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全面沦陷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刘欣带着众人走上二楼,看着走廊到卫生间的距离,足足有十米远。五点多的时候,光线不充足的情况,没有人可以靠着微弱的光线看到走廊上站着的人是谁。

“如果这个人,以为欧阳看到了呢?”张鹏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刘欣身后,一边走向卫生间一边说道:“这个人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没有想到会有人站在走廊上的。于是他就试探的向欧阳挥了挥手,但是欧阳也只是回应了一下,没有任何问候。那个人便笃定,欧阳询根本没有看清楚他是谁,所以……”

“所以这个人就在许迎松上楼之际把他杀了。”

“你笨啊你。”周惜一脸非常懂的表情,一巴掌就往抢话的胖子后脑勺拍去说到:“你没听见欧阳是五点五十分回的房间吗?”

胖子委屈的继续抚摸着还在疼的脸庞,还要摸着自己刚刚落下的新伤后脑勺。

“表哥是在五点二十五分上的楼,然后徐文五点半在厕所听到了有人在走廊上走动,那就说明许迎松这个时候是安全的回到房间的。”黎馥虽然对时间不敏感,但这样简单的推算在场的人都非常清楚的明白。

刘欣陷入苦思,满脑子都在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不继续把法医这个专业一起学了。现如今除了推算,她一点也不知道许迎松的死亡时间。

“我昨晚被冷醒,听见外面有人在走动。”胖子的这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颇为正经的看着他。

周惜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昨晚胖子因为太冷的缘故,才爬上床的。

“我昨晚在房间转了一圈,就是没有找到被子。然后我就打算出门,下楼喝口水。然后我就听见一楼有人在吵架,虽然不大声但是还是很清楚的。”由于胖子三人的房间就在楼梯口处,听见一楼的声音一点也不奇怪。胖子继续说道:“一楼的人吵完以后没多久,我就听见走廊上有人在一点一点的挪动。我就被吓得不敢出去,然后就躺在了周惜身边,感觉安全了一点后就听见外面响起了一阵爆炸声,声音不大。”

“好啊,我还怀疑你这么胖怎么会怕冷,原来你是怕鬼哦。”周惜气不打一处来,看着唯唯诺诺的胖子躲在刘欣身后,憋住的怒火尽量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刘欣听到这,大概率有了思路。但目前即使找到了凶手,他们又能够怎么处置呢?黎谷山从一楼走了上来,看着思索的众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到:“你们这样,就算找出了杀死许迎松的人又怎么样?”

这句话算是对应了刘欣的心中所想,但是如果不找到这个人,或许以后黎家依旧会有大事情发生。

“想必你们两个听到的爆炸声,应该就是黎晓曼把轮胎扎破的时候了。”黎馥说完后,便将黎晓曼拥入怀中。身为姐姐的她非常理解黎晓曼冲动的做法,除了原谅也别无他法。

“那你今天早上见到许迎松了吗?”张鹏涛看着黎家女婿,一点没有怀疑的理由和证据指向他们。毕竟需要随身保护,他们也不会再晚上离开半步,更何况是极易惊醒的黎谷山。

“没有,我只是在房间门前说了一声,让他帮忙修一下轮胎,毕竟他也不怎么爱说话。”

黎馥的回答让整件事情几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看着全部参与这件事的人,除了沉默寡言的孙子楚和许越,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怀疑的对象。

“子楚,你昨晚和谁一起睡啊?”周惜走上前,端详着一直双眼无神发着呆的孙子楚。

“我昨晚本来是和许越一起睡的,但是他早上才回来。”

“对,我回来的时候他还在床上睡着呢。”许越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继续说道:“我们刚刚去车库帮忙,他一开始真的不在门上面挂着。我们走到吉普车后面,发现没人在就想要离开了,但是一走到车库门前我哥他就掉下来,悬挂在门上了。”

“越说越恐怖。”胖子不禁抖了三抖,汗毛竖起已经不想在这样继续听下去了。

即使这样越是不在场的证明,越是让刘欣满肚子的疑问。许迎松这样沉默寡言的人,为什么会被人这样残忍的杀死悬挂在门上,还要时机刚好的落在许越孙子楚面前。黎家人的仇恨或许是日积月累产生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有逃不脱的干系。

张鹏涛或许是不太想参与这场关于家族的纠纷,独自走下楼到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这件事对于一直想要离开的周惜胖子徐文而言,心里想着要去劝说刘欣别去追究,但出于警察的本能他们也不好说些什么。

“子楚!”

