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诸天降临 > 14、014 被淹没的妖精

14、014 被淹没的妖精

第14章

桑若“嗯”了一声,压下心里莫名的感觉,将东西放下。

有了妖精的花卉,似乎也变得有些不同,桑若明显感觉到他房间所在的这片区域,魔力因子有所上升,虽然这并不明显,非常稀少,但是对桑若总归是有些好处。

吉悠飞了过来,有些骄矜又有些挑剔地看着它的新花盆。

没错,它的。

又看了看似乎沾上了很多混乱的气息,显得有些蔫嗒嗒的莲花花苗。

一股廉价感扑面而来,非常衬不上它银冠之王的身价,吉悠心里嫌弃着,正要指挥桑若给自己把花种上,却见桑若将所有东西都堆到它面前后,竟然坐到一边去开始写起了试卷。

吉悠可爱的小脸一瞬间变得非常扭曲。

桑若见它盯着自己:“你怎么不去把花种起来?”

你这话说得仿佛在指挥一个女仆!!

而我堂堂银冠之王是专门干这种廉价活的女仆吗!?

吉悠在心里咆哮着,虽然它能种,速度还更快效率更高更完美,但是它就要看桑若亲手给它种!

吉悠扯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道:“你说了我做家务晚上回来给我种花的呢。”

需要我提醒你想起来吗?

吉悠的表情开始透漏出危险的意味。

桑若面无表情地回忆了一下,好像并没有这回事。

他只是承诺了晚上买花盆和花苗回来,而且种植这种事情就该交给擅长后勤的妖精,就连上一盆也不是他种的,他只是施肥。

桑若没有指责小妖精的偷懒和临时加价,指了指自己的试卷道:“我还有不少作业要写。”

那也要先给我种花!

吉悠在心中怒啸。

桑若似乎明白了吉悠的意思,想了想,将手里的笔递给吉悠,看着吉悠仿佛抱着一根电线杆一样呆滞地抬头望向自己。

桑若解释道:“这样,我帮你种花,你帮我写作业。”

“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这么说着,桑若点头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就要和吉悠交换位置。

吉悠正懵逼于一个电线杆突然天降,落到了它怀里,差点把它压到,下一刻就听到了桑若所说的好主意。

吉悠手里的“电线杆”正是桑若写作业用的工具,一个廉价的写字笔。

吉悠抱着比两个自己还要高,杆子快比自己腰还粗的写字笔,消化了桑若在说什么后,仿佛抱着不可承受之重。

没等吉悠拒绝,站起身的桑若就提着那只笔,将下意识抱住笔杆的小妖精顺带提溜起来,一路提放到自己的数学试卷上:“交给你了。”

交给你了……

给你了……

你了……

吉悠看着脚下硕大得快要将它淹没的集合、向量、sin、根号和各种数列,差点举起手中的电线杆笔丢到桑若脸上去!

然而没等吉悠手痒得暴走,它就闻到了桑若的影子里传来邪神眷属尸体的焦香,熟悉的味道让它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冷静下来。

桑若扒拉了一下之前那肉块受反噬后被烤焦遗落的颗粒,当初他收获了大概三粒,给小妖精种了一朵召唤茉莉花用了两粒,现在还剩下一粒。

可以勉强应付住眼下这只妖精。

桑若正想着,就看到那只刚刚面容还有些扭曲,看起来想要发飙的妖精,又冲自己露出了白莲花似的笑容,语气甜美到仿佛淌蜜般说着:“没问题的呢。”

“你的作业我给你承包了。”

不就是地球高中生的试卷吗?分分钟给你写一百套!

真是动听的一句话。

如果它没有那么用力地咬牙切齿,可能会更感染人一点,桑若面无表情地心想着。

桑若是刻意给小妖精展示这沉降者之肢的颗,这相当于是展现自己的财力和隐藏实力。

这只小妖精和桑若所熟悉的那些有很大差异,桑若不能确定它在想什么,也不能确定它是否会搞出什么事,虽然碍于契约他们不能直接或间接地互相伤害,但是桑若现在这么虚弱也没有能完全压服它的实力,是个很不安定因素。

不过妖精对充满魔力的花卉植物都很没有抵抗力,眼前这只似乎也不例外,而它的存在和魔力花卉的增加,又能丰富桑若周边环境中的魔力因子,促进桑若的身体恢复。

桑若还是乐于先用这种贿赂的方式稳住这只来历诡异的小妖精,顺便给它找点事,托住它,让它不至于有太多精力搞什么大事,等到自己的身体问题解决了,就及时交付遣散费将它送走。

桑若将莲花的根栽进了买花盆附送的湿泥中,放到盆地,回头就见小妖精扶着电线杆写字笔探头看他。

吉悠有些眼馋道:“你的花肥真不错,你怎么做到让它不像病毒一样到处感染的?”

邪神的眷属虽然不少,但是能用来当花肥的却不多,他们的尸体污染太严重了,很容易让它的花卉植物都变异成长着腐烂人脸剥皮猩猩腿再附加蜘蛛口器的怪物。

它似乎认出了这沉降者之肢的来历,还对此物的特性有一定的了解。

桑若默默思索着吉悠表露出的信息,在吉悠期待的目光中回了一句:“商业机密。”

吉悠的白莲花笑容稍微裂开了一点,小手有些发痒。

忍住。

你还得给他承包作业呢。

作为一个大人物,你是个说话算话的妖精!

