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霞光升起 > 第十二章 媒婆

第十二章 媒婆

第十二章媒婆

云吉释说大嫂不懂,是有一定道理的。

大嫂平时在家里孝顺婆婆、相夫教子,除了洗洗涮涮就是缝缝补补。因为自家地里的活计不多,所以她很少出门。在大嫂的眼里,自己的男人就是天,虽然他很少回家,可是每次回来带给她的都是从心里往外的无比幸福和满足感。

大嫂的观点和自己的婆婆有些相似,要不然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她们都认为男人在外面干事儿是天经地义的。

女人只有把家里照顾好了才是根本,才能给自己男人心灵上的支持和精神上的力量。

云吉释和大嫂说完话,起身往母亲房里走。

“嫂子,娘说找我啥事了吗?”

“我不知道,你自己去问吧。”

大嫂说完话,迈出门槛又去院子里洗衣服。

云吉释一边走,一边纳闷儿,平时母亲每次和他说话都是主动到自己屋里来,轻轻地推开门,先看看自己在不在屋里,如果在,她就喜笑颜开地在自己身边坐下,拉着自己的手说话。

人家都说父母最疼爱的是“大孙子、老儿子”,可是母亲在这个家里最疼爱的却是自己。

他清楚地记着,小的时候家里有好吃的、好玩的东西,母亲总是偷偷地背着兄弟、姐妹们多给自己一些。有时候母亲偶尔忘了避讳对自己的宠爱,就会招来兄弟、姐妹们的嫉妒。当然了,那时候因为这些事儿大哥、二哥偶尔还会背着母亲揍自己一顿。即使挨了打,他也从没向母亲告过状,就算鼻青脸肿,也坚持说是自己磕碰的。

回想起来,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云吉释直到现在每每想起这些事儿来还会感到无可奈何,感慨儿时的不懂事儿,感慨母亲的不容易。

现在自己和兄弟、姐妹们都长大了,大姐嫁了人,二姐也有人来提亲,就快要嫁人了。两个哥哥都娶了媳妇。弟弟、妹妹们也不再和自己争宠,也没再发生兄弟之间因为这些事儿而闹别扭的情况,这让云吉释感到欣慰了不少。

他心里有时候就想,长大真好。

云吉释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加快了脚步。

云吉释的母亲在屋里正和村里的张媒婆说话。

“妹子,你这一来啊,我就知道是为我们家棒子的事儿吧!”

“对对对,你看,嫂子就是个爽快人,那我可就开门见山说了。”

张媒婆矮胖的身材,腰和屁股一样粗,典型的陀螺体形,身体由于肥胖而显得两头尖、中间粗。用一句玩笑话说,如果摔倒在地上都不知道应该先扶哪头。

张媒婆长得圆脸蛋,下巴颌上的肉肥嘟嘟的,不过两片嘴唇却薄薄的,她这张嘴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平时在村里一天“叭叭叭”的,死人都能让他给说活喽。

“大山嫂子,吉释这孩子快二十了吧,也该说门亲事了。我听说大山哥在世的时候也没给他定门亲是吧!”

“唉!不瞒你说,自从他爹过世以后啊,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儿,都是他大哥操心。我老了,也没这个精力了,有时候想管一管,也是力不从心啊。你看偏偏现在这个时候,他大哥一天忙的连个人影都难得一见,也没心思给他张罗这些事儿。还得靠你们这些当婶子的多操心啊。”

“那是、那是,咱家吉释长得是一表人才,又有学问,要文能文,要武能武,一般人家的姑娘还配不上呢。说起来啊,这十里八乡的好姑娘我倒是打听了不少,特别是咱村西头的老赵家三姑娘,南头的云三家二姑娘不但人长得俊俏,干起活来更是没得说,家里家外都拿得起放得下,最重要的是孝敬老人啊,现在娶个媳妇孝顺老人比啥都强。这几个姑娘啊,很多人家都惦记着呢,咱们这是老感情,我看吉释回来了,就急着跑来跟你说这事儿。嫂子你和吉释说说,有时间我领着他去姑娘家相看、相看,说不定就相中了哪个呢,你说是吧。相中了咱就娶回来,来年啊,新媳妇儿肚子争点气,让嫂子你再抱上个大孙子。”

