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今日,距离烟城安洞市三公里外的著名高峰,突发大火。政府称: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系天气干燥原因造成。这场大火会伴随大量山灰,在本市蔓延。请各位市民做好防护准备,戴好口罩出行,以免造成肺部感染等问题。】

消息在新闻频道滚动播出时,市长许熊也开始做好了一套完整的应对策略。金丝眼镜从眼前上摘下来的那刻,似乎如释重负一样,揉了揉早已被压出印记的鼻梁。无奈的看着桌上一堆文件,黑白分明的字体在办公桌上显得格外刺眼。明日的新闻发布会,让做足工作的他,依旧没有太大的信心面对。

“饿了吧?”

许熊耳边传来一声极致温柔的声音,抬眼望去,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身穿深红连衣裙的人。在重新带回眼镜的时候,那个站在门口扶着门把手的女人是自己的夫人,温文尔雅的笑容瞬间赶走了他一半的疲倦。可正当他开口回答的时候,放在手边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屏幕上亮起的,却是一个让他极度反感极为熟悉的名字。

犹豫半天后,接起电话放在耳边。果不其然,还是那个经过处理的声线,刺耳的在他脑海回旋。但是他非常清楚这个人,也知道这次打电话的目的是为何。没等对方询问,他便咧开嘴附和着笑道:“你放心,事情我都处理好了。明天的新闻发布会,应付一下媒体,就没有太大的问题。”

“嗯……等你的好消息,公司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许熊急忙挂掉电话,似乎听多一秒钟,手边的智能机就会爆炸一样扔在一旁。看着早已黑了屏的电脑,倒映出自己前天还黑的发亮的头发,竟不知何时长出了许多白色点缀。站在门口的女人看他一副无奈的样子,便默默将门轻轻关上。他抬起头,空荡荡的书房被暖黄色灯光照耀,办公桌的右手边就是诺大的保险箱。

他走上前,从里面拿出了一份机密文件,一打开便是琳琅满目的血红色。一张张照片上,每个人躺在病床上死相惨烈。那种浓烈的血腥味似乎就可以从冰冷的照片飘散出来,让人不自觉的将相片默默拿远。

【两年前……】

“这个‘X’集团是什么来历啊?”许熊急忙穿上西装,一步并作两步快速往会议室赶去。

“’X’集团最有名的就是近年来崛起的医药行业,他们的癌症特效药早已经遍布全部城市。”助理一边翻找着搜索引擎,一边跟随着许熊不快不慢的脚步“他们总裁一直没有人报道过,这次来见您的是他们分公司的人。”

许熊正疑惑的时候,双脚早已站在会议室的门口。映入眼帘的,便是穿着整齐的保镖。不远处就站着的窗边,站着一个穿休闲运动服的女人。一双炯然有神的黑眸,但脸色苍白,以致脖子上的血脉清清楚楚地现出来,像根根的青绳子。保镖自顾自的将站在许熊身后的助理,带出会议室大门。

站满会议室的保镖也走了出去,周围人丝毫不能靠近半米。没有人知道那天,他们到底在谈论什么。在许熊出来的那一刻,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事情,最后不了了之。毕竟没人会蠢到去询问市长,会议室里面的谈论内容。在哪之后没多久,市长便拨下巨款发出声明改造旅游景区“高峰”。

随着高峰景区的改造,所有地方都开始被封闭。就连进去的工人,也是做完一段时间就开始更换。没有市民想要关心高峰的改造,毕竟高峰景区对于安洞市而言,并没有值得玩的地方,并且这次的改造也并没有说过要重新开放。于是,随着这件事的推移,人们逐渐忘记这件事的存在。

【一年后……】

“三十二号病人出现脑出血,停止药物输送。”

呼吸机屏幕上安稳的波动开始化为直线,刺耳的警报声不断响起。手术室顿时挤满了穿着防护服的医生护士,只见还没来得及上手抢救,白色床单上早已被患者吐出来的血染红。

主治医生脱下防护服,透过落地窗看着已经躺在床上不在动弹的人,满眼都是惋惜。

“准备修改药物用量,实施三十三号病人临床治疗。”

