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伴随着高峰实验室警报响起,走廊转动的红色指示灯和应急设备,将所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无关人员回避,排查一下周围环境。”

只见原本孙妍逃离的走廊已经被简陋的半透明塑料布封住,来来回回进出的主治医生满身血迹。

大泽和真戴上厚重的眼镜,环视着走廊上血雨腥风过后的场面。扑鼻而来的,却是那满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他走到病房前,仔细端详着手臂上的‘一号病人’字样。在往上看,便是全身弹孔不断往外冒着黑色液体,衣服早已被他自己撕的破烂不堪。头发伴随着往外冒的血液,不断脱落掉在地板上。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白色的诊疗单。多次对折的痕迹,使得纸张内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大泽和真看着诊疗单上的“药物不合格导致死亡”几个大字,被印章鲜艳的盖在‘三十三号病人’的标签上。

深厚的鱼尾纹旁那双逐渐锐利的双眼,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身后来回忙碌的医生和安保人员,在他蹲下来的这个空间范围里变得不那么吵闹。大泽和真看着眼前四肢早已扭曲,随意的挂在身上的‘一号病人’,推了推架在鼻梁上厚重的镜片。

“想不到,这个药物真的可以让你无限复活……”

刘朔孙妍走回办公室,没有上头的指令他们也没有办法进隔离的走廊。刘朔看着桌上早已黑屏的电脑发呆,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的头发,变得有些波浪形。

【年轻人,这些不可预估的意外你难道进来之前没有想过吗?】

【你们这批初入社会的医学生,肯定是被高新的工资和待遇吸引过来的吧?】

刘朔已然没有顾及在一旁叨叨半天的孙妍,满脑子都是半个小时前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大泽和真。那两句意味深长的话,不断的在他脑子里回荡。

“刘医生,很多病人开始出现抽搐现象。”

刘朔被冲进门的护士拉回了神,看着护士满脸慌张的神情,他慢慢发觉事情的不可预估性,脑海中再一次来回响起大泽和真的那句话:这些不可预估的意外你难道进来之前没有想过吗?

“你先去,我们后面就来。”

说完,见护士的离去。刘朔走到挂在门后衣架已久衣服前,两个口袋来回摸索后,空气伴随着他的停顿瞬间凝固。满脸惊讶的神情,机械般移动着脖子上的脑袋,看着身后早已躁动不安的孙妍。

“发生什么事了?”她早已经没办法在办公室待下去,可能出于护士的本能,如果现在不赶紧从这个门出去救治,她也会后悔很久。

“三十三号病人的诊疗报告不见了。”

刘朔的这句话让孙妍瞬间冷静了下来,脑海深处的记忆再一次被挖开。

【“准备修改药物用量,实施三十三号病人临床治疗。”

“可是,刘医生……”护士小跑上前,到了嘴边的话被刘医生用双眼瞪了回去,头本能的向右边晃了一下。寒澈的双眸,犹如在警告着什么一样。护士本能的向刘医生头歪的方向看去,只见架在正上方的监控探头正闪着红灯对着他们。犹豫片刻,护士支吾道:“好的,刘医生。”

护士离开后,刘医生将自己手中护士递过来的报告打开,上方大字印着“药物不合格导致死亡”。这几个字并不能出现在这个报告上,除了不断实验,他没有其他办法。于是在监控死角处,他将患者死亡报告撕下放进口袋。】

八个月前三十三号病人的实验报告,孙妍自从闭嘴不提以后再也没有想起这件事。按道理来说,这个报告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比较药物不合格导致的死亡,研究小队的所有人都要承担相对应的后果。

“喂?”

孙妍还在回忆的时候,刘朔已经在用手机拨通了电话。

“你有办法找个地方给我躲一下吗?”

