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诸天降临 > 047 星空之上

047 星空之上

第2章

桑若睁开眼睛时,一眼看到了天上挂着数个比月球大了百倍的星球挂在空中,有规律地运行着。

起身,桑若发现他回到了他的领域里。

这个领域坐落在桑若的梦境里,是一个既虚幻又真实的世界,领域里有他曾经在灰鸽王国的家,兰西尔庄园。

桑若如今就躺在庄园的小花园里。

向外看,还有他曾经上学的地方,迪诺深渊学院和希内幽灵城堡,和兰西尔庄园一起,这三个地方作为中心支柱,撑起了整个庞大的领域。

这三个地方是桑若梦境领域的根基,随着后来他的力量越来越强大,领域也不断扩大,甚至多了很多如月神港、死亡之海,以及桑若后来去游览过的死魂学院、镜学院等多个巫师世界的地标位置,使得领域仿佛一个世界那样在扩展。

如今桑若的领域似乎掉落在了一片荒野废土上,不,这应该是个星球,桑若观察了一会儿后,有些不可思议地确定他脚下的这颗星球很有可能是火星。

“领主大人,你受伤了?”刚刚呼唤桑若的声音再次响起,桑若这才看清站在身边的人偶般眼镜青年,这是寄生在他梦境领域中的领民人偶街道斯托克,来源于当初棕熊帝国的一本小学读物中的梦魇怪物。

桑若摸了摸头上的断角,因为之前和邪神冲撞,梦魇化身的恶魔之角直接断裂了,耳根后也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疤痕,这具化身的头颅差点都被撕成两半,邪神造成的伤势可不是一般的伤势,桑若感觉这伤要恢复起来似乎还挺困难的。

桑若看向人偶青年:“斯托克,我们这是在哪里?”

桑若不怎么喜欢收人,他的领地虽大,但是始终还是只有那几个噩梦生物。

小学读物里的人偶街道斯托克和儿童读物里的怪物眼魔巴巴乐,就是他最初的领民,看管着领域最关键的中心位置兰西尔庄园。

斯托克寄身的人偶一脸无奈:“领主大人,我也不知道到了哪里,按巫师世界的时间,大概一个多月前领域转移到这个陌生世界,我们又和您失去了信息,这里……”

斯托克话还没有说完,桑若忽然感觉到,随着他的苏醒,周围似乎也有一股诡异而强大的虚无力量在觉醒。

桑若示意斯托克先别说话,凝神向外观察过去。

桑若并没有直接离开太阳系,甚至现在他脚下的星球就很像是火星,只是这里又不像是真实的太阳系,虚空中布满了虚幻星云般的魔力物质,周围星球在这些氤氲的星云物质中,仿佛漂浮在雾海中的圆岛,看着都离他很近,近到如同一个个巨大的水车在天上转动,又实际离他很远。

桑若示意斯托克安静后,观察片刻后,蓦然发现高挂在眼前虚空上的一颗星球在看着他!

对,在看着他。

那颗仿佛木星一般的星球,如同一只活动的人眼一样,骨碌碌地睁开来,然后是土星,金星,木星,都像是一个一个挂在天空中的大眼珠子,从睡梦中醒来,睁眼看向桑若。

唰唰唰——

随着那些星球的目光望来,桑若的领域竟然轰隆隆开始摇晃起来,大地一块块起伏,城市街道皲裂。

“收拢!”桑若目光凝重起来,立刻将他的梦境领域凝聚起来,用力量环绕住领域,抵御这些力量投影的压迫。

然而就在这时,桑若忽然感觉到一股更为强大的危机感袭来,离他更近,也更强烈……桑若下意识地望向头顶一颗颗水车般巨大的眼珠,过了几秒才后知后觉地看向了脚下,才发现这颗星球也化成了一颗巨大的眼珠子,不知何时已睁开,桑若就像扎在这颗眼球中的一根刺,正被冰冷而恶意地注视着。

这颗星球眼珠散发着的强烈的恶意和恐惧气息,竟然让桑若隐隐有些熟悉。

见鬼的熟悉。

“退!”

呼——桑若控制着整片领域轰然拔地而起,一座城市顿如海市蜃楼般浮空,急速像空中退走,想要远离这颗星球,然而这时候退已经有些晚了。

脚下那颗巨大的眼珠子凝望而来,噌——从它的瞳孔中一道黑光射出,黑光瞬间击中了桑若的梦境领域。

“轰隆!”领域的外围保护力量薄弱,被击中的瞬间如同被推到的积木一样碎裂,一块块土地从领域上被掰离,哗啦啦散开。

死亡之海最先崩塌,如同银河溃灌,汇入星空,接着就是一些其他的地方。

那颗火星大眼珠子似乎对桑若非常仇视,不同于其它只是观望的星球眼珠,竟追着桑若穷追猛打。

……

虚无与真实交织的世界,安静而警惕的妖精国度之中,在领域最中心那个巨大到一木成林的榕树王都,枝叶树根阡陌相连上,无数来来回回的骑着蜗牛或蜜蜂的小妖精,以及长了小手小脚的各种奇怪植物,严密地巡逻着,正当这一日要如前几日一般谨慎地度过之时,忽然有山呼海啸的声音,“王!”“王归来了!”