张媒婆一席话说得云吉释的母亲眉开眼笑。

“话是这么说啊,可是你看现在我们这个家,老大、老二都是前两年刚娶了媳妇,为了这两门亲事,也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家里都折腾空了,日子不好过啊,就希望啊,定亲的时候人家姑娘家能少要份彩礼钱就知足了。”

“是是是!嫂子说得也对,不过现如今每家、每户的日子都不好过啊。像咱家这样能吃饱、喝足,就不错了。你看今年这天气,到现在还一滴雨也不下,再这样下去,今年地里的庄稼又没戏了,家家户户免不了还得领国家给的救济粮,老天爷这是存心要把咱村的人往死里整啊!”

张媒婆一边说话,一边摇起了扇子,鬓角的一绺头发随风忽上忽下地飘着,很滑稽。

......

云吉释来到母亲的屋里。

他一进门,正对着一张八仙桌,两侧分别放着两把高背椅子,母亲坐在八仙桌左手边的一个椅子上,右边坐着一个看起来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妇人。

云吉释看着眼熟,但是一时又有点想不起来是谁,于是他也没有和那个妇人打招呼。

他一脸疑惑地问道:“娘,你找我?”

“棒子啊,快过来,你看看谁来了?”

云吉释走到母亲近前,离着那个妇人也近了些。终于认出来了,这不是村里的张媒婆吗,外号“张没准儿”。

母亲立刻说道:“这是咱村的张媒婆,你忘了?你小时候还抱过你,给你糖吃来着。你婶子啊,今天到咱家来,是给你提亲来了!”

母亲喜笑颜开。

“哟,吉释啊!这几年没见可是长得帅气了!你看看,你看看,老天爷咋这么偏爱咱云家呢,你看这个头啊,不高也不低;这身材,不胖也不瘦,这小伙儿哪个姑娘见了不喜欢啊......”

云吉释听着张媒婆说话,耳边就好像有一大堆苍蝇在嗡嗡,厌恶的只想吐。

他心里不由自主的“咯噔”一下子,看来今天在云溪訾家门前吉喆和自己说的那些话果然是真的,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张媒婆这么快就来了。

云吉释想了想,决心要好好对付她一下,一来是对她管闲事表示不满,二来也想借此机会让她断了给自己提亲的念头。

于是他对着张媒婆说道:“噢!我知道了,就是咱村传说中的乱点鸳鸯谱的‘张没准儿’啊!”

“你!你!你你你......”

张媒婆刚才还一副笑呵呵的样子一边看着云吉释,一边在夸他。这会儿听到他这样说自己,气的直喘粗气,用手指着云吉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她胸脯气鼓鼓的挺起老高,胸前的一对奶*子显得更大了。

“张没准儿,你今天该不是要把谁家还没过门的媳妇儿许配给我吧!”

云吉释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

从前他就听村里的人,还有两个嫂嫂唠嗑时提到过这个张媒婆。她这个人,一个女孩儿许两家的事儿可没少干,就是为了能多要几个说媒的钱。

由于她的极度不负责任,害苦了村里、村外多少痴情男女,有多少人有情人都是她给生生拆散的,又有多少不幸的婚姻都是她一手造成的。想到这些,云吉释逐渐产生了疑问,难道母亲不知道张媒婆的为人吗,今天怎么还把她请到自己家里来了?

“棒子,怎么和婶子说话呢,啊!?你这孩子没大没小,快给你婶子赔个不是。”

云吉释一脸的调皮相对着母亲说:“娘,让我认错也不难,除非,除非——”

母亲生气地问:“你这孩子,除非什么?”

“除非————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张媒婆听到这些话,立即一甩袖子,起身就走。她也就是因为还给云吉释的母亲留着一点儿薄面,没有开口大骂,不然依着她沾火就着、睚眦必报的脾气,一张嘴非把云吉释骂个狗血喷头不成。

“今后你们家的事儿就算拿八抬大轿来请我,我都不管了。”

母亲紧走几步送张媒婆到门外。

“大妹子,你看这孩子不懂事儿,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张媒婆真是气坏了,两条腿像生了风一样,走起路来一双大奶*子在胸前乱颤,屁股扭得更欢了。

不一会儿她的人影就消失在云吉释家门口。(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