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圣洛依 > 第五章 围攻

第五章 围攻

我原本打算第二天就去找荷尔玛,让他允许我去溪云坡陪星格练一段时间的剑,我想,有我在身边,至少星格的心情会好一些。

天刚亮,信亦就准时出现在了我的寝殿外,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手里多了一把木剑。

“小王子,荷尔玛亲王让我把木剑交给你,从今天开始,我会教你一些最简单的剑术。”信亦说道,虽然他不明白荷尔玛为什么会交给他这样一个任务,但既是亲王交待的,他也只好照办。

“荷尔玛同意我和星格一起练剑了?”

“是的,荷尔玛亲王特意交代,务必让两位王子一起训练,不过他说小王子身体情况特殊,无需在溪云坡待上一整日,他让我确保每天午膳前把您送回寝宫就行!”

我接过木剑轻笑了笑,他哪里是在担心我的身体,只是为了不耽误我自身修为的提升,才要求信亦这么做的。

从那天以后,我每天清晨都会和星格一起到溪云坡习剑,午后再与荷尔玛一道前往鸢尾峡谷,信亦对我的剑术没有要求,在他眼中,我只是星格的陪练,不过有我在身边,星格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修为和剑术也重新有了突破。

10岁前夕,星格通过了五级剑师的考核,他的老师也从信亦换成了逆风。

逆风原是艾罗哥哥的剑术老师,从珈蓝学院毕业后就一直留在帝妗教授剑术,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他所有的学生能顺利进入珈蓝学院。

说起珈蓝学院,我只是隐约听荷尔玛提起过,那是千灵族最负盛名的学院,学院院长叫阿瑟,是千灵族剑术仅次于爷爷的终极剑神,每年只招收30个新人,每个新人都有自己专属的老师,而从那里毕业的学生个个都是千灵族的精英。

“星格王子如果有机会进入珈蓝,毕业后一定会是一个合格的王储。”逆风已不止一次在星格耳边唠叨这句话了。

“珈蓝学院对报名者的修为有严格的要求,最低也要三级元灵,我还差得远呢。”

“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珈蓝最近几年新进的新人,年龄都在20岁左右,所以对你来说,至少还有10年时间可以提升修为。”

“听父亲说,大哥也报名参加了今年珈蓝学院的入学考试,他的修为刚刚突破四级元灵,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通过!”

逆风听后甩了甩手里的剑柄说:“艾罗可是我亲手教出来的学生,岂有不通过的道理!”

我暗自笑了起来,这大概是我见过最自负的剑师了。

荷尔玛照例每天陪我去鸢尾峡谷修习剑术,只是,我发现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爷爷了,自从我的修为达到五级圣灵后,爷爷就再没来过帝妗,我多次问荷尔玛,他只说爷爷在闭关习剑。

我决定等我修为突破下一个层级时,就去千灵族王城找他,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把整个帝妗变成了炼狱。

一天夜里,我刚睡着不久,帝妗上空突如其来的一道巨雷声,把我从梦中惊醒,窗外紧接着刮起了狂风,雪樱树林里的树枝也在狂风中沙沙作响。

随着一声声“咣”响,寝殿里的窗户先后被风撞开了,一阵淡淡的血腥味夹杂在空气中吹了进来,我下意识地在身上展开了一层防护屏障。

“小王子,您待着别动,我们出去看看!”门口的值守侍卫边喊边往外跑去,这时,星格穿着睡袍从对面寝殿赶了过来,“弟弟,你刚才听到雷声了吗?”

“嗯!”我点了点头应道。

“我担心你害怕,所以一听到声音,就急忙赶过来了。”

“我没事,只是,帝妗从未出现过今夜这样的狂风,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有我在,你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星格的话还没说话,窗外突然闪过无数剑光,几道弧状的鲜血溅在窗户上。

“星格快走!”我意识到不对劲,连忙抓起星格的手。

没等我们走到门口,寝殿的窗台就被人硬生生地从外面撞开了,十几个千影族杀手闯了进来,他们把刚才出去的几个值守侍卫的尸体扔在了我们面前。

“星格王子,我们找你很久了。”其中一人缓缓说道,在他身上,还残留着侍卫们的新鲜血迹。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星格小心问道,他虽没见过千影族杀手,但也被他们刚才的举动吓着了。

对方显然没有把星格当回事,只是淡淡的问了句:“你就是帝妗王储,未来的帝妗王?哼哼…”

星格扫视了一遍四周,见所有的出口都被堵死,他连忙把我拉到身后。

对方见状轻笑了笑,继续问道:“帝妗和千灵族如此器重你,小小年纪就被立为王储,你一定就是十年前出生的那个婴孩吧?”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你出生时整个千灵族上空都被映红了,这件事千影族和千羽族人尽皆知,你天生就拥有不凡的灵力你自己不知道吗?”