“哗——”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巡逻之中的不少小妖精们直接从自己的坐骑上倒仰下去,还有那些脑筋比较轴或者干脆没什么脑筋的活化植物们,更是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倒倒下去一片。

一只从蜗牛坐骑上跌下来的小妖精猛地跳了起来,高呼着“王”,奋力架起蜗牛激动地往榕树中心的王宫中凌波狂奔时,忽然就听到了王宫那边传来的怒吼声。

那熟悉的声音,可不就是它们的王的怒吼。

这片妖精的国度和银冠之王的魔力有很大的关系,甚至这里的活化生物都诞生于银冠之王的力量辐射之下,它的愤怒,让整个榕树王宫都开始疯狂地往下掉落树叶,如同暴雨倾盆。

而且刚刚还是翠绿的树叶,掉落后就开始枯黄,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经历凛冬,榕树上的老人面庞开始哭泣起来,整个妖精国度都沉浸在惶惶不安之中,想要去迎接王回归的小妖精们急急勒住蜗牛们的脖子,跳下来跪倒一片,再不敢前进一步。

——“该死该死该死!”

——“气死我了!”

听着那从里到外传出来的怒吼声,妖精们静若寒蝉,面面相觑。

王这是怎么了?

出去的时候被谁欺负了吗?

谁这么大胆!不要命了!

小妖精们彼此用眼神交流来去,暗暗猜测着到底王失踪的时候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将它气成了这个样子。

惶惶不安之际,又非常不过尽管如此,王的归来仍然让它们松了一口气。

吉悠的身影从地球消失后,就重新出现在了壳世界这片属于妖精的国度里。

就像它当初突然离开那样突然归来,坐在它的王者的宝座上。

回归的吉悠怒气冲天地摔了自己的权杖,愤怒地咆哮了好一会儿,直到吉悠发泄了一番,薅掉了自己近乎好几把头发后,终于平静了下来,看得一众跪倒在地的近卫们几乎惊呼出声,想要阻止又不敢出声。

按照惯例,王发火的时候,千万不要去干扰它,不然它会气更久,还可能会迁怒。

近侍们偷摸着观察,发现王最近的造型有了很大的改变。

比如王那标志性的烟熏妆竟然没有了!此时没有了恐怖妆容遮掩的银冠之王是如此的清纯动人,如刚出水的白莲花高贵圣洁,离去时它那身高开叉的小黑裙和大腿上威力强大的黑红色魔纹都不见了,一身翠绿带织金的小荷叶裙,盖着它那双嫩生生如藕节般透着光泽的腿,干净,清澈,安静下来的时候,是一种澄净人心的美,简直让人无法不被震撼。

然而看到这样的银冠之王吉悠,近卫们心中却是惊恐的,哪怕王发那么大的火,都不如它这身装扮这么让它们惊恐。

好久没见王这种样子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它们的王最近有了这样大的改变?

等到吉悠终于不那么生气了,近侍才小心翼翼地上前问:“王,是谁让你生气了?我们做了他?”

吉悠好看的嘴角扭曲了一下:“早晚会的。”

早晚?

近侍们因为王这个谨慎的用词而有些诧异?它们妖精报仇从来不隔夜,哪需要过早晚俩字?除非是真的打不过。

提起这个事,吉悠又开始愤怒,它从王位上站了起来,“咔擦”一脚踩折了刚刚扔在地面上的权杖,权杖中冒出了黑色的火焰,仿佛汹汹怒火直接化成实质,点燃了吉悠的周身,竟然将吉悠身上那纯洁如林中仙子的翠绿裙子重新燃烧成了子夜的漆黑。

同时,吉悠的手、脚,甚至脸上,都重新爬满了黑红色的魔纹,魔魅可怕又带着一股妖艳的美。

吉悠略显娇俏的声音此时带着冷酷无情地味道下令道:“进攻!以后凡是遇到恐惧邪神的眷属,统统给我弄死!我要把他们的尸体拿来都做我的花肥。最后,全力扩张地盘,尽快入侵到地球本世界去。”

“遵命!”

“为王而战!”

所有的妖精顿时挺直了腰板,如同山呼海啸般地兴奋地回应着王的指令,一声声的为王而战,是响应,也是欢呼,像是在延续刚刚未尽的庆祝,庆祝它们的王终于归来,并恢复了正常。

此时吉悠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仔细思量了一下,觉得桑若没那么容易出问题,可能它还可以在地球找到他。

作为自己最喜欢的花农,桑若肯定会没事,银冠之王的气运庇佑着它所钟爱的。

首先,它得回到地球去。

这时,周戟家中,那副新生的非凡物品已经安静了下来,但是危险的气息却越来越浓重。

最为靠近它的三名鬼面会成员,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地强烈了起来,似乎在飞速接近运动心率,达到一百五左右,甚至三人的脸色亦不时变得有些青绿,皮肤下似乎有什么虫子在钻动。

这些都是非凡物品力量的显化。

没有封存的非凡物品是极度危险的,对普通人和异能者都是,幸好这件非凡物品只是刚刚成型。

黑魇执事没有理会这些,激动而郑重地将这幅桑若的肖像收了起来,用早就准备好的邪神之面掩盖封存住了画像所散发出的气息和力量。

黑魇执事强行冷静地道:“刚刚的动静可能引来了灾厄处理部的注意,你们带着那个离开,和我分头行动。”

“是!”

两名属下亦狂热地应道,也抱起了一副副并没有封存彻底的桑若画像。

因为始终画不出桑若的神韵,所以周戟画桑若的肖像画了不止一张。

这些画像里,除开已经完全变异成非凡物品的那张被记录在案的“邪神的目光”e175,还有一张也受到了非凡物品污染的附带品。

黑魇执事的两名手下,分别带着一张受到污染的画像,以及几张没有受到污染的普通画像,准备分头行动,混淆视线。

三人毫不拖泥带水迅速远离了周戟的家,开始尽最大的可能,要将真正的“邪神的目光”e175送到安全地方去。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