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全面沦陷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外面什么声音这么吵?”张鹏涛急忙站起身,只听见那吵杂不堪的声音,像是有万人在奔跑喊叫。

周惜走到仓库后门想要听到什么关键声音,但是奈何门口还有不少失控者在撞门,除了吵闹什么听不见。

“不管了,我们先去超市看一下吧。”徐文话音刚落,便打开了通往超市的前门。周惜吓得大气不敢出,只听见徐文一声惊叹,让张鹏涛好奇的走向他。

“太黑了。”张鹏涛看着这伸手不见五指的超市,没有灯光的情况很难在这里面行走。更可怕的是,这里和外面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他们谁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对他们造成威胁的失控者。现如今的他们什么防身的武器都没有,外加上这没光亮的漆黑的环境,一点没有让人想要进去冒险的冲动。

周惜看着眼前的黑暗,在看了看后门早已被堵住的去路。无奈的用眼神提醒身边两位仅有的男人,意思就是:目前只有这一条路供他们选择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摸黑进去?”徐文倒腾着仓库里装有物品的箱子,仅有的光亮只有仓库头顶昏暗的白色灯管。

超市内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让三人紧紧靠拢在了一起。张鹏涛在前方带路,时不时便会撞到一些物品,掉落在地上来回滚动跳动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物品掉落声消失,随之而来的又是那超市内死一般的寂静。

“我们走到哪里了?”周惜看着远处仓库门散发出的微弱光线,刺眼的正方形竖立在黑暗中,显得格外落寞。

他们只知道自己离仓库越来越远,撞了不少未知的铁架和玻璃。徐文右手牵着周惜,左手摸索,逐渐碰到了及其粘糊糊的触觉后徐文低沉的一声惊呼,让在前面带头的张鹏涛停下步伐。

“你怎么了?”张鹏涛没办法转身,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庞大的身躯正好卡在了两边都有桌子的中间,身后还有周惜徐文两个人拉着衣角。

“好恶心,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徐文说着就把手伸到了自己鼻子前闻了闻,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瞬间充斥着他的大脑,不自觉的弯下腰干呕。

“你没事吧?”周惜摸黑的给徐文拍了拍后背,莫名戳到了笑点说到:“你也是够厉害的,还要闻一下,你是狗吗。”

徐文在黑暗中无奈,继续跟着张鹏涛往前行走。

“这里怎么这么挤,周惜你先过。”说完,徐文将一旁的周惜扶到前面。

周惜摸着两侧的位置,高低不平的设计让她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这里是收银台吧?”

“胡说,收银台哪里有这么窄的通行道。”张鹏涛反驳着,按照刚刚那个间距他都是勉强才能够不侧着直行。

徐文将手中的异物在衣服上来回擦干,正要拉着周惜的手通过。突然感觉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绊住,怎么也移动不了。脚腕的束缚随着徐文的每一次使劲,变得更加用力。顿时,徐文蒙在原地不敢动弹。那冰凉的触感正在沿着他的脚腕不断往上移动,异常明显的手掌触觉在他的大腿开始摸索。

“你怎么不过来……”

周惜话音刚落,停在徐文小腿的手突然发力,手指之间的力气瞬间将他小腿的疼痛传送至全身。徐文单膝跪地,疼得无法抽离倒吸一口冷气。

“有人……在……抓着我的脚……”徐文坐在地上想要抽开,只感觉到那只手在不断的加大力气,攥住的小腿肌在使劲中让徐文无法动弹。

张鹏涛迅速穿过狭窄通道,抓住徐文双手试图将他从地上带起来。伴随着徐文哀嚎,张鹏涛停下了动作。摸黑的往徐文小腿走去,几番摸索后张鹏涛停下了手中的寻找。

“你干什么,快点帮我。”

张鹏涛听着徐文无尽的哀嚎,拍了拍徐文肩膀走回到周惜身边说到:“你只是腿抽筋了。”

周惜听着张鹏涛无奈的语气,噗嗤一声突然发出杠铃般笑声,走到徐文身边将跪在地上的他搀扶起身。

“我们现在什么也看不见,害怕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用担心过度了。”

“对对对,这是正常的害怕……”好在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要是光亮处徐文或许会原地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想出来。

两人穿过狭窄的通道,徐文看着自己已经逐渐恢复的脚,黑暗中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那非同寻常的触觉,一点也不像抽筋的样子。带着这个疑问他也不好继续问下去,避免引起恐慌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超市应该有电源开关的,但是在哪里呢?”周惜问出的这个问题略微有些尴尬,再这样的环境里要是能找到电源开关,那就是走了狗屎运才能实现的事情。

