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混世圣猴 > 第九章:灾起(九)

第九章:灾起(九)

一声咳嗽传入耳中,一听便是时日无多了,应该躺在床上等死,就这么软弱的咳嗽声却惊得元始天尊心中咯噔一下。

“元始老匹夫,咳咳,本体真身来本皇妖界杀人,真的是好胆,咳咳。”

断断续续的咳嗽声让话语显得无力,却深深地打在元始天尊的心上,不由脱口。

“妖界界主-妖皇吕太先!”

“咳咳,元始老匹夫,本皇更加喜欢别人叫本皇为病太岁!很形象!”

元始天尊后面空间如水面荡开,浮出一个身穿赤纹袍的六尺青年,用一块白色的丝绢掩口咳嗽,拿下一看,殷红一片。

“元始老匹夫,咳咳,本皇需要一个解释!”

元始天尊一个回头,身形极速向着侧方后退,看着那张白皙却略显病容的英俊脸庞,大喊。

“不可能,你现在应该着急的满世界寻找方法为自己孩子治病…”

元始天尊一下捂住嘴巴,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原本三清之一的元始天尊怎么会做出这么蠢笨的事,主要是妖皇吕太先不可思议的出现与突如其来的惊吓,把心声脱口而出,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嗯…好吧!有些牵强了,是作者的主意。

“哼!果然是你这个老匹夫做的好事!让我儿倾晨差点死去!本皇说怎么那些好友看见本皇都是躲躲闪闪的,也不肯借助至阳之物给本皇。”

妖皇吕太先原本病容的脸一下好转,说话都不咳嗽了,红光满面,全身肌肉鼓胀紧贴衣服,那双虎目恶狠狠的看着元始天尊。

“吕太先,息怒,难道你们妖界是想要与天界开战,这件事本尊是有欠妥当,所以大家各退一步,本尊可以为你孩子把病治好!你就此退去吧!”

元始天尊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威逼加利诱,可您老不知道这话听着不舒服?但在高高在上的三清眼中已经是服软了。只是,喂,怎么说对方也是个界主,不要脸皮的啊!

吕太先没去听元始天尊的话语,直接忽视,眼睛转向白发少年。

“本皇一言九鼎,不会和这老匹夫一样出尔反。”

这是不是暗讽,这就是明骂了,元始天尊那个暴脾气。

“吕太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尊已经很客气了,还答应你治疗你家孩儿!”

吕太先还是没有理会元始天尊的话语,如赶苍蝇一样摆了几下手,让元始天尊老脸涨红,继续对白发少年说道。

“现在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局面,本皇还是无法杀死本体真身前来的元始天尊,他的强大在于他可以任意亲近各界的天地,但是本皇还是之前说的,打得他百年内不出来霍活人间界!”

“狂妄!”

元始天尊气急冷喝,但没人理他。

白发少年也知道元始天尊的强大,与天妖两界的利害关系,无法击杀,不过百年时间,这次还拥有五行神体的自己来说应该可以修炼到自保的地步了。深深地鞠躬一拜,标准的九十度,起身把刚得到还没捂热乎的金色雷霆龙珠扔向吕太先,吕太先伸手接住,有些吃惊。

“你就不怕我拿了东西跑路,再加上这个东西可是你策划许久才得到的?”

白发少年背对吕太先,看着天上虚空中的黄泉,深深吐出一口气。

“拿着吧,倾晨于我是好友,他被人下的极阴血毒也是间接与我等有关,于情于理都是要负责的,天下之大,能治好他的东西不多,这至阳至刚的雷霆龙珠算一个,没准还会有意外收获。再说妖皇吕太先五字的重量没有这般廉价!而且对于我来说,最宝贵的东西在下面的不知洞洞天里。即是真的这般廉价我又能如何,只怪自己有眼无珠!”

白发少年说完话扯去身上的黑袍与外套,露出结实的肌肉,也露出屁股上长着的一根白色的猴尾,修为天仙大圆满,原本变成断指手套的如意之兵扭曲液化凝结成一颗赤色小圆珠握于左手掌心,这一过程中,别于腰上令牌大小的青铜大门不见了,是被其偷偷藏入体内的空间,连妖皇与元始天尊都没察觉,这可是他身上最贵重的东西。

“哈哈哈,少年郎,好气魄,好修为,倾晨的眼光不错,交了一个好友。可是,哎,作为父亲,第一次被儿子超越,不知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关键时刻见人心啊。不说也罢。少年郎,以你现在表现出来各方面的才华,我想如果玄周国由你接掌皇位,天界也许会网开一面!”

