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诸天降临 > 42、043 邪神降临

42、043 邪神降临

第43章

死吧——

墙壁,门窗,灯管,黑板,完全元素化的青艾仿佛化为了无数看不见的小分子,充斥在整个高三三班,含有剧毒的病菌飞速的污染着这个空间的所有事物,从物到人,从空气到灰尘。

所有的一切有生物无生物,都似乎成了细菌的温床。

整个空间在悄然而迅速变化,“嗞嗞”的微响之下,墙壁上竟然快速地生长出斑驳的霉菌,而躺在地上的几个昏迷不醒的学生,也仿佛受到了感染一样,脸上身上,所有露出在外的皮肤,都变得一块黑黄,一块青绿,还长了毛,仿佛是死人的尸斑一样,快速地腐蚀着这些人的身体。

“咳咳。”站在窗边的桑若轻轻咳了起来,甚至青艾已经看到桑若身上也出现了黄绿色的菌斑,而桑若似乎还因为注意力全部放在天台的那些学生身上,忽略了自己这边的异状。

见桑若中招,青艾大喜,就如青艾所猜测的一样,桑若灵魂力强到诡异,但是与之相对应的是身体异常弱小,对他的攻击没有任何防范之力。

趁他病要他命,青艾立刻让桑若身上的病毒全部爆发起来。

桑若的轻咳顿时转为了剧烈的咳嗦,受到污染的他仿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般倒下。

桑若的手一离开周戟的肩膀,周戟闭上的眼睛就开始缓慢的睁开,仿佛沉睡中的恶魔被唤醒,那双泛着腥红荧光的双眼看向了虚空。

好像也看到了遍布于空气中的分子状态的青艾。

【我主……】青艾激动地几乎就要恢复原形跪倒在地,恭迎神的降临。

青艾的无数眼睛看到简清仪他们在两名手下的阻拦下正在奋力赶来,看到桑若发觉不妙挣扎着想要起身反抗……

晚了,晚了,没有人能阻拦他了。

空气中无数细小的声音,那是无数青艾所化的细菌发出的震颤声合奏在一起,是狂喜,是期待,是圆满。

教学楼开始震动,看到天台的学生们非常尖叫着,然而这时,青艾所化的无数细菌忽然不可见地一僵。

青艾的无数复眼中,在看天台那些尖叫的学生时,竟然看到了两个画面,一个是他正常看到的神降临时,学生们尖叫着在地震中奔逃或跳楼的场景;一个却竟然是学生们在天台上恐慌忏悔,口中喊着桑若两字的一幕,甚至在这里,青艾还隐约看到了刚刚他偷窥时袭击他的那个戴着鬼面具的怪物的虚影!那就是他们口中的桑若。

“桑若,请原谅我。”

“桑若,我们是无辜的……”

他的复眼中为什么会看到同一群人的两种不同的遭遇?

而且那些人为什么叫着桑若的名字?身上的恐惧之力,竟然不是称谓神的资粮,而是被这个不知道哪来的怪物窃取了?

越是如此荒诞的画面,越是让青艾警惕心暴涨。

意识到不对,青艾立刻飞速地抽身而退!

“嗖——”化为无数细菌的青艾,飞速地远离桑若和周戟的所在,就在他想要重新聚拢在一起,忽然发现这片只有三四十平的房间,竟然变成了他的迷宫一般,空间好像在不停地发生置换,左边的窗户似乎突然变成了右边,前后的门似乎发生了对调,空间变得扭曲而破碎,前后上下不停颠倒,这让化为细菌的青艾几乎举步难行,快要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

也幸好青艾抽身的早,这些鬼打墙空间还没有完全形成,青艾果断地砍掉自己一大半的皮肤,终于逃离了高三三班的梦境。

逃脱而出的亿亿万细菌轰然凝聚,化为青艾的身体,恢复人身后,青艾才发现自己竟还在高三三班的教室外,根本没能踏入其中。

“我做梦了吗?”青艾脸色大变,立刻爆退出三丈,远远的,似乎还能听到班级里传来梦中那道桑若的轻咳声。

他是何时进入了梦中他都不知道,作为鬼面会的瘟鬼,恐惧邪神的信徒,他竟然会被主所执掌的噩梦戏耍。

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你做梦了吗?】就在青艾自问的时候,忽然,仿佛恶魔一样的声音在青艾的耳边回响。

