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诸天降临 > 6、006 神秘封存物

6、006 神秘封存物

第6章

清晨,在离苏江市已经有上百公里远,通往徽东市的一条高速路外,某段斜坡下杂草枯藤密布的林地,突然升起了一片浓厚的黑雾,这片黑雾迅速笼罩了直径十米的范围,黑雾里,树木的倒折声,巨大的挤压声,还有老鼠的吱吱叫,苍蝇的嗡嗡声,不然一切在数秒后戛然而至。

简清仪几人在这阵黑暗的雾气中小心地站立着,三人手中的手电筒以三角状照应着彼此,背部朝内,面向黑暗,在弥漫的黑雾中围成了一个有光的三角区域。

三角光区外,被黑雾笼罩之处,黑暗得连土地和空间的概念似乎都不存在了,一切都无法用肉眼看见,只有简清仪眼前被他谨慎注视着的黑布。

三人不敢有丝毫放松,万一让他们维持的光的三角区中断,黑雾就会迅速弥漫上来,将他们也吞噬掉。

十秒后,黑雾中各种动静就已经完全消失,简清仪才敢将自己手中的黑布收起来。

“名称:黑暗织布

编号:k3-19

等级:euclid

描述:外形是一块黑布,用未知生物的头发编织而成,触感如丝绸,冰冷有蠕动的活物感。黑布需要被封存在密闭且充满光的空间内,一旦接触空气会快速朝周围释放大量黑雾,无毒,释放的黑雾会笼罩周围十米范围,使其黑暗,不可目视,不可耳听,不可感知,失去存在。

被黑暗笼罩的活物和灵体都会在五秒后完全消失,失踪者无法在世界任何可知地找到,只有被光笼罩者能在其中幸存。

备注:和k7系列封存物无法共存,怀疑是有思想的活物,存在恶意。”

简清仪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谨慎而迅速地将手中的k3-19,放回到特制的密布小灯的盒子里。

黑布在他掌间滑动,似乎贴着简清仪的皮肤自行翻动了一下,那种滑腻感,仿佛带着油脂的发丝,让简清仪又升起了一股正抚摸着活物头皮的感觉。

黑布被完全密封在盒子中后,周围的黑雾迅速地消失了,三人好像这才回到人间,周围一切异样都已经被这片黑雾吞噬掉,这一刻,三人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郎原擦掉额头的冷汗:“无论什么时候使用,都觉得这k3-19太过邪门,真不想用它们。”

和郎原长着同一张脸的郎野却有些兴奋:“封存物有哪个不邪门的?k3-19已经是比较安全的封存物,这次是因为有可能出现的是邪神高等眷属,我们才能申请调用到。”

简清仪没有说话,黑布被安全封存后,简清仪的洁癖似乎又回来了,刚刚摸过k3-19的手掌抖了抖,残留的那股恶心滑腻感,让简清仪强烈地升起了洗手百遍的冲动,以至于爱笑的面部都有些扭曲,但还是稳稳地捧住队长交给他的k3-19,不敢让它从自己手中稍离。

简清仪很快和队长虞金汇报了此次行动:“……确定是沉降者触肢,已被k3-19成功驱逐。”

沉降者之肢,是邪神眷属沉降者的触肢,它一旦附身,会潜伏在人的意识海深处,不但吸收人的恐惧长大,大到一定程度会从虚幻之物化为真实,打开邪神降临地球的通道。

在黑雾消失后,这片林子看起来似乎被斜飞出路面的车辆冲撞了一样,碗口粗的树折了一地,只有更粗壮的树木才幸免于难,但是也歪歪扭扭地,仿佛扶着腰般将倒未倒,好像经历了一场未知的剧烈冲突。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此地凝聚,当时刚刚在此地乱飞的苍蝇,乱爬的老鼠,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倒是十米外的昆虫和老鼠,在危险褪去后,又循着这股血腥味寻摸回来。

躺在地上的只有一具残破的尸体,正是吕文锋他们认为跑路了的夏彪。

夏彪浑身好像没有骨头一样扭折着,大睁着惊恐而惶惑的眼睛,肚皮胸腔破开,里头的肠子和内脏都不在了,只留下一些花花绿绿的黏液和断根,死相很惨。

夏彪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吕文锋和蓬森在噩梦中被触手破肚而出的形象一般,不同的是吕文锋蓬森只是做了一场噩梦,夏彪却像是噩梦变成了真实。

