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太阳依旧毒辣的照射大地,躺在副驾驶的刘欣,大腿早已被晒的发烫。

“现在几点了?”刘欣擦拭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唇齿不清的问题让她不自觉又加大了音量问了一遍:“谁知道时间啊?”

车内依旧没有人回答,刘欣坐起身才发现昨晚睡在后面的胖子已经不再座位上。刘欣走下车,热气腾腾的温度瞬间让她身体无法忍受。看着远处渐渐走来的孙子楚,她也大概能够猜到这两人应该是出去找吃的了。

“姐姐,你醒啦!”说着,孙子楚将自己在周围车里搜寻出来的一点食物递给刘欣。

这是刘欣出来工作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睡得不知时间。兴许是这几天太过疲惫,再加上昨天走了一天的路程,才让她躺在副驾驶伸不开身子的座位睡得那么死。

整理好凌乱短发后,胖子才抱着一堆东西心满意足的回来。那双满是肉的双臂,仅仅在怀里抱着食物和水。身上不知道哪里来的双肩包,鼓囊囊的似乎是装不下任何东西了。

“看,这是我在山坡那边捡到的。”胖子展示着身后那诺大的双肩包,肉嘟嘟的脸上满是骄傲的说到:“也太幸运了一点,我发现包里还有很多没喝完的水,周围的车里也有好多应急用品,应该够我们进城了。”

刘欣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表示赞扬的表情。虽然现如今的具体时间是几点无人知晓,但是目测这太阳挂在天空正中央,已然是中午的时间段。

孙子楚拍了拍车的引擎盖说到:“这辆车是好的,还有好多油呢。”

刘欣看了看车,又看了看整条路都被堵满的进城车道,怕是开不了这辆车进城的了。

刘欣看着进城高速路口,缓缓停下匆忙的步伐。在一旁的胖子心知肚明她目前正在想着什么。安洞市被迫分散的他们,已经无法靠着通讯设备联系。怕就怕在,周惜三人依旧在安洞市找他们。

“不管怎么样,先进文皓市看看吧。”

说着,两人便随着孙子楚的步伐踏进文皓市。只见城市大大小小的街道和居民楼,一片空荡荡的景象,看不到任何会移动的物体。不过好在,进城一切顺利。除了被眼前的空城所震撼,还要提高警惕以免哪里出现突发情况。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胖子已经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只能跟着刘欣和孙子楚的步伐走在这空荡荡的街道上。那时不时远处发出的爆炸声,令人情不自禁的出一身冷汗。再加上背着一书包的资源,让胖子原本肥胖的身躯,变得更加艰难。这要是遇到危险,怕是要一命呜呼。

“去找我爸妈。”

孙子楚似乎非常明确自己的目的,带着他们异常熟悉的走在文皓市大街上。穿过宽阔的十字路口,绕过满是垃圾堆的巷子,这熟悉的程度似乎就能够证明孙子楚曾经在这个城市呆过。

“既然知道怎么走,为什么还要绕这么大一圈。”刘欣的这句话让带头的所以停下了脚步。

胖子一脸懵的看着两个人的眼神对峙,只见刘欣指着墙壁上的一道划痕,在从口袋掏出了随手捡的石头。胖子才猛然反应过来,孙子楚在带着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回到了原点。

“有人在跟着我们。”

说着,孙子楚便拉着刘欣开始快速逃离,胖子紧紧跟随着他们的脚步来到一处办公楼楼下,躲进了保安亭。

“跟丢了,四处找一下。”

“肯定跑不远的,这三个人身上有食物。”

听到这,胖子紧紧将怀里的双肩包攥在手中。看着远处抢劫团伙的背影,他们三人才彻底松了口气。

“我们这么明目张胆的进城,文皓市内幸存下来的人,肯定会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

孙子楚看着胖子怀里的书包,已然想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刘欣看着眼前这个心智和突发事件处理,一点也不像十三岁的孙子楚,心里的疑问渐渐多了起来。但是现在并不是解开疑问的时候,怎么样逃离在暗中的团伙才是最主要的一件事。

“文皓市不是被失控的人占领了吗?为什么没有看到它们。”胖子透过玻璃门,看着外面一片安静的景象,这一点也不像刚失控的安洞市。

三人在保安亭呆了许久后,躲过了几次抢劫团伙折返寻找,才蹑手蹑脚的走出保安亭,胖子抱着书包看样子应该是要誓死护住食物。

在孙子楚的带领下,刘欣看着这栋只有五层楼高的老式居民楼。楼顶的房子还在往外冒着黑烟,这让她内心有些害怕再次燃起火灾。

“这是我们以前的老房子,爸妈经常赌博欠钱了就会躲到这里来。”孙子楚一遍说着,一遍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才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无法从外面打开。