青艾的头皮猛地一紧,那仿佛悬在他耳背的声音几乎就像是贴在他背后发出的一样,青艾立刻爆退。

后背的声音仍然如影随形,幽幽地发问:

【你现在醒了吗?】

这时青艾看到,高三三班的牌匾和教室,“轰隆隆”震动中,整间教室扭曲成了一个巨大的怪物,从黑暗中伸出了它巨大的手,以合抱之姿向着青艾围来。

“该死!”青艾的鬼面变得狰狞,头也不回地飞速逃跑,整个教室过道似乎都成了怪物的食道,无论青艾怎么跑,那食道似乎都在蠕动着将青艾向后倒送,就像是跑步机启动中的履带一般。

青艾迅速地冷静下来,作为鬼面会的一员,青艾非常了解那些黑魇的能力,所以青艾刚刚在看到高三三班的教室时,就立刻完全元素化,化身亿万,这亿万细菌同时也包含着青艾的意志和视野,甚至听觉都有,就像是无数个青艾的化身。

黑魇可以将一个人甚至十个人同时拉入梦境之中,但是哪怕神眷者,也不可能如此悄无声息地瞬间控制他亿万只‘眼睛’。

那不是人力,而是神力。

青艾不相信桑若真的有那样强大,飞速地思索着自己是否忽视了什么致命点……

“面具!”

青艾的注意力很快集中到了这两个字上。

青艾脸色一变,飞快地将脸上戴着的青色鬼面喀拉捏碎,面具碎掉的一瞬间,那正像是怪物一样张开手臂向他环抱的教室,堪堪停在了他身后咫尺之间,伴随着一声仿佛叹息一般的轰隆声,那巨大的手臂也如泡沫幻影一样垮塌碎裂。

桑若能戴着他们鬼面组的面具却不被反噬,能让天台那些主的羔羊呼唤他的名字,甚至于窃取主的恐惧之力……这一幕幕,都说明了这个叫桑若的少年定然是对邪神之面有先天的契合性!

鬼面会所有的鬼面具,都是由邪神之面k7-14的母面具分化而来,一旦k7-14认可了某人,他们所有人的子面具都可能受母面具的控制。

青艾及时想明白了这一点,轻功地逃过了一劫。

教室中,桑若微微地皱了下眉,看着青艾捏碎了脸上的鬼面具,心中惋惜了一下果然不能简单地就解决掉这个鬼面会的小头领。

脱离了鬼面具的控制,青艾眼前的世界再次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他仍然在高三三班的门外,只是在被迷惑的感知恢复了大半后,青艾可以清楚地看到,以桑若所在的高三三班为中心,似乎有一片梦境领域正在构建,以及飞速扩张,马上就要延伸到青艾脚下,到时候就算是没有了面具,青艾估计也逃不出桑若的梦境空间了。

青艾心有余悸,若不是他为防意外,习惯性地给自己预留的余地,攻击桑若的时候,还刻意分出了一些‘眼睛’用来观察和掌控其他灾厄处理部和天台学生们的动向,可能刚刚在意识全部进入高三三班的瞬间,就会完全被桑若所控,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可怕的怪物。

脱离梦境后,青艾看到教室里戴着鬼面具的少年正面向他,似乎是不知何时起就开始注视着他,那逆光的身影看起来诡异而危险,青艾面色扭曲地倒退了两步,离开了桑若力量正在辐射的区域。

没人想到他们鬼面会的神物,竟然成了敌人对付他们的工具,换个人可能就这么栽了,可惜桑若遇上的是瘟鬼青艾。

瘟鬼一系,攻击能力和精神控制能力,在鬼面会都是垫底的,但是生存能力和观察力却是最强的。

但是桑若的力量牢牢地覆盖住了周戟周围的区域,阻碍着神的降临,如果无法靠近周戟,就无法帮助神打开降临通道。

“这不是他的力量,他不可能有能力做到如此,他窃取了神力。”

青艾想起刚刚复眼中看到的一幕,尤其是那些高喊着桑若名字仿佛将桑若当成神一般祈求与忏悔的学生们,青艾露出阴柔俊美的半张脸和仿佛被剥了皮一般的另半张,组成了极其畸形可怕的表情。

“作为神的羔羊,竟然背叛了神。”

