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混世圣猴 > 第十一章:灾起(十一)

第十一章:灾起(十一)

不知洞洞天内,白发少年从天上归来,终于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伸出左手递出母亲命魂凝结的白色珠子,就叫命魂珠吧。

陆言殇接过白发少年手中妻子的命魂珠,看着那张与自己妻子武平昌一般无二的脸,不由苦笑,样子全长成平昌的模样了,也好,男生女相是有福,接着摇头,自己怎么也信起这个了,这难道就是做爸爸的感觉。

突然武平昌额头连接黄泉的丝线开始发出嘎吱嘎吱声,噔…一个拖长音,连接黄泉的细线崩断。

“快!把母亲的命魂珠打入眉心!”

一旁看着的白发少年在细线崩断的第一时间喊出。

陆言殇现在是对自己这个从未来回来的儿子百分百信任,拿着命魂珠拍向妻子武平昌的眉心,命魂珠如掉入水中般融了进去。

轰隆隆!黄泉在细线的崩断后慢慢隐没于虚空中,因黄泉出现破碎的空间也在慢慢修复,只是天上再次有乌云汇集,天劫又要来了吗?白发少年刚要踏出迎击天劫,天劫乌云就被天外飞来一道赤色刀芒斩散,不带任何大道的法则,是存粹的力量凝结,这是何等恐怖的肉身才能做到。

没等众人唏嘘感叹,随后传出的一段对话,有些让人满脸黑线。

“呱噪,在本皇所统治的世界中,天界的天劫来得太过猖狂了!元始老匹夫,你们天界竟然如此不要脸,来本皇妖界如是回自家般随意,气煞本皇,呀呀呀!再吃本皇一招黑虎掏心!”

“病猫,休要血口喷人,与天界何干,那是冥冥中对触犯禁忌的惩罚!我哔哔哔,你就缺了个德吧!看你干的好事,你都把天劫转移过来了。哎呦,你往那里抓呢!去你的黑虎掏心,这明明是猴子偷桃!”

看样子妖皇吕太先与元始天尊在宇外大战占了点上峰,居然还能有闲心帮助自己对抗天劫,导致最后天劫到了他们那里。大恩不言谢,这份恩情记下了。不过按照他们的境界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只是堂堂妖皇所用招式太不厚道了。

另一边,不知洞洞天里的奎木狼或者躲在暗处的仙官们都接到元始天尊暗中传出的命令:干掉六耳猕猴、通臂猿猴、赤尻马猴与武平昌,活捉白发少年与那个半妖男婴!无需担心六大圣,现在东西两界合作,他们不会出手,必要时可以开启神兽模式。

同时,白发少爷也接到妖皇吕太先的传音提醒,敢情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也不压身,自己怕是有些报答不完了,欠着呗。那么终于可以进行接下来的计划了,可是,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白发少年回到父亲陆言殇的面前,看着怀中的母亲,还有母亲怀中熟睡的自己,在无知觉中依旧抱着紧紧的不松手,左手虚抓,又一个金镶玉的玉盒出现,打开,这次是一颗普普通通的白色丹药,没有什么光芒与异象,只有浓浓的奶香,谁再说是旺仔牛奶糖我和谁急。白发少年拿起放入母亲嘴里,入口瞬间化成药液滋润全身每一处地方,充满着生机,连白发也在慢慢转黑变长,这是人体内的生命在复苏,机体在恢复,皮肤变得比之前还好。武平昌的睫毛微动,离醒来不远了。

“你给你母亲吃的是什么?效果如此之强!就是吸一口她身上流散出来的药力,都能感觉自身多出了一些寿命。”

陆言殇已经开始认同白发少年是自己儿子了,毕竟连着拿出两颗非同一般的丹药,还都无偿给了自己妻子,不是亲人是无法那么坦荡的做出来的。

“这是半个人参果所炼制的五庄丹!母亲现在生命枯竭,吃这个刚好!大概能增加两万年的寿命。顺便提一下,母亲之前吃的黄泉破命丹是用另外一半人参果为主药炼制的”

听到这里,围着众人都倒吸一口气,只要跟寿元沾边的都是稀世灵药,更别说人参果了,怪不得能改命,怪不得能延寿,真是大手笔,那可是人参果啊,而且是整整一个。

西牛贺洲万寿山,山上有一道观,名叫五庄观,内有一镇馆之宝,是混沌初分,鸿蒙始判,天地未开之际,产成的灵根,唤名“草还丹”,又名“人参果”。传说其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得熟,算来一万年才能吃上,却只结三十个果子,果子的模样就如三朝未满的小孩,四肢俱全,五官咸备,人若有缘,得那果子闻了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

