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番外

江煜撩起自己的衣下摆,露出里面纤细的腰围,他的腰围没有腹肌,却符合一个艺人该有的身材,皮肤光滑腰身细腻。

此时他的腰围上有好几块功於青,在其他白皙的皮肤下,显得特别显眼,青紫一团看样子还有点肿起来了。

“果然都肿了,也不知道我的肾还行不行。”江煜又撩起自己的裤腿,在那上面也有两处伤,其中一处还磕破皮了,显然是床夹住时被刮住了,“疼死我了,不行,这事我得找酒店算帐才行。”

江煜知道自己睡觉习惯不太好,可也不至于把一张好好的床给睡塌了吧。

沈清然听到身后有重重的关门声,转身时就看到江煜消失在房间了。

“还真是和师父说的一样,性格冲动。”将刚刚才从行李箱里拿出来的药瓶放回去,拿了一件外套披上后也跟着出去。

…………

江煜气冲冲的到了楼下,等奔到前台的时候,人已经冷静了不少,原先身上疼生气,这会倒消气一些了。

想着这么大的酒店失误是难免的,只要对方好好道歉,并换一张床,这事也就算了,他一个大男人的也没有这么矫情。

结果到了前台将事情和酒店前台说了之后,对方居然认为是江煜人为把床给睡坏了,需要江煜赔偿床的钱。

这下江煜的爆脾气就起来了,站在那里当即和酒店的大堂经理对质了起来,扶着自己的腰气愤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打算耍赖了?”

酒店工作人员一直保持着微笑说:“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在实事求是而已。”脸上保持着酒店服务人员该有的微笑,说出来的话却是半点诚意都没有。

“你们的实事求是就是我在你们酒店,因为有问题的床给把自己弄伤了,你们不但什么责任都不会担,还要我倒赔钱是吗?”江煜被气得脸都绿了。

“这位客人,我们酒店的床都是定期派人检查过的,拿给顾客之前也会先检查一遍。不可能会出现床铺有问题的事情,您说是床铺的问题导致睡觉塌床受伤了,总得讲究一下证据。”

“证据?我身上的这些伤就是证据,难不成我还要为了栽赃你们,把自己弄伤吗?我图什么?”江煜生气着:“你们就是这么处理事情的吗?让你们经理出来。”

“现在晚上经理回家了,这种事情和我说也是一样的。”前台依旧笑眯眯着,一头金色的长发看着性感温柔,说出来的话却能将江煜气得原地去世,说:“您要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也可以走法律途径。”

人在异国,走法律程序较繁锁,还需要请律师又要时常跑这边来处理事情录口供之类的,大部分人都不会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选择这么麻烦的事情,会选择私了。

偏偏江煜不是一个服软的性子,忍下想要打人的冲动,说:“行,都欺负我是吧,真以为我不会请律师吗?咱们就杠到底。”

准备返回酒店拿手机打电话给凌姐,让她立刻联系一个厉害的律师给自己。

沈清然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气得脸绿的江煜准备返回去。

沈清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臂,说:“别冲动。”

“我怎么能不冲动啊?他们这些人种族歧视,就看我外国人好欺负。爸爸这辈子还没有咽过这种气,上辈子没咽过,这辈子也不可能。我非得请个厉害的律师,把这酒店告破产了不可。”告破产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能替自己找回一口气,哪怕这个战争拉锯时间会长了点,江煜也打算和他们耗上了。

“我来处理吧。”沈清然将暴怒中的江煜拦住,声音温润低沉。

“你怎么处理?”江煜觉得沈清然在国外的知名度比较大,应该比自己更难解决吧,一小心就被人冠上了明星欺人的帽子。

酒店方不是不知道自己住的是哪个房间,还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欺负人,显然也没把沈清然这个人放在眼里。

沈清然拉着江煜说:“先回去给上药,一会他们会自己求上门来的。”

江煜半信半疑着:“确定吗?”

刚才自己在前面都没能讨得了便宜,他们这态度还会求上门来?

沈清然清润的嗓音响起说:“会的。”

江煜且信着沈清然回到了酒店,当看到旁边那张塌掉的床时,又再次气到了。

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脸色还不太好看着,大概是没怎么受到过这么大的气。

江煜越想越气,最后重重的拍了一下沙发垫子说:“刚才那人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我早就动手揍她了。”

这话倒是真的,江煜不是一个这么能忍耐的主。

沈清然从行李箱里拿出平时备着的常见药,走过来说:“这家酒店的经理是个种族歧视的人,连带着他们招进来的工作人员也有一半以上是这样的。就算你喊了他们经理过来,这事也只会这么解决。”

江煜抬头:“那怎么办?你刚才不是说他们会主动找上门来求和解的吗?”