吉悠吼自己。

桑若没有理吉悠的内心戏,开始施展花肥咒给种好的白莲花施肥。

单纯从空气中榨取魔力养殖花卉,大概不能让吉悠满意,而只剩下一粒肉块反噬的焦粒,也不够将这朵白莲花栽培到盛开,不过还有时间,桑若想到赵霆,觉得自己最近应该能再找到机会褥一下沉降者的羊毛。

晚上特意请假去买花盆的时候,桑若还另外去了一个地方,捡到了赵家某位仆人似乎不经意扔到某个角落的一个小布包,里头装着一些属于赵霆的头发,这个仆人正是今早桑若去赵家时,给他开门的那位。

作为一名黑灵巫师,精通诅咒是必备技能,各种定位诅咒血缘诅咒触发式诅咒,桑若都略有涉猎。

这些毛发,足够桑若给赵霆带来一些新奇体验。

不过桑若提醒自己这次要注意分寸,不能褥太狠,上次沉降者之肢大概有一小半都在反噬的闪电下消失了,浪费不说,还引起了一些过激反应。

但是反噬力度太小的话,又不一定能从沉降者之肢上刮下羊毛来……

桑若沉思着,见小妖精吉悠又抱着电线杆在往这边瞟,试卷还一点没动,提醒道:“作业不会写?可以看一下旁边的数学精讲和参考书。”

吉悠的脸庞抽搐了一下,不过看在桑若手中的莲花份上,它还是挤出了可爱的微笑道:“好的呢。”

“这并不太难。”

吉悠面无表情地拖着电线杆笔飘回去,踩着脚下卷子上的函数f(x),找到桑若提示的那几本参考书,挥挥小手让它们自行翻开。

吉悠目光深沉地看着眼前真·如山·如海的卷子和参考书,几乎要把它淹没,回头扫一眼桑若安静到有些美好的侧脸,总觉得自己似乎落入了什么套路之中。

桑若顺着赵家那名佣人的梦境走来,看着佣人记忆中今日赵霆归家的一幕,傍晚时赵霆就回来了,只他一个人回来,面色铁青,没有带回归云涵。

归云涵的病情应该不严重。

桑若想起之前的随口一卖,怀疑是灾厄处理部暂时将归云涵给控制住了,正在筛查中。

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发现归云涵的异常。

桑若觉得以赵霆对归云涵的重视,他现在应该很恼火,可能会想迁怒找人麻烦,若不是灾厄处理部的人又盯上他,自己这个曾经得罪过他的仇人,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桑若走向了佣人梦境里的赵霆,瞬间取代了他,反客为主地示意旁边正在做梦的那个佣人过来,询问他一些归云涵的事。

那名李姓佣人完全没有自己是梦境主人的自觉,他带着桑若往归云涵的房间走,仿佛桑若就是赵家的一家之主赵霆一样,一边诚惶诚恐地引路,一边对询问的桑若汇报着归云涵最近的异常情况:

“少爷最近的精神都不太好,有时候夜里很晚不睡,还会发出怪异的大叫,我最近记得有怪声的几天,我记得我是3月22号晚上第一次听到,之后26号、28号、29号,我夜里值班的时候也都有听到动静。”

桑若看到归云涵房间垃圾桶里,有很多撕得很碎的纸屑:“那是什么?”

佣人:“可能是少爷的笔记吧,少爷内心压力很大,经常情绪失控,这些纸屑应该是他发泄情绪的方式。”

桑若挥挥手,那些垃圾桶的纸屑腾空而起,仿佛落叶卷向漩涡一般,慢慢地合拢起来,变成一个个纸条,每张纸条上都有些字,这些来自于李姓佣人的潜意识,是这名佣人曾经可能下意识出现过的猜测,如今都被复原在纸张上。

这些不一定是真实的。

是佣人不经意间的猜测,但是应该有些依据给佣人留下了这样的潜意识。

桑若看到了破破烂烂几乎无法成型的赵霆的名字,一个吴奇的名字,其他的都太破碎,这是佣人完全没有印象,所以在复原不出来了。

桑若:“吴奇是谁?”

佣人:“老爷的一个手下,看起来有些阴沉怪异,三年前出车祸死了。”

桑若将这些想不明白的事放在心里,离开了这名赵家佣人的梦境。

桑若整理了一下现有的思路,桑家一切倒霉应该来源于赵霆,桑明伟做生意被人骗,桑若自己被校霸找麻烦,这些不太明显的针对,都是因为赵霆的命令,因为那一封写给桑若的情书让赵霆很愤怒。

赵霆只有一个养子又没有什么女儿和情妇,对照佣人印象中归云涵的字迹,桑若初步怀疑那封情书是归云涵写给他的,但是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曾经的十八岁桑若,都不记得曾和归云涵有过什么接触,印象中就是两个陌生人。

若说是暗恋也不是不行,但与其让桑若相信归云涵一个男的暗恋自己,还刻意给自己写了一封情书,桑若更愿意相信归云涵是别有目的。

毕竟这封情书还没给他看到,倒是恰巧先给归云涵这个不太正常的异能者养父看到了,还引得他来找自己麻烦,从结果来看起因,桑若只觉得归云涵像是故意挑拨他养父赵霆注意到自己,好让赵霆来针对他。

这么想来,桑若更加不觉得归云涵喜欢自己了,不然归云涵的情书被烧掉,归云涵的养父来找自己麻烦,归云涵却竟然连点示警都没有,正常吗?

另外,从灾厄处理部那里获得的知识,桑若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k3-19这种非凡物品,按简清仪他们的说法,非凡物品都有副作用,这些副作用有大有小,也许就有能被普通人掌握在手里,动静又不是特别大的类型。

这些天遇到的这些异常和之前归云涵的突然昏迷,让桑若下意识地联想到了未知非凡物品的副作用。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