该死。

青艾心中充满了恶意和扭曲,然而表面上他却突然语气柔和地对着高三三班高声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你有这种能力,理应和我们是同伴才对,你为什么要帮助那些灾厄处理部的家伙,他们能给你什么?我能给你更多。”

桑若没有搭理他,无动于衷地继续扩张着领域。

桑若不能离开周戟身边,所以不可能追出去和青艾打生打死,但是只要青艾靠近,他就能让青艾有来无回。

“你的天赋出众,被邪神之面钟爱,你吸收着恐惧的力量,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就是因为越来越缺乏恐惧和敬畏心,所以才变得越来越没有底线。我神的降临有什么不好,无法抵抗的灾难,会让他们重新认识到什么叫恐惧,什么叫敬畏。那将是世界的重新洗牌,是毁灭与新生,这只会让这个世界都会变得越来越好,你是个好孩子,为什么要抗拒呢,我们是在拯救这个世界,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加入我们吧。”青艾阴柔的声音带着满满的蛊惑之意不停游说着,仿佛满是真诚和恳切,几乎已经将桑若当成了伙伴一般。

华东区灾厄处理部,众人学生们情绪的转变,展现在虚空之上,甚至导致上空龙吸水的古怪天象都发生了一些些改变。

监控着邪神力量信息的众人,看着这一幕变化,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在普通人的眼中,这不过就是天空中的云气一些比较特殊少见的变化,但是在这些人的眼中,却看得到邪神和桑若之间的角力?

天皓皱眉,暂缓了壳世界下降,但是天皓却并不是要取消这个决定将希望放在未知上,反而是趁此时机更快地将调令发送下去通知更多的人,让所有人都能有更多的时间做好准备。

天皓:【现在还有哪些人在那所学校现场,是否能联系到他们?】

厉栩部长:“邪神力场影响了信号,我们无法联系。”

“我来吧。”就在这时,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从侧边传来,众人寻声望去,就看到天皓对侧的墙壁上,投影仿佛雪花一般变成了满屏乱码,乱码中隐约有人形,又仿佛是兽形,看不真切,声音就是从那台电脑控制的音箱中传来。

“白泽大人。”不少人都认识这道声音,但是真正的交流还是第一次,相比对天皓的恭敬,对这位白泽大人他们更多是亲切。

一团乱码的灰白泽和气地纠正道:【叫我灰。】

众人如梦初醒,赶忙改口:“灰大人。”

天皓:【你也醒了。】

灰白泽:【壳世界发生这么大的动荡,我怎么可能会不醒。】

说着,灰白泽开始动用起了它的能力,室内所有的电脑屏幕,似乎在这一瞬间,陆续出现了乱码游走的一条线状图案,速度极快,似乎是光在向四周扩散一般。

在链接信号的同时,灰白泽似乎也在迅速地接受着苏江市那边的一些信息,似乎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只是声音仍然温和没有什么起伏波动地道:【有一件奇怪的事,邪神降临似乎真的被人阻碍住了,作为通道坐标存在的少年还活着,恐惧邪神对地球的定位无法完成,所以如今祂的降临通道还没能完全落下,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找到那个存活的坐标,将他杀掉。】

厉栩部长问道:“灰大人,这个邪神定位的坐标是鬼面会的人?”

灰白泽:【不是,应该是苏江市二中的一名普通学生,他身边的能量太强大,我不能收集到太全面的信息,只能确定他名字大概叫做周戟,模样是这般,目前位置在教学楼六楼东侧第二间。】

听到只是个普通少年,有一些人皱眉问:“大人,必须要把这名无辜少年杀死才能阻止邪神降临?”

【不止如此,必须要将这孩子的灵魂彻底毁灭清除,这样才可以防止邪神的任何信息残留下来,从而完全阻断邪神的降临。】灰白泽用着最温柔和善的声音说着非常残酷的话,听得众人一阵默然。

天皓皱眉道:【将此事联系给在场的几人。】

没时间照顾众人的心情,灰白泽再次给了众人反馈:【找到了,现场和我相性比较合的k系能力者总共有四人,其中一人精神受到了创伤,我为你们联系其他人。】

两个青面鬼竭力阻拦着简清仪等人,虽然青面鬼攻击力不是很强,但是无疑是最难缠的一种对手,这些人浑身仿佛病毒瘟疫,而且生存能力极强,相对的,和他们纠缠越久,就对自己等人越不利。

