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混世圣猴 > 第五章:灾起(五)

第五章:灾起(五)

就在孙悟空叉腰埋汰站于半空的奎木狼时,嘎吱!青铜大门再次被推开,这次又走出一人,身高五尺四寸,披着黑袍感受不到一点修为,带着神秘,带着一张猴头面具,左手握着一把六尺赤色钢枪,枪身上隐约浮现三字“女儿红”,微微一抖,枪尖散发着幽幽的寒芒,如被关在笼子里等着嗜血的野兽,又似乎在警惕着暗中的一只老狐狸。

这里的动静也吸引了尝试进入五色光柱无果的陆言殇与无支祁,有一股情切感在此地己方之人心中,这个带着猴头面具的人到底是谁?尤其是陆言殇,有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

猴头面具人握着赤色钢枪径直走到五色光柱前,没有人阻止他的靠近,潜意识里大家都认同了此人,这很奇怪却又觉得合情合理,就连这里明面上唯一敌对的奎木狼也看着,他的第六感与嗅觉异于常人,从此人出现到现在,脑中的警报就没有停过,比面对孙悟空还强烈,他身上有一股快要成为实质的血腥气,是那种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才会有的血腥气,他到底杀了多少人,血腥气中还有神性颗粒,他屠过神,而且不止一位。

奎木狼一脸警惕加意外的表情,让本就对猴头面具人有亲切感的众人放心,此人与天界无关,更近一步确定灵明石猴与通臂猿猴的突然出现也与其无关,显然这个猴头面具人才是青铜大门的主人。

站在五色光柱的猴头面具人好像发现奎木狼地盯视,回头,透过猴头面具上的眼孔回看,发出沙哑不辨年龄的声音说了一句不太相干的话。

“死便死了,又何须再次唤醒,她还是她吗?小心百花羞,魔尊没有那么好心!”

就是这么一句大家都听不懂的话让奎木狼后背全是冷汗,多少年了没有这种吓出汗的感觉,他是如何知道自己心灵深处最大的秘密?

猴头面具人看着奎木狼不知所措的表情没有再说话,回过头看着面前的五色光柱,伸出右手凭空一吸一抓,青铜大门迅速缩小至一块令牌大小飞到他的手里,猴头面具人看了一眼迷你版的青铜大门,朝着光柱用力一压,他这是想要以青铜大门为媒介打开进入中心的门户。

青铜大门与五色光柱相互摩擦发出一连串让人牙酸的声音,火花四溅,不行吗?就在大家都心灰意冷的时候,猴头面具人拿着青铜大门的右手同样五色光芒溢出,五行能相生,那么也可以相克!猴头面具人的五色光芒纷纷对应五色光柱的被克制光芒,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给我进去!”

猴头面具人大吼,全部力量都用来与五色光柱较劲了,失去了一切隐蔽自己的手段,这次是一个少年的声音,难道他还是个年轻不像话的少年郎!由于五行相克把五色光柱的大部分力量消去,顺利地把青铜大门硬生生的按了进去慢慢变大。嘎吱,青铜大门打开,武平昌与男婴昏迷倒在地上,不远处五行菩提子散发大道的规则支持着光柱冲霄!

猴头面具人一步跨入,陆言殇无支祁随后跟入,轰隆,随即青铜大门关闭变回令牌大小飞向内部的猴头面具人,握住迷你青铜大门,再次与外界隔绝,外面的人面面相觑,刚才是什么神仙操作,喂,我们还在外面!

刚从后面跟进来的陆言殇速度很快,已经把昏迷地武平昌抱在怀里,男婴抱在武平昌怀里,被武平昌用双手紧紧的护住,身上满是伤痕,情况不太妙,武平昌的生命气息在下降,落得如此是因为她第一时间保护怀中男婴,无支祁也有些着急,可还是一脸郑重警惕的看着猴头面具人,

“你到底是谁?”