“可是,刘医生……”护士小跑上前,到了嘴边的话被刘医生用双眼瞪了回去,头本能的向右边晃了一下。寒澈的双眸,犹如在警告着什么一样。护士本能的向刘医生头歪的方向看去,只见架在正上方的监控探头正闪着红灯对着他们。犹豫片刻,护士支吾道:“好的,刘医生。”

护士离开后,刘医生将自己手中护士递过来的报告打开,上方大字印着“药物不合格导致死亡”。这几个字并不能出现在这个报告上,除了不断实验,他没有其他办法。于是在监控死角处,他将患者死亡报告撕下放进口袋。

一直熬到晚上,他将停在车库的车开出,经过蜿蜒漫长的隧道,来到隧道口停下车开始日常下班检查。递出工作证,上方印着“高峰实验室”,交由隧道口士兵保管。这个花费短短一年建造的实验室,就坐落在高峰景区两座山的中间。自从景区开放以来,景区的范围便因为这座实验室的建造,范围缩小了不少。于是渐渐的不在有市民来这里游玩,甚至在特地时候景区不会开放。

刘医生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这个实验室参与“脑死亡患者细胞激活”药物试验。一直让他不解的是,这些大多数脑死亡患者在试验失败后,都被秘密转移,却没人告诉他们都去了那里。但是碍于签了保密协议,他也不好多问这些无关实验的问题。

刘医生整理了一下刚被弄乱的衣服,正准备开车离开之际,接到了来自实验室电话……

“三十三号脑死亡病人,在接受药物治疗后的三个小时,便开始有意识的清醒状态。”

早上的护士兴奋的心情,快要从字里行间跳出来,日日夜夜的研究和实验,才有了这一个好消息。刘医生邹紧眉头走到病房门口,正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将停留在半空中的手放回口袋。走到另一侧通过落地窗,开始观察病人。

“刘医生……发生什么事情了?”护士一直非常相信刘医生的直觉,每次实验快失败的时候,他总能在病人出事以前的一个小时发觉。这次依旧是原来的样子,站在玻璃窗前紧张的咬着大拇指,川字眉跟着空气一起凝固。

“为什么不进去,不是说药物融合细胞了吗?”一旁突然急匆匆走来身材高挑的女人,如精工雕琢般棱角分明的脸,外加上烈焰红唇,一身职业装紧紧的将身材一展无遗。

“C总,给我十分钟。”刘医生目不转睛的盯着病床上的人,病房内明亮的灯光将整个房间找的敞亮。敞亮到可以隔着两米远的距离,看清病患脸上每个毛孔。C总无奈的站在一旁,自顾自从手提包拿出一包香烟,浓烟在走廊弥漫。

可十分钟还没到,她总算是待不住,指挥身边两个高大壮汉走进病房。没等刘医生拦住,他们已经破门而入。

“刘医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护士已经开始追问,毕竟谁也不知道原因,就站在窗前盯着床上的人,跟着病人一动不动。

“药物不合格导致死亡。”刘医生碎碎念的声音,让护士差点没有听清楚。但是这句话似乎是刘医生自己说给自己听的,随后又补充了一句:“药物本身就是调剂失败的试验品,这次实验我也只是想从这个病人身上得到一些疫苗而已。可是为什么……”

“可是为什么药物突然有了效果?”护士突然抢答,看到刘医生点了点头,她便继续说道:“药物对患者的体质是没有选择的,所以药物有效果并不是因为这个患者体质很好。”

刘医生越想越不对劲,这类药物的调剂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除非有人在里面动了手脚,不然……

没等他内心纠结完,只见靠近病患听呼吸的其中一名保镖,被病患用他的两条短胳膊紧紧抓住脖子,像树干一样又粗又硬却出奇力气旺盛。高大的保镖,甚至无法挣脱这样的束缚。一旁站着的C总和另一个保镖被眼前这一幕看懵,直到猩红色血液溅射到苍白墙壁,他们才反应过来有所动作。却殊不知,为时已晚。

病患撕扯着保镖脖子,紧紧抓住的双手没有松开的意思。甚至像动物护食一样,按在怀里扯下一大块肉在嘴里嚼动。

“快,启动警报。”

C总大喊着跑出病房门,红色警报瞬间替换走廊白色灯管,一闪一闪的红灯让人有种窒息感。血腥味也开始伴随着没有关上的房门,蔓延在空气中,把原本还残留在走廊的烟味瞬间掠夺。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