然而忽然,这些青面鬼好像放弃了和他们纠缠一般,被他们趁势抓住机会困住一个烧死,而另一个竟然也没有来救,只径直逃跑了。

简清仪等人赶紧去追,而这时,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自从邪神的力场越来越强,别说外头离得远的信号打不进来,就算他们这些人互打电话都不一定能通,这时候忽然有电话也是一件古怪的事。

众人看向电话声的来源,是简清仪。

简清仪没有耽搁,一边往楼上跑一边接起电话。

【这里是灾厄处理部华东区总部,听着简清仪,我们已经定位了邪神的降临通道,现在邪神受到未知干扰无法降临,根据消息,邪神对地球的定位坐标在二中某位叫周戟的学生身上,你们趁着现在到六楼东侧第二间教室,将教室里的这位学生……送走,他不知用什么方式记忆了邪神,召唤了邪神,如果能及时将这人毁灭,同时毁灭掉他所有的精神意识,就可以及时阻止邪神的降临。】

“六楼,东侧第二个……?”简清仪愣了一下,想起桑若刚给他打招呼的地方,那不就是桑若所在的高三三班?

还有周戟。

那段时间调查桑若的消息时,简清仪连带着桑若的亲朋好友都摸清楚了,自然知道周戟是谁。

“杀掉……毁灭所有的精神意思……只有这种方法吗?”旁边的付蓉蓉有些不能相信,杀了还要把人魂飞魄散,也太残酷了。

【只有这个方法,邪神降临通道已成,已经不能阻挡!一旦让他降临成功,整个苏江市都可能……】沦陷。

死一个人还是死无数人的问题,都是无辜者,怎么选择?

简清仪来不及心情沉重,忽然上头传来了青艾那充满蛊惑的阴柔声音,青艾的声音不大不小,简清仪等人中耳朵比较灵的都将青艾的话听了个齐全,而不是很擅长听力的也能听到他说的那些“加入我们吧”。

“是青艾,他在和谁说话?”阮正德抬头,正在冲击着两个青面鬼的阻拦往楼上跑,简清仪等人忽然听到了上方传来的声音,似乎青艾在说服什么人的话语。

简清仪皱眉道:“快走。”

而同时,楼顶上,吕文锋正奇怪桑若为什么始终不发作他们,而他和蓬森挂在边缘很久了,吕文锋动用了一下能力,才诡异地发现,自己竟然并不是在七楼楼顶的天台边缘位置,不知何时他似乎已经换到了一个安全区域,而看似要坠楼的蓬森,竟然也好好地站在地面上。

就在吕文锋奇怪这种空间错位感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忽然一道温润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孩子,你在干什么?】

吕文锋吓了一跳:“是谁?”

蓬森还在哭叫:“你又发什么神经,什么是谁?别神神叨叨的了,有力气赶紧拉我上去啊!”

【你可以叫我灰,以后你会认识我的,现在我要借用一下你的眼睛。】

“什么东西!”吕文锋惊恐不已。

【放心,我只是借你的眼睛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而已,不用害怕,嗯,你们现在是在恐惧着一个叫桑若的少年?因为你觉得你杀了他。】

青艾不停用言语试探着桑若,拉拢着桑若,同时分心控制着他的那些属下们。

瘟鬼组有着严格的等级压制,就算没有邪神之面,青艾对他的直属手下们,也有着非常强的掌控里。

这时,从简清仪等人手中逃走的那名青面鬼,也悄悄溜到了天台。

“嗯?”桑若感觉到这名靠近的人。

就在桑若控制住这个青面鬼的时候,那边一直在劝说着桑若投诚的青艾,忽然‘呵呵呵呵’地诡异大笑起来。

青艾:“既然你执意为了灾厄处理部以及这些普通人与我们作对,那就陪他们去死吧!”