猴头面具人把青铜大门别在腰上,左手中赤色钢枪依旧被他拿着,散发着嗜血的危险气息。

右手缓缓往脸上的面具移去,无支祁紧了紧手中黑色的钢叉,只要对面的有什么不对就先捅出三个窟窿先,可是等到猴头面具人摘下面具与兜帽,支无祁与正在照顾武平昌的陆言殇都呆住了,他们不敢相信,在猴头面具人与昏迷的武平昌之间相互看着,因为对面少年活脱脱是一个女扮男装的武平昌,就像他们第一次见到从空间风暴掉下来的武平昌,那时的第一映像就是:真乃乱世佳公子,偏偏美少年,若是女的定也倾国倾城。可怜无支祁把当时的武平昌当男子看待,少了先机,拥有他心通的六耳猕猴陆言殇当了一回老狐狸,后面就是各种的操作,暖男与霸道总裁的合体,该暖则暖,该霸则霸,最后就是抱得美人归。

陆言殇现在看着满头银白头发的猴头面具人,不免有些唏嘘,发现自己是有些对不住无支祁了,再仔细一看,与武平昌还是不一样的,猴头面具人多了一些阳刚少了一血阴柔,黑袍下结实的身体也不带一点女性特征,也无宝物屏蔽性别,可以确定猴头面具人是位非常年轻的少年,或者说他修炼到通玄境界时很年轻,不管这些,他与武平昌很相似定有关系,冥冥中的与自身血脉相连地感觉一直没停,他到底是谁,黑袍遮盖了他心通。

“你到底是谁?”

陆言殇与无支祁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是你的儿子!从未来来的。”

猴头面具人指了指被武平昌抱在怀中的男婴!也不管他们错愕的表情继续说道。

“这小子在说什么胡话,我儿子才刚出生,还未来来的,骗猴子呢?不对,你猴子,你们全家都是猴子!”

猴头面具人说的话对无支祁倒没什么,以为是挑衅自己,有些发火,而在陆言殇听来每一个字都是一柄重锤砸下,每一下心里就咯噔一声,那是他自己的心里话,听完后陆言殇下意识的要说话却又被猴头面具人提前说出。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心里话?”

猴头面具人指着自己耳朵继续说道,算是解答了。

“我现在可以证明我是你儿子了吧!”

这招从来都是陆言殇自己在别人面前玩,现在自己也被玩了,真是风水轮流转,终于开始明白兄弟们为什么那么恨我,咬牙切齿的那种,是不好受。

“你信了吗?”

听到猴头面具人的问话,陆言殇苦笑着点了点头,血脉相连骗不了人,他心通骗不了人,最主要的是作者让我相信了。

“现在我需要给我母亲疗伤,等好了我自会把一切来龙去脉与你们说清楚。”

说完猴头面具人来到母亲武平昌面前,把左手的赤色钢枪向着天空一扔,扔到半空后赤色钢枪自动如血水分解重组,变成一把赤色的大伞悬浮半空护住伞下之人,蹲下,左手把着自己母亲武平昌的脉,右手虚抓,从体内空间中取出一个金镶玉的玉盒,打开,里面装着一颗七彩霞光的丹药,异香内藏,最可爱的就是还有一朵小白云在环绕旋转,一看就不是凡品,猴头面具人拿起丹药小心翼翼的撬开武平昌地嘴,轻轻塞入,丹药入口即化,左手运气进入母亲武平昌身体帮助消化药力。

抱着武平昌的陆言殇还是警惕着猴头面具人,不能全信,虽然证据充足,但想想突然大街上有人跑过来说是我是你儿子,都会有些懵逼的,(遇到这种情况,作者表示会打得他叫爸爸!虽然都是爸爸,但棍棒底下出孝子啊。)现在陆言殇在慢慢消化自己儿子都这么大的事实。而无支祁则没那么多顾忌,黑色钢叉就对着猴头面具人的脑袋,好像下一秒就要刺下去。

“父亲,无支祁叔叔,不用这么提防我,我是不会害我母亲的,这颗名叫黄泉破命丹,如其名,使得黄泉破开把命归来。”

猴头面具人刚说完,武平昌眉心一根透明的细线透过赤色大伞与天空相连,轰隆,五色光柱上方乌云密布,似有天劫来临。

“虽然不是让死人复活,但更改命数也算逆天而为,这天劫就是来惩罚这个要逆天改命之人的!”

猴头面具人说完看向天空,还有一条黄色的河流起起伏伏在乌云中。

“第五十次,改变命运的机会来了!”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