孙大圣嘴角一舔,想起了西行时路过的五庄观,有空去看看自己另一个结拜大哥镇元大仙,讨个人参果吃吃。

远在人间界西牛贺洲万寿山五庄观,主殿中正在进修打坐的镇元大仙有感看了一眼北方,那是妖界所在方位,虽然隔着几万光年的距离,他还是好像看到了什么。突然,脑中融进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不,应该说是不属于自己过去的记忆,那些记忆来自未来。

“清风,明月,你等二人快去数数后院的人参果可少了两只?”

门外一胖一瘦两道童从瞌睡中惊醒,迅速跑向后院。镇元大仙慢慢捋起脑中多出来的那些记忆,掐指一算,眉头一皱,随即松开,最后哈哈大笑,更上一层楼的契机吗?那小子竟然试了四十九次才拿到人参果,也是够笨的,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些事情,若真的少了两只人参果,那么表明不止过去能影响未来,未来也会影响过去。

从后院数完跑回来的清风明月二道童扑通扑通双双跪下磕头。

“师尊饶命,师尊饶命,院中的人参果是少了两只,现在树上只剩九只了。可弟子二人着实不知道是如何丢失的,还请师尊明察!”

“请师尊明察!”

瘦道童清风声泪俱下地说道,而胖道童明月则一个劲的磕头,最后跟着瘦道童清风一起呆萌的喊,请师尊明察。

镇元大仙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差点尿裤子的两个徒弟,眼睛闪光,如发现新玩具的孩子,笑声更大了,吓得清风明月二人更加用力的磕头。

“清风,明月,此事与你二人无关,那二只人参果是为师自己送出去的,快快起来!”

地上的清风明月互视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浓浓不解与劫后余生,师尊今天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送了人参果有这么高兴吗?二人擦去眼泪鼻涕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与其说互相搀扶,不如说是瘦道童清风扶起胖道童明月,等胖胖的明月站稳,提了提稍微掉下来的裤子,带起圆圆的大肚腩弹了几下。

“去,再打三个果子,用金匣装好,为师要出门一趟,你二人这次要好生看家,别再让为师那好贤弟又溜进来偷了果子吃。”

刚站起来的清风明月两个又一个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师尊,那个弼马温又要来了,弟子二人怕是守不住啊!”

“守不住!”

瘦道童清风苦着一张脸说,旁边的胖道童明月跟着清风呆萌的说着守不住。

“哎…什么弼马温,好歹是为师的贤弟,你们的师叔。”

镇元大仙假怒了一下,继续说道。

“不过你二人也无需为难,等那泼猴来了扔他一个果子也就是了,就说为师出远门了,不久自会去花果山于他一见!”

再次回到妖界的不知洞洞天,陆言殇看着慢慢睁开眼睛的武平昌,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被一双如玉的手轻轻拭去。武平昌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六大圣、无支祁、通臂猿猴,还有一个很亲切的少年,竟然于自己这般相似,可自己家族中也没有这个人的影响。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好过,神清气爽,最重要的是儿子抱在怀里没事儿。

“如果…如果可以,请你给这个,这个孩子取个名字!”

白发少年结结巴巴地说着,这是关键,五十次的努力就看这一下了!左手手心里拿着一串灰黑色的石头手链,上面布满裂痕。

突然,武平昌慈爱的用手抚摸着白发少年的脸,左眼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好像另一个武平昌在流泪。

“孩子,对不起,原谅母亲始终来不及给你取名字,这次母亲已经想好了。”

武平昌放下抚摸白发青年的手,从须弥戒子中拿出一串极品紫玉雕琢而成的手链,低头温柔的看向小婴儿,缓缓的戴在小手上,看着熟睡的婴儿脸,甜甜一笑。

“这是母亲本命相连的紫玉凝心手链,可在关键时候保你一命,也能让我们母子知晓对方平安的桥梁!所以我给它取名慈母手中线。”

武平昌说完,抬头,用一样慈爱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白发少年,继续伸手抚摸他的脸。

“陆…未…央。字,无尽!”

轰隆!白发少年左手一热,原本灰黑色的手链发出咔擦声,一道道裂纹中紫光射出,其中最大的一块已经把灰黑色的石皮蜕去,露出三个字,“陆未央!”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