“轰——”

一直拖延时间分散桑若注意力的青艾,找到了青蝗遗留在天台的尸体,他的灵魂意识已经被桑若的化身吞噬,但是肉身还留在那里。

作为一名瘟鬼,他们的身体都是病毒瘟疫的温床,而且青艾对他的这些手下,都有很强的控制力,此时控制着这名手下的肉身爆裂,竟好像达到了他的肉身完全元素化这种大招的状态。

无数的病毒和细菌一下子在楼顶扩散开来,哪怕这些人都处在桑若的幻境中,但是幻境也挡不住那些病毒的扩散。

“咳咳咳。”

刚刚还在忏悔的学生们,忽然都剧烈地咳嗦了起来,甚至还有不少人开始吐血,脸色发青,身上长霉菌斑纹等等,好像接连中了剧毒,这一幕吓坏了这些本来已经有些镇静下来的学生们。

学生们再次尖叫起来,摸着自己的手和脸开门,恐惧地大叫。

青艾的‘眼睛’看着这一幕,扭曲地笑了起来:“就是这样,既然不为我主所用,不能为我主提供能量,反而给什么桑若贡献,要你们何用,就这样都去死吧。”

——————下面的还没有下好,草稿太乱请不要看,今晚会补齐,请明早再看!——————

桑若及时将青艾杀死了,青艾粉碎的瞬间,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

而这时,

桑若稍微警惕了一些,然而桑若没想到的是,这时候之前被

在脱离面具的瞬间,终于强行挣脱梦境的青艾,看清楚了自己的现状,他

戴着面具的少年的

青艾忽然爆掉了之前在天台联系过他的青蝗的尸体,作为瘟鬼组的一员,

桑若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过周戟,发现到这一点,青艾赫然明白

桑若将所有的学生都重新扔回了自己的班级里,然后让一个有他的脸的怪物,在黑暗中给学生们上课。

上马克思主义**思想三个代表八大方针。

和谐友爱,做一个不欺凌弱小,就算没有勇气或能力站出来见义勇为,也要能在保护自己的情况下能够给被欺凌者一定帮助的好孩子。比如打电话报警,上网曝光,告诉比较靠谱的老师等等。

一堆学生战战兢兢地学着,越发地恐惧起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讲台上还挂着两具尸体,像是吕文锋和蓬森的。天知道这两人刚刚从天台上掉落下去。

青艾竟然留下了两条虫子,钻入了周戟的眼睛里,在桑若他们忙于对付青艾的时候,那两条虫子咬断了周戟的视神经,将他的眼睛挖了出来。

眼睛脱离了周戟的**,剧痛之下,梦中的周戟捂住了眼睛,他的眼睛似乎变成了两个空洞。

“啊——我的眼睛!”周戟捂着眼睛痛苦地惨叫出声。

一直带着周戟躲避邪神追逐的桑若也没料到这出变化,

不好。

桑若蓦然回神,看向昏睡在三班的周戟,才发现周戟的眼睛正在疯狂流血,仔细一看,他的眼脸已经凹下去了,竟然是眼珠不知何时被人挖了去。

看着被人挖了双目的周戟,桑若回到地球一来,第一次这么生气。

应该被众人制住的青艾,疯狂大笑,他的两根断掉的手指,化成了两只虫子,此时竟然像是分出了分身一样,“吾神当此刻降临。”

轰——

两颗带血的眼珠漂浮在空中,那是周戟的眼睛,那双眼睛背后,出现了一个小的漩涡,其中那股邪恶的力量,几乎

同时,周围的地面完全震动了起来,震动从微弱到间有所感,甚至越来越剧烈,仿佛是发生了地震一般,甚至震级一直在攀升,很快从0攀升到了3级地震的规模。

“什么邪神,给我去死吧!”之前因为燕洵身亡而大怒的阮正德,第一个反应过来,下狠手攻击了那漩涡形成的通道,然而能量相撞后,通道不但没有受损,反而阮正德自己忽然感觉被什么拉扯住了。

“正德!”

那规模,仿佛是引起了2级以上的地震,

灾厄处理部的众人感觉到不妙,立刻向那漩涡发起攻击,已经出现了通道,一个巨大的通道直接连接到天空之中。

“完了。”

“准备”

“哈哈哈,恐惧吧,绝望吧,神明降临的通道已经打开,伟大的存在已经在注视这里了,没有人阻止,没有人能逃掉,一切都将归属于神。”

“众生没有了恐惧的事物,所以越发的肆无忌惮,早晚会自取灭亡,我主将重新唤醒人类的恐惧,也许人类中会死掉一些殉道者,但是最终的结果会证明,我们才是在拯救这个世界,肤浅的灾厄处理部,你们又怎么能懂得我们的伟大。”