“我们现在要找什么?”徐文问到这个关键问题的时候,张鹏涛不知道作何回答。

“找什么都可以。”张鹏涛一边伸手摸着前面,一边说道:“你们两个左右手不是空出来的吗?我带路,你们左右两边摸到什么像水的就抱着,摸到什么像食物的就拿着。”

徐文已然无法想到,前面带路的部队军人竟然能说出这么随便的一句话。但是徐文也无法反驳,毕竟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处理他们没有食物和水的问题。毕竟昨晚被抢走的双肩包,到现在徐文都耿耿于怀,要是抓到那个抢劫的人肯定一顿暴打。想到这,徐文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还肿着的眼睛。

“这里怎么有堵墙啊?”

站在左边的周惜,右手就已经摸到了墙壁。这就说明,他们已经走到了超市边缘处。张鹏涛正要转身向他认为的中间走去时,被周惜从背后拉住。

“你等等,这里好像有根电线。”说着,便沿着粘在墙上的线往地上摸索。

紧贴地面的线歪歪扭扭的通向一旁货架,周惜继续摸索着将手伸进货架内才勉强碰到了类似开关的东西。

“碰到了吗?”张鹏涛蹲在周惜身旁着急的询问着,要不是自己手臂太粗伸不进去,也不会让一个女生来动手。

“差一点……”周惜憋住呼吸似乎要把自己整个人塞进缝隙中一样,突然喘了口气嘀咕着:“胸有点大,快碰到了。”

徐文拍着额头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时候还能开黄腔的也只有周惜这种乐天派。就这么想着,眼前瞬间亮堂起来。三人眯缝着眼,过了许久才适应过来灯光。只见暖黄色的彩灯将货架照亮,上面正摆放着玩偶。

“原来是这个货架的灯啊。”徐文有些无奈,看着被黄色灯照亮的玩偶货架,看着玩偶脸上的笑容在现如今这个环境里一点也不觉得可爱,有种瘆得慌错觉令人害怕。

张鹏涛看着他们身处的环境,已经是在超市的最角落。不仅看不见仓库门的位置,反而因为这个灯的缘故,超市其他地方依旧是漆黑一片。周惜看着满货架的玩偶,沿着货架看向天花板才发现最顶层的货架上还有一个开关。

“你这是真的走了狗屎运。”张鹏涛吐槽着,敏捷的爬上货架来到顶层,将早已积满灰尘的巨型开关拉闸。

超市顶棚开始不断来回闪烁着,白色灯光伴随着滋滋声在整个超市内回响。顿时,敞亮的光线将整个黑暗的环境照亮。张鹏涛站在货架顶层,看着徐文手臂上残留的异物,擦干的血迹依旧粘在他的手指上。

“我……去……”

伴随着周惜一声惊呼,张鹏涛抬头。只见目光所能看到的地方,拥挤的站满了‘人’。高矮不一的货架上挂着不少残肢,早已发黑的血迹将超市地板侵占。此时的三人不知道该庆幸绕过了人群,还是该害怕如何逃离这个角落。

徐文看着眼前这群没有动弹的‘人’,身上腐烂的肉在不断被白色虫子侵占。有的‘人’甚至挂着仅有的一根骨头,在支撑着底部还未被吃完的肉。

张鹏涛无法直视眼前这一幕,那屹立不动的人群,几乎堵住了他们去路。即便是刚刚有幸绕过拥堵站立的‘人’,现如今如何回到仓库还是一个难题,毕竟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个角落。

“我们现在……怎么办?”周惜双眼已经无法从众多站立的‘人’身上移开。

按照目前这个情况,似乎只有他们这个角落没有站着的‘人’。拥挤的货架旁,收银台前和那道路上散乱站着的方位。想要从这些地方绕过去,找到食物和水回到仓库,是一个对于心理上有极大的挑战的一件事。此时的徐文甚至想念几分钟前的黑暗,那些未知的恐惧还不如不要知道的好。

“还能怎么办?都到这个地步了,我们小心点就行,目前看样子他们对我们没有威胁。”

张鹏涛话音刚落,只见远处站着的一男人头部掉落在地,伴随着滚动的声音众人开始移动脚步。又伴随着声音的停下,众人停下脚下步伐。徐文看着手上残留的血迹,在看了看周惜,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

“周惜,我们刚刚好像是在收银台。”徐文的这句话似乎点醒了张鹏涛。

徐文脚抽筋的时候,就叫唤过几十秒的声音,所以才导致现如今收银台那边‘人’站着不少人。

三人面面相觑,已然知道他们该怎么做。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