将手里的几瓶药放到江煜前面的茶几上,说:“先上药吧。”

江煜拿过药瓶,是一瓶跌打酒,挺出名的药业出品的,打开绿色的盖子,里面略显刺激的气味窜了出来。

江煜蹙了蹙眉头,真讨厌这个气味,将自己的裤腿撩上去,倒了一点在手心,然后揉了揉按在腿上的一块於青处。

将腿上的於青全部都抹了一遍,又开始撩起自己的衣摆,在腰上上药。

坐在一边给他准备碘酒的沈清然看到,看到江煜撩上去的衣服,露出来细嫩又性感的腰线,骨节分明的手指按压在腰围上来回摩擦着。

优雅的眉峰微挑,沈清然将弄好的碘酒推过去一点说:“另一腿上擦伤先用碘酒清理消毒一下。”

“嗯。”江煜应了一声,感觉到后背上也有点火辣辣的疼,自己转身又看不到,干脆将衣服往下一拉,背对着沈清然问:“你帮我看看,我背上是不是也被撞伤了?”

沈清然目光落在江煜的后背上,中间处果然有一块於青,面积不小有点微肿,应该是砸到了角落磕到的。

“是有一块红肿的,需要赶紧上药。”江煜站起身头往后看,视角盲区根本看不到。

走到落地镜前,又将自己的衣服使劲往上掀了掀,背对着镜子往后看,果然看到了一块红肿的地方,“这么大一块,明天我还能站直身子吗?”

江煜这个站姿正好正面对着沈清然了,那往上撩的衣服,隐约的露出两个小旺仔。

纤细的腰身上有一个肚脐眼,上面平整光滑,看上去手感很好的样子。

事实上手感也是确实很好,手感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沈清然将抹了药酒的手轻轻的在江煜受伤的背部抚摸,将药均匀的推开。

“咝……你轻点……弄疼我了。”江煜缩了缩自己的腰身扭了一下,倒吸着气说着。

“……”这话听起来有点不对劲,一分心手上又重了两分。

“你轻点,你这么使劲,我身子都要被你弄坏了。”

“……闭嘴。”沈清然清润如月的声音响起,收回自己的修长玉润的手说:“好了。”

起身去洗手间的洗手。

江煜看着某人消失在洗手间的身影,里面传来洗手的水声,本来还想要让他帮忙给自己破皮的小腿上个药,算了自己来吧。

沈清然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江煜已经将自己受伤的腿用碘酒清理过了,伤口不大不小,大概四厘米左右的擦伤,这家伙四张创可贴齐排排的贴着,看着居然颇有点壮观。

沈清然微微的歪了歪头说:“你这个处理伤口……”

江煜将自己的右腿伸直,颇有点得意的说:“怎么样?我聪明吧,这样就避免把自己脚缠得木乃伊一样了。”

沈清然无法违心的说出处理的很好这种话。

正好这时,酒店房间响起了敲门声,沈清然温润的嗓音响起说:“他们来了。”

“总算来了,我倒要看看他们这次想要说什么。”江煜将架着的脚放到地上,心情颇为不爽的穿上拖鞋就打算杀到门口去。

被沈清然又给拦住了,说:“我来处理。”

江煜想要反对,想想还是让他给弄吧,他要是不行,自己就算下半年的的工作全推了,也要留在这边和这破酒店打官司,争一口气。

沈清然将门打开,门口着两个人,其中一位是四十多岁的男士,身上穿着西装,头发是黄色自然卷的白皮肤人,看他的衣服穿着,还有身上戴着的总经理牌子,身份不言而喻了。

另一位是刚才在楼下把江煜气得快要七窍升天的那位前台女服务员。

和之前一脸趾高气昂的假笑样子相比,这会这位前台女服务员却是一脸谄媚的笑容,哪里还找得出之前半分嚣张的样子。

首先是那位男经理先开了口,十分歉意的说:“尊重的沈先生,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刚刚听说了,我非常抱歉因为我们酒店人员的失职,让您和您的同伴感到不愉快的体验,我特意来带着工作人员来给您致歉,望您能原谅。”

沈清然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说:“经理,你何错之有?”

对方听到沈清然的话,再次急着道歉着:“不不不,是我们酒店的错,是我们酒店人员的问题。你还快给沈先生道歉?”

那名女服务员立刻弯腰致歉着。

沈清然依旧款款温柔的说着:“你们道歉的对象是不是搞错了?这件事的受害者可不是我。”

说着将身子微微一让,露出房间里坐在沙发上的江煜。

江煜这会坐直了一些身子,表情有点傲娇着,一副‘爷等着你来道歉’的样子。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