戴着恶鬼面具的青艾疯狂大笑,振臂狂呼,此刻的他仿佛已经真的化身为恶鬼,迎接的不是他们的神,而是末日的降临。

伴随着他的狂呼,地面的震动越来越激烈,似乎是异类的降临,让地球也开始有了应激反应一般。

仿佛在向着天空迎接着什么,随着他的目光,虞金简清仪等人抬头望去,只看到

天空中的黑色的浓云仿佛染了色的雾霭一样层层堆砌,变得沉重,庞大,仿佛那已经不再是云层,而是一个正在活过来的活物。

一道黑色的光仿佛从云层中照射下来,就像是神话中传说的接引之光,只是这光黑暗,不祥,透着无尽邪恶气息,光道的尾端,一直链接到了周戟眼睛所化的漩涡背后。

血红色的月亮在厚厚的云层中仿佛出现了映射和重影,变成了两个,点缀在黑暗的云团中,仿佛两颗可怖的眼睛,在望着下面的众生。

“扑啦啦”城市中,藏在电线杆和绿化带里的麻雀和各种鸟类,慌忙地叫着往四处乱飞,夜枭的声音也诡异地夹杂在其中,听起来可怖渗人。

在地球苏江市发生异变的时候,壳世界也出现了很剧烈的变化。

邪神降临,壳世界下降,这使得原本就不算平静的壳世界,顿时动荡了起来,人类的驻点似乎都接到了什么消息,正在紧急回防,敏锐地嗅到异样气息的壳世界怪物们,也是

“壳世界在下降,人类都集中起来了。”

“刚刚已经出现过一次战争警报!我感觉到地球的气息一下子扩散开来!只是太短,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停止了。”

“哈哈,太好了,看来那些人类遇到大|麻烦了,我们的时间到了,冲!杀掉这些人类,占领地球!”

“冲上去,杀光他们!”

“嘎嘎嘎”

一群各种各样的怪物们仿佛遇到了嘉年华盛会,疯狂着,叫嚣着,壳世界下降后,最先摆脱束缚的是普通的妖魔鬼怪,而后就是那些被限制了区域的大魔。

“糟糕,时之妖精的地域也解封了,我们快绕着走。”

“时之妖精们怎么都没点动静,看起来不准备大动的样子。”

“谁知道,银冠之王喜怒无常,最好不要撞到它手里。”

怪物们远远看着时之妖精那森林一般布满了树屋和各种蜜蜂蝴蝶鸟类往来的美丽区域,纷纷忌惮不已地绕开,在壳世界,越美丽的东西就越是有毒。

萤火虫点点亮起,巡逻的妖精们眼神凌厉地盯着这些怪物们,直到他们离开很远。

平常很是嚣张霸道的时之妖精一族,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却很是安静,甚至于,时之妖精一族已经安静好一段时间了,自从上次它们疯狂扩张到一半后,就停止且收拢了所有的动作。

不过大家都当它们是在稳固新吃下的地盘,而且时之妖精的王,向来是喜怒无常,说不定最近是到了它每个月都会有的那几天情绪不稳定期,虽然安静,也没人敢去招惹它们,怕撞倒了枪口上。

没人知道的是,在怪物们喧嚣的时候,时之妖精内部也在谨慎地讨论着,壳世界这么大规模的动荡多年未见,可能是难得的机会,就这么错过实在不甘心,可是……

一个拿着餐叉状武器的‘高壮’妖精问他们的团长:“老大,我们要不要一起上啊。”

骑着一只啄木鸟的妖精团长“啪”地怒挥了它一叉子,骂道:“上什么上,王莫名失踪了,现在还没谁知道,我们正是外强中干的时候。如今的紧要任务是为王守卫祂的领土,防止被那些渣滓们觊觎。至于壳世界和地球的问题,如果真的有大问题,定然不是一时半会儿结束的,而能够一时半会结束的,上去了也是炮灰……不用管了,等王归来再做决定。”

桑若的目光看向了天空,乌云中的眼睛仿佛一座巨大的黑城,正在慢慢地压下来。

桑若自语:“这个世界竟然真的有邪神。”

“你是说这些吗?”桑若手中拿着几个鬼面具,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刚刚还看到桑若在楼上,这一会儿。

付蓉蓉吓了一跳,仿佛想要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一样看向了六楼的窗口:“桑若,你没事?你怎么这么什么时候下来的。”

“蓉蓉后退。”

简清仪一脸严肃,他的眼睛里,似乎能看到桑若身上那古怪的几乎和邪神融为一体的气息,那是恐惧的气息。

古怪的是,一个人类,和邪神争夺能量?

