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安全,进入。”

随着张鹏涛一声令下,陆当顺势打开别在腰间的对讲机说到:“抓捕小队已安全达到六楼。”

只听见对讲机似乎被什么东西给阻碍了一般,呲呲声中才勉强听清楚上头说的话:“都……是市民……不可开枪射击……”

陆当叹了口气,将腰间的对讲机关闭。无奈的眼神似乎在吐槽,这毫无质量的东西,关键时候一点用处也没有。

六人刚走出安全门,刺眼的光线让他们尽快适应了过来。只见一条直线走廊,两侧都用玻璃隔开,健身器材上还在往地上滴血。不少玻璃上也被糊上了不少血迹、手印。由于是落地窗的缘故,两侧的训练室都有较好的取光效果。六人将枪上的照明关上,朱皋就发出一声惊呼“我的个妈妈呀。”

顺着朱皋视线看去,走廊尽头不知道何时站着一堆人。有的衣衫褴褛,有的甚至一丝不挂,相同便是那残缺的四肢和还未干燥的血液,不停的在身上流淌往地板上滴落。

六人已经顾不上看清有多少人,只好慢步向后撤退。远处背对着他们的人堆,似乎没有发觉他们的到来。陆当张鹏涛的食指已经在扳机上,做到一切未知危险的准备。

面对这突如其来血红色的压抑感,害怕早已置之度外。

突然有什么东西撞击的声音从六人身后传来,伴随着的就是安全门发出长啸的巨响。众人回头,只见呆在原地发懵的朱皋光顾着后退,没有注意到打开的安全门,这一失误,直接将正对面背对他们的人群,瞬间将实现对准他们。

“快跑。”

六人中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句,远处的人群开始疯了一样像他们冲来。张鹏涛顺势将走廊尽头的门撞开,六人躲进办公室的一刻,赶忙将所有物品堵在门口。

随着一次的撞击和犹如野兽般叫声,六个人被困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办公室中。木制门撑不了多久,看着抵挡的柜子在不断移动。他们没有任何退路,只好请求击杀。

“队长,他们说不能开枪。”陆当开始巡视这个密不透风的地方,似乎没有任何出路能够离开。

“不能开枪,岂不是要死在这里?”

顶在门上的几个人,似乎一点也不想服从这个指令。这群丧失理智的人,从根本上早就没有了人性和理智。张鹏涛也能理解,就算我们击杀门外市民,也没办法置于死地。连子弹也无法抵挡,让他陷入的纠结之中。

木制门框无法继续支撑这样的撞击,门外感染人群随着声音的吵闹,开始聚集越来越多。

“总部,我们已经被围堵,请求击杀。”

朱皋抢过别在陆当腰间的通讯器,慌张的神情似乎在下一刻就要把手中的电子仪器捏碎。可是从通讯器沙沙的那一头,却怎么也不肯下定指令击杀。张鹏涛彻底绝望,就如他所想的那样。就算现在打开这扇木门,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击杀外面无法估算的人数。

“队长,你躲进这个柜子里。”突然陆当拉着张鹏涛走到一张电脑桌前,将物品放置的柜子拉开,正要把他塞进这个刚好容纳他身形的地方,被张鹏涛一把推开摁在墙上。

野狼般凶狠的双眼死死盯着陆当,那双带着泪水的眼眸似乎在告诉眼前这个副队长,自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随着一声巨响,两人同时回头。只见木门的正中央,已被撞出个巨大的洞口。几近抓狂的感染者开始试图从这个洞口钻进,龇牙咧嘴的向地面滴血,正冲着房间六人示威。

那眼前的‘人’,似乎就像饿了不知道多少天的难民,无惧身体上早已断掉的身体部位,感受不到疼痛以及恶狼扑食般,想要紧紧抓住眼前那令人美味的食物。

“队……长”朱皋已经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语气,稚嫩的脸庞上被恐惧充斥着,双眼满是祈求紧紧抓住张鹏涛厚实的手臂,像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

“队长,你和朱皋活下去,代替我们活下去。”陆当话音刚落,原本还在害怕到发抖的朱皋瞬间像变了个人一样,松开了张鹏涛手臂。

“不……不可以。”朱皋连忙拒绝,慌忙中向后退了几步“队长快点进去,我们为你撑住。”

张鹏涛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的朱皋,仿佛从来不认识朱皋。那个曾经事事为自己着想的男孩,现在却变得异常勇敢。

说话间,张鹏涛已经被朱皋和陆当强行塞进柜子中。随着眼前的柜门关上,眼前被黑色完全笼罩。

“兄弟们,最后一次任务,共生死!”

来自陆当口中的呐喊,随后响起的便是吵杂的机枪声,极具张力的穿透木门。张鹏涛看着眼前一片黑暗,耳边传来的便是那机枪后的惨叫。

张鹏涛不知道在黑暗中呆了多久,一直到外面的声音开始消失。他逐渐松了口气,紧紧缩住的身体已经变得异常疲惫。困意袭来后,伴随着那安静的环境,慢慢睡去……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