简清仪和郎原郎野看着地上夏彪的尸体叹息一声。

结合他们调查所得的结果,这应该是一起校园霸凌引起的悲剧,恐惧绝望以及一定死亡的献祭,会招致灾厄的降临,甚至强大灵魂的怨恨还会吸引到邪神的注视,造成了这次的**。

夏彪说到底是咎由自取,但是在简清仪这些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来看,他也才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死得这么凄惨终归是让人有些叹息。

发生在学生之中的霸凌**越来越多,分寸尺度渐渐骇人听闻,学生又容易偏激走极端,且年级小灵感比ChéngRén更强,是现在很多灾厄**的源头,不止是急需解决的社会问题,也是他们灾厄处理部门急需关注的重点。

摇摇头,简清仪打了个电话,等专人来收容处理夏彪的尸体。

怀着极大恐惧和怨恨死去的尸体,他的残念可能会融合暗规则,形成新的灾厄。

不过夏彪的残念被k3-19吞噬,已经没有了成为灾厄的可能,只留下一堆空壳。

简清仪想起报告里状态还算稳定的吕文锋和蓬森,不禁有些奇怪:“夏彪身上的沉降者之肢成长得如此之快,为什么吕文锋和蓬森身上的却还算稳定。”

沉降者之肢吞噬恐惧生长,是夏彪的恐惧比吕文锋和蓬森强烈?

“滴滴滴……”

睡到早上6点,被闹钟吵醒的桑若,脑子进水了一般沉重,作为一个噩梦巫师,桑若好久没有这种犯困的感觉了。

身体真的差,不过虚弱的时候似乎更能感觉到被窝的温暖。

桑若睁着眼睛赖了一会儿床,感觉到标记中的三个人中,那个离他最远的夏彪已经完全消失了。

桑若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确定是自己现在的能力限制,导致超过一定距离就感受不到猎物,还是那个夏彪出了什么。

说不定是那个夏彪身上寄生的触肢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桑若觉得也不能排除自身的原因。

如今他的能力低微,之前夏彪离他越来越远后,他虽然能隐约感觉到夏彪的方位,但是想摄取夏彪的恐惧情绪却越来越困难,远到一定程度后感应不到也是有可能的。

还是太弱了,噩梦生物本该是能够穿梭次元和空间的生物,夏彪一夜之间能离他多远,竟然这样就感觉不到了。

这时敲门的桑母催促起床,桑若收回思绪,想起小命运术里看到的内容。

父死母丧,家破人亡,真是好大的仇怨。

从命运线里的各种兆头来看,背后的那只手的行动似乎有一个前提,需要等到他的运势降低到一个程度,才能剪断他的气运。

想到桑明伟可能快要欠上的八十万,和做饭走神忘关煤气的桑母,桑若简单的用魔力,在纸张上绘制了融合好运和理智之意的阿尔斯符文,绘制了五个,准备等会将这个塞到桑明伟和蔡欣身上去。

其实施展驱散厄运的巫术效果更好,桑明伟和蔡欣明显只是受他牵连,驱散厄运的巫术足够给他们转运,但是桑若现在的魔力太少,得非常节省地使用,绘符的话,五个才用了五点魔力。

做完这一切,桑若又检查了一下被他封印在影子中的那个诡异带血肉块。

经过昨晚的反噬转移,作为反噬中转点的这个肉块似乎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肉块的边缘有些散碎,桑若隐隐看到封印里有脱落的颗粒,蓬勃的魔力溢散出来,似乎是肉块被反噬的力量焚伤后,所留下的灰烬。

仿佛祛除了污染后剩下的纯净力量。

桑若警惕地检查了几遍,谨慎地没在自己身上乱用,而是把目光放在了他养的那株茉莉上。

桑若是用妖精的花肥咒养的茉莉,魔力、生物能量、植物生命力,都可以化作一株妖精花卉的花肥,这是巫师世界的巫师,为了廉价雇佣小妖精给自己打工,而特意研发的咒语,这样种出来的花卉,对妖精有很大的吸引力,方便巫师们欠妖精工资……再适合现在的桑若不过!

桑若如今可没有魔晶什么的来付妖精的雇佣费。

桑若试着将收集的肉块灰烬颗粒,用妖精花肥咒转化了一下,过程中桑若一直用噩梦之力笼罩着整株花卉,直到看到灰烬颗粒被成功分解,被茉莉花吸收,也没有出现什么未知变异,桑若才放下心来。

窗台的茉莉枝叶舒展,仿佛清晨睡醒的拇指姑娘正在伸着懒腰,仿佛有光点在那片绿色中跳动,好像下一刻就会有妖精要从中跳出来一般。

“要迟到了,快出来吃饭!”桑母的敲门催促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桑若带着自己刚刚画的幸运符文走出门去,看到主卧里还睡得呼噜震天的桑明伟,悄无声息地将纸张塞进他的枕头下方,还扔了一个进他西服口袋里,然后到客厅吃饭时又给桑母塞了一个。