简清仪为自己这荒谬的想法可笑了一番,

桑若:“邪神降临……没想到在那边没看到过,回来却遇到了。”

简清仪皱眉:“。”

桑若看了他们一眼:“我帮你们赶走邪神,你们能帮我照顾一下我家人和周戟吗?”

周围的人听得不明不白,但是听着桑若这话语气不太一般,付蓉蓉不禁出口劝道:“桑若你别乱来,就算你想着牺牲自己,也不可能奈何得了邪神的,祂的强大不是你能够想象的。这里由我们来应付。”

“就当是我腻了在地球束手束脚的生活吧。

现在就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快走!别过来!不要白白送死,离开这里!”

“怀疑,敌视,觊觎,……和贫穷,老家对我都太不友好了。”

桑若这几句似是而非的低声感叹,只有他身边的虞金和付蓉蓉听到了,没等他们弄明白桑若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突然,桑若拿下了他脸上的鬼面具,感觉到桑若身上散发出很强势的压力。

这种压力甚至不是他们的错觉或者单单的精神压力,而是真实存在的,付蓉蓉几乎是立刻反应迅速地跳后脱开,虞金倒是没有第一时间退避,但是也几乎是应激反应一般身周出现了缠绕的电光。

而除了他们两人之后,

这时付蓉蓉看到,以桑若为中心,他脚下似乎出现了一圈气状黑色涟漪如风般荡开,这附近的草坪都出现了瞬间的倾斜,甚至微微泛黑,似乎骤然接触到了一种强大而诡异的能量。

虞金和付蓉蓉感觉到这股强大的力量来自于应该是刚刚觉醒了异能的桑若,顿时都有些不能置信。

而桑发出强势之力的桑若,状态却并不很好,身体皮肤出现了可怕的龟裂。

桑若抬头看向天上的黑云,想到自己的好友那副凄惨的样子,心中泛着一股冰冷的愤怒,就算要离开地球就离开地球吧,但是绝对不能放过这些东西。

想要降临。

呵。

蓦然,桑若的身体仿佛是蛹一样,几乎凝成实质的黑色,从他身体里涌现出现,那黑色仿佛是被压缩到极限的液体,正在从凝固的状态扩散开来一样,就如同奔腾的瀑布倒流向九天银河。

付蓉蓉等人一直在后退,不是他们想退,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压迫着不得不后退。黑色的液体弥漫的越来越

“这是什么?”众人仰头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一时间,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去阻止谁,相比起还未降临的邪神,他们眼前的怪物看起来倒是更像一个已经来到人间的邪神。

简清仪不太确定的说:“好像是,魂体?”

镇南市的人一脸你在逗我的模样,这都快凝成实质了你告诉我这是魂体?

这样庞大的一个怪物,无法想象之前它是怎么潜藏在一个18岁少年的身体里,简直像是把一头几百吨重的蓝鲸,塞在一个家庭观赏鱼缸里。

忽然,黑色的液体里伸出了一只巨大的手,一把抓住了邪神刚刚落下的降临通道,咔擦一声爆炸般的碎响,百丈高楼的玻璃齐齐炸碎的声音在这只大手中。

那庞大的怪物渐渐地露出了全貌,众人又退了很远,才看清楚那怪物的脸,那竟然仍是桑若的脸,只是不同于桑若本身苍白阴郁的少年气,这张脸就仿佛邪神的鬼面一样让人先天地恐惧。

只是那张脸仿佛跟方才桑若戴着鬼面具时类似。

作者有话要说:  高估自己了,想要一次写好,但是还差了点,等我修改一下,明早再看吧,谢谢大家!

感谢在2020-04-2601:09:57~2020-04-2923:5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悠远、東日流笛、山有扶苏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苍冷、雨外青无色50瓶;风辰狐40瓶;随便30瓶;苏苏、幼稚鬼20瓶;58770114瓶;其琛10瓶;浮生未歇9瓶;土里的银子6瓶;蝦蓉、janehsieh、子和、想下雨5瓶;迟幕4瓶;本宫乏了3瓶;白石溪、迷雾2瓶;一曲长安、白果、洳枂、?、繁芜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