“好,见面细聊。”

刘朔刚挂电话,打开电脑下的柜子拿出一个双肩包,便将现有的纸质档案全部收入囊中。

“事情已经到了我们没办法控制的后果,无论是谁我们都没有办法相信。”刘朔喘了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看着孙妍说到:“快去你的办公室把现有的研究档案拿来,我们车库集合。”

孙妍已经没有在提出问题,她能够清楚的接收到的指令就是离开这里。按照刚刚挂掉的电话,刘朔似乎已经找到了庇护所。

孙妍穿过忙碌的一间间病房,只见病房内的脑死亡病人都像打了兴奋剂一般,不断在床上抓狂吐血。

两人来到车库,便在众目睽睽之下驱车离开。大泽和真看着监控探头,将放置在桌上的打火机拿起,熟练的点了支烟。

【半个小时后……】

绕过蜿蜒的山路来市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高峰实验室现如今无人值守,但实验室的每一条下山的路都设有几人把手的路障。两人拿着伪造手写通行证书,算是顺利蒙混过关来到安洞市市区。

以夜生活为主的安洞市,是所有城市夜里最忙碌的一个时段。孙妍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是凌晨三点,街上却还是如此繁华。自从进入高峰实验室后,除了年假以外她也没有在接触过这样真实的人间烟火。一直生活在靠海的庆海县,也非常想念那些自由自在的生活。

两人来到安洞市警局外,刚下车便有一个身材高大、身穿警服的男子上来迎接。

“刘哥,你总算来了。”

孙妍抬起头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警察,身高一米八几的他,不得不让一米六的孙妍仰着头看。笔直的眉毛神色静宁而安详,嘴角裂开一笑还有一个非常深的酒窝,憨态可掬。

“潘了,你说的那个地方在哪里?”刘朔也不想套近乎了,如果在晚一秒,他都觉得有种要被发现的迹象。趁现在实验室乱作一团,他也只好快一点找到安置的地方。

孙妍莫名觉得‘潘了’这个名字有点好笑,却一直忍在心里。

两人在潘了的带领下走进警局,迎面而来的就是值班台。中间一面巨大的墙体,两侧便是通往不同科室的路。孙妍巡视着周围,那股来自医院一样安静的环境,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实验室。

“他是你什么人?”孙妍的这个问题让在前头带路的潘了听见,他回过头看着刘朔,满脸都很期待刘朔能给出什么样的回答。

“这是我大学的死党,但不是同一个大学的。”

潘了无奈的继续带路,虽然他一直很习惯刘朔冷冷淡淡的性格,大学也只有他能受得了这种折磨了。

“你还想受处分吗?”潘了突然一声大喊,让还在嘀咕的两个人突然抬起头看着正前方。接着潘了便继续大喊道:“周惜,你一天天的。审讯不出来不要动手,到时候别人告你,你得赔多少钱。局里可不给你出。”

孙妍看着眼前手里拿着木棍的女生,如凝霜般的肌肤和干练的短发,一点也无法符合脸上那接近扭曲怒气冲天的样子。

周惜见潘了的到来,不服气的扔下手中木棍。便开始忙着其他事情,抬眼正好看到了正在审视自己的孙妍。

两人在潘了的带领下来到地下室,开启地下大门的时候那种轰隆作响的声音,让刘朔不自觉的在盯着周围看。要来到地下室,还有进入一间置放在警局后院的小房子。房子四周都做了隔音效果,所以潘了一点也不担心这样的声音能够引来人。

【三个月后……】

“来来来,我给你们带来了腊肉。这是即食的,我妈给我带来的,我都舍不得吃给你们整箱拿过来开开荤。”看着逐渐发福的潘了,孙妍一点也不相信他在外面的世界过的委屈。

刘朔和孙妍两人早上睡在地下室,晚上出来活动洗澡,已然成了日常习惯。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后面的习惯确实是一种非常折磨人的过程。

“说实话,你吃了几箱了?”刘朔一眼就看穿了潘了的隐藏,这不是发福的身材可以隐瞒的了的。

“别……别把我想的这么贪吃。我妈就给我拿来了两大箱,另外一箱还有一半呢……”

孙妍笑着点了点头,这个食量才像认识这么就以来最真实的数据。潘了看了看手中的表,拍了拍大腿说到:“我们还有一个紧急会议,你们先吃着,我先去开会了。”

说完,潘了正打开地下室通往地面的门,只见上面正站着五个全副武装的男人,手中的机枪正对准着他们三人。空气伴随着一声声枪响,瞬间从满是隔音的小房子里传出。

“刘朔……”

孙妍刚大喊一句,被从后背突袭的力量打中脖子,瞬间没了任何知觉。地下室浓重的空气伴随着地板上的尘埃,在她早已失去意识的眼前鼻腔来回飘荡。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