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 91 章

“晨昏定省”环节在慈宁宫外的空地上进行。

程逸、冯琬两人都没有露出丝毫奇怪的神色,然而方玉瓷却觉得十分别扭,为什么不在慈宁宫宫殿内呢?

慈宁宫外的布置,也让方玉瓷觉得十分别扭。慈宁宫外摆着一盆盆的牡丹花、一缸缸的碗莲和金鱼,这些确实都是后宫中常养的东西,但是慈宁宫外的盆和缸是不是太多了?

一盆挨着一盆,布置得不像太后娘娘的慈宁宫,反倒像是放满腌菜缸的农家院子了。

节目组的布景做得也太不用心了吧?做布景的工作人员对古代统治阶级的审美到底有怎样的偏见?宫中无论室内还是室外,布置都非常讲究美感,就算主子不擅长,下面的人也会为主子弄得妥妥帖帖。

第一次“晨昏定省”结束之后,所有嘉宾都明白,这是节目中的固定环节,他们自由寻找一段时间的线索之后,就会被召集起来进行一轮挑战。

冯琬一脸担忧地说道,“这一次楚太后选中的是‘书’,虽然我不擅长,但是拿着毛笔总能写出个福字来。”

“之后要是选中‘琴’啊‘画’啊,那我真的要丢人了,我一点都不会啊。”

方玉瓷安慰冯琬,“没关系,琴棋书画射御书数,大多数嘉宾都不会呀。”

方玉瓷听到冯琬说出“丢人”两个字,就知道冯琬虽然拍过两部网剧,但对于明星和娱乐圈的理解依旧十分浅薄。在综艺节目中展示才艺、大放光彩,自然是加分项,但是在综艺节目中抽中不擅长的主题,一脸为难、焦急不已、投机取巧、笑料百出……这些也可以是大大的加分项。

相比多才多艺无所不能的明星,观众们有时候更喜欢看真实的可爱的明星,在综艺节目中被为难,不失为一种拉近自己和观众之间距离的方法。

综合冯琬从节目开始到现在的表现,方玉瓷可以确定这个姑娘真的是个傻白甜……

只是不知道这个傻白甜姑娘是自己的对手还是队友。

冯琬听完方玉瓷的分析之后,神情略微放松了一点,但还是十分羡慕地说道,“楚颐然当初抽角色的运气真好,她是太后,每一轮的晨昏定省她都不必参加,而且主题都由她来决定。”

方玉瓷也一直在思考,节目中为何会存在楚太后这个特别的身份?楚太后不需要参加一轮轮的挑战,在其他嘉宾愁眉苦脸绞尽脑汁完全挑战的时候,楚太后优哉游哉地在旁边看着大家的表演……

这样的人物关系设置,实在太不平衡了吧?

不知道楚太后又是属于哪队的?难道楚太后只是一个吃瓜群众?

根据方玉瓷对《隐藏的凶手》前几期节目的了解,每位嘉宾都属于正方队伍或者反方队伍,应该不存在吃瓜嘉宾这一说。

但是楚太后身为上的优势的确明显,既然如此,方玉瓷大胆猜测,楚太后这个角色身上应该还有某些她暂时不知道的巨大劣势。

如此才能让这期综艺不至于失衡。

方玉瓷的目光从楚太后身上掠过,或许楚太后这里,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完成第一次晨昏定省之后,嘉宾们都意识到时间紧迫,晨昏定省环节要占据不少时间,纷纷加快搜寻线索物品的速度。

方玉瓷目前依旧是唯一一个发现自己拥有宫女太监,并且已经让宫女太监将芙蓉殿中的线索都呈给自己的嘉宾——程逸虽然已经撞到了藏在角落里的太监,但是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可以一声令下将太监们都召集到面前,在第一次晨昏定省之前,程逸像捉迷藏一样一个个将太监找出来。

如今第一次晨昏定省结束,程逸又回到宫殿中继续自己的捉迷藏大业。

导演组成员们通过镜头看到,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

方玉瓷掌握了芙蓉殿中的所有线索,将目光转向清露阁。

方玉瓷询问宫女太监们,“清露阁有人的时候,你们不能进去找线索物品,那如果清露阁里面没人呢?”

“我将清露阁里面的人都引出来,你们能进去搜吗?”

宫女太监们摇头,“清露阁是皇上住的地方,我们哪里敢进去搜呢?也只有娘娘您自己能进去找东西,依照皇上对您的宠爱,一定不会怪罪娘娘的。”

方玉瓷心中了然,显然自己不必动手就能得到所有线索的好事,只能发生在她自己的地盘上。到了别人的地盘,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

方玉瓷依旧不死心,对宫女太监们说道,“如果你们被皇上发现,我一定会为你们求情的!”