听到千影族杀手的话,我突然明白过来,他们把星格当成了我。

“我确实今年只有10岁,也确实是帝妗的王储,但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不凡的灵力!”

杀手冷冷一笑,“死到临头也就不必再纠结自己有多少修为了,恰好,你那弱不禁风的孪生兄弟也在,杀了他就算是给你当陪葬了。”

听到对方说要杀我,原本有些害怕的星格立即拔出随身携带的青刃剑,“我不会让你们动他半根手指的。”

话刚落音,寝殿的门被人推开了,是逆风,他带着几个士兵赶来了,见到眼前景象,他一个箭步上来挡在我们前面:“两位王子,你们先走,我们留下断后!”

我来不及多想,迅速抓起星格的手交到逆风手上,“逆风,你们带星格先走,他是帝妗王储,不能有事!”

“小王子,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他们都是千影族顶级杀手,你和你的士兵抵挡不了多久的。”我低声说道。

“弟弟,我是哥哥,岂有先走的道理!”星格挣开逆风的手叫道。

“星格,我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现在看来,整个帝妗很有可能已经落入千影族手中,你是帝妗的王储,你千万不能有事,听我话,跟逆风走吧!”

“你们几个就别谦让了,今天,你们谁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站在最前方的杀手大声喝道,他们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忽然扬起右手把星格和逆风一齐推出了门外,站在最前方的杀手刚想上前去追,我反手幻化出一把剑直接插进了对方的喉咙。

看到同伴被一剑毙命,其他杀手立刻警觉起来,众人纷纷把目标转向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首的杀手惊道。

我拔出地上那个杀手喉咙里的剑,然后挥手甩掉了剑上的血迹,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我叫星灿,今年10岁,修为五级圣灵!”我淡淡的说道。

“五级圣灵?”对方又是一惊,”弄了半天,你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小小年纪修为就已到圣灵,看来王说得没错,你要是活着,那将是千影族最大的威胁。”

我轻轻一笑,“我很荣幸,我只是一个帝妗王子,竟也会成你千影族的威胁,不过你们既已知道我的秘密,我便不会让你们活着走出去!”

“你想凭一人之力杀了我们所有人,未免也太过狂妄了吧!”

“有没有狂妄你试试就知道了。”我边说边收起手中的剑。

对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怎么,还没开打就收剑,你这是准备主动认输吗?”

我冷冷一笑,一道红色的光从眼中闪过,在场的杀手们顿时疯了一般地互相厮杀起来,只剩下那个为首的杀手站在原地未动。

他有些慌了,“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他们只是被我控制了意识而已,一对多拼剑术,我的确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我最擅长的技能恰好不是剑术。”

对方后退了几步:“意识操控术?你竟然懂幻术?”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对方,然后慢慢道:“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找到星格的,又是谁告诉你们他就是十年前出生的那个婴孩?”

杀手突然大笑起来,“你这么想知道原因吗?告诉你也无妨,千灵族王蓝梓经常有意无意地向外透露星格是个有天赋的孩子,他小小年纪就被立为帝妗王储,这么大的光环,难免不会引人注意,倒是你,你一直被千灵族保护得很好,现在看来,星格只不过是做了你的替身,千灵族王把星格推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保全你不被发现。”

我突然明白了所有事情,他们逼迫星格练习剑术,逼迫他成为帝妗的王储,都只是为了隐藏我的存在。

“星灿,今天就算你杀了我们在场所有人,恐怕也挽回不了帝妗覆亡的局面,我们王已亲战,没有人能救得了帝妗。”

最新小说: 穿成夫君白月光 穿越之聘妻为天 万古第一仙尊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池鱼梦 剑落人归去 大楚歌 故神渊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村花乱入乃木坂46的故事