬看清奏章的内容之后,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这……”

“方贵妃的谥号为嘉懿?”

“冯嫔以妃位下葬?”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方贵妃、冯嫔,我们两个的角色不是活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上奏折讨论我们两个的丧事啊?”

方玉瓷仔细地将两本奏折看完,满脸深思地抬头问冯琬,“你真的觉得我们两个活得好好的吗?”

冯琬尖叫一声,嗖的一下躲到了方玉瓷身后,紧紧抱住方玉瓷的肩膀,小心翼翼地露出半个头,偷看方玉瓷手中的两本奏折,“呜呜呜呜……小瓷姐你好吓人!”

方玉瓷:?

她哪里吓人了?

而且觉得她吓人,为什么还要往她身后躲?!

“第二天”的晨昏定省,方玉瓷再一次注意到了慈宁宫外一个挨一个的花盆和鱼缸。

方玉瓷轻声对身旁的程逸和冯琬说道,“你们看这些花盆和鱼缸,像不像一个个骨灰罐?”

程逸嗷地一声躲在了方玉瓷身后。

冯琬原本也想躲在方玉瓷身后,然而位置已经被人占了,只好鼓起勇气直面花盆和鱼缸。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缘故,听到方玉瓷的话之后,程逸和冯琬两个人越看花盆和鱼缸,就越觉得古怪。

“这里摆的花盆和鱼缸真的有点太多了……”

“而且你看这个摆放的位置,是不是组成了什么图案啊?否则为什么不整整齐齐地摆着,这里、那里,都摆出弧度啊?”

“诶?好像是诶!要是有无人机可以拍张照片,就能看得更清楚了。或者登高往下看,应该也能看出来。”

第二次晨昏定省,太后身份的楚颐然选择了“射”这个主题。

顾名思义,射就是射箭。方玉瓷在古代闲来无事,也请师父专门教过射箭,虽然只学了一点皮毛……

但是方玉瓷看到节目组摆好的箭靶有多近,试着拉了一下节目组提供的弓有多轻,突然就有了自信!

这射箭的距离也太近了!只有她在古代练习射箭时距离的五分之一!

方玉瓷在古代拉的弓是女子专用的小弓,然而每次拉开时还是十分吃力,如今拉开节目组准备的弓却很轻松!

方玉瓷第一箭射到了箭靶边缘,差一点没有脱靶。第二射就找到了一些感觉,射了一个8环。

第三箭,正中靶心,10环。

第四箭,正中靶心,10环。

四名嘉宾之中,方玉瓷的成绩毫无疑问地遥遥领先。上一部电视剧中特地练过射箭的邹鹏,成绩也比方玉瓷差一筹。

楚颐然简直要气晕过去,指甲死死抠住掌心,想不通方玉瓷怎么什么都会!

节目组是不是提前给方玉瓷透了题?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方玉瓷不可能是全才吧!真不知道射箭这么偏僻冷门的技艺,方玉瓷为什么会,而且还射得这么准!

她左思右想千方百计地想要挑中方玉瓷不擅长的主题,让方玉瓷丢人,然而没想到接连两次,都让方玉瓷拿了第一、大放光彩!

楚颐然恨恨的想着,看到摄影师将镜头转过来,连忙低下头,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

既然方玉瓷、程逸和冯琬三人都怀疑慈宁宫外的花盆有问题,在完成了第二次晨昏定省后,三人等到慈宁宫内外都没有其他人的时候,调动起全部能调动的宫女太监。

“把所有花盆和鱼缸,都搬起来!”

“一盆一盆地搬!不要遗漏!”

“看看花盆地下有没有压着什么东西,再翻翻花盆的土里,有没有藏着什么东西!”

花盆又大又沉,扮演小太监小宫女的群众演员们全都累得不轻,方玉瓷、程逸、冯琬也撸起袖子一起上,然后真的了有了发现!

“这个鱼缸下面压着一个符咒!”

“这个花盆里藏着一个布娃娃!娃娃背面绣着方贵妃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啊!我这里也有一个娃娃!是冯嫔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这里有个娃娃是程公公的!”

冯琬看到从花盆里挖出来的娃娃,吓得紧紧抓住方玉瓷的胳膊,“这是什么……巫蛊之术吗?好可怕啊!”

方玉瓷的目光落在背后写着程公公名字的娃娃上,心中很是意外。

她之前已经看到了方贵妃和冯嫔谥号丧事相关的奏折,猜测方贵妃和冯嫔或许已经去世了。而且方玉瓷确定,冯嫔和自己属于同一支队伍。

但是程逸不是啊!程逸的任务目标和她不一样!程逸只是她骗过来的啊!

方玉瓷确定程逸和她们是不同队伍的,为什么花盆里也埋着绣有程逸生辰八字的娃娃?

程逸看到按照方玉瓷的猜想,真的从花盆里找出了与三人相关的东西,更加对方玉瓷佩服地五体投地,“小瓷姐!我们队就靠你带飞了!”

面对程逸百分百信任的目光,方玉瓷有点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发梢。

随着谜题一点点解开,方玉瓷越来越自信,自己可以找到真相,带飞冯琬!

……然而只能将程逸带到沟里去。

不知道程逸在最后发现真相的那一刻,会作何反应。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