孙子楚一遍一遍敲着门,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妈,爸,是我。”

兴许是在一楼的缘故,潮湿阴冷的环境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伴随着孙子楚每一次小声的呼叫都变得格外紧张。

刘欣看着房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正要开口劝说房门开了一个小缝隙。一双满是疑问的双眼,打量着孙子楚。

“儿子…你爸说,你从外面回来,我们也不能确认你是不是感染了,所以…你还是另外找一个地方……”

“阿姨,你不能这样的。”胖子算是听不下去了,撸起袖子就是要打架的姿势:“丢不丢人啊?哪有你们这样当父母的。”

孙子楚低着头默不作声,他没有回答母亲的话,转头便离开了家门。胖子朝着门吐着口水,依旧咽不下这口气,被刘欣强行拉着离开。

两人跟在孙子楚身后,正要上前劝慰的时候,胖子被小区绿化带冲出来的“人”推到在地,胖子急忙用着胸前挂着的双肩包顶住那张开的血盆大口。

“救我,快,救我。”杀猪般的叫喊声在小区中回荡,刘欣一个箭步上去便将压在胖子身上的人踹开。

只见那人脸上满是皱纹,老人斑在脸上已经逐渐被尸斑代替。刘欣看着这一幕,无法下手将那丧失理智的人打死,拳头紧紧攥在半空中。

但早已失控的老人身体矫健般向刘欣扑来,情急之下刘欣本能的自卫反击,抓住老人双手,过肩摔将失控者腾空而起重重摔在地面,骨头随着撞击声断裂。没等失控者起身,三人早已逃到十米开外,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我刚刚竟然打老人了。“刘欣看着自己张开的双手,一点也无法平静下来。

“他已经不是‘人’了,哪有老人跑这么快的啊。”胖子解释着,正要安慰刘欣。才猛然发现,他们身边已经紧紧围住了不少人。

孙子楚警惕的靠向刘欣胖子,只见十几号人彻底把他们团团围住。胖子识相的将自己手中双肩包交出,但并没有去拿那个背包,反而指向刘欣别在腰间露出来的手枪。

“想都别想。”

刘欣话音刚落,一脚飞踹将距离自己最近的男人踢开。胖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到底不起的男人,才发现旁边这个看似显瘦的女人,力气是他想象不到的。没等胖子从震惊中回过神,孙子楚便撑住他的肩膀当了个跳板,整个人腾空而起,直接双腿并用命中另一个男人的头部。

刘欣见人数过多,干脆直接拔起手枪对准又一次准备围过来的人群。

“别激动,我们就是想要你的一支手枪而已。”突然其中一个黄头发的女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劝慰的语气似乎在害怕着什么一样。按道理来说,就算枪里的子弹用完了,他们也杀不完这里的十几号人。

刘欣将信将疑,似乎非常笃定的是,如果她开了一枪就将会有不可预估的事情发生。正这样想着,孙子楚顺势将刘欣抬枪的手推向天上,帮刘欣扣下扳机,众人伴随着枪响开始四处逃窜。

“他们是不是傻,明知道我们有枪也打不过他们啊……啊……”

三人站在路中央,只听见身后轰隆隆吵杂的声音由远到近,逐渐向他们的方向靠拢过来。百来人的失控者队伍,在沿途中不断有‘人’加入。歪歪扭扭的步伐在摔倒中爬起,亦或是被狠狠的踩在脚下无法动弹。道路两边高楼玻璃窗开始不断往外爆开,随之而来的便是那破窗一跃而下的‘人’,犹如高空坠物般不断跳下。原本百来人的队伍,逐渐变得壮观起来。

“跑!”孙子楚算是清楚的知道,为什么抢劫的团伙这么害怕他们开枪。原本安静至极的文皓市变得热闹起来,像极了晚高峰下班的人群。

拥堵不堪的队伍在来回挤兑,还未完全干燥的血迹随着他们身上的伤口,在急速跑步中来回飙血。移动过的道路上,已经躺着许多因为行动不便被大部队踩成肉糜的‘人’。刘欣照旧拉着胖子在急速狂奔,孙子楚靠着天生大长腿的优势紧随其后。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