“你们也说了,皇上宠我,好歹我也是个贵妃,自己宫里的人还是能护住的!”

扮演宫女太监的群众演员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导演组连忙通过耳麦,对芙蓉殿的宫女太监们说道,“拒绝方玉瓷!告诉她,她这个贵妃护不住下面的人!”

游戏规则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方玉瓷竟然还在试探?导演组连忙让宫女太监拒绝!如果方玉瓷带领自己的宫女太监去搜别人的地盘,那这期综艺就太失衡了!

导演组下令,站在方玉瓷面前的宫女太监们异口同声地说道,“不行!您这个贵妃护不住下面的人!”

十二个人同时开口,明明每个人音量都不大,愣是说出了大合唱的气势。

方玉瓷:……?

她这个方贵妃混得也太惨了叭。

方玉瓷试探规则未果,只能自己独闯清露阁,好在她运气不错,很快就在清露阁中找到了一个重要线索。

方玉瓷找到了皇上的宫闱起居!

也就是记录皇上某月某日睡了某个妃嫔的小本本!

【八月十五,召芙蓉殿主殿方贵妃侍寝。】

【九月十五,召芙蓉殿主殿方贵妃侍寝。】

【十月十五,召芙蓉殿主殿方贵妃侍寝。】

……

方玉瓷:……这个皇上是有西方狼人血统吗?怎么每个月只召妃嫔侍寝一次,还都在月圆之夜?

而且每次召唤的都是方贵妃,冯嫔是怎么怀孕的?

方玉瓷目光下移,终于找到了冯嫔的侍寝记录。

【三月十五,召芙蓉殿侧殿冯嫔侍寝。】

方玉瓷眼睛一亮!看来冯嫔就是这一次侍寝怀上的!

方玉瓷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敬事房的记档中只有方贵妃和冯嫔两个人。冯嫔的侍寝记录只有一次,除此之外都是方贵妃。

方玉瓷看完记档,刚想换一个地方将记档藏起来,程逸突然冲到了方玉瓷面前,“哇哇哇!我看到了什么!”

“见者有份!”

程逸长臂一伸,就从方玉瓷手中将敬事房的记档抢了过来,哗啦啦地翻看,“方贵妃、方贵妃、方贵妃……冯嫔!”

“哇!这里面大有文章啊!”

程逸翻完了方玉瓷找到的敬事房的记档,对方玉瓷说道,“我也找到了一个重要线索,我也告诉你!”

方玉瓷疑惑地看向程逸,“为什么啊?”

程逸理所当然地说道,“不能占你便宜啊!”

程逸将自己的找到的线索拿给方玉瓷看,“喏,这是敬事房关于妃嫔的记档,上面记录着方贵妃和冯嫔两人最容易受孕的时间。”

“两个人的时间一样,都是每个月的月中。”

程逸挥了挥手中的册子,“把你找到的线索,和我找到的线索,合在一起,答案就很明显了——你和冯嫔属于两支不同的队伍。”

方玉瓷微笑,“为什么呢?”

程逸瞪大眼睛,“这还不明显吗?方贵妃和冯嫔最容易受孕的日子是同一天,以往每个月的这一天,皇上都是召方贵妃侍寝的,结果三月十五,突然就换成了冯嫔!并且冯嫔因此怀孕了!”

“明显是冯嫔抢了方贵妃的侍寝机会啊!”

程逸【】已经脑补了一出经典的宫斗剧情,“冯嫔虽然出自方贵妃宫中,以前是方贵妃身旁的大宫女,但是成为皇上的妃嫔之后,冯嫔开始嫉妒方贵妃受宠爱又位份高……”

方玉瓷微笑点头,“你分析的很有道理,这样看来,我和冯嫔应该不是同一支队伍的了。”

“那我和谁是同一支队伍呢?皇上?楚太后?还是你……九千岁?”

方玉瓷顺着程逸的思路分析,“皇上都被冯嫔抢走了,肯定和我不是同一队的……”

“这样说来,我们两个同队的可能性很大啊!”

方玉瓷突然看向程逸,“赌一把好了!如果我们的胜利条件一样,那我们肯定就是同一队的了!”

“我的胜利条件是找出凶手——”

方玉瓷话音未落,程逸就连连点头,“对对对!我的胜利条件也是这个!找出凶手,并且让凶手受到惩罚!”

程逸露出一个和队友胜利会师的激动笑容,“我们两个真的是同一队的!”

“小瓷你真的好勇敢好有魄力!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不敢赌的!”

方玉瓷微笑道,“这不是赌赢了吗?”

程千岁的胜利条件是,找出凶手,并且让凶手受到惩罚。

方贵妃的胜利条件是,找出真相,并且将真相公布于世。

她赌赢了,现在已经确定程逸是和她不同队伍的的对手。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