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霞光升起 > 第十五章 糟糕

第十五章 糟糕

第十五章糟糕

古丹凤和二妹玲子先起床,三妹招娣还在睡懒觉。

姐俩忙碌了一早晨做好了早饭,只等着爹爹回来。

古丹韵一直在院子里准备进城要带的东西,干着干着活,他有些饿了。

“姐,我去湖边找找爹爹,这都啥时候了,还不回来,我都饿了。再说,一会儿咱俩还得去县城,再晚就贪黑了!”

“心急什么,爹爹每天早晨都要去湖边溜达溜达,你又不是不知道。奇怪了,每天这时候也该回来了。”

古丹凤一边和弟弟说话,一边往门外张望。

祖母从自己屋里走出来,她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

“凤儿,你爹还没回来呢?”

“没有,奶奶。不过也快了,一会儿就能回来。”

“玲子和招娣儿呢?”

“哦,她们两个都收拾自己的衣服呢,一会儿要去湖边洗衣服,奶奶你有没有要洗的衣服,我帮你拿出来,让她俩给你洗喽!”

“没有,你前两天不是刚给我洗完吗。老太婆了,哪能换的这么勤。快招呼她们两个出来吃饭。一会儿你和韵儿还要进城,时候不早了,别耽搁了时间。你爹爹的饭给他留起来。”

“再等等吧,奶奶!一会儿,我和韵儿赶三叔的驴车去,不会耽误事儿的。”

奶奶听说是要用她三儿子的驴车,奇怪地问道:“咱洼里那个驴车跟你三叔的命根子似的,舍得给你们用?”

“咋舍不得,今天早晨我在门口碰到书记老钟叔了,我说要借队里的驴车去县城,他都没说二话,让我直接去找三叔,他还让我给他捎带几包香烟回来呢。”

“哟!我们凤儿是越来越有面子了,连钟书记那么抠门的人都答应给你用洼里的驴车了?”

古丹凤很骄傲地和祖母说道:“那是当然,钟书记和别人办事儿是挺抠门儿,不过我和他儿子是同学,求他办事儿,他还没说过不字儿呢。”

祖母摇了摇头,看得出来,她似乎不太认可孙女儿的说法。

“凤儿,你不知道,就是因为你和他大儿子打小就是同学,所以啊,他家大小子看上你了。正要找人来咱家提亲呢。”

“什么?奶奶,你说什么?”

祖母的话简直就像晴天霹雳,一下子让古丹凤蒙在了当场。要知道,在古丹凤心里可是有心上人的。

祖母慈祥地说道:“傻孩子,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啊!”

古丹凤没想到祖母竟然看穿了钟书记的用意,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老人看问题就能看到点子上,要不然人们怎么经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

祖母今天如果不说出来,自己还一直蒙在鼓里呢。

这时候,祖母突然又好像变成了一个诗人。

她迎着初升的朝阳,金色的霞光拂过她的脸庞,使她看起来更像一个慈祥的活菩萨。

祖母对着远处的东平湖,有感而发。

“朝霞铺满湖面,

荷花正在盛开!

甜蜜的爱情啊,

即将到来。

美丽的姑娘,

备好了嫁妆,

你只需耐心地等待!”

古丹凤没有被祖母即兴吟诗所表现出来的陶醉样子给吸引,她觉得此时祖母倒更像是回忆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爱情,看样子她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她看着古丹凤,脸上的笑容像鲜花一样灿烂。

奶奶说的钟书记家大儿子叫钟超美,名字起的蛮霸气。那个年代很多老人给孩子起的名字都叫什么“建国”、“国庆”、“赶英”、“超美”什么的。

老钟叔可是个有觉悟的人,在起名这件事儿上更是不甘人后,他给大儿子起名叫钟超美、二儿子叫钟超英。在他们家,通过孩子的名字就可以体现出咱社会主义大中国不但要把那些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英国赶上,而且还要超过他们,把他们远远地甩在后边。

不过,古丹凤可不关心老钟叔的儿子名字起的怎么样,此时她的心里就象用十五个担水桶担水————七上八下。

古丹凤非常了解老钟叔家的大儿子,他们两个人从小就在村里一起上学,又去乡里、县里读书,而且一起毕业,一起回到村里。

两个人都是古楼村为数不多,文化比较高的人,听说钟书记最近还准备安排他儿子去学校里教书。

虽然两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是钟书记的大儿子上学时却没给古丹凤留下什么好印象。

他既没有继承他爹爹魁梧高大的身材,更没有他爹爹雷厉风行的气质,相反却长得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唯唯诺诺的性格,一点儿男子汉的气魄都没有。尤其是学习成绩,简直差的一塌糊涂,连古丹凤的一半儿都不如,所以古丹凤从内心里从来就没有瞧起过这个人。

古丹凤想,“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想的,竟然偷偷摸摸地喜欢上了自己,自己可真傻,怎么就没感觉到,没看出来呢?”

怎么办?

老钟叔如果真的来提亲可怎么办啊!

万一父亲再答应了这门亲事可就更糟了!

姑娘的心彻底凌乱了。

古丹凤此时开始后悔早晨和老钟叔说借驴车的事儿。她心里很慌乱,但是面上还很镇定。

“奶奶,那这驴车我不借了!”

“呵呵,不借就不借呗!但是,你和韵儿要走着去啊,等你们走到县城,这鱼还不都变成臭鱼了?”

“那、那可怎么办?”

奶奶微笑着说:“凤儿啊!既然人家都答应你了,这车吗,你该借还得借,至于接下来的事儿,顺其自然喽!”

......

祖孙二人正说着话,大黄狗突然从院子外边跑了进来。

韵儿吆喝着:“大黄!大黄!过来!”

大黄狗好像没听见,先围着院子转了一圈。

然后跑到老祖母面前温顺地闻闻,突然一转身像韵儿扑去。

古猛随后出现在门口,嘴里叼着烟袋,一缕缕青烟飘飘悠悠地从他嘴里冒出来,在微风吹拂下转瞬间消失不见了。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始吃饭。

气氛很平静,没人说话。

古猛吃完饭。

“凤儿,这是你伊霞妹妹给我的药方,你和韵儿今天去县城,帮她给她娘抓几副药回来!”

古猛说着话,从怀里掏出那张已经变黄的药方纸。

“行!爹,喜姑姑的病怎么样了,我还想去看看她和霞妹呢!”

“啊!她还是老样子,不过看起来好多了,先生说再吃完两副药就没事了。你俩这次去县城可千万别忘了啊!”

“忘不了,放心吧爹!”

祖母说道:“猛啊!该来的总会来,该去的总会去,有些事儿啊,你该放下就放下吧!”

“知道了娘!”

古猛虽然对母亲的话一直是言听计从,但是此时此刻听到母亲说这些富于哲理的话,他的内心变得更加迷茫,说是放下,可是哪能那么容易呢?

祖母接着说道:“凤儿,你和韵儿从县城回来时顺便去趟乡中学,看看你二叔!他很久没回来了,给他带个话,就说我想他了。”

“好的,奶奶,我和韵儿也该走了,天黑前我们就能回来!”(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