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烈日当空的中午,暖风在整个城市肆意蔓延。安洞市已经没有了往常那样令人心情烦躁的堵车,被那突如其来的暴动洗礼后也渐渐没了人气。

街道上一片混乱的景象让人惶恐不安,撞击爆炸燃烧后的汽车和被血迹染红的路面以及墙壁,那些刻进眼里的画面似乎都在告诉所有人,这一切都来的那么的突然,毫无准备。

四人驱车前往警局的路上,不免将原本轻松的心情也逐渐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在哪一个转角,就会突然蹦出一个或者一堆失控人暴徒。

“我们过去需要多久?”徐文小麦色的肌肤在副驾驶照进来的阳光下,显得格外亮眼。

没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按照往常的他们,巴不得不堵车。而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似乎他们想要快点、再快一点的到达目的地。但是刘欣知道,如果现如今加大油门,那轰天响的发动机声,她也不知道会引来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突然,刘欣紧急刹车停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央。众人随着她的视线看向远处,只见不远处的便利店玻璃门前正站着一个小孩。随着小孩异常的举动,让原本已经把手伸到车门的徐文停下了动作。

只见那孩子抓着玻璃门开始疯狂用额头撞击,伴随着一次次撞击,便利店内也响起了惨叫声。

周惜将车窗打开,对着小孩的方向就是一声大喊:“小朋友,姐姐在这过来啊。”

“你疯了吗?”冯伟涛急忙将已经把头伸出窗外的周惜拉回车内说到:“你没看到……”

“别……别说了,快倒车。”徐文突然惊慌失措的语调,急忙拍打着一旁还在转身看着后座周惜的刘欣。

众人看向小孩的方向,只见原本还在撞击玻璃门的他已经转过身。

目测一米五的身高,摆动着已经被三百六十度扭转的右脚,腹部早已被挖空往外暴露着剩余不多的肠子。四人看着面前这一幕,已经来不及恶心开始急速倒车往另外一条街道离开。

“刚刚你没有听到吗?”周惜责怪的语气盯着坐在一旁的冯伟涛,不耐烦的眼神反复打量着眼前这个她认为非常怂的男人。

“听到了又怎么样?你还想救便利店里面的人吗?”冯伟涛将屁股尽量挪开和周惜保持距离说到:“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你还想当一个救世主。”

坐在前面的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刚刚的行为两个人都有对错。

徐文看着周围一切熟悉的景象,耳边回荡着的却是冯伟涛话音刚落的那句话“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当一个救世主。”

人的自私往往都在一瞬之间,徐文一直觉得自己终于从默默无闻到无比伟大,是自己和家庭的救世主。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到达警局的时候,依旧是一片狼藉的景象。刘欣已然不顾里面是否有危险,冲进档案室就是一顿翻找。被突然扔在门口的三人,顿时失去了安全感一样,看着周围寂静的环境,背对背的围成一个圈。

“太好了,还有人在。”

三人突然寒毛竖起,开始环顾四周想要知道这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他们已经进化到可以千里传音了吗?”周惜抖动的双手紧紧握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树枝。

“我在你们楼上。”

三人抬头,看向警局二楼。只见窗户上正探一个脑袋,坚毅的脸颊上还沾着一点血迹。

“张鹏涛,庆海县驻海部队特殊分队队长。”

见三人满脸疑问,张鹏涛也只好自我介绍了起来。此时刘欣也从警局内走了出来,手里多出了一份用黄色档案袋装着的文件。

“庆海县的……”

周惜喃喃自语的看着眼前这个刚毅的男人,脑海中瞬间蹦出了在哪里看到过的想法。

“你就是庆海县派出的三百号军人中的其中一个?”刘欣咬着手里刚刚从冯伟涛手中抢过来的火腿肠,支支吾吾的说到:“你们不是都在任务失败的时候撤离了吗?”

张鹏涛从舒服的沙发靠背上坐起身,看着眼前的四个人叹了口气。

“撤离确实是撤离了,但是我们特殊部队的六个人只剩下我一个活着。等我从柜子里逃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判定我们全部阵亡了。”

“那你来警局是……”

面对刘欣的追问,张鹏涛也不好继续隐瞒下去。

在逃出大厦的时候,那些突如其来的负罪感差点把他压的喘不过气,似乎所有人的都因为他而丢掉了性命。车祸满满的街道上,瞬间响起了安洞市即将摧毁的广播。这一刻他才反应过来,他除了逃出城去别无他法。

张鹏涛来到出城高速之时,便目睹高速路口上那场屠杀。如果不及时离开,这个城市和他将会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又该去哪里呢?

张鹏涛反复在脑海里翻阅安洞市的地图,他才恍然想起来地图上标记的防空洞的位置正是这个城市唯一一家警局。

安洞市虽然占地面积宽广,但实际上并没有开发太多的区域出来。所以高峰山火的时候,许多人都没有担忧这场山火可以危及到他们的生命安全。

四人在了解之际,周惜才反应过来看向窗外。天空从原本的蔚蓝色变成血红色。火烧云的震撼,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叹为观止。刘欣赶忙将防空洞的门打开,四人便躲进这个可以让他们暂时安全的地方。

张鹏涛将手中剩余不多电量的手电筒打开,才勉强将这个常年不见阳光的地下室照亮。

只见刘欣早已将办公室中备用的半箱蜡烛拿了下来,沿着墙壁逐根点亮。环顾四周,地下室的范围有足足四十平米。靠着墙壁的就是三层货架,货架上摆放着大大小小已经发白发霉的纸箱。或许就是这暗无天日的原因,不仅纸箱明显的霉菌痕迹,空气中都充斥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四人没有抱怨这个事情,毕竟再这样一个乱世中有这样的庇护所,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了。

徐文将最高处的箱子拿下,只见里面正放着许多的即食罐头,保质期都长达十年。

“哇塞,这些罐头要是存个十年,十年后岂不是古董了。”

张鹏涛听着周惜的惊叹,似乎这些食物他丝毫没有觉得惊讶。在部队野外训练的时候,这些罐头就是他们保命的源头。

“唉唉唉,你们快过来看。”冯伟涛挥着自己厚实的手,急忙将手中诺大的纸箱放在地上。

只见箱子内存放着许多完好的腊肉,似乎在这个空气满是霉味的地方有了一点肉味。

“这个应该不是用来紧急使用的吧?”刘欣蹲下身,摸着三层厚的纸箱却是干燥的。

这个防空洞建造完成到现在才不到八年,这里面的食物都应该存在或多或少的损坏。但偏偏这个存放腊肉的箱子,却是非常完整而且干燥的。

“这就说明,这个防空洞其实一直都有人在使用。”徐文将拿在手中的衣服递了过去。

崭新的衣服被透明包装袋包裹着,众人随着徐文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坐落在角落的箱子里,正放着数不清的衣服。周惜将衣服包装撕开,四人才看清楚这是一套完整的防护服。

“为什么防空洞里会有这种东西?”

张鹏涛的疑问瞬间点醒了刘欣一样,将刚刚放在一旁没有理会的档案撕开。

在烛光的照耀下,他们终于看清了档案袋上赫然印着的标题。

【脑死亡研究计划】

这份绝密档案上,清楚的将所有的病人资料记录的无比详细。字里行间中,将那所有研究的过程清楚展现在四人面前。

张鹏涛突然抓住刘欣举着文件的手,神情瞬间严肃的盯着还没来得及反应的三人。

“有人……”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