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胖子喘着粗气逐渐停下步伐,双手撑着半蹲的膝盖。刘欣也已然无法继续移动,靠在树干上努力让呼吸慢下来。胖子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两人站在山崖边上,只见底下正是水流端急的江河。

“我们上去吧。”刘欣走到高速旁,准备沿着高速建起来的跨江大桥走到江对面。“走过这条桥,应该就是圣庆城了吧。”

胖子也只能相信刘欣的‘应该’,毕竟两人都走在远离高速路的灌木丛中。谁也无法看清,路上那架起来明显的指向牌。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高速桥上,阳光依旧在毒辣着这个世间的一切物体。要不是桥下那几百米的高度和急速翻滚流动的江河,胖子有可能下一秒就要脱掉上衣往里面跳去,好好的降一下温。在原本的快速奔跑中,两人除了体力不支以外,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脱水。

“你说,我们两个人会不会还没有走到圣庆城就先渴死在路上了。”胖子在后头抱怨着,虽然语气上有些调侃的意向,内心还是充满着许多的不满。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动,打得所有人都触不及防。就像现如今的胖子一样,在各种灾难后才开始想起暴动中母亲被父亲推出去的哪一个画面。炎热的天气,让他无比想念家里做好的雪糕。刘欣看着一直低头行走,寸头上额头上全是不断往外冒着的汗水。

“胖子,我在部队训练的时候,比现在更加辛苦。”刘欣擦拭着早已浸湿领口的汗水,笑着说道:“我在文皓市一个小分队有七个女生,进行生存训练。最难的时候,两天只喝了一口水。最后不也挺过来了。”

胖子听状正要询问过程,被刘欣提前回答到:“别问,等我解渴了在跟你说也不迟。”

两人穿过跨江大桥,路上的横挂在道路中间的广告牌上写着非常明显的几个大字【圣庆城文皓市】

胖子看到这,才知道刘欣一直都知道路线如何行走。或许那些她从前走过这段路,又或许靠着记忆力走了回来。

广告牌不远处就是一个急转弯,两人走到急转弯处被眼前的一幕吓在原地。只见那横竖躺在高速路上的大小车辆,轮胎划痕在油柏路上极其明显的四处拐弯。刘欣让胖子停在原地别动,只身一人走到早已堵塞到无法通行的车祸现场。

刘欣站上其中一辆轿车的引擎盖上,将挂在眼前的刘海挂回耳后。长达一公里的路程,数以百计的车辆互相撞毁在路上。只见不少车辆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炸一般,不断往外冒着黑烟燃起熊熊烈火。

胖子跟上前,厚实的身躯怕是爬不上引擎盖。但能从眼前这一幕看出来,那大大小小的车辆想必是伤亡惨重。

两人艰难的绕过沿途相撞车辆,坚硬的玻璃残渣被踩的咯叽作响。胖子内心的警惕提到了嗓子眼,一边巡视着经过的车辆,看准内部有没有人才开始经过。

“嘘!”

刘欣趴在引擎盖上,将右手拍在胖子脸上。胖子蒙在原地,透过手指缝隙看着远处。

只见车与车的间隔中正蹲着一个小男孩,双手交叉在背后,低着头看着地上。

这几天经历这么多的两人,已然不敢贸然向前询问。胖子生怕一旁的刘欣有所举动,紧紧抓住了她的肩膀不让她上前帮忙。刘欣自己也清楚,如果是个失控者他们就此死在这个地方。

绕过这么多车辆看来,不少车窗上的血迹斑斑早已凝固,却没有见到一个尸体或者活人的影子。要么大多数都早已进入文皓市避难,要么就是有不可预估的事情发生过。

突然,远处蹲在地上的男孩动了一下身子。站起身,目光呆滞的看着周围环境。在车辆前玻璃的反光下,两人眯缝着眼睛开始辨认男孩是否正常。只见男孩那在后背的手一直在挣脱着什么,向前走了几步。

“姐姐!”

刘欣猛然起身,看样子男孩早已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存在。胖子似乎看着男孩右耳上挂着黑色的东西,却无法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没等他反应过来,刘欣熟练的越过车辆的障碍来到男孩面前。胖子无奈的看着远处刘欣的背影,身为一个警察救人的速度令人赞叹。

刘欣蹲下身,只见男孩长相眉目清秀,高高瘦瘦皮肤很是白皙,如墨的黑发下一双大眼格外有神。

“姐姐,快跑……”

男孩沙哑的声线在刘欣耳边回荡,她已然无法顾及男孩喊出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顺势将男孩绑在身后的手解开,才看到男孩右耳上挂着诺大的对讲耳机。刘欣将绳子扔在一旁,刚要起身离开身后便站着双手举起的胖子。

“中套了。”