……

清早的豪宅里,被控制住一夜未睡的赵霆面色很差,英俊的脸上显出一抹阴沉,没有想到只是随口让下头人去教训一个桑若,竟然会惹出这么多的事,引得他被处理灾厄的部门盯上。

时间紧迫,虞金他们在发现苏江市烂尾楼那边的情况后,立刻搜查了附近所有的监控,将嫌疑范围缩小到了附近的苏江市二中,而当时已经在外逃的夏彪立刻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除了派出去追捕的简清仪三人,虞金等人继续留下检索夏彪的身周关系,就这么摸到了赵霆头上。

赵霆看着虞金等人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虽不怕,知道自己的行为在安全线内,却不觉有些丢脸,而且他找不出一个好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什么不要脸地去针对一个和他没关系的普通少年。

虞金看着赵霆,质问着:“请详细表述,你的行为已经有些触线《超凡能力者治安管理条例》,如果你不能讲清楚你这样做的原因,我们会申请为你进行精神鉴定,测议你是否适合在普通人社会生存。还有我们的任务,如果因为你的遗漏,后续出现问题,一切后果则将由你全权负责。”

虞金身后站着的两人也都一起看着赵霆,无声地对他进行压制。

赵霆再次黑了脸,半晌才不得不扭曲着脸道:“我……我的养子,喜欢上了那个男孩,我无法接受他勾引云涵,云涵甚至还给他写情书,想和他在一起。我、的儿子怎么能,怎么能是同性恋。”

说到最后一句,赵霆的语气有些咬牙切齿,却显得太过刻意,似乎在故意在掩饰什么情绪。

虞金没有出声,示意赵霆继续,虞金身后的两人则同时露出了有些诡异的表情。

“我只是想让人教训教训他,并没有要对他下狠手,也没有使用能力。夏彪找到我手下,说是出了意外,他们欺负的那个男孩,心跳停止流血身亡,他需要跑路……这是意外,他自己也没有料到那人会死,他到底是为我办事才遇到这种意外,所以我才让下头的人给了他一笔钱,送他离开。全部**就是这样。”赵霆皱着眉慢慢说道,期间不停强调着意外两字。

桑若如果没有活过来,那这就是一个青少年霸凌意外致死**,根本惊动不了灾厄处理部,是学校和警察们的事;而现在桑若已经活了过来,就更不可能用夏彪等人制造的意外,来定罪于只是随口引导的赵霆。

虞金没有再纠缠不放:“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赵霆:“没有。”

这时,虞金接到了简清仪打来的电话,夏彪已经追到,那边的事情也解决了,并确定了入侵者。

虞金安静听完,交代了简清仪他们小心,挂断了电话。

虞金站起身来,对因为他们要走而松懈下来的赵霆道:“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儿子和同性谈恋爱,那你应该和你的儿子好好谈谈,而不是仗着自己的势力欺凌弱小,欺凌一个没有超凡能力的高中生。”

赵霆脸色更黑,这种当着面被人指责作风问题的事,是多少年没有遇到的事了。

赵霆没有吭声,直到看着虞金他们往外走了两步,才梗着脖子道:“管家,帮我送客。”

“是,老爷。”

这时,虞金似乎又想起来一件事,回头问赵霆:“对了,你应该没有因为不满一个高中生,还去针对他的家人吧?”

虞金的手下也同时回头,看向了这个欺负小孩的超凡者。

赵霆黑着脸,似乎已经对虞金这人厌烦至极:“没有!”

虞金没有再说什么,带着人离开了。

赵霆单手捂脸,直到没人的时候,眼神满是扭曲,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视线,回头就看到他的样子归云涵站在楼梯上看着他。

归云涵的脸美好得像是个落入凡间的小王子一样,哪怕是苏江市二中的肥大运动校服在身,也让他穿出了一股久在金银堆里堆积出的贵族气质。

作为校草,有钱又有颜值的他,把曾经同为校草的桑若衬得没有。

赵霆忍下难看的脸色,对归云涵道:“起来了,吃点东西,让福伯送你去学校。”

“好的爸爸。”归云涵点了点头,没有问刚刚的事,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赵霆露出微笑。

……

这时,已经走出了赵家的虞金等人,快速赶往了苏江市二中。

虞金冲对讲机道:“夏彪身上的污染之种已经被解决,现在锁定苏江市二中高三8班吕文锋、蓬森,高三3班桑若,疑似受到沉降者之肢污染,即刻确定三人位置,采取措施。”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