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霞光升起 > 第一百六十章 破 土

第一百六十章 破 土

第一百六十章 破 土

云柳才伸手从兜里掏出一只烟卷,慢慢地又摸出了火柴,他点上烟卷儿,吧嗒吧嗒吸了两口,眯着眼睛看着顾国栋。他心想,嘿嘿,原来是你小子把盗墓贼引来的,还在这儿跟我们装蒜,有模有样地讲故事。你天天往墓地跑,那些贼人肯定认为墓里有宝贝。想到这儿,云柳才不由得为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吃了一惊。

难道,难道老云头真有什么好东西带走了?

云柳才心里咯噔一下子,莫不是顾嘎子发现了什么?

此时,云柳才仔细的观察着顾嘎子的反应,可是他一时也不好断定自己的想法对不对。

吉喆又耐不住性子了。

“哎呀,柳才伯!于书记问你话呢,到底是咋回事嘛?”

云柳才抬头,吐出一大口青烟,烟雾从他口中徐徐飘起,在空气中渐渐铺散开来,就好像一朵万千变化的云彩,奇怪的是这朵云彩逐渐变成了一个张牙舞爪的魔鬼模样,忽忽悠悠冲着顾嘎子飘过去,顾嘎子双眼迷离,正好看见一团烟雾飘到他眼前,他突然“啊!”一声又晕了过去。

顾嘎子三番五次地晕过去、醒过来,醒过来又晕过去,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没人再关注他,反正这小子一会儿还会自己醒过来。

众人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云柳才。

云柳才又吸了一口烟,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可把吉喆急坏了,他恨不得上前给老头两下子,可他还没那个胆量。

云柳才缓了一口气,才慢悠悠地说道:“于书记,你不知道。我今天晚上打更的时候,刚出家门,看到顾嘎子往黄石岗那边跑,这小子这几天好像着魔了,不知道为啥,晚上总是往那边跑。我心里纳闷,就找到云吉释,我俩一起去了黄石岗。顾嘎子要干啥咱不知道,但是我俩看到了,看到了......”

说到这儿,云柳才突然把话停住,他看看云吉释,云吉释冲着他点点头。他又看看顾嘎子,顾嘎子也不知道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反正是双目紧闭,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吉喆催促道:“哎呀!柳才伯,你是不是要把人给急死。看到啥了,看到啥了嘛?你倒是说啊!”

旁边的人也跟着呼应。

“对对,柳才伯,看到啥了?”

“看到啥了?你快说啊。”

“柳才叔,你倒是说啊!”

......

云柳才一字一句地说道:“看到了,看到了一伙儿——盗墓贼!”

于书记和众人听说来了盗墓贼,都立刻瞪圆了眼睛,更加吃惊了。

“什么,有盗墓贼?”

“这么说来,溪訾他爷爷的墓是让盗墓贼给挖开的?”

“盗墓贼怎么会跑到咱村来?”

......

此时,屋里一下子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云吉释这时候对云溪訾说道:“溪訾,是你误会顾嘎子了。另外,我们发现顾嘎子的时候,他已经被那伙盗墓贼给活埋了,幸亏我们去的及时,不然他可能命都没了。”

云溪訾还是有些不相信。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盗墓贼怎么会挖我爷爷的坟。”

于书记继续问道:“柳才叔,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和阿释放孔明灯把他们吓跑了。但是,于书记,顾嘎子会不会和他们有什么瓜葛呢?那里有好几座墓,他们为什么偏偏会选择老云头的墓动手?这些事儿咱就不得而之了。”

于书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还是没弄明白其中的缘由,看来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儿很蹊跷啊。

顾嘎子似乎仍旧处在昏迷中,还没醒过来。

云柳才说完话,解开腰上挂着的水壶,对着壶嘴喝了一口水含在嘴里,然后“噗!”地一下喷到顾嘎子脸上。

顾嘎子打了一个激灵,这回彻底醒了,精神了。

“哎——!哎呀,我不是在做梦吧?”

云柳才说道:“做你个大头鬼的梦!好好休息,别再出去了。”

......

于书记嘱咐顾嘎子老伴儿,晚上一定看着他点儿,千万别让他再往黄石岗那边乱跑了。

大家没再过多耽搁,离开顾嘎子家后各自回家。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刚刚方亮,顾嘎子、云溪訾、李寡妇三家陆续开始举行迁坟仪式。三家都是由云柳才主持,依次进行。

云柳才对这些殡葬、祭祀的事儿很熟悉,也很讲究。他一身黑衣,戴着高帽,手里持着一个拂尘,口中念念有词,带领着七、八个人开始干活。

李寡妇家第一个开始,她和儿子狗胜,披麻戴孝来到狗胜他爹坟前跪下,墓碑上清晰地写着亡夫——李体仁之墓。

李寡妇走上前,她轻轻地抚摸着墓碑,只有在这时候,只有在面对着自己丈夫的墓碑,她才会真正想起自己的名字——李琴。

李琴丈夫的名字刻在墓碑上,而她自己的名字却深深地刻在心头,村里人都习惯叫他李寡妇,很久了,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她叫什么。

云柳才领着年轻人开始破土。只见他先是摞摆祭品、焚香烧纸,然后躬身祭拜,念了一段破土咒。

“元始安镇,普高万灵。

岳渎真官,土地袛灵。

左社右稷,不得妄惊。

回向正道,内外澄清。

各安方位,备守家庭。

太上有命,搜捕邪精。

护法神王,保卫诵经。

皈依大道,元亨利贞。

......”

念毕,他大喊一声:“破土——!

......

所有的程序进行的都很顺利,李琴家这边刚刚结束,那边云溪訾家的人也开始忙活起来。

正当大家忙碌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迁坟现场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儿。

顾国栋在他爹坟前没流多少眼泪,可是当云溪訾他爷爷的尸骨被从新安放到一口新棺木里的时候,他却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扶着新棺材,鼻涕一把、泪一把,哭的死去活来。现场一起干活的人们都惊呆了,云吉释和吉喆、云亮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拉开。

村子里来参加迁坟的人们相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顾嘎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疯了?

中邪了?

顾嘎子根本没在意大家对他投来的异样的目光,因为没看到棺椁里的玉貔貅,顾嘎子有些丧失理智,他的全部心思都在那件儿宝贝身上。他心想,那个宝贝呢,宝贝哪去了?

顾嘎子伤心啊,盼了这么久,早不动手,晚不动手,自己决心动手了,还被盗墓贼给盯上了,到底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定是那几个盗墓贼得手了,对!就是他们,我要找到他们,一定找到他们,不能白白便宜了那几个人。”(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