胖子嘀咕着,身后走出一个满脸胡渣的男人。瘦弱的躯干顶着一身破烂不堪的白色衬衫,脸上还未刮干净的胡须显得格外邋遢。刘欣看着周围逐渐被团团围住,正要迈开腿准备迎接一场一人单挑四人的恶战。只见男人举起手中的手枪,将子弹上膛对着胖子后脑勺。

“小妞,看样子是要跟我比一下谁的速度更快啊。”

一旁的小喽啰哄堂大笑,原本的热汗随着手枪的出现,让刘欣胖子倒吸了一口气,浑身上下开始往外冒着冷汗。

“这样吧,你要是让我们哥几个爽了,我们就放了你跟你男朋友怎么样?”男人裂开嘴,满口黄牙让刘欣有些反胃的皱紧眉头。

“那你们把他杀了吧,反正也不是我男朋友。”刘欣一副不以为然的转过身,看着依旧蹲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男孩。从这四个拦路人带走胖子已然有些吃力,还得带走这个男孩,对于刘欣来说难度倍增。

“别……别呀。”胖子着急忙慌的挥了挥手,看着面貌粗狂的他也露出了一丝害怕的样子继续说道:“别听这个女人瞎说,我是她男朋友,但是……”

男人不耐烦的向天上开了一枪,轰隆作响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朵中。胖子急忙蹲下身,颤抖的双手捂着头。

“大哥,我还没说完呢,你开什么枪啊。”胖子略带责怪的语气,让身后的男人气不打一处来的踢了一脚胖子。

“你看,这个男人这么怂,怎么可能是我男朋友。你们想多了,我们就是同路而已。”

“那这个不是你男朋友,就杀了吧。”男人说完,站在一旁的三个喽啰便从腰间掏出小刀往胖子走去。

胖子见状着急忙慌的站起身,赶紧跑到刘欣身后。肥胖的身躯在刘欣身后显得格外巨大,刘欣无奈的拍了拍胖子满是冷汗的寸头。

“真的要死啊。”刘欣赶忙让出一个位置,让三个喽啰下手。胖子又顺势躲到刘欣背后,无论移到那里胖子都紧紧跟着。

虽然这样的行为挡不住,但着实是让胖子心安的一个位置了。看着逐渐逼近的三人,胖子急忙抬起头用手示意三人停下动作。

“等等等等……”胖子看着站在正前方的男人说到:“大……大哥,杀我不划算,我太胖了多费劲啊。要不别让她服侍你们了,你们看我,肉……多,身材抱起来舒服……”

“我他么的……”男人一听原本压抑的怒火更加涌上心头,举着手枪就往胖子刘欣走去。

“唉唉唉,哥,别着急我开玩笑……”

没等胖子解释说完,男人举着枪的手被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开。还在懵圈的几个人看着眼前这一幕,原本蹲在地上的男孩站起身竟然比刘欣还要高大。或许是一直蹲在地上弯着腰的缘故,这刘欣胖子颇为震惊。

男孩将掉落在地上的枪捡起,二话不说就对着还未来得及反应的男人连开数枪。子弹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音穿过男人胸膛,破败的衬衫瞬间被血染成红色。在到底的一瞬间,男孩对着男人的额头就是一枪。

胖子被眼前这一幕吓蒙在原地,看着已然倒地不起的男人,地上流淌着犹如被打开水龙头般的鲜血。三个小喽啰见状,赶忙将手中的刀扔下仓荒逃离。男孩见着正在逃走的三人,正要举枪射击被刘欣拦下。

两人随着男孩走回原本男人呆着的车内,凉爽的空调瞬间带走了刘欣的疲惫,让一直担惊受怕的胖子更加舒适的躺在座椅上。

“你叫什么名字啊?”刘欣坐在副驾驶,看着一旁正在捣弄手枪的男孩,不免有些担忧的盯着。

男孩看着刘欣,满眼担忧的看着自己,便把手枪给了刘欣说到:“孙子楚。”

三人的聊天中,刘欣胖子才知道十六岁的孙子楚原本也是安洞市的居民,随着家人来文皓市避难的时候,就在这发生了重大车祸。昏睡了一天的他被安洞市的轰炸吵醒,几经周折沦为了那四个男人的诱饵。

“那你……家人呢?”

胖子问完这个问题瞬间就后悔了,看着孙子楚毫不犹豫的指向文皓市,他们两个深知男孩的父母早已丢下他独自去了文皓市避难。但这也意味着,文皓市现如今就是一个避难城市。孙子楚似乎看穿了刘欣的想法,喝了一口水说到:“现在文皓市失控者无法预估,你们确定还要进城吗?”

圣庆城的所有市级都属于重工业,现如今文皓市已然沦陷,那么里面就会有各种无法预估的危险。但现如今他们要是不进城,原路返回也是一条死路。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们都走了这么久到了这里,现在都快晚上了干嘛不进去。”

胖子不知道突然哪里来的勇气,不过说的也不无道理。看着逐渐被山体遮盖的落日,他们已经在路上走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如果不进文皓市碰碰运气寻找车辆,只有死路一条。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