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吃两片,直接回房间睡觉。”

周惜在回来的路上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实际上她的内心非常清楚,目前受到惊吓的徐文不能安慰,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暴走。见徐文回到房间,她才松了口气的缓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惊吓。躺在沙发上,感受到了一点非常实际的安全感。

穿过客厅,就是连接自己房间的阳台。不习惯大房间的徐文,在搬进来的那一天就主动住进了客房。在三十楼看安洞市,还是有别具一格的风味。却由于山灰的缘故,这个原本应该被夏日阳光普照的城市,变成压抑的淡黄色。周惜微微拉起紧紧包裹住自己双腿的裙子,蹲下身看着整个阳台被灰尘完全覆盖,无奈的摇摇头感叹自己刚打扫完的地方,又脏了……

“有人在家吗?”

伴随着急促的敲门声,周惜急忙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快递员,职业化笑容毕恭毕敬的将自己手中厚实的纸箱递给周惜。周惜正要接过快递,才看到快递员的身上也被那漫天飘落的山灰沾满,右手的手背有非常明显的擦伤痕迹。

“我这个刚刚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小哥似乎注意到了周惜观察到的地方,憨厚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急忙解释。

“这怎么行。”周惜急忙放下手中偌大的纸箱,一边往客厅走去一边大声说道:“你等我一下,你这个伤口不清理很容易感染的,外面……”

没等周惜说完,只听见‘扑’的一声,有什么非常沉重的东西砸在了地上。周惜猛的抬起头,前一秒还安然无恙的站在门口的快递员,已经躺在门口走廊上。没等周惜反应过来,还在门口的双脚突然抖动了一下,灰色长裤慢慢往外渗透出水渍。只见那双腿开始抽搐,地板和骨头的撞击声回荡在整个客厅。

“你……没事吧?”

周惜话音刚落,那原本还在抽搐的快递员突然停止动弹,缓缓坐起身。苍白毫无血色的双手紧紧抓住门框,整个人似乎被扶起来了一样,支撑着软弱无力的双腿站起身.周惜脑子里轰然一响,那股令人窒息的宁静,不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全身上下都冒出了一粒一粒鸡皮疙瘩。

只见那快递员迈出一步,走到门口。头发随着他的动作向地面脱落,血红色双眼似乎死死的盯着周惜。刹那间张开那紧闭的双唇,大口鲜红色血液像瀑布般,沿着下巴低落在地板上。

走廊突然传来一声由远到近的尖叫声,刺耳的女性声音瞬间将懵在原地的周惜拉回现实。转身跑向厨房,迅速将玻璃门拉上反锁。周惜抬起头,快递员早已冲到她面前,像失去理智般一遍一遍撞击厚重的玻璃门。吓得周惜又一次整个人身子僵住,屏住了呼吸。鲜红色的血早已伴随着快递员的拍打、撞击,染在了玻璃上,手掌触碰玻璃发出的‘滋滋’声,鸡皮疙瘩瞬间起满整个身体。

“你给我住手……”

快递员和周惜随着声音发源地看去。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大叔,身旁正站着三个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快递员站在原地愣了一秒钟,饿狼扑虎般向站在门口的四个人跑去。没等他们被这血雨腥风的场面吓的回过神,那失控的人早已拖着浑身嘎吱响的身体,身下一路鲜血带脚印将大叔瞬间扑在身下。这突如其来的扑到,保安大叔后背瞬间撞击坚硬的地板,昏了过去。

透过沾满血迹模糊不堪的玻璃门看去,没等周惜看清楚,那门口的三个工作人员早已慌忙逃串。快递员见状,从大叔身上站起身往逃跑的几个人方向追去。周惜正要拉开门,只见躺在门口昏迷的大叔抖了抖身体,这个画面让周惜回忆到几分钟前快递员失控前的时候。

果不其然,大叔在极速抖动中停下了身子。双腿突然弯曲放在地上,用脚掌瞬间将自己身体撑起,伴随着无比清楚的骨骼声,膝盖骨似乎已经突破承受能力一般,从裤子中戳出不停往外滴血。周惜看着这一幕,一股恶心感油然而生,从胃部顶在喉咙中不敢咽下去也不敢吐出来。大叔晃悠悠的离开门口之时,周惜急忙打开玻璃门,不防滑的鞋子踩在早已被血迹拖成红毯一样的地面,一时之间失去控制屁股直接坐在了地板上,尾椎骨的疼痛没有多余的时间管,爬起身跑到门边赶忙将门关上反锁。

这个时候周惜才彻底松了口气,看着挂在门口的全身镜,紧身红色连衣裙已经完美的和血融合在一起。凌乱的头发和汗水融合在一起,紧紧的黏在额头上。撑着尾椎骨走到沙发上,那种疼痛早已抵不过软和的沙发,缓缓睡死过去。

周惜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周围一切被黑暗笼罩着。她想要开口说话,却怎么也无法从喉咙发生。周惜站起身,瞬间随着黑暗不断向下坠落。在不断挣扎中,似乎有个人拉住了她的手,将其从无边的黑暗中拽出。

“舅舅……”

周惜稚嫩的声线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才透过地面的反光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八岁的时候。

“小七啊,舅舅也是迫不得已。”

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面前空无一人,但是却能非常准确叫出‘舅舅’二字。

“什么迫不得已……”没等周惜问出个所以然,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将她重新推回无边黑暗。

周惜从沙发上惊醒,眼角的泪是灰黑色的,那还挂在眼上的眼线早已被泪水冲刷。她走到厨房,拿起一把不大不小的刀,走进了徐文的房间……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