妖皇吕太先丝毫没有理会一旁的元始天尊杀人的目光,与白发少年如聊家常般唠嗑。

“眼光还是差了,起初我是为了接近妖皇你才与他交友的,没想到他是个笨蛋,所以没办法,我也是个笨蛋,惺惺相惜成了朋友。皇位我不稀罕,天界,看着光鲜,金缕玉衣,巍峨的建筑,美不胜收,但多是鸡鸣狗盗之徒,何须他们网开一面。接下来的事要劳烦妖皇了,今天我就要改了我母亲的命数,谁人可挡。”

看着少年单薄的身板,为什么有如此的豪情,是什么让他支撑起这么重的重担。

“少年郎,我有些相信你所说的话了,你很可能是从未来来的,不用叫妖皇,太生分,你可以叫我伯父。”

听到这话元始天尊有些吃惊,如果这般说来有些事情就说的通了。但怎么可能?少年有大秘密,必须活捉。元始天尊动了,闪着白光的大手布满大道法则朝着白发少年捉去,一路上虚空如镜面般碎裂。

白发少年感觉后方元始天尊逼近的大手抓下,大道法则已经锁定住自己,没有丝毫惊慌,双脚一蹬,如炮弹一般朝着天上虚空中的黄泉飞去。

就在元始天尊的手掌要抓住白发少年飞上天空的身影时,一只同样大道法则布满的虎爪袭来,挡住了元始天尊的手掌,也切断了锁定。此时传来在空中白发少年的话语。

“伯父多谢!三叔多谢,你回洞天里与大家在一起。元始老匹夫,我很早就想这么骂你了,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移花接木的转移方法,在五十年后,你实验的武家人中有人告诉我的,哈哈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即是你是天!”

说完白发少年开始变化,也不去管元始天尊的黑脸与化为实质的杀气,全身开始膨胀变大,炸裂了裤子,长出白色的猴毛,面部扭曲变得狰狞,犬牙外露,最神奇的是耳朵下方又长出耳朵,一共六只。一声猿啼,一只六耳千丈大小的白色巨猿出现,脚下生风,风如对亲儿子般亲近于他,助他直扑天上虚空中的黄泉,这是天赋神通驭岚追风!

“六耳猕猴!”

看到的人无论在是洞天内的,还是洞天外的妖皇吕太先与元始天尊都要相信了,他,也许,真的是从未来来的,陆言殇苦笑,看着怀中的武平昌,也看着不知是昏迷还是熟睡的儿子,眼角湿润。

“啊,平昌,你看,我们的儿子他在逆天!”

武平昌昏迷中眼角无知觉的流下一滴泪珠,晶莹璀璨。

千丈白色的六耳猕猴双目金闪,以飞快的速度看着没有终点与起点的黄泉,他在寻找自己母亲的黄泉虚影,那是黄泉为了接迎将死之人魂魄的引子,正确来说是另一个命魂,只要拿到与母亲融合,母亲就会多一条性命,导致她的命数改变。

找到了,猴子捞月,一只巨大的白毛猿臂发出五色光芒,上面布满五行法则,带着呼呼的破风声抓向黄泉,气浪把空间割出条条虚空裂纹,在离黄泉还有三十米时碰到了由雷霆组成的屏障。

“哼,我连雷霆角龙都不怕,也被我坑杀,区区屏障,给我破!”

咔擦,五色光芒的白猿臂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打碎了雷霆屏障,化成丝丝电芒消散在空气中。继续前进,还有二十米,罡风四起。

“我乃通风大圣之子,风尔敢伤我!”

话音刚落,如剔骨钢刀般的罡风似有生命般向四周退散,即使吹到他身上也如微风轻拂,有惊无险。

最后十米,轰隆隆的巨响,中心一点金光,像一台高频率的抽风机,把大道法则与空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形成一把百丈的金色天刀,刀刃吞吐着逼人的寒芒,如可斩断一个纪元,无物不破,周身形成的真空护罩继续吸收大道法则与空气强化天刀,这一幕好像一位君主在宣誓,我即是王者,我代表的就是无上天道,逆天不可为,斩!

“如意之兵!”

握于左掌心的赤色圆珠变大幻化成一面百丈大盾,盾面上流转着五行法则,生生不息,不惧天刀的寒芒。

“天道又如何,看我逆之!”

轰隆,五行相生赤色大盾带着创世的威力迎击劈来金色的天刀,咔擦,隐约中听到一声哀鸣与叹息,刀断盾碎,这一幕很美,万千大道法则散成烟火,转瞬即逝。千丈六耳猕猴左手中握着残破的女儿红碎片,眼中有着哀伤,随即放入体内的空间。

“女儿红,我在此保证,这一世我必将再次重铸于你!到时你可碾碎这天。”

千丈六耳猕猴收起悲伤,继续向前,近了,终于,五色光芒的白猿臂碰到黄泉,滋啦!如硫酸般的黄泉水腐蚀五色光芒,很快五色光芒消失,开始腐蚀着手掌,豆大的汗珠在猴脸上流下,咬牙坚持,看着手掌血肉分离只剩下骨骼,不过露出的骨骼如黄金铸造,闪着迷人的光芒,黄金骨骼有奇效,竟然不惧黄泉水的腐蚀,看准时机,黄金骷髅手掌一把捞起母亲在黄泉中的虚影,另一个命魂。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