“孙子楚,你出来。”

坐在一楼的张鹏涛听着门外响起的叫声,走到大门刚要打开门,被赶来的黎馥阻止。

孙子楚站在门后,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紧紧握住的拳头微微颤抖。刘欣看着孙子楚的变化,胖子已经隐约的猜到外面女性的叫声是谁。随着外面女人的声音逐渐加大,众人开始听见四面八方传来的脚步声,慢慢覆盖住女人的音量。从原本喊叫到后面的惨叫,孙子楚才彻底松了口气。

“你害死了你亲生爸爸,还要害死我现在的老公吗?”

门外女人临死前的叫唤,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颇为震惊。这让刘欣在晚上许锦房门前听见的“我上一次也是用这手段降低尸臭的。”

孙子楚看着旁人诧异的目光,湿润的眼眶颤抖着从嘴里挤出了解释:“那是他活该,是他害的我们一家人从未幸福。他只会喝酒、赌博、家暴。”

这让一直在身后默默观察的黎谷山懵了几秒钟,眼里展现出来了这么久以来从未有过的心疼。但在刘欣眼里看来,眼前这个男孩让他更加的看不懂。十三岁的他,竟然有过弑父的经历,却能够非常安稳平静的活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周惜急忙拉着一旁的徐文,两人走到车库前将轮胎换下。随后跟来的胖子,也加入了场无声的帮忙中。三人有多么迫切的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从他们着急忙慌的动作就可以看的出来。

午后的阳光异常热烈的照射大地,后花园已经在男人的交换中挖掘出来了一处大坑,就是为了安葬许迎松无处放置的尸体。刘欣脸上更多的还是无奈,这场无声无息的杀戮说结束就结束。毕竟所有的证据,都正好对应了所有人的时间点。

“所以你不继续查下去了吗?”张鹏涛在一旁低声提醒着,但这也让刘欣更加无奈。

“你以为破案这么容易的吗?”刘欣摇了摇头,看着张鹏涛说到:“你说绝不绝望,徐文挪动着脚步回房间,吓得胖子回到了床上。我觉得凶手是在徐文回房后开始行凶,但是……”

张鹏涛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跟着刘欣一起无奈的回到车库前。只见在三人笨手笨脚中逐渐修好的轮胎,欧阳询便从黎馥手里拿到了吉普车钥匙。虽然六人挤在四人座上不太方便,但为了能够快点到达艾嶔市,他们也不得不这么做。毕竟按照目前这个形势,就算他们把头伸出窗外,也不会有交警把他们拦下来罚款。

就这样在无奈中,刘欣开车张鹏涛坐在副驾驶。身后便是周惜和徐文胖子挤在一起,欧阳询卷缩在行李放置的后车厢,探出一个头放在后座的座椅上

出城路上,刘欣急忙加速。道路两侧开始不断涌出失控者,失魂落魄般带着满身血迹往他们的方向跑去。

“孙子楚他母亲也是神了,他前任老公都这样了,还要怪孙子楚杀了她老公。”

欧阳询话音刚落,随着刘欣猛踩刹车,诺大的马路上留下一条长达一米的刹车痕迹。身后的失控大军开始逐渐逼近,有的甚至开始拍打左右两边车窗,在用着坚硬的额头不断撞击窗户。

“刘欣,你在干什么,快点开车啊。”坐在车窗边的周惜吓得赶忙往徐文怀里躲,随着逐渐围攻过来的失控者,刘欣开始起步撞开前方的人。

“孙子楚他妈妈是怎么知道孙子楚在黎家的。”

“你在说什么啊?”胖子一边大叫着,一边拍打着主驾驶的座位。

“孙子楚他妈妈是怎么知道孙子楚在黎家的。”随着刘欣再次重复的一声大叫,众人空气凝固在了车中。外面吵杂的失控者紧紧追随着车,有的甚至卷入车轮下还依旧在地上抖动着想要站起身。

张鹏涛满脑子都在过滤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你说绝不绝望,徐文挪动着脚步回房间,吓得胖子回到了床上。我觉得凶手是在徐文回房后开始行凶。”刘欣在许迎松下葬的时候说的这句话来回在张鹏涛脑海中来回响起,看着车内的众人背脊不断冒着冷汗,鸡皮疙瘩随着每一次回响更加令人绝望。

“没有人上楼需要五分钟、欧阳询回房间的时候也没有关门更何况是已经被害的许迎松。”

刘欣驾驶着车逐渐加快,慢慢离开了文皓市,上了另一条出城高